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都市怪谈之探梦 > 详细内容

都市怪谈之探梦

作者:大雪↘无痕  阅读:801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都市怪谈之探梦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一、三次会诊
    宋绘抬手叩响了那扇大门。
    “请进。”徐延开口说道。
    “徐医生,我……”宋绘刚开口,徐廷就示意他先等—下。
    徐延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沓白纸,递到宋绘面前:“既然这是宋先生第一次进行心理治疗,我们就用一种特殊的方式,请你把有记忆的梦境场景画出来。”
    宋绘是一名画师,显然徐延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他放松下来。这是宋绘第一次面对心理医生,最近他常常被噩梦惊醒,主活状态被彻底打乱,为此他找到了徐延。
    宋绘便拿起了笔开始在纸上画起来,不到半个小时,几张生动形象的场景画就跃然纸上。
    第一张画是在一间手术室里,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独自一人在手术台前为病人做着手术。
    第二张画是手术结束了,这个医生脱下手套正准备走出手术室。
    第三张画上,手术室的门半掩着,只剩下了手术台上的病人。
    第四张画画着几个医生和护士急匆匆推门进入,奔向手术台。
    “只有这些?”徐延问。
    宋绘叹了一口气说:“我的梦从这里以后就实在想不起来了,不过我对最后一幅画记忆还挺深的,他们的神色不同寻常地慌张。”
    “有更多可以想起的细节吗?”徐延问道。
    宋绘低头想了想说:“那个病人的脸……我似乎在哪里见过,可是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他是谁。”
    徐延点了点头说:“我根据你提供的这些片段来分析,生病映射的是生活中遇到困难,而医生做手术代表开始针对这些困难作出对策,之后或许是对策出了问题,医生的恐慌或许就是你内心的映射。”

    宋绘失神了片刻,便站起了身:“徐医生,谢谢你今天的会诊,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再见!”
    徐延笑笑说:“下次见!”
    当宋绘再次出现在徐延的心理诊室时,已是一个星期后。
    “这次又是怎样的梦呢,宋先生?”徐延的语气柔缓而客气。
    宋绘精神有些恍惚地说:“我梦到一个记者为了深度挖掘一家大企业背后的丑闻,偷偷潜入这家企业内部偷拍资料,没想到被保安发现了。在遭受一番毫无人性的暴打后,他的相机内存卡被拿走了。”宋绘说到这儿,便停了下来。
    徐延问:“之后你就醒了?”
    宋绘摇了摇头说:“那些保安走了之后,另一个人又出现在那个记者面前,停留了一会儿,那个人也消失在了小巷子深处。”
    “那个记者死了吗?”
    宋绘说:“我不知道,我还来不及去查看那个记者的情况就醒了。”

