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冥钱飘呀飘 > 详细内容

冥钱飘呀飘

作者:私有迩的爱  阅读:988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冥钱飘呀飘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一、
    二零一六年临近过年,岳父被检查出肺癌。
    岳父是在临近过年时才做手术的。
    岳父在省人民医院住院,省人民医院平时病人多,但临近过年,由于人们习惯认为过年在医院住院不吉利或病情较轻者都争着出院回家过年。
    今天轮到我值班伺候岳父。(由于我和老婆的弟弟妹妹是轮流24小时制)所以我一大早就来到医院。
    和小姨子交接完班后就开始照顾岳父。岳父住的是三人间,由于临近过年,病房内只有岳父和邻床的一个七十多岁的老爷子。
    老爷子也是肺癌晚期。说句不好听的,老爷子的大限已经开始倒计时了。
    由于病房内的暖气24小时开着,而且还是开着最大档的。室内的温度就是穿衬衣也不冷。到了夜晚,病房内更热了。由于我是陪护,不可能像在家里一样脱衣睡觉。所以除了觉得室内很闷之外,又特别觉得热。
    今天陪护邻床老爷子的是他闺女。我脱了外面的棉袄仍觉的很热。穿着毛衣在邻床上翻来覆去热的睡不着,由于有女陪护在,又不能再脱衣睡觉。我只好起身看了看手机时间,此时正是深夜两点十五分。
    我看了看岳父,见岳父睡的正香。我轻轻地下床准备去走廊里面透透风。见陪护老爷子的闺女也没睡,我小声对她说:“屋内太闷,我在走廊里透透气,如果我岳父有事,让他给我打电话。”
    由于岳父的病房在十楼,病房是南北走向,走廊是东西走向。我轻轻地推开病房门。往东边的走廊走去。
    毕竟省人民医院是全省医疗条件最好的医院,连走廊内都有住院病人的加床。我边走边看靠墙边的加床,看到病人以及陪护都睡的很香。我忽然想起一句话,睡觉的人等于小死。意思呢是说‘熟睡的人对身边的人和事都不知道,就像暂时死去的人一样。’又想起一句哪部恐怖小说里说的话:“午夜不要着急照镜子,否则就会被镜子里自己的面部表情吓坏。‘
    看到他们有的呼噜震天响,而对周边的事浑然不觉。有的口水直流,双眼紧闭,我没来由的一阵汗毛竖起。
    尽管我轻手轻脚走路,但此时已经是深夜除了呼噜声其他非常的静,我甚至感觉听到自己的脚步声。我向东走了约十五米,又向左边拐去。
    进了左边的门是一个约五十平方的电梯大厅。此大厅东面西面各有两部电梯以及步梯。
    此时大厅内温度比病房内地温度稍低一些,我不由的咳嗽一声。我晕,由于是深夜,居然有回音。
    我越过电梯大厅,来到可供病人或家属观光的大厅。此大厅约三百平方。透过玻璃窗户可看到外面的高楼和马路。

    我环顾大厅四周,此时静悄悄的没一个人。
    我来到一个窗户前轻轻推开一条缝,瞬间清凉的风顺着推开的缝隙涌进来。
    啊!好舒服呀。在病房内憋闷一天的我终于可以透口气了。
    我从口袋内摸出一支香烟点燃后,惬意地吐出烟雾。凝神地看着淡淡的蓝色烟雾不停地从手中的香烟中变换着图案袅袅升起。当我快吸完一支烟时,忽然听到一声咳嗽。我回头一看,在离我十米处有个老人佝偻着身体在咳嗽。我诧异地盯着那个佝偻着身体老人。心想在这深夜无人的大厅,他何时进来的?咋会无声无息?一时间那些以前曾听过的,发生在医院的鬼故事一古脑进入脑海。心想他咋会无声无息进来呢?按说只要是此时进来的人,老远就能听见脚步声,因为大厅有回音。他要是走进来,百分百我能发觉。
    我正在胡思乱想时,忽听那个老人咳嗽一声缓慢地抬起头道:”卫老弟,你过来一下。“
    我听到那个声音又看到那张脸时不禁大吃一惊叫到:”哎呀,我的妈呀。咋会是你?这……不可能呀。“
    二
    当我看到那个佝偻着身子的老头抬起头时不禁吃惊道:”老爷子,您不是在病床上躺着了吗?咋……咋来到大厅来了?“原来那个老爷子是我岳父邻床的病人。
    老爷子说道:”卫老弟……“
    尽管我和那个老爷子近在咫尺,但总觉得老爷子的话像是从遥远的地方飘过来似的。虽然我有些疑惑,但也没往别的地方去想。
    我急忙打断老爷子的话道:”大爷,叫我小卫就行。您是长辈。“
    老爷子咳嗽一声道:”啥长辈不长辈的,有缘相识就是兄弟。卫老弟,你岳父也住院十几天了,在这十几天里你也给我们讲过你的小说。你信人有轮回吗?或者说你信人死后会进入另一个世界吗?“
    我笑道:”老爷子,那只是我虚构的小说。不过地球上如今有许多未解之谜,比如金字塔之谜,巨石阵之谜,玛雅文明之谜等等用我们的科学就无法解释。再比如史前人类脚印等。我甚至觉得我们人类的文明可能是周而复始的。您问这些干嘛?“

