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鬼宝之化为鬼童 完结篇 > 详细内容

鬼宝之化为鬼童 完结篇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87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半个月过去,黑白无常仍只是发现鬼宝的踪迹。比如蓦地半夜出现在厕所把上厕所的人吓的小便失禁,附在某男身上半夜游荡去酒吧让那人的老婆逮住一顿惊天地泣鬼神的臭骂哭号,去太平间研究人类的生殖器官被看守者看见,在夜里学校的小树林里体验人间“有气氛”的感觉把小情侣们吓得四散从此校园流传小树林有鬼禁止幽会…………

医院中

鬼宝百无聊赖的在医院空荡荡的走廊飘荡,唯一不冷寂的是某某离世,医生护士一窝蜂的涌进病房或者是去通知家属的,有看热闹的,有被吓的病小孩呜呜哭的,走廊里才会出现十字路口红绿灯般的热闹,但这种热闹,鬼宝打心底里不是多喜欢。被叫来的亲人们都在失声痛哭,整个屋子都在恸哭一样震动。刚离世的人的魂魄立在众亲人旁边也红了眼眶,随即是黑白无常出现,这时候鬼宝就不得不躲起来,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因而鬼宝躲了四五次都没被发现。

“离世的人只是灵魂悲伤一会儿,上了往生桥,喝了孟婆汤也就什么都忘了,可是留下的人要有多悲伤啊。死去看来还不是最悲痛的呢。”鬼宝坐在病室的大柜子上看着下面匆匆忙忙哭哭啼啼的人们。

“是啊,所以人对爱自己的人最重的惩罚是死亡,然而有时也是一种解脱,所以有的人连死的时候也会面带微笑。”身边忽然传来一个声音,那种阴沉森诡像是从地狱里传上来的。

鬼宝猛地扭头看向身边的鬼,也是以一种虚形坐在柜子上,不过话说你腿也太长了吧,都要打到地上的护士的脑袋了,你一个爷儿们好意思的吗,居然还无耻的学我一样晃荡,被人看见估计得死一大片了吧。

鬼宝对忽然冒出的络腮胡子哥全然无语,不过不知是看着他还是什么,自己竟会隐隐的不安。

“你是谁?”

络腮胡子一笑:“我是怕死鬼。是这些看见死亡的人类心中的恐惧把我叫出来的。”

鬼宝没有眼珠只有眼白的眼睛一直盯着络腮胡子,络腮胡子也完全没压力。“我说的是实话,你爱信不信。”

“话说你就是被地狱通缉的鬼宝吧,啧啧,长得丑倒是蛮有心眼的嘛,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黑白无常那两个傻瓜肯定想不到你居然藏在他们眼皮子底下。”络腮胡子哥捋了捋那像一大团稻穗的胡子,眼睛中的沉稳和深邃让鬼宝怎么也不敢轻易相信他。

“怕死鬼,我被地狱通缉,你为什么还不逮我呢?”一提起那个告示鬼宝就有点火大,自古出世的鬼宝长一个模样,但要不要那么突出自己的特点,光眼白怎么啦,小尖牙怎么啦,瘦得皮包骨头一般又怎么啦,上边下边啥也没有又怎么啦,为什么画的是俺的裸体,人家也会羞射好不好?!!

络腮胡子又是意味深长的一笑:“我怕死嘛。凡是有一点危险的我不会去做。”

“不过如果地狱再来人捉你,而且是很厉害的人,把你捉到了,你会怎么办呢,回地狱吗?先接受惩罚然后乖乖当地狱使者还是。”络腮胡子停顿住,只是盯着鬼宝。

鬼宝垂头想了想:“鬼魇吗?鬼魇会留在人间的啊,我想在人间。”

“但是你长大成为鬼魇只会祸乱人世,眼前的情况就司空见惯了,还是坚持吗?”

“如果这样的话。”鬼宝回答不上来了,“自古只有这两条路吗?”

“是,你别无选择。”那声音透着森然和凌厉。

“你到底是谁?”鬼宝从沉思中一下子警觉起来,飘出好远。

阎王爷见诱导无果也便不再伪装下去。霎时间一道红色的光从他身体迸出,紧接着络腮胡子哥变成一个黑衣红脸大胡子的雄武的中年男人。络腮胡子哥变成络腮胡子——大爷。

整个屋子只是轻微的一震荡,人类看不见,能感觉出来也并不在意,尸体被搬了出去,剩下的人该睡的还是睡该哭的还是哭该暗自神伤的还是黯然,谁都没发现异样。

鬼宝出世时飘过阎王殿打过酱油自然认得是谁,下意识的撒开脚丫子就跑。他终于知道那股不安是什么,阎王爷不足为惧,但他身上携带的九锁锁魂链却是克他的最佳武器,这一条链子九锁紧紧环扣,表身是银色和黑色交替,手柄则是透明色坚实的空心,一旦被锁,魂魄进了手柄中,再厉害也没法子出来。然而这个链子十分耗元神和精力,没什么修为的小鬼使用只会自取灭亡,就连阎王爷用也得耗去四分之一的精力。

