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解剖室内的惨叫声 > 详细内容

解剖室内的惨叫声

作者:娟子  阅读:171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深夜,医学院的宿舍楼里静悄悄的,人们早已进入了梦乡。
    突然,一声尖厉的惨叫声,划破了夜的宁静。大家被惊醒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接着,惨叫声又响起来,是一男一女的声音。人们听明白了,那叫声是从解剖室里传来的。
    学院保卫科林科长被刺耳的电话铃声吵醒了,他迅速向解剖室赶来。进门一看,只见女教授司玲的手术台上,有一具已经被锯开胸腔的女性标本尸体,手术台的四周都是鲜血。司玲看到林科长,慌慌张张地指着守尸房的老杨说:“我不知道,他……给我送来的……尸体是活的?”
    林科长不愧是做保卫工作的,看到这个场面,一点也没有慌乱,拿起电话,先通知相关的医生前来急救,后又通知了司玲教授的助手李威。然后,打电话报了警。
    李威赶到的时候,司教授正在全力以赴地抢救那个标本“尸体”。李威上前一看,顿时惊叫起来:“她,她,她是我的未婚妻于婷婷!”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空气仿佛凝固了。
    司教授足足忙了三个多小时,才从手术台上下来,该做的努力都做了,可那个被当作标本的人还是不治而亡。
    在医学院的保卫科里,司教授、老杨都在接受调查、做笔录。
    原来,司教授在心脏移植方面是赫赫有名的专家,在国内外享有很高的威望。最近她和国外有个科研项目正在吃紧阶段,所以特别忙。这天,她和助手李威一直忙到晚上九点多才去吃晚饭。因为李威得了重感冒,她让李威回去后,又打电话通知守尸房的老杨,让他送一具新的标本尸体来,她要加夜班,把难题攻下来。
    打完电话后,司教授换上无菌手术衣,戴上口罩和手套。待老杨把标本尸体车推进解剖房时,她已经做好了解剖前的准备工作。她掀开标本尸体车上的罩单,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子,四肢修长、眉清目秀、身体白皙,虽然身上还带着冷库里的寒气,但依然可以想象活着时候是何等的青春靓丽。司教授按下了解剖台上的一个开关,固定了标本尸体的手足,她锯开标本尸体的肋骨,做心脏解剖。
    司教授果断地按下了开关,当电锯的锯刀向标本尸体的胸腔锯下去的时候,突然一股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司教授大吃一惊,作为标本尸体,身上的血液应该是凝固状态的,怎么会有鲜血流出来?与此同时,她还看见了一颗跳动着的心脏。于是,她万分惊恐地给老杨打电话询问。老杨急忙跑了上来,木木地站在手术台边,颤抖着嘴唇,一句话都不说。片刻之后,老杨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吓得“啊”地尖叫起来,脸色变得苍白,直勾勾地看着那具尸体。突然,他又惊恐地发出了第二声惨叫,疯了似的开启电锯,并向自己脖子上锯去。司教授见状,也不由地发出了一声惨叫,上前抢下了电锯。
    警方的尸检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死者在上解剖台之前就被人下了巴比妥一类的药物,而且剂量很大,足以致命,药物的作用让她处于假死状态。
    李威觉得天都要塌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未婚妻竟然死在解剖手术台上。正在他悲痛欲绝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他接通以后,里面竟然传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是他的未婚妻于婷婷!
    李威不敢隐瞒,放下电话,就向警方说出了这个情况。王队长希望他把于婷婷领来,他觉得这个案子没有那么简单,背后好像隐藏着什么。所以,他不敢怠慢,当即带着于婷婷去到刑警大队。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于婷婷简直就是那个标本复活了!当于婷婷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后,也觉得很奇怪,非要看看那个死者。当李威陪着她来到停尸间时,于婷婷只看一眼,就惊叫起来:“杨颖……姐姐!”然后,整个人似乎都被悲痛压垮了,顿时瘫倒在地上。
    李威愣住了,认识于婷婷已经快三年了,从未听于婷婷说过,她还有个姐姐。
    回到刑警队,于婷婷浑身颤抖,声音哽咽着说:“我的父母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我跟着我母亲,我姐姐跟着我父亲。我和我姐姐头两年还有联络,后来就断了消息,我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是她。你们一定要抓到凶手,为我姐姐报仇呀!”
    这时,老杨从里面被带了出来。毫无疑问,警方怀疑这起案子和他有重大关系。因为尸体是他送的,标本尸体房只有他一个人有钥匙。只见老杨低着头,当他走过于婷婷身边时,于婷婷忽然抬起头,恶狠狠地盯住他,愤怒地喊道:“你终于杀了她,你现在如愿了?”
    王队长见于婷婷居然认识老杨,立即追问道:“你们认识?”于婷婷顿了一会儿,低低地回答了一声:“他是……杨颖的父亲。”
    于婷婷的回答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吃惊不已,于婷婷为什么不说老杨是她们姐妹的父亲,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父女关系呀?