    老爷子嘿嘿冷笑一声道:”我的老伴去世二十多年了,她要来找我回去了。我要和老伴在那里团聚了。呵呵。“
    虽然觉得老爷子的话很怪,虽然知道老爷子时日不多了,但我仍想安慰他。
    我笑道:”老爷子,听大夫说您只是肺部感染有点麻烦。您年纪大了恢复起来自然会很慢。您别乱猜想,好好住几天院就会好的。“
    老爷子嘿嘿笑道:”卫老弟,我要走了,老伴在那边等我呢。听我老伴说……说……我也不知道咋说。“
    我疑惑地问道:”大爷,您有病成天躺在病床上难免会胡思乱想。您只要好好养病,过几天就会好的。“
    老爷子着急地摆手道:”卫老弟,真的,这是真的。我要去找我老伴了。而且老伴真的和我说了那些话。“
    听了老爷子的话,我忽然想起老话说的,人之将死会有预感或者说会看见以前故去的亲人。至于这些是幻觉还是其他什么的。俺不是科学家,俺也不懂。想到这里我好奇地问:”老爷子,您说您老伴给您说话了,那她都给您说啥话了?“
    老爷子叹口气道:”老伴对我说,那里已不是以前的样子了。她也不知该咋办?她还说她已经滞留那里很久了,就是无法进入轮回。“
    我问道:”老爷子,到底因为啥呀,你老伴咋会说进入不了轮回呀?“
    忽然我觉得大厅内一阵阴风阵阵袭来,顿时觉得身体凉飕飕的,我不由得抱紧肩。
    老爷子打个哆嗦惊慌地说:”卫老弟,没时间了,我要走了。记住,可能我的孩子们以后会打扰你。请你给与帮助。“
    我正要问为什么?忽然我的手机响了。我拿出手机看到岳父发来的信息:’快点回来。‘
    看完信息我对老爷子说道:”老爷子大厅内很凉,咱爷俩回病房吧。来 ,我搀着您。“
    老爷子摇摇头道:”谢谢你,不需要了。你先回去吧。“
    我由于担心岳父有啥事,就对老爷子说道:”那好吧。您别在这里待时间长,我岳父叫我回去呢。我先走了。“
    我刚刚来到走廊里,就听见我岳父的病房内传来撕心裂肺的豪哭声。我急忙跑步推开病房门,却看到邻床的老爷子直挺挺躺在病床上盖着白被单。
    老爷子的闺女扑倒床上边哭边数叨:”爸!爸呀!你咋撇下我们不管了。爸呀……“
    看到这些老卫一下子晕了,刚刚还和老爷子在大厅聊天,这咋一下子人没了?我忽然想到,不对呀,是我先回来的,而且是跑步回来的。那个老爷子别说是病人,就算不是病人也不可能比我先到呀。我望着躺在床上的老爷子,又往大厅的方向望望,心中充满疑惑。这时岳父向我说道:”老爷子半夜走了,淑琴(老爷子的闺女)刚刚给她家人打过电话。在她家人来之前,你先给他们帮帮忙。“
    我点头说道:”好的。爸爸。不过我先去解个手。“
    其实我说去解手只是个借口,我就是放不下心中的疑惑。我要再去大厅看看究竟是咋回事。
    三
    虽然岳父病房的老人去世了,虽然他女儿哭的声音很悲很大,由于医院病人死亡很正常,所以大家在惊醒后没多久,就接着休息了。
    我穿过长长的病房走廊来到电梯大厅。我望着前面灯火通明的观光大厅忽然停下脚步犹豫不决。此时,在我脑海里反复出现那个刚去世的老人在观光大厅和我说话的情景,以及那个老人盖着白被单躺在床上的画面。这两个画面交替在我脑海里出现。我犹豫着到底是去观光大厅看看呢,还是不去了。
    我正犹豫呢,忽然看到观光大厅内的灯光忽明忽暗急速闪了几下。瞬间我的头发毫毛竖起来,觉得后背发凉,鸡皮疙瘩也起来了。
    我自言自语道:”奶奶的腿!好邪门,难道真的有鬼?“说完转身就往回走,我边走边回头看,心里总觉得有啥东西会向我扑过来。
    来到走廊里,我看到很多人都在睡觉,我停下脚步安慰自己道:”笨蛋卫斯理。那么多医生护士以及病人和他们的陪护都在你身后呢,你怕啥呢?俗话说邪不压正,那么多人,阳气那么重,怕他个球。再说了,你是男人,要是不去看个究竟会让人笑话的。“
    想到这里我毅然转过身大踏步向观光大厅走去。我来到观光大厅壮着胆四处看看。此时大厅内空荡荡的啥也没有。
    我小心翼翼的来到我和那个老爷子聊天的窗户边查看,我看到地上有我丢弃的烟蒂。我拿着烟蒂心想,我来观光大厅绝不是幻觉,那么遇到老爷子是不是幻觉呢?我拼命回想,却不得要领。虽然此时大厅啥也没有,但我仍觉得莫名的恐慌。
    我背转身倒退着出了观光大厅,直到来到电梯大厅才敢转过身走。虽然心中一直说没有所谓的鬼魂,但心脏一直咚咚直跳,心里仍不踏实,总觉得观光大厅阴森森的。

