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朋友的故事之医院 > 详细内容

朋友的故事之医院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73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以下从朋友的角度来叙述)

医院是一个神奇的地方,这里时常会令人解除痛苦,当然这里的解除痛苦有着多种的含义,你可以认为是康复痊愈,也可以认为是死亡的解脱,反正对我而言,医院能少去就尽量的少去吧,原因也就不多说了。

你应该有听过一个网络上的鬼故事吧,手上的红丝带(朋友看着我,我朝着他点了点头道:“是不是说一个医院的太平间里的死人,他们的手腕都是绑有红丝带的,结果一个老大爷晚上坐电梯的时候碰到了一个绑红丝带的护士)

没错,故事大体就像你说的那样,但如果真碰上了这样的事,你又该怎么去做呢(今天朋友的语气听起来低沉极了,他又盯着我看,这回我只能摇摇头,面对鬼我还真没有什么办法)。

在老家的时候,爷爷突发心脏病被送到了附近的一家医院,我是后来去的,大概就在爷爷住院后的一个星期过去探望,那个医院也不算小了,共有三栋大楼,每栋楼都有十来层,这让我费了不少的劲才找到爷爷住的那个房间。

三栋楼一字排开,爷爷就住在正中的那一栋,楼层还偏向顶部,在十三层。不过好在是有电梯的。等我上去以后,一眼就看到了爷爷的病房,因为病房外头都挤满了亲戚,病房的前面正好是一个护士站里头站了好几个护士,我没有直接进病房,而是先去了护士站询问了一下爷爷的状态,从她们的口中得知爷爷的情况并不太乐观,现在都还处于昏迷状态中。

我在病房门口也是犹豫了好一会,因为爷爷还处在昏迷状态,似乎进不进去也都一样,不过面对着外头的七姑八婶,我还是要表示一下。

里头要安静的多,只有着几位跟爷爷辈分差不多大的人在说话,我走了进去朝着他们礼貌的点了点头,随后就直接走到了爷爷的床边,在床边蹲了下,靠近他的耳朵说了句:“爷爷,我是唐哲,我来看你了,你可要早点好起来,到时候还要你讲故事给我听呢。”二十多岁的人说这话不免显得幼稚,但那时候我实在是不知道该去说些什么。

第一次是如此的靠近爷爷的脸,我都能清楚的闻到爷爷身上的气味,那是老人家身上的味道,都说人刚出生的时候都是会有体香的,在人成年后也还会一直保持着这股味道,但当人老去的时候或是接近死亡的时候这股香气慢慢就变了味,一种非常接近腐烂的臭味。我算是感觉到了。面对着那满是皱纹的脸,他又给了我一样的感觉,那一道道皱纹,深深的刻在爷爷的脸上,它仿佛就像在对我诉说着爷爷曾经走过的路,不知为何我总感觉人的一生到头来都是凄凉的。

在爷爷住院的这段期间,我们家里是每天轮流着来照顾,每天晚上都会留一个人,在爷爷的旁边搭上一张小床直接睡在那,以便会有什么突发状况的发生。

轮到我的那一晚,别提多难受了,那床又小整个人只能蜷缩着睡,虽然说房间里头有空调开着吧,但是莫名奇妙的还是会让人感觉有点冷,而且护士也说过了,房间里的温度也不能过高,以免对病人会有不好影响,我也就不敢去调那空调的温度了。

睡到后半夜的时候,我真是活生生的被冻醒了,我原先是把外头脱了盖在身上当被子的,醒来后我就立马的把衣服又给穿了上,真的是太冷了,就感觉空调像是被开了冷气一样,我又站到了空调的面前,但里头的确吹出来的是暖风。

这样一来一回的,我在躺回那张小床上的时候,睡意已然全无,而且我还带有一点口渴,悲惨的是热水瓶里的水已经喝完了。我又起身往房间外走去。

走廊上是有灯亮着的,我从漆黑的房间出来一开始还很不习惯,护士站里还有着两三个护士在值班,她们都在闲聊,我出来的时候她们也只是随意的撇了一眼。很快我就去了躺开水房,不过已经关门了,无奈之下我又只能去外面买。