    “这次梦的主题与发掘秘密有关,记者遭到暴打是你心理作出的激烈反应,”徐延顿了顿说,“而且这个梦具有暴力倾向,我觉得我们更应该聊聊除了梦以外的事。”
    宋绘低着头沉默不语。
    徐延也不强迫他开口,或许有些事情他还没有做好说出口的准备。过了一会儿,宋绘说:“徐医生,今天的聊天很愉快,谢谢你,再见!”
    似乎早料到他会这样说,徐延平静地说道:“再会!”
    当宋绘第三次坐在徐延的心理诊疗室中时,他的心情非但没有放松下来,反而沉重了几分。
    “这次的梦境是这样的,”宋绘单刀直入地说,“我看见一个背着略微有些鼓起皮包的年轻女人从银行里走了出来,然后她骑了电动车准备回去,没想到突然冲出一辆摩托车,车上的人飞速抢了她的包,逃之天天。三四秒后,回过神的她马上提速去追,眼见就要追上了,没想到那辆摩托车转进了一条岔路口,之后便没了踪迹,她心急之下再次加速,就在这个时候……”
    宋绘顿了顿才说:“那个女人的头、头颅就这么掉了下来……”
    徐延皱起了眉:“头颅掉了下来?”
    宋绘咽了咽口水说:“那里出现了一根挂着血丝的细钢丝。”
    徐延沉默地看着宋绘许久,才说:“通常可以这样看待你的梦境,抢劫的过程代表成果、利益被他人强行掌控,之后发生的事或许是你对进行反抗产生的畏惧反应。”
    宋绘转过视线不再看徐延。
    徐延接着说:“宋先生,一直压抑情绪对于你来说就是一种折磨,如果你只把我这里当作一个诉苦的地方,那我建议你换一个医生。”
    宋绘张了张嘴又闭了起来,最终他苦涩一笑:“徐医生,感谢这段吲司你对我的治疗。”
    徐延马上明白了宋绘的意思,和他礼貌地握手道别。
    二、得知真相
    这次,大门是被宋绘猛烈撞开的。他气喘吁吁地冲了进来,丝毫不顾徐延女助手的阻拦。
    “宋先生,你请坐。”徐延脸上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平和亲切。
    宋绘却丝毫不能平静,大吼道:“他们要杀了我!救救我!”
    “宋先生,你先别激动,有什么话请先坐下来再说。谁要杀你?”
    “就是、就是……”宋绘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说不出口。
    徐延不见了平日的和煦,冷冷地说:“宋先生,到现在能救你的人就是你自己,你不愿意把事情说出来,那我也是无能为力的。”
    宋绘颓然地把事情说了出来。
    一直以来,他的画家生涯都处于一个不温不火的阶段。或许他也能如梵高那样在死后发光,可他并不想那样,所以当姚东阳找到他时,他几乎是马上就答应了与其合作。
    姚东阳是本市K集团的董事长秘书,他是代表董事长梁常申来和他洽谈的。梁常申看中了他的才华,决定为他举办画展。除了收取门票外,梁常申还提出让宋绘选出一些画作为卖品,并且参与利润分成。
    即使是面对如此不公平的条约,宋绘还是决定与梁常申合作,因为他清楚,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就在宋绘离开展馆,应邀参加一个饭局的短短几小时内,一个富商想买下宋绘的一幅作品,然而这幅作品并不在宋绘选出售卖的作品之列。
    偏巧宋绘喝醉了,联系不上。负责人只好联系了梁常申,梁常申答应了富商的请求。

    当宋绘回到展馆,得知画被梁常申卖掉时,气得失去了理智,不顾夜色深沉,直接冲到了梁常申的公司。到达那儿时,公司里空无一—人,已经清醒的宋绘对自己的冲动感到有些懊恼。
    当他准备回去时,梁常申办公室里传来的人声让他止住了脚步。
    “交易成功了?”梁常申问。
    “嗯,对方给出了您要的价格,这次的货他很满意,希望以后还能继续合作。”姚东阳说道。
    宋绘听到这儿,火气又窜了起来,不过还没等他踢开虚掩着的门,里面又传出了另一番让他至今都后悔听到的对话。
    梁常申得意地说:“那是当然,那可是未成年人的器官。”
    姚东阳说:“小孩的。器官的确价值很高,但我看这段时间还是先停一下吧,毕竟失踪的小孩一多,难免会引起社会的关注……”
    原来梁常申是在非法贩卖人体器官,而且他们甚至丧心病狂到了偷偷绑架小孩来谋取更大利益的地步。他瞬间就明白了,为什么梁常申会赞助他开画展,那不过是他洗钱的一种方式。