    我走进病房,却发现去世的老爷子以及他女儿都不见了。岳父说,刚刚有医务人员把老人遗体拉走了。我想想也有道理,总不能让遗体呆在病房呀。
    此时我一点睡意也没。看看病房内就只有岳父和我,我就拿出一支香烟点燃。我刚点燃香烟,就见淑琴慌慌张张进来道:”叔叔、大哥,由于医院太平间电线线路坏了,我爸爸和一个出车祸的人被医院临时安排到另外一个房间。那个出车祸的人公安局还没找到他家属,而我的家属目前也没来呢。我……我一个人呆在那里害怕。叔叔,能不能让卫大哥陪我一会,我的家属很快就到。谢谢你们。“
    我陪着淑琴下电梯,来到一层一个房间。我问道:”是哪个房间呀?“淑琴用颤抖的手指着最后一间房说道:”就……在最南头最后一间房。“
    当我们快步走到最后那间房时,淑琴忽然放慢脚步,在我后面紧紧地拉着我后衣襟颤抖着说:”大哥,那个人被推进来时我无意中看到了……他……只有半张脸好吓人呀。我……不敢进去了。“

    听淑琴这么说,我也心里发怵。说心里话,要不是陪着淑琴,我才不来这里呢。虽然此时我心里也很害怕,但我是男人,自尊心不允许我害怕。于是我装作没事人一样大声说道:”没事,有我在呢。啥事也没有。咱进去看看吧。“
    淑琴摇头道:”那个人只有半边脸,我好害怕,我不进去了。你……你也别进去了。“
    我摇头道:”我刚刚说了,有我在呢,没事。再说了,一会你的家属来了,看到你在门外面也不合适。“
    我们俩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慢慢地蹭进房内。有时候恐惧真的会传染,看到淑琴浑身发抖,老卫也不由自主身体打颤。我望着两张床上都盖着白被单的遗体问道:”哪个是你爸爸呀?“
    也许淑琴真的被刚刚看到半张脸的事吓蒙了,此时她居然说也不知道哪个是她爸爸了。
    我摊开双手说:”一会你的家属来咋办?现在必须掀开看看。“
    淑琴摆手道:”别……哪个只有半张脸的人好吓人。别掀开了。“
    其实我心里也很紧张害怕,但想到一会她家属要来,如果我在这里居然不敢掀开辨认,这要是传出去可是丢死人。尽管心跳的厉害,尽管冷汗把全身湿透了。但我是男人,自尊心不许我退缩。我大踏步走到离我最近的一个遗体边猛地掀开盖在他脸上的白被单。
    我大叫一声:”我草,吓死我了。“急忙盖上白被单。
    原来那个人正是遇车祸的遗体,我看到他(她)只有半边脑袋,脑袋里红的白的虽然已经凝固了,但真的好恶心。而且……而且一只眼球滚落在一边。匆忙中也不知是男是女。看到淑琴此时已摊在地上。我强装镇静笑道:”奶奶的腿,运气不好,看到是那个人。不用说另外一个是你爸爸了。我去门口抽根烟,你在这里等你家属吧。“
    我刚转身要走,只见淑琴’嗖‘的一下跑出门外。看到淑琴急速跑出房间,不知怎地,我也慌了,急忙跑出房间。
    四
    我看到淑琴’嗖‘的一下跑出门外,我心里也莫名恐惧地就跟着跑出来。到了房门口,我气喘吁吁问道:”刚刚你咋了,咋’嗖‘一下跑出来?“
    淑琴手抚胸口说:”不好意思,你刚刚说要出去抽根烟,我……我不敢一个人呆在这间房里。我也不知咋回事,看到你往外走,就一下子先跑了。“
    听淑琴这么说,我长出一口气道:”唉!知道不知道,你这么做,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淑琴不好意思道:”大哥对不起,刚刚我不是故意的。“
    看到淑琴一脸愧疚我也不好意思再说啥了。我抽出一支烟刚点着就看到淑琴弯下腰用手捂着肚子表情痛苦。
    我急忙问道:”你咋了?“
    淑琴摇头道:”我没事。“
    我疑惑地问道:”你真没事,那为啥捂着肚子?“
    淑琴忽然流泪道:”卫大哥,我……要解手。“
    我松一口气道:”哎呀,解手就去厕所吗,干嘛这样?“
    淑琴支支吾吾道:”卫大哥,我……我一个人不敢去。“
    我陪着淑琴来到厕所门口。走到厕所门口,我停下说道:”我在门口等你,你去吧。“
    谁知道我一支烟没抽完,又听见淑琴一声惊叫,我急忙扔掉手中的烟蒂大声喊道:”淑琴,你咋了?“