    这个案件有太多的谜团,现在警方已经排除了司教授的嫌疑,只剩下老杨这个重大的嫌疑人。可无论刑警怎样讯问,他就是不交待,偶尔开口了,也就是那么几句话:“是我杀了她,她死了,我杀了她,她死了……”整个人就像精神失常了似的。
    警察开始调查杨颖生前的社会关系,正像于婷婷所言,父母离异后,她跟随父亲一起生活。当年,因为老杨有外遇,他们夫妇才离婚的。离婚后,老杨又组建了新家,后母对杨颖不是很好,初中没念完就辍学在家,无所事事,整天和一些不良少年在一起鬼混,好事不做,坏事做尽。老杨打过、骂过,都无济于事。后来杨颖干脆离家出走,一消失就是几年。半年前,她悄悄回来找老杨,据说是因为吸毒借了巨额的高利贷而被人追杀的缘故,要老杨帮她度过难关。老杨再生气,可她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再说,躲避债权人的追杀,有比医院的停尸房更好的地方吗?
    在老杨住过的房间里,警察发现了很多杨颖生前用过的物品。警察推断,杨颖这次回来,一定是硬吃强住,还不时地敲诈老杨。特别是在犯毒瘾的时候,老杨看到了如此的女儿,就想做个了断,于是利用职务之便,给杨颖下了药。看到快要死去的女儿,老杨处于矛盾之中,不由得精神恍惚,就把她当作标本尸体给司教授送了过去。当司教授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才清醒过来,可是已经晚了。
    司教授坐在她的办公室里,不时地想起那个可怕的情景,心里一直很难受。这时,助手李威走进来告诉她,月末他要和于婷婷结婚了。于婷婷太可怜了,一下子失去了两个亲人,李威决定把婚期提前。司教授默默地听着,心里有一股酸酸的味道。其实,她在心里是很喜欢李威的。最后,她强忍悲伤,说道:“那我……我就恭喜你们了!”李威道声谢谢,就先走了。
    司教授望着李威的背影,不由陷入了沉思之中。
    突然,电话铃响起来,司教授拿起电话一听,那边传来一个吞吞吐吐的声音,是于婷婷:“司教授,我……我和李威……就要结婚了。我有点隐私的事情,求你……给我检查一下身体好吗?”司教授不解地问:“结婚不是有专门的医院体检吗?”于婷婷又道:“我不好意思让别人看。如果我没有问题,就麻烦你给我办个证明好吗?”司教授觉得于婷婷怪怪的,但是,考虑到她是李威的未婚妻就答应了:“好吧,你明天来吧。”
    第二天,于婷婷走进解剖室,说:“对不起司教授,给你添麻烦了!”司教授站起来说:“没什么,我们现在开始好吗?”于婷婷点点头说:“好吧!”
    于婷婷看看那张手术台,低声问道:“这就是我姐姐丧命的地方?”司教授心中不由得一颤,脑子里顿时觉得僵僵的。于婷婷仿佛想起了什么,抱歉地朝司教授笑了笑,然后说道:“司教授,我能把你当成我最好的朋友说说心里话吗?从小我和姐姐最好,可父母硬是拆散了我们。姐姐小时候很苦,父亲不管她。所以姐姐就打架,偷东西,学习成绩也不好。因为母亲对我很好,我比姐姐幸福。初中没毕业,姐姐就辍学了,她在外面受尽了屈辱也不回来求爸爸。司教授你说我姐姐是不是很可怜?”她一边说一边慢慢地把衣服都脱光了,转身走到那个手术台前,自言自语地说:“自从姐姐死后,我一直都想来这张解剖台上躺一躺,我姐姐就是在这地方失去生命的。当时一定流了很多血,她一定很疼,是吗?我和我姐姐是不是一模一样,你看过她的身体,现在看到我的,我是不是另一个她?”
    司教授彻底地崩溃了,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一切又在她眼前重现了,血、电锯,还有跳动的心脏。司教授愣愣地盯着解剖台上的于婷婷,满脸的惊骇。
    于婷婷的眼神里透出一丝报复的快感,她起身慢慢地从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递到司教授面前,说:“对不起,我不该这么说姐姐的事,喝点水吧。”
    由于于婷婷的刺激,司教授正口干舌燥,她接过水刚要喝,刑警队的王队长突然闯了进来,一手将她手里的矿泉水瓶打掉了:“不能喝!瓶子里是毒药!”说完,上前一把拽住于婷婷的手,仔细地看了看她左手的无名指,说:“你杀害你的妹妹,嫁祸于你的父亲,我们已经掌握了你的犯罪事实,你被捕了!”
    原来,这个自称于婷婷的人是杨颖。染上毒瘾的她,为了筹集毒资,不断地敲诈她的父亲。遭到拒绝后,她又想起她惟一的妹妹。杨颖是无处容身、被人追杀才悄悄回来的,看到妹妹所拥有的一切,她嫉妒、她仇恨。她恨父亲,也恨妹妹。于是她想取代妹妹,事先给妹妹下了药,偷偷地把原先的标本尸体换上于婷婷,利用自己和妹妹一模一样的长相,顶替妹妹的身份再活一次,而且把警方的注意力引到她父亲的身上。
    真的是机关算尽,杨颖没有想到,举报她的,正是李威。因为真正的于婷婷,在一次事故中,左手的无名指弄断了。这事只有李威知道,当他看到杨颖的左手时,就知道是假的了。
    在精神病医院里,阳光下,老杨花白的头发更加刺眼。嘴里在一遍遍地说着:“我杀人了,我杀了我的女儿……”
    司教授和李威结婚了,经历了这么多,他们更加珍惜生命中的每一天。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