走进电梯,里头是空荡荡的,这还让我真有点不习惯,因为白天是那样的拥挤。我按下了第一层,随后电梯门就关了上。晚上的气氛总是感觉很阴森的,也可能是天气冷的原因,我的脚步时不时的都会发抖。

电梯是那样的漫长,在我听到“叮~”的一声之后,门开了,我以为是到了,还出去看了看,不过感觉有点不对劲,这明明还是楼层里,我又退回到了电梯里。猛然被身边的人吓了一跳,也不知什么时候电梯里头多出了个人,他不像是患者,因为并没有穿着医院统一发配的衣物,但他看上去又像极了一个病人,那发白的脸庞,像是被油漆刷过一样,瘦弱的胳膊看上去就像一根枯树枝,就连他站着,我都感觉他随时会晕倒。

他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按了下电梯上的数字,是3,他要去第三层,我看了眼现在所显示的楼层,还是在第七楼。电梯又开始运作了,没有一点的声响,整个电梯中也是如此,我感觉电梯像是停止了一样,或者说时间被停止了一样,我们都保持着自己的姿势没有动,而且电梯是如此之慢,以至于我看那显示的楼层数字都是跳动的那样艰难,周围都弥漫着一股压抑的感觉,这一切都是在那个人进来之后。

好不容易终于熬到了第三层,他走了出去,一时间我都感觉呼吸都变的顺畅了。电梯门再次的关上了,不过这次我是看着自己的手机的,时间显示为12:30。我无聊的百度了一下这栋医院,不巧的是居然这医院还是有故事的。

我是在这医院的贴吧中发现的,那个帖子很亮眼,就在第一个,故事的内容很简洁,在我看来却是如此的恐怖。医院是有管理员的,那些是专门为那些没有亲人的患者提供的,但事故就发生在管理员身上,管理员忘记了自己的职责而跟着自己的朋友出去吃喝玩乐,导致一名没有亲人的患者被活活的饿死了,该患者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成了一具干尸了。

虽然只是这点信息,但却让我一直想着刚刚那名坐电梯的人,我把帖子又往下拉了拉,有人问了我想问的问题,患者是住在那一层的,回答的是第三层!我差点把手中的手机都吓掉了。

这期间过了足有五六分钟,等我抬头的时候,我发现电梯居然还没到,更奇怪的是,居然在往上走,眼看着已经过了十三层了,我拼命的点着开门的按键,结果是没有一点的反应,我的头脑里很混乱,也试过去踢电梯的门,不过这一点反应也没有。后来我也就放弃,慢慢的坐着,看它到底能坐到哪里去。

数字一直跳过了二十,但我清楚的记得这楼根本就没有二十楼,数字还在增加,我怀疑自己是不是要升天了,手机里是一点信号也没有。最终电梯停了下来,上面显示的楼层是F2。这又是什么地方,我根本不知道,电梯门开了,前面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很黑,不过勉强还是能看的清。

我并不想出去,拼命的按着第一层和关门键,电梯这时就像死机了一样,一点反应也没有。我总不能一直坐着吧,电梯没用了,应该还是有应急楼道的吧,我心里是那样想的,我走出了电梯,只是一眨眼间电梯门又迅速的关上了,任凭我怎么的去按去敲打,就是不会打开。我又试着去找安全通道,当然我有找到,安全通道打开的瞬间就连我自己都看傻了。那下面是一片的漆黑,就跟在鬼宅里遇到的情形一样(参考朋友的故事之鬼宅),我伸出一只脚探了探,下面没有一点落实的感觉,这回我害怕了,我没有一股气的跳出去,而是退了回来。

我又朝着走廊走去,同样的这里也有许多的房间排在走廊的两边,我不停的晃着脑袋来回的观察,房间里都是空的。但面前却有着一间特殊的房间,那是在走廊的尽头,从房间的门底透着一丝白炽灯的灯光,我真是激动极了,快步跑了进去。