    淑琴慌慌张张跑出来,脸色煞白呼吸急促。
    我连忙安慰道:”淑琴别怕,有我在没事的。“
    淑琴好一会才说道:”卫大哥,我刚刚去解手。我刚刚蹲下,就觉得厕所外面的洗手池上面墙上有亮光一闪。卫大哥,本来今晚咱们遇到那些事我心里就留下深深地恐惧。我心里本来就很害怕,这猛一见到外面有亮光,我不由自主把厕所的门拉开一条缝隙去看。我……我看到我爸爸了。他和我妈妈手牵手站在墙上……“
    我打断淑琴的话问道:”啥叫你爸爸和妈妈站在墙上?“
    淑琴急道:”哎呀,卫大哥,我也说不清,你干脆跟我来厕所看看就知道了。
    医院的男女厕所外面是一个供病人家属洗漱、刷碗以及接开水的大厅。也就是说只有经过这个大厅才能进入厕所方便。
    淑琴拉着我来到厕所外面的大厅用手指着一面墙说:“大哥,当时我刚刚蹲下要’那个‘时,忽然感到对面大厅的墙上有亮光。由于医院厕所蹲位都是木板隔开的格子供人方便,我悄悄把厕所的门拉开一条缝隙,通过缝隙我看到我爸爸妈妈站在离地一人高的地方。就像墙上挂个白布演电影那样。我看到爸爸妈妈急切向我招手,似乎想给我说什么。可是瞬间爸爸妈妈被鬼拉进墙里了。”

    我摆手说道:“等等。你都把我说晕了。啥叫你爸爸妈妈被鬼拉进墙里了?”
    淑琴心有余悸地指着我们面前的一道墙说:“大哥,刚刚我的确看到就在这面墙上,我爸爸妈妈被一个长着獠牙的红发鬼拽进墙里了。”
    我望着淑琴说的那面墙看,可是看来看去啥也没有。
    我正想安慰她,忽然淑琴面带惊恐地说:“卫……卫大哥,你听……你听,这大半夜的,咋会在咱这走廊里有高跟鞋的声音?是不是那个半边脸的鬼来找咱们啦?”
    我仔细凝听,的的确确听到在我们门外走廊内,有高跟鞋’啪啪啪‘向我们这里由远而近走来。
    我自言自语道:“不对呀,这大半夜的谁会不睡觉在走廊走呀?”
    我这一说,淑琴紧紧地拉着我的手浑身抖个不停。
    淑琴紧拉着我的手颤抖着说:“卫大哥,要是鬼来了,咱咋办呀?”
    不得不说,这恐惧呀真的会传染。
    本来呢我不信鬼神,可是看到淑琴紧拉着我的手,看到她极度紧张,胸脯急剧起伏呼吸急促的样子以及真真切切听到走廊内清脆的高跟鞋’啪啪啪‘的声音,我不由自主也内心慌乱。
    正当我们不知所措时,高跟鞋’啪啪啪‘的声音走到厕所门口戛然而止。
    瞬间,淑琴忽然抱紧我,闭着眼把头紧紧地埋在我胸前。我的心脏也紧张地’突突‘直跳。
    五
    正当我和淑琴在厕所内被那个神秘的高跟鞋声音弄得不知所措时,忽然那个神秘的高跟鞋声音走到厕所门前却戛然而止。
    淑琴抱着我,把头紧紧地埋在我胸前,我能感觉到我俩的心脏都是’咚咚咚‘地直跳。
    此时我也紧张的六神无主,同时也奇怪那个半夜神秘出现的高跟鞋声音咋会到厕所门口戛然而止。
    我脑子迅速地分析着,要说病人家属半夜起来解手也很正常,但为什么那个穿高跟鞋的人走到厕所门口却不进来?
    望着抱着我浑身发抖的淑琴,我真的也感到极大的恐惧。
    正在这时我听到门外一个拉长声音叫到:“淑---琴,淑---琴。”
    那个声音不大,却充满急切,似乎又有点胆怯。我正纳闷呢,淑琴却一把推开我,她边向外面跑边喊道:“是我,我来了大嫂。”
    我急忙跟出去,我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一个女人尖声大叫道:“我的娘唉。”
    接着就听’扑通‘一声。
    我来到门口看到一位中年妇女坐在地上手抚胸口埋怨道:“淑琴,你咋冷不丁跑出来大喊大叫?俺的娘呀。你吓死我了。”
    原来是淑琴的大哥一家人来到医院向大夫打听后,他们来到装父亲遗体的那个房间,但他们来到后却找不到妹妹淑琴。
    大哥(正弘)对老婆(英子)说道:“咱妹大半夜的咋不见她?会不会解手去了?你去找找她,我在这里先陪咱爸。”
    英子其实心里也好怕,但看到老公一把鼻涕一把泪正趴在公公身上哭呢。英子就犹豫着来到厕所找淑琴。
    当她来到厕所门口时,由于是深夜,由于刚刚死了老公公,毕竟英子也是个女人,望着静悄悄的厕所,英子不敢进去,只得站在厕所门口拉长声音悄悄喊淑琴。

    没想到冷不防淑琴冲出来,所以把英子吓了一跳。是呀,本身大半夜的一个人走在静悄悄的医院走廊里就有点害怕,再冷不丁冲出来一个人,任谁都会吓一跳。
    英子猛然看到我,就问淑琴道:“这不是咱爸隔壁病床的陪护吗?咋……?”
    淑琴就把今晚让我陪她的经过说了一遍。
    她们姑嫂给我致谢后匆忙走了。
    此时我拿出手机看看时间是凌晨四点三十五分。
    八天后又轮到我值班。
    这天下午四点左右,我看到岳父打上针,精神也不错。邻床的病人陪护对我说道:“卫斯理,趁着你岳父刚打完针,你今天再给我们讲个故事呗。”
    看到岳父点头,我笑道:“好吧。反正在病房大家也闷的慌,我就给大家讲个我最近构思的一个故事,名字叫做《冥钱飘呀飘》。”
    我刚刚给大家讲完第一个故事章节,就见到淑琴领着她的四个哥哥闯进病房。
    我刚想问淑琴有事吗?就见到淑琴和她四个哥哥齐刷刷在我面前跪倒。
    淑琴流着泪说道:“卫大哥,请你救救我爸爸妈妈吧。”
    我急忙起来说道:“你们这是咋了?大家快起来。”

