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小人劫 > 详细内容

小人劫

分享到:
关闭
作者:私有迩的爱  阅读:421 次  点赞:0 次  鄙视:3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小人劫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拽出下半身
    深夜,某医院一间漆黑的病房里,一个男生正在呼呼大睡,突然,床下有一抹亮光闪出,紧接着,一只惨白的手拿着一盏闪着紫罗兰色光芒的灯,从床底下伸了出来,照在了这个男生的天灵盖上。
    男生的一张脸在灯光的照射下,泛出一股死气,疹人极了。这时,一个黑影一闪,从床底下爬出,迅速来到了这个男生的双腿前。这个黑影咬破手指,在这个男生两只脚底板上分别画了一个红色的小圆圈。
    不一会儿,恐怖的一幕出现了,有两只人脚,同时从这个男生的两只脚底板里钻了出来。这个人影连忙抓住这两只人脚,使足力气朝外拽着,慢慢地,紧跟着两只人脚后面拽出的,是两条人腿,再接着,是这个人的臀部。
    这个黑影双眼中露出了兴奋的光芒,他知道,再努力一下,一个完整的人就会被他拽出。然而,就在这时,“啊”地一声尖叫,从这个黑影背后传来,把黑影吓了一跳,回头一看,看到一个男生站在门口,一脸惊恐,显然,刚才的叫声就是这个男生发出的。
    惨叫声也惊动了这个刚刚拽出来的下半身躯体,它抽搐了几下后,开始重新向睡在病床上的男生体内缩去。这个黑影着急了,顾不得门口这个男生,他紧紧抓住这个下半身,拼命地阻止它朝男生身体里钻。终于。随着“啪”地一声响,黑影终于把这个下半身从男生体内拽了出来。
    “张小林,你在搞什么鬼,为什么要害刘潮?”唐旺旺一开灯,冲上前猛地一推这个黑影,黑影跌倒在地,抓在手中的那个下半身掉在地上,瞬间不见了。张小林连忙从地上爬起来,猛地一推唐旺旺,迅速跑出病房大门,转眼就不见了。
    “怎么回事,我头顶怎么有一盏灯?”刘潮醒了,看着唐旺旺,指着头顶那盏灯疑惑地问道。
    “是张小林搞的鬼,他刚刚跑走了。”唐旺旺把刚才见到的情景,跟刘潮叙述了一遍。
    “什么,张小林从我体内拽出了一个人的下半身?”刘潮吓了一跳,问道。
    “我也不敢确定,也许是我看花眼了,不然,这无法解释。”唐旺旺想了想,问道,“对了,刘潮,你这次之所以住院治疗,是因为感冒一个多星期不见好,而且还间歇性地发低烧。你说,这一切是不是张小林捣的鬼?”

    “应该不会吧?”刘潮说道, “如果张小林想害我,我现在应该病得很重,可是相反的是,这一觉醒来,我感觉精神好多了,想必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刘潮和唐旺旺正说着话时, “吱”地一声响,从病房窗玻璃上传来,紧接着, “哗”地一声,窗玻璃碎了。
    “谁、谁在窗户那里?”刘潮惊恐地叫道,他知道病房在四楼,一般人是不可能爬到窗台上把玻璃弄碎的。
    “咚”地一声,一个只有下半身的鬼,跳上了窗台,一股阴风随之吹来,当即就把刘潮掀翻在地。刘潮双脚朝前,整个人快速地朝窗户上的那个下半身鬼滑去,这个半身鬼顺势朝窗台一躺,下半身断口部分正对着刘潮的双脚。
    难道半身鬼要进刘潮的身体?唐旺旺惊叫一声“不好”,跑上前紧紧抱住了刘潮。
    阴人鬼
    唐旺旺使出吃奶的劲儿抱着刘潮,不让他被这个半身鬼吸去。半身鬼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它突然跳下窗台,顺势在地上一滑,下半身断口处向前,朝刘潮滑了过来。
    唐旺旺连忙一推刘潮,下半身鬼没撞到刘潮,依着惯性朝唐旺旺滑来,唐旺旺想躲已经来不及了,吓得他连忙闭上了双眼。一秒钟之后,见没什么动静,唐旺旺睁开了双眼,那个半身鬼不见了,刘潮正从地上爬起来。
    “太吓人了,我明天一早就出院,找张小林算账去。”刘潮愤怒地说道。