    惊慌失措的宋绘跌跌撞撞就往外跑,却不小心撞倒了一个饮水机。
    听到外面动静的梁常申和姚东阳立即冲了出来。以前做过保镖的姚东阳在第一时间便抓住了宋绘。
    “宋先生,这么晚了,你来我公司干吗?”梁常申不成不淡地问。
    “我、我就是来……”宋绘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姚东阳看了看宋绘说道:“老板,您看我们是不是把他给……”
    宋绘心里一凉,大声呼救起来。
    梁常申皱眉说:“还不快给我闭嘴,要是真把保安招来了,你也别想活着走出去了。”
    姚东阳不解地看着梁常申:“难道您打算放他走?”
    “现在画展才开始,要是主角突然消失了,肯定会引起很大关注,一旦警方介入调查就会很麻烦。”梁常申看向宋绘,“宋先生,我们现在可是合作关系呢,要是我出了什么事,恐怕你也会受到牵连。”
    “你胡说什么!我事先根本不知道你们是在做这种勾当!”
    梁常申说:“作为帮我洗钱的合作人之一,你认为警察会相信你的说辞吗?或者退一步来说,你认为这样的丑闻爆出以后,你的名誉能不受到影响?”宋绘愣住了。
    梁常申继续说道:“可是如果你愿意守口如瓶,你的知名度也会大幅度提升!”梁常申的话太具有诱惑性,宋绘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在老狐狸梁常申的软硬兼施下,宋绘最终答应了帮他保守秘密。
    宋绘只能把压抑在心里的良知倾注于他的画里,或许这是唯一一条可以把真相传出去的道路。
    三、下定决心
    “讲完了?”徐延平静地看着他,“宋先生,虽然出于职业需要,我会对你今天所说的话进行保密,但我还是希望你能遵从你的良知。”
    宋绘的声音变得嘶哑起来:“我也是个普通人,我也怕死!”
    徐延冷冷地说:“可是你不说出真相比说出来更轻松吗?”
    “不要再说了!”宋绘大声吼道,“他们知道后,说不定走出这里,我就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了!”
    “开门,开门……”突然门外传来一声声洪亮的叫门声。
    “是他们……他们来了,他们要杀死我……”宋绘害怕地说。
    徐延对他说:“事已至此,你已经别无选择了,这或许是你最后一次赎罪的机会。”
    宋绘惊恐地看着门,他觉得自己已经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
    徐延依然催促他作出决定:“快没时间了,作出你的决定吧。”
    “我说!”宋绘的表情突然变得坚毅起来,“我会把事情统统说出来,我会帮那些受害者家属作证,我会把真相通过媒体公之于众,我要让他们也尝尝心惊胆寒的滋味!”

    徐延松了一口气,就在这时,那扇门被撞开了……
    四、几起案件
    “怎么样了?”伍扬问。
    魏纪庾说:“幸不辱命。”
    伍扬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在一个月前接手了几件复杂艰涩的案子,刚发生了-一起冒充医务人员为病人动手术致其死亡的案件,接着又出现了一名记者被殴打致死的案件,然后又是一名女子追抢包飞车贼的时候被钢丝割断头颅……
    调查了一个月,也不见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这时,另一个片区的重案组组长田闻突然找到他说,一个月前,他们在一条臭水河里打捞出一具成年男性的尸体,证实是前不久突然名噪一时的画家宋绘。