    大哥正弘说道:“卫老弟,能否借一步说话?”
    我和淑琴兄妹五个来到医院一个僻静处。
    我问道:“正弘大哥啥事呀,咋你们兄妹五个一起来呀?”
    淑琴抢先回答:“卫大哥,就在我爸爸头七的当天夜晚,我和四个哥哥共同做了同一个梦。”
    我惊讶地问道:“啥?你们兄妹五个做了同样的梦?”
    这时老三(正气)摆手道:“淑琴说得不对。不是我们兄妹做了同一个梦,而是我们分别作了同一个梦。”
    大哥正弘见我一头雾水,他向大家摆摆手大声说道:“大家都别乱说话,现在我来给卫老弟说说。卫老弟,事情是这样的。就在我爸爸头七的那天晚上,我们兄妹做了同一个梦,但我们兄妹每个人做了五分之一的内容。这样说吧,就好像有一部五集电视剧,我们兄妹每人看一集。虽然是每人看一集,但也可以说我们兄妹做了同一个梦,因为梦的内容还是一个整体的,只不过是我们兄妹每人一集。卫老弟,听明白了吗?”
    我点点说道:“你们的意思是说,你们兄妹做了同一个梦,但你们每人只做了五分之一的内容。对吧?”
    这时老二(正雨)老四(正霖)抢着说道:“我们还是连着两天都做这样的梦呢。”
    我惊讶地问:“到底啥梦呀?”
    老大叹口气说道:“这得从我母亲说起……”
    我急忙打断正弘的话道:“不好意思。我岳父也是肺癌晚期,虽然他性格开朗,但你们今天来,由于你爸爸刚去世,我……我怕我岳父触景生情,这对他病情不利。这样吧,明天你们兄妹都到我家里来,咱们一起探讨你们的那个梦。放心。老卫是讲义气重感情的人,只要老卫能帮上忙,我一定会帮的。好吗?”
    正弘说道:“不好意思,还是卫老弟想的周到。明天早九点我们去你家打扰了。”
    望着正弘他们走远了,我边往病房走变想他们兄妹会做啥样的梦呢?
    六
    第二天我约了紫嫣、唐诗、海棠、雪婷以及老歪、李强、张锐等这些好朋友来我家等淑琴兄妹。
    早上九点钟,淑琴和她几个哥哥来到我家,寒暄过后我问道:“正弘大哥,就请你来谈谈你们兄妹做的梦吧。他们都是我好朋友,请他们来主要是帮我分析的。”
    正弘作个罗圈揖朗声说道:“谢谢大家。”
    接着正弘说道:“二十年前我母亲去世后,我们兄妹五人每年都会去祭奠母亲。最近我父亲在他最后的日子里老是说母亲在那里等她。一开始我们兄妹五人不在意,认为父亲病重脑子糊涂了,或者说产生幻觉了。反正我们都没在意。后来父亲去世后,在父亲头七的那天晚上,我们梦见爸爸妈妈跟我们诉苦说,由于阴间现在很乱,不是以前的规矩了。以前人死亡后,会在过奈何桥及喝孟婆汤之前停留七七四十九天,然后才过奈何桥及喝孟婆汤进入阎罗殿等待判官判决。判官会根据被审判人生前所做所为判定是否进入轮回转生或入地狱。可是如今那里不是这样了,到处充斥着贪官污吏以及行贿受贿。有钱有门路的鬼魂,可以提前拿着初步鉴定书过奈何桥,而且喝的孟婆汤也是可以投机取巧的。他们甚至可以持初步鉴定书免入地狱。还有平时我们祭奠亲人的冥钱真正到亲人手里的不足十分之一,为什么这么说呢?以前在阴间有很严厉的惩戒法律,无论阴间官员和一般小吏谁也不敢胡作非为。可是如今的阴间和以前不一样了,有劫道的恶鬼,有官方默许的土匪,更有贪赃枉法胡作非为的阴间官吏。唉!如今的阴间到处都是乌烟瘴气。卫老弟,我爸爸妈妈因为无钱财孝敬那些阴间官吏,三日后要被他们诬陷是在阳间做大恶者而被遣送到地狱。我爸爸妈妈给我兄妹托梦说,只有找卫斯理才能帮他们。还说什么阴间有个正直的官员叫什么比罗,你到了阴间后可以找他。到阴间后比罗会安排的。请卫老弟去阴间一趟,救救我爸爸妈妈。”
    正弘说完和他的弟弟妹妹给我磕头。

