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我一直在床上 > 详细内容

我一直在床上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99 次  点赞:1 次  鄙视:2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我已经连续一个星期无法入睡了,只要躺在床上,就能看到一个女人坐在床头。医生,是不是我压力太大,产生幻觉了?”

排了两个小时的队,终于等到了精神科的医生。虽然自己不是精神病人,我也觉得是自己精神衰弱了。

这个医生跟我想的不太一样,一般出名的医生都是岁数大的,她却是个年轻的人。

尽管她戴着口罩,声音还是很好听。

“先生,检测结果看来,你应该是太过紧张导致神经系统出现异常。”

“是啊,我才搬了新家,工作也不稳定……”

“我给你开点药,吃上半个月,要是还没有好转再来找我。”

医生冷着一块脸,直接打断我。

我悻悻地离开了。

新家旁边就是一座庙子,路过时又想起床头坐的那个女人,浑身一个激灵。

不信佛,但是去看看也没什么大碍。

抱着怀里的一大堆药,竟然在刚刚准备进去的时候突然肚子痛起来了。

算了算了,这年头也不信什么佛祖了。

我尴尬的快步回到家里。

终于可以好了,我有些激动的吃了药,又害怕去尝试。

把手机紧紧拽着,有什么恐怖的事发生的话,方便我随时打电话。

拖鞋,上床,躺好。

“一……二……三……”

闭眼……

没有了!

我“噌”的一下做起来,双手护着手机在胸前,这下安心了。

我迫不及待地给好朋友打了个电话:“不是我胆小,而是那女人太吓人。看不清她的脸,但是能看到她在笑,一身白衣,就这么静静的望着你。”

“这也太邪门了点,要不你去打听打听,看看你那房子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的?”朋友就是有点迷信,什么东西都要去算算命道。

我嘲笑了他,但他还是不停的劝我。最终磨不过,决定听他的去问问邻居。

挂了电话,我深吸一口气,想想要去问哪家人。才搬来,还从来没有见过谁,这样去问也冒昧了。就问最近的对面人家吧。

搬来这几天,没有见到过什么人,多半是人家不在。敲了敲门,果然没有人。一层楼住了七家,我挨着敲了门,居然没有一家开门的。

走廊是一条直径直通到底的,这个时候只有我一个人站着,在白天也有些阴风阵阵。我急忙跑到楼下,再去问问。

又接连敲了几家,终究是盼到了有人开门。

“老人家?”

是个老头。半眯着眼,打量我。

“老人家,我是新搬来的。就住你楼上,我想问问,这里以前是不是出过什么事?”

大概是他耳朵不好使,我说了两遍他才表示听懂了。

“出事?”沙哑的声音好像嗓子要破了一样,难听至极。

“上半年,楼上死了个女人,听说是被自己男朋友抛弃,喝了农药自杀。后来送去医院的路上又醒了说不想死,最后还是没活成。”老人说得很慢,一个字一个字的很清楚。

说到一半他又笑了:“后来,这栋房子就听说闹鬼了……都搬走了……”

他咧开嘴的皱纹好像爬满了经脉的树干,我直愣愣的看着他。

他伸手指指上面:“就是我上面这家,人老了,什么都不怕,她有时会来我的床头坐坐,陪我说说话。”

床头……

坐……

我张开嘴,喉咙里一点声音也发不出……

他把脸转了过来,突然伸出手,拍着我的肩膀:“最近她没来了,可能去找别人了吧……”

终于我的最后一根神经被绷断了,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跑,快逃快逃……

我使劲地硬加压制我狰狞的、黑漆漆的恐惧之心。

我的面色,一刹时的变了灰色了。

眼睛同火也似的红了起来。

我甚至可以听到上颚骨同下颚骨呷呷的发起颤来的声音。

我再也站不住了,想跑开去,但是我的两只脚,总不听我的话。

一直在颤抖。

电梯也不敢乘了,我从十四楼沿着楼梯往下跑。

感觉后面有人在追我!

摔了不知道几次,那殷红的血映在眼里,更是加深了恐惧。

不行不行,快跑!

我疾步跑到大街上,应该是扑倒在街上。

顾不得周围人奇怪的眼光,站在人群里,才敢回头看一眼身后。

还好,什么也没有。

我胸口起伏不停,手中还攥着摔碎的手机。

不管我怎么弄,电话就是不能用。

身上流的血越来越多,腿上,手上,甚至连脸上也有黏糊糊的感觉。

围观的路人报了警。

很快,我被送到医院。

这里,是这里!我突然来了精神,推开给我包扎的护士,冲去找那个精神科医生。

在医院横冲直撞,不经意间在镜子里看到了现在的自己。

眼珠里充满了血丝,好像随时都有暴涨。脸上的皮肤也开始脱落了……

“啊!”

救命!救命!我不要死,不要死……

跌跌撞撞终于找到了。

也不管前面还有人排队,我摇晃着她的肩膀,想说话却只能发出“嘤嘤呀呀”的声音。

大抵是所有的人都把我当作了发病的精神病人。

有几个护士过来拖我走,还好她制止了。

“你要说什么?写下来。”

鬼!有鬼!

我直接扑到桌上,握着笔的手不停的颤。终于写出了一个“鬼”字……

我递给她看,却没有听到回答。

她揭开了口罩,我听到了自己的一阵窒息的喘息的声音。

她依旧冷冷地看着我,什么话都不说,背上的冷汗已经一层一层的浸出了。

一张熟悉的脸容出现在我面前。

床头的那个女人,就是这样看着我的。

她朝我笑了一下,可以看到她的两个酒窝。

又是和那个女人一样。

我用手跗着胸口,一时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还以为灯光把我的眼睛耀花了!

我用手抹了一下眼睛,用神再看一次。

于是,全身的血液仿佛一下全凝住了,只有一颗心,在猛烈地跳。

不对,心好像没跳了。

我死了?

对,我死了。

此刻,我记起来了。

大半年前,那个女人,是我的女友。

后来,我出轨了,狠狠的伤害了她……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