“鬼宝,你跑也是没用的了。小鬼们,出!”阎王爷的胡子在空中炸开般蓬勃,眼睛睁得如同牛瞳,红色的大脸在黑暗中有发亮的感觉,一声令下,小鬼们开始源源不断的从地下爬出,各种死相惨不忍睹,白爪披肠的大有鬼在。

刚跑到走廊尽头挨着厕所的地方想着不行就委屈一点从马桶逃生,厕所的马桶里边就欢快的爬出好多只马桶鬼,身上还挂着大坨新鲜的黄色物,那歪曲不甘的深黄色爪子攀着马桶的沿胜利般的伸了出来,就差比划个“耶”了。鬼宝睁着眼白眼睁睁盯着那画面,原来不会眨眼没有眼珠子是幸福的,不会眨个白眼就晕过去。

转身又往回跑,但此时回去的路已经被小鬼覆盖住,鬼宝不能落地,否则那从地面的手又会把他捉住,四面八方涌来的各式各样的鬼不断变多,把鬼宝层层包围在一个中央,在前方,一条路被开启,阎王爷执着锁链慢慢走来。

“彭!”一链子下去,鬼宝惊险躲过,而被打到的小鬼瞬间消失,魂魄通过银黑交替着进入手柄,而大楼震了一震,像是经历了个小小的地震。

鬼宝想通过那条用九锁锁魂链打开的路逃跑,但密密麻麻的鬼又瞬间给覆盖住,可恶!!

“别想逃了,鬼宝。”阎王爷冷笑道,“鬼宝出世,九链齐出!”霎时间,九锁锁魂链像有意识一般自动飞过来把鬼宝围住,可与此同时阎王爷气息不稳了一下。

鬼宝被链子缠住,想要挣脱,却愈发紧起来,他感觉到疼痛,脑子里浮现出许多画面,谁被上司无情辱骂,谁最心爱的宝贝被砸碎,谁与亲人生离死别,谁和爱人无奈分别,谁被丢弃在黑暗讥讽嘲笑遭人唾弃……那些悲伤的恼怒的难过的一一袭来,侵蚀他的大脑。

阎王爷强力稳住气息等待着鬼宝进入手柄,但奇异的是他迟迟不入。“怎么回事?”

众鬼睽睽之下,一滴泪从鬼宝眼中滑落,“不,不!!”撕心裂肺的呐喊声从鬼宝口中发出,只觉得身体滚烫,滚烫到身体成了一座火山,将要喷发。像是要和大海为伍,与云朵一起,人间的美丽,在火山爆发的一瞬间却可以看的很清晰,白灿灿的光芒把鬼宝包裹,九锁锁魂链无力的落到了地面上,鬼宝不知觉的在升高。眼前只有一片雾色般朦胧的白,紧接着,是孩子甜美可爱的笑容,是家人看着你远行的不舍目光,是长椅上随意东拉西扯的甜蜜小情侣,是夏天一家人在庭院吹风拉呱,是冬天在雪地上抓起一把雪攥成雪球,是田里的小麦金黄,是河里的小鱼欢快游荡,是天蔚蓝,天空有让人畅想的云…………那些点滴不易察觉的幸福感动和爱一点点累积……

白光乍泄,烟花般洒落一地。鬼宝缓缓落地,他闭着眼睛,白白的身体上有了属于男孩的器官。

“鬼,鬼童?”阎王爷的眼睛比牛瞳还要大了,这,这怎么可能?!地狱曾有传闻鬼宝出世不成鬼魇变成鬼童,鬼童是有人的肉体但也可以与鬼交流,在人间的说法类似有阴阳眼能和鬼交流的人,但是地狱史册中从未记载,因而也只是当一个传说故事。

如此一来,鬼宝,不,鬼童是无法回地狱的,除非肉体终结。

鬼童缓缓睁开眼睛,周围的小鬼已经散去,阎王爷收起九锁锁魂链,立在他面前。

“既然你已化为鬼童,地狱暂且不收你,人生并不是轻易的,你好自为之吧,鬼宝。”

鬼童咧开嘴笑了,他有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右脸颊漾着一个可爱的漩涡,眼珠子如同黑珍珠一般,黑白分明的眼眸。

阎王爷消失了。鬼宝敏锐的耳朵听见人走路的声音,应该是半夜上厕所的,赶忙躺好闭上眼蜷起身子假寐。

“唉?我说,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这么点没穿衣服躺在这儿。护士,护士!!!”

完结。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