    唐诗忽然站起来道:“虽然我大哥是热心肠乐于助人,他曾帮黑猫、助婉儿,甚至也帮过在坐的我们这些朋友。但这次你说什么要我大哥去阴间。只有死人才能去得阴间。我大哥再热心也不能为了救人而去死吧。”
    淑琴急忙摆手道:“对不起。这个我们光顾着急了,倒是忽略这个了。”
    说完对正弘他们说道:“你们四个都是我哥哥。是呀,咱总不能让卫大哥为了帮我们,而让卫大哥死亡去阴间呀。”
    淑琴说完后,她和四个哥哥既着急又无奈。
    我此时低头沉默不语。心想我也是凡人,去阴间势必要以亡魂的身份才能去。可是我也有老婆孩子也有家。我总不能为了帮助淑琴的爸爸妈妈而自杀呀。再说了,就算我自杀去阴间,我只是一个普通凡人,我咋能管得了阴间的事?我又想到,为啥淑琴的爸爸妈妈给他们兄妹托梦说我可以帮助他们?
    想到这里我问道:“淑琴,你们兄妹确认在梦里你们的爸爸妈妈让你们找我?而且还说什么一个叫比罗的阴间官员会替我安排?”
    淑琴急忙点头说:“是呀,我们连着两天都做了同样内容的梦。”
    我问到:“可是,我咋去阴间呀?在梦里你爸爸妈妈以及那个所谓的比罗没说用啥办法让我去阴间吗?”
    淑琴兄妹皆摇头说:“在梦里,爸爸妈妈就说找你可以帮助他们,但没说你咋去阴间。”

    这时海棠站起来大声说:“大哥,我想起来了。比罗就是你在那个异度空间救我遇到的阴间官员。”
    我点点头道:“恩。应该是他。可是我是个凡人,怎样才能进阴间呀?现在我把几点疑问列出来供大家来分析。”
    一:在梦里,正弘兄妹的爸爸妈妈说,现在的阴间和以前不一样了。
    二:阴间到处充都是贪官污吏以及政府默认的土匪。
    三:阳间祭奠亲人的冥钱,据说阴间的亡魂得不到十分之一。
    四:为什么要我这个凡人去解决。
    五:我怎样去阴间。
    李强站起来说:“看似五个问题,其实只有第五个最关键。大哥假设能顺利去阴间,那么见到淑琴的爸爸妈妈或那个阴间官员比罗,那么上述四个问题自然就会明白。所以我认为暂不考虑前四个问题,重点分析怎样才能进入阴间才是关键。”
    紫嫣也站起来说道:“我认为这次卫大哥遇到的困难是前所未有的,不像以前什么遇到《血棺》《血疑》甚至《惊天大阴谋》等,那些还可以侦破。可是这次是要大哥去进阴间。大哥是凡人,按照常识只有死人才能去阴间。所以我觉得这是个死结没得商量。我建议大哥放弃。”
    沉默,好一阵沉默。此时屋内的空气异常沉闷。我望着紫嫣老歪他们,看到他们一脸无奈。我又转过脸看到淑琴的四个哥哥耷拉着头猛抽烟以及淑琴殷切盼望的表情还有她那满脸泪水。老卫心里很不是滋味。
    良久,我无奈地摇头说:“正弘大哥,这次……这次恕老卫无能为力。对不起!我……我也有家,有老婆孩子……请理解。”
    说完我抱拳深深地向他们兄妹鞠躬。“
    淑琴哽咽说:”没关系,我知道卫大哥是好人,是我们兄妹考虑不周。对不起。谢谢你。我们走了。“
    看到淑琴兄妹五个满脸失望站起来要走,我张了张嘴终究没说出话来。
    就在这时,忽见屋内金光一闪有个声音朗声说道:”卫老弟,别都来无恙乎?还认的老夫吗?“
    我定睛一看急忙抱拳道:”不知贵客驾到。您可来了。急死老卫了。快请坐。“
    七
    我刚说完。就见海棠跪下流着泪磕头道:”神仙老爷子,请问我的女儿现在在那个空间怎样了?“
    原来是阴间官员比罗来到我房间。
    比罗笑道:”快请起。你的女儿及那个空间所有不幸的女人,因为卫先生写了那个空间发生的文章,地藏王菩萨看了后特准许她们脱离苦海转入轮回投生去了。(比罗的故事,详见拙作《遗忘的空间》)你应该谢谢卫斯理先生。正因为那个空间所有不幸的女人都脱离苦海投生去了,老夫才调入阴间三区任副检查司司长。唉!没想到如今的阴间乌烟瘴气。“
    海棠急忙问道:”神仙老爷子,我的女儿投生哪里去了?我们还能见面吗?“
    比罗回道:”今生不问来生事,缘来缘去皆注定。天机不可泄露。阿弥陀佛。“
    我抱拳问道:”我朋友的爸爸妈妈说,只有我去阴间才能帮助他们。请问我一个凡人咋能去阴间?以及我咋能管阴间的事?“
    比罗笑道:”我知道你心里有许多疑问。别着急,先听我慢慢道来。为了你们能听明白,我就从头说起。
    这个世界分为三界。所谓三界分别是神界、人界、鬼界。你们人间认为的阴间,其实就是天庭的一个分支,也可以说是宇宙中的一个阴间分支。
    我们这个阴间掌管地球上一切生物的生死。我们把地球分为四个区。一区、二区掌管飞禽走兽。三区四区掌管人类。唉!别看小小的地球,每天因凶杀、自杀、疾病、车祸、还有战争等等原因死亡的人不计其数。我们阴间同时开辟十条通往奈何桥的黄泉路。当然所谓的孟婆也不止一个,而是三千个孟婆轮流在十座奈何桥上不间歇给每位过桥的亡魂喝调制的孟婆汤。当然每座奈何桥不需要那么多孟婆服务。之所以叫孟婆汤,那是因为孟婆是三千在奈何桥服务人中的领导。那三千服务人员好比公司的员工。余下的这些员工主要是调制孟婆汤。还有为了保证每一个亡魂能够尽快地得到公平公正的裁决,或使他们转入轮回投生,或使他们进入地狱受惩罚。阴间规定,每五百年阎王属下的判官会来这里巡视,每一千年十殿阎王也会下来巡视。目的就是杜绝阴间的官员贪赃枉法。如发现胆敢以身试法者,皆打入地狱。“