    转眼天就亮了,刘潮办完出院手续,和唐旺旺一回到学校,就把张小林堵在了寝室门口。
    “你先别发火,我问你,你是不是感觉好多了?”张小林笑了笑,问刘潮。
    “我精神好,是因为我的感冒好得差不多了,可这改变不了你操纵半身鬼来害我的事实。”刘潮冷笑着说道。
    “我操纵半身鬼来害你?亏你能说出口。刘潮,你中了阴人劫,我这是在救你,就像我们身边有小人一样,在鬼中也有一种类似小人的鬼。这种鬼叫阴人,它们鬼力不强,却喜欢搬弄是非,为大多数鬼所不容。因此常常混迹于活人之中,躲在活人体内,来损害活人的健康。”张小林继续解释道, “我家住在农村,小时候我看过老人们把阴人鬼从活人体内驱使出来的过程,那盏发出紫罗兰色光芒的灯,其实是一盏紫外线灯。普通鬼害怕阳光,说白了就是害怕阳光中的紫外线,用这盏紫外线灯照射活人的天灵盖,就能把阴人鬼从这个活人体内逼出来。你久病不愈,而且开始喜欢在背后说人坏话,我就断定你中了阴人劫。因此才在半夜时刻赶往医院,把你体内的阴人鬼拽出来……”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要跑?还有,这个半身鬼怎么又会回来攻击我们?”唐旺旺忍不住打断张小林的话,问道。
    “什么,半身鬼又回来攻击了你们?”张小林惊讶极了,解释道,“我不是逃跑,而是急着去追这个半身鬼,来不及向你们解释,不过,最终还是让这个半身鬼逃掉了。”
    “这个半身鬼显然不甘心离开我的身体,不然,它也不会回来找我的。”刘潮恐惧极了,正要问张小林接下来怎么办时,突然,他感到头疼得厉害,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在地。刘潮连忙打开抽屉,拿出体温计,一测量体温,吓了一跳,竟然发烧40度。
    “也许是太累了,我先上床睡一会儿,上午的课就不上了。”说完,刘潮就上床躺下了。
    “那我去班主任那里帮你请一下假。”唐旺旺叮嘱刘潮几句,就走了。
    “刘潮,明明我把那个半身鬼从你体内逼了出来,你怎么还会生病呢?”张小林迟疑了一下,继续问道, “对了,哪有半夜三更去医院探望病人的,你说,唐旺旺半夜三更来你病房,是不是另有目的?”
    “你的意思是说,我得这个病和唐旺旺有关?”刘潮一惊,眉头紧皱了起来。
    新的下半身
    中午,刘潮感到身体好多了,就和张小林来到了操场。唐旺旺正在和几个男生打篮球,看见刘潮后,丢下球就走了过来。
    “刘潮,你真不够朋友,我们俩关系那么好,你为什么要在我背后说我坏话?”唐旺旺气鼓鼓地说道, “我性子急,夜里担心你病着睡不着,才临时赶去医院看你,你却说我不安好心,太气人了!”
    “说说有什么关系,你如果光明磊落,犯不着这么做贼心虚。”刘潮也生气了,就回敬了唐旺旺几句。
    平时性格随和的刘潮和唐旺旺,今天一改常态,都变得暴躁起来,还没说两句,就动起手来。刘潮身体没唐旺旺壮,被唐旺旺追着围绕篮球架跑,悲剧就在这一刻发生了,篮球架在二人的摇晃下, “哗”地一声翻了。篮球架上的篮板正好砸在唐旺旺的腰上,当即就把唐旺旺砸成了两半。
    “刘、刘潮,我们一、一定都被阴人鬼上身,不然,我们不、不会在背后互相说对方坏……”唐旺旺边说边拖着半截身子朝刘潮爬去,身后的地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迹。然而,话还没说完,唐旺旺就头一歪,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仅仅过了几秒,唐旺旺头一抬,又醒了,他看着刘潮,咧嘴一笑,身体开始抽搐起来。紧接着,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出现了,从唐旺旺腰间断口处竟然重新长出一个下半身来。唐旺旺从地上爬起来,走到那截刚被劈断的下半身面前,飞起一脚就把下半身踢向空中,瞬间没影了。
    “没事了,没事了,大家不要看热闹了,都散了吧!”唐旺旺朝周围看热闹的学生挥了挥手。其实,不用唐旺旺驱赶,这些看热闹的学生,早就吓得四处跑开了,其中也包括张小林和刘潮。
    “我明白了,那个半身鬼在撞向唐旺旺时之所以会不见了,是因为撞进了唐旺旺的身体里,不然,唐旺旺性格也不会大变。”刘潮眼睛一亮,停下脚步继续对张小林说道, “唐旺旺被篮板砸死后,这个半身鬼趁机占据了唐旺旺的身体,这样,在别人看来,就像唐旺旺重新长了一个下半身似的。”