推门的时候还是很轻的,这里是一个阶梯教室,我正好是从教室的最后面进来的,里面密密麻麻的坐满了,所有人都是低着头,整个教室虽然很大,但给我的感觉是比在电梯间里还要压抑,直到我看见了那在电梯里看到的人,当然是他转头先看我的。

心里越想越害怕,这里该不会都是鬼吧。当我准备起身离去的时候,我身边的一个人扯住了我的手,我拼命的挣扎了好一会才挣脱了出来,我一口气往电梯口冲,当时我脑子里就只有两个想法,一个是回电梯,还有一个是电梯如果不行直接从安全通道跳下去。

幸运的是电梯开了,我站在电梯间里看着那条走廊,没有一个人跟着我过来。这次电梯似乎又正常了,我回到了13楼,这里走廊的灯光让我舒服了不少,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护士站,我要把我看到的事跟她们说。

起先真的是无论我怎么讲她们都是说我产生幻觉,什么劳累过度的说法,但我执意她们要跟我走一趟,她们也是没办法。总共就两个人,当中的一个护士说道:“要不,我们就跟她走一趟吧。”

“要去,你去,大晚上的没事瞎跑什么。”

“我一个人我也不敢啊,忘一他是坏人怎么办。”那护士的眼色不断的向的这边投射。不过好在两个人答应跟我走这一趟了。

有了两个人,我的底气也是足了不少,跟先前一样,我进了那电梯按下了1和9。然后在9楼的时候在按下了3。我努力的回想着当时所有可能让我去到F2的事,所有的事情就跟我第一次进来的时候一样,不过唯独少了那个瘦的像干柴一样的人。

我看了看两位护士,不算是漂亮的那种吧,但也还能看得过去,两个人真是一点表情也没有,就感觉像是在陪一个精神病人一样,到了三楼,就在三楼的门关上以后事情再一次的发生了。

不过这回的速度很快,电梯在往上升,只是没过一会,就到F2停了下来。这道路还是那样的熟悉,但那俩护士似乎对满屋子的人并不相信的样子,我就带着她们一直到了那门口,从门缝里去看。我想她们应该也是看到了。

转头的时候,我发现事情不对了。那俩护士的面容低沉的可怕,这场景似乎在哪里见过,就是那房间里那些人的表情,她们倆死死的盯着我,我动也不敢动。

这时远处过来了一个人,我仔细的看了看,是爷爷。他一把撞开了那俩个护士,阶梯教室里的人都被惊动了,大量的“人”从里头走了出来。

“走安全通道过,快跑,不要回头看。”那是爷爷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而且是对我吼着的。

我被吓楞了,拼命的往回跑着,安全通道还是如此的黑暗,但我却能一步一步非常踏实的走着,我不知道走了多久的楼梯,只是感觉我的腿都快走麻了,最终我被一片光茫所包围。

睁开眼的时候,我已经是在那张小床上了,爷爷还是在挂着点滴,我原本以为只是一个梦,可手中的那倒伤疤提醒了,那是在阶梯教室的时候,身边的那个人死死的抓着我,我拼了命的拽才跑出来的,伤疤应该就是那个时候留下的。

“那你爷爷呢?”我好奇的问道。

“当然是死了,就在半个月后,病情突然加重死了。”

“对不起,问了不该问的。”

朋友摆了摆手,又摇了摇头。

至于为什么要走安全通道过,我想是那电梯有问题吧,如果我继续坐电梯回去,那应该会是一个无限的死循环。

鬼之间,其实也是有规矩的,他们要想上到那房间里,他就必须要带一个活人过去,活人的作用,当然是为里头的鬼提供阳气了。据说后来有许多人都在半夜的电梯间里都有看到一个老人在那里徘徊着,不过没有人遇到灵异的事情,我想那应该就是爷爷了,因为爷爷是那样的善良他是不会害人的。

我曾无数次的回到过那间医院,但无论怎么样我都碰不到爷爷,我在想,他应该是不想吓到我吧,那或许就是爷爷叫我不要回头看的理由,他不想让我看到他成鬼的模样,但我却一直在为爷爷的死而内疚。

100万鬼币随便抢!每天关注经典鬼故事公众号《微信号:guijjcom》吧!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