    我插话问道:”既然如此,为何阴间目前这么多贪赃枉法者,难道他们不怕判官和阎王巡视被查出来吗?“
    比罗’哼‘了一声道:”你们阳间以前有个叫马克思的人说过:“当利润达到百分之五十的时候,资本家就不择手段;当利润达到百分之一百的时候,资本家就铤而走险;当利润达到百分之两百的时候,资本家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尊严和道德舍身取财”。几十年前,我调入三区任副检查司司长。我调入后,发现不仅我的上司正监察司司长贪赃枉法,而且官吏上行下效。可以说,除了我以及我带来的几个官吏之外,其他的官吏都是一丘之貉。他们为了利益,竟敢践踏阴间法律。现在三区四区已经被他们这些腐败官吏搞得乌烟瘴气。不知道一区二区情况如何。我有心到阎王那里参他们一本。一来我掌握的证据不足,二来只有正监察司司长才有资格到阎王那里汇报工作。他们那些腐败官吏上下沆瀣一气,狼狈为奸。他们诬陷好人,屈打成招。造假账,做假资料。唉!“
    我疑惑地说:”就算目前他们能蒙混过日子,可是我听说阴间的判官可是铁面无私呀,到时候他们咋能蒙混过关?何况阎王也要定期来巡视的呀。“
    比罗叹口气道:”说到底他们还是利益熏心,自认为做的天衣无缝而心存侥幸。之所以让你来阴间揭发那些贪官污吏的罪行,一来离判官下次巡视还有近四百年,我不想让更多的冤魂被他们诬陷打入地狱受苦,二来卫先生不算凡人。当年月宫的玉兔和吴刚相恋被玉帝打下凡间化为黑猫,是卫先生拔刀相助让黑猫夫妇重返天庭。吕洞宾的大徒弟婉儿,前世是大唐人,却嫁给负心的人,并因此丧命。也是卫先生帮婉儿了却一桩心事。因为这两件事,在神鬼两界传的沸沸扬扬。最关键的是玉帝曾当面夸过卫先生。所以我才邀请卫先生来阴间。“(婉儿、黑猫及玉帝夸老卫的故事 详见拙作 《黑猫》《婉儿》《兄弟情》)

    我疑惑地问:”以前阴间公正严明,为何如今这个样子?“
    比罗长叹一声道:”的确,阴间以前是公平、公正的。别说那些官吏贪赃枉法了,就连这个念头都不敢有。自从百十年前,有一批人间的土匪来到阴间。按照惯例,每个魂魄都要在阴间待上七七四十九天,在这期间,阴间官吏要对这些才进入的魂魄进行初步鉴定。如果查实在人间大奸大恶者,阴间官员可以先斩后奏提前把那些大奸大恶者打入地狱受苦。但由于地球每天死亡的人数众多,我们会把那些大奸大恶者关在一个临时设立的空间。后来不知怎的,那些进来的土匪勾结尚未死亡的阳间土匪,让阳间土匪收集阳间的奇珍异宝以及大量的冥钱来收买阴间官吏。“
    我疑惑地:”阳间的土匪人咋能来到阴间干涉呢?“
    比罗道:”由于阳间的人在死亡后,有的魂魄对阳间的情人留恋,有的对害他的人憎恨,有的是贼心不改。平时死亡的魂魄一般在阴间享用亲人祭奠他的冥钱及物品。你们阳间祭奠亲人时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在坟前祭奠。这种祭奠魂魄会直接接收。另一种是在大街上用粉笔画个圈留一个出口祭奠。虽然画圈留口了,但祭奠的冥钱和物品仍会给那些无人祭奠的孤魂野鬼抢去。在进入轮回转生前这一段,阴间消费全靠亲人祭奠的冥钱和物品。为了预防阴间管员营私舞弊,阴间特许阳间经过特定考验的人护送物品来阴间,我们称之为走阴镖。当然为了表彰这些走阴镖的人。阎王规定那些走阴镖的人,每走一次阴镖增加一年寿命。可是那些土匪自从收买阴间官员后,就让阳间的土匪混入走阴镖的队伍进一步给阴间官吏服务。作为回报,这些贪官污吏就把那些本该打入地狱的土匪指标偷梁换柱,把那些在阳间不是大奸大恶者死亡后的魂魄屈打成招打入地狱。“
    我听完后怒喝一声:”岂有此理。没想到在阴间却是乌烟瘴气。我愿意赴阴间铲除不平。请问大仙,我怎样才能进入阴间?“
    八
    比罗回答道:”天机不可泄露。“
    我一着就急爆一句粗口:”我草。你不说,我咋去阴间呀? “
    比罗笑道:”听说上官明德和香珠在人间做了一对恩恩爱爱的夫妻,卫先生功德无量。卫先生,老夫告辞了。“比罗说完化为一道金光消失不见。
    老歪说道:”这家伙说来说去,也没说让大哥咋去阴间。唉。“
    雪婷也着急说道:”是呀,这个神仙就喜欢弄玄乎,他不说咋去阴间,我觉得大哥不如放弃吧。“
    此时淑琴他们也还没走,我看到他们兄妹期的目光,我就朗声笑道:”这件事老卫管定了。正弘大哥,你们兄妹放心吧。哈哈哈。“
    唐诗站起来担心地问道:”大哥,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不如放弃吧。比罗是个啥破神仙呀,啰嗦半天也没说咋去阴间的方法。“
    我笑道:”谁说比罗没说去阴间的方法?“
    张锐大惊问道:”他啥时候说去阴间的方法了?“
    我笑道:”听说上官明德和香珠在人间做了一对恩恩爱爱的夫妻,卫先生功德无量。卫先生,老夫告辞了。你们仔细琢磨一下比罗的这句话。哈哈哈。“
    接着我解释道:”在《爱你一万年》这个故事里,我和谁去了龙宫和阴曹?哈哈哈,那是我和无所不能的莎娜姐呀。“
    纳菲尔斯·莎娜是帕瓦格鲁星球人。(她的故事详见拙作《异星缘》《地球危机》《十万火急》)
    我摘下脖子上的项链往空中一抛,只见空中现出五彩的光,瞬间凝聚成莎娜姐的四维立体图像。