    通过一个月的追踪,他们把目标锁定在了本市著名心理医生徐延身上,因为死者生前频繁接触了他。
    在把徐延锁定为嫌疑人后,他们竟然意外发现,伍扬接手的这些案件中都有他的身影出现。
    在两个重案组的联手侦破下,终于找出了几起案件中一些关联。首先那个不幸被钢丝割断喉咙的女子是一名从业多年的幼儿园老师,家境普通,而那天她却从银行里取出了五十多万现金,汇款人是K集团的董事助理姚东阳。同时K集团正是宋绘画展的唯一赞助商,而那位死于手术台上的病人,则是K集团董事长的私人医生。
    当诸多疑点指向这家公司时,真相似乎即将浮出水面。
    果然,经过调查,这家披着慈善外衣,实则干着非法买卖器官勾当的公司被连根挖出。就在伍扬和田闻怀疑徐延与这家公司狼狈为奸的时候,却发现一份未成年人器官档案中,有一个四岁的女孩,竟是徐延的女儿。
    通过这个线索,就容易理清这几起案件的人物与公司的关系了。
    那个命丧手术台的钟铭表面是梁常申的私人医生,实际是取人器官的主刀医生,幼儿园老师则是帮助这家公司诱拐小孩的,而徐延的女儿正是她诱拐的孩子之一。
    五、真相大白
    说来也怪,在警察的跟踪时间里,发现徐延竟然不逃也不躲。
    但之后的问询却极其艰难,任凭伍扬他们使尽浑身解数,徐延对那个惨无人道的公司却是连只言片语的咒骂也没有。
    最后,他们只好请来另一位极富盛名的心理学家魏纪庾,希望他可以通过专业的手法攻破徐延的心理防御。而他也不负所托,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魏纪庾说:“根据徐先生交代,这四起谋杀案确实是他所为,首先他混入医院,趁钟铭不注意给他打了麻醉剂,然后在手术台上取出钟铭的脏器,导致了钟铭的死亡。”
    伍扬点了点头。魏纪庾继续说:“那个记者是因为潜入一家公司,盗取内部资料被发现后暴打致昏迷,而徐延一直在跟踪他,等他昏迷后,就杀了他。至于那个幼儿园老师,也是徐延安排好杀死的。”
    伍扬神色凝重地说:“这个报复也太过残忍,对于这样的杀人狂,我有责任立即对他实施拘押。”
    “不过我判断他患有精神分裂症。在法律上将不用承担刑事责任。”魏纪庾语气中带有一丝沉重。
    伍扬沉默了片刻,说:“徐延作为一个心理医生,我想他应该懂得许多精神病的表现吧……”

    魏纪庾听出了伍扬的言下之意:“如果您对我的诊断结果有所怀疑,可以请其他专家前来诊断。”
    伍扬自然清楚魏纪庾的权威性,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魏纪庾解释道:“徐延女儿的离世对他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创伤。之后那个记者找到了他,自称手里有他女儿死亡的真相,要他出高价购买,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不过,当他打通那个记者的电话时,那个记者却矢口否认有他女儿死亡真相的任何资料,最后他得知是有人花高价收走了资料。
    ”就在他要崩溃的时候,宋绘出现了。通过治疗,他发现了宋绘心底的秘密。于是他利用精神压迫,不停逼迫宋绘把真相公之于众,但却起了反效果,宋绘决定远走高飞逃避这一切,一怒之下的徐延错手杀了宋绘。知道一切无可挽回的徐延便策划了后面的几起案件来施行报复。这时他出现了精神分裂的情况,分裂出了宋绘人格,甚至当你们最后对他进行逮捕的时候,他还做着自己是‘宋绘’的梦。“

    伍扬有些吃惊地问:”这梦境也算是分裂出的人格?“
    ”能依照自己的心理暗示理性地控制着自己的梦境发展,也就不是寻常的梦了,而且他在梦里把结局改了一‘宋绘’最后答应把一切公之于众。“魏纪庾道。
    六、命运注定
    魏纪庾边记录边说:”徐先生,你的精神状况比上周好了一些,下周我会再来。“
    门被拉上,病房里恢复了寂静。
    又过了很久,徐延木然的脸上终于闪过一丝苦涩的神情。
    从入院以来,他没有一刻能平静下来,因为每当他闭上眼,他就成了宋绘,那个因为怯懦而害死他女儿的凶手。
    徐延清楚自己的能力不足以挖出那家”保险公司“违法的证据,他只有靠这些罪有应得的人的死亡引起警方注意,并通过这些人为他们串起一条条线索。
    不过没料到的是,他会以精神病人的身份来收场,直到与魏纪庾进行了淡话,他才意识到上天在不知不觉中给了他一个最令他难以接受的惩罚——变成自己最痛恨的人。
    也是在这一刻,他终于觉察到自己同宋绘、记者、幼儿园老师、医生以及K集团一样,无论是他们自以为是的无畏,抑或是逃避、狡诈、贪婪,都会在冥冥之中殊途同归。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