    我望着虚拟图像中莎娜说道:”莎娜姐,老弟求你一件事,是这么这么一回事。“
    莎娜姐听完后赞同和我一起去。
    我疑惑地问道:”可是我咋去呀?“
    莎娜笑道:”你不必死去,我只需要抽出你的脑电波,再给你弄个虚拟的四维身体就行。当然我也会进入这个四维虚拟图像里。到了阴间一切你听我的就行。还有你们这些朋友及你的家人必须给你祭奠烧纸钱,我再利用控制阴间那些贪官污吏以及恶鬼的脑电波就好行事了。“
    老歪问道:”莎娜姐,既然我大哥没有死,为啥要烧冥钱?“
    莎娜笑道:”就是做假也得像那么回事呀。对了,在我们从阴间回来之前,卫老弟身体你们保护好。这段时间他的身体是无意识的。明白吗?“
    我忽然觉得自己身体没有一点重量,只听见耳边呼呼风响。放眼望去四周一片黑暗,天空也没星星和月亮。
    我惊恐地问道:”莎娜姐,这就是阴间吗?咋天上咋没星星和月亮呀?我咋觉得凉飕飕的。“
    莎娜回答道:”卫老弟,我们已经来到阴间地界了,记住别出声叫我莎娜。我会和你脑电波交流。到时候你按照我的吩咐行事。“

    莎娜笑道:”其实不必你亲自去取他们的罪证,但需要你的四维立体图像和你的朋友做戏配合我就行。“
    我开心地说:”既然莎娜姐能影响那些贪官污吏的魂魄---脑电波,那我何必非要亲自费神去弄他们的罪证。干脆让他们亲自写下自己的罪证。到时候好让阎王把他们打入地狱。这些贪官污吏利益熏心,竟敢颠倒黑白,屈打成招着实可恨,他们应该下地狱。莎娜姐,我不想再等四百年,让阴间判官来审判他们。因为在这四百年内不知道又有多少无辜的冤魂被诬陷送地狱受苦。“
    莎娜赞许道:”好一个善良的卫老弟。姐姐听你的。我在十五分钟内,影响所有贪官污吏的脑电波,让他们自己写下罪状。在一个小时内,让你看到阎王对他们判决。好吗?
    在一个庄严的大殿下,十殿冥王威风凛凛坐在大案前。台下跪着黑压压一大片贪官污吏、土匪恶鬼以及阳间那些走阴镖的土匪。
    等判官宣读完他们的罪状后,只见阎王怒目骂道:“汝等身为阴间官吏,本应大公无私,然而汝等却让人间的歪风邪气在阴间肆虐。你等可知,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把他们打入地狱。接着又对那些恶鬼骂道:”汝等在人间行贿受贿无恶不作,汝等难道不知道恶有恶报吗?把他们打入地狱……“
    和莎娜姐回来后,我见到只有老歪和紫嫣两人就问道:”其他人呢,这咋一会就剩下你们俩了?“
    老歪惊讶地说:”大哥你傻了?你都去半个月了,咋说去一会呢?“
    我惊讶地说:”我就去个把小时呀。“
    莎娜姐笑道:”卫老弟,天上一日地上一年。你在阴间待个把小时,大约就是人间半个月。“
    我正要说话。见淑琴给我打来电话说:”卫大哥,谢谢你哟。昨晚我们兄妹五人又做同一个梦了。阎王让我爸爸妈妈一同去轮回道转生。还说奖励他们托梦举报贪官污吏,阎王特准许他们在来世仍做恩爱夫妻。我们做子女真的替我爸爸妈妈开心。“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