    “对,一定是这样,现在的唐旺旺就是那个阴人鬼。”张小林眼珠转了转,果断地说道。
    “唐旺旺临死前说我体内还有阴人鬼,这就让人难以理解了。人临死前说的话,一般都是真话,因此我相信唐旺旺所说的话,而我出院后感冒加重,性格大变也是一个证明。”刘潮想了一会儿,心念一动,又说道,“对了,这个阴人鬼被从我体内逼出来时,只有下半身,难道它上半身还留在我体内?”
    “你说得很有道理,当时唐旺旺一声尖叫,把我吓了一跳,阴人鬼就趁我松手的机会,想重新回到你的体内。后来见不行,为了自保就自断身体,把上半身留在你体内,然后用调虎离山之计,把我骗走后又回到病房,想重新上你的身,和你体内的上半身合在一起。只是没想到,这个计划又被唐旺旺打破了……”
    张小林这一番分析,可把刘潮吓坏了,他颤抖着嗓音对张小林说道: “你不是能把阴人鬼从我体内逼出来吗?你再帮我一次,把这个上半身鬼也逼出来。”
    “已经不可能了。”张小林摇了摇头,苦着一张脸说道, “阴人鬼断在你身体里,没有下半身作引导,上半身会永远困在里面,除非把你砍成两半,否则……” 说到这里,张小林再也说不下去了。
    给你一把菜刀
    晚上,张小林和刘潮怕唐旺旺找上他们,就没敢在寝室睡,而是带着被子偷偷跑到教务大楼,把几张办公桌搭成了两张床。
    半夜时分, “吱呀”一声,惊醒了睡梦中的张小林和刘潮,两个人朝大门望去,不由得感到后脊梁一阵发寒。唐旺旺正站在门口,望着张小林和刘潮一阵阴笑: “别怕,我只是来取原本就属于我的东西。”

    话音刚落,唐旺旺身形一闪,站在了刘潮面前,还没等刘潮反应过来,唐旺旺一把揪住了刘潮的头发, “扑通”一声,把刘潮掀翻在地上,抱着刘潮就朝门口走去。
    “救、救我!”刘潮吓坏了,向张小林喊道。张小林阴阴一笑,闭上了双眼,装着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的样子。刘潮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狠狠地瞪了张小林一眼后,闭上了双眼。
    唐旺旺拖着刘潮走出大门后,张小林迅速跳下床跑出大门,紧跟在唐旺旺和刘潮的身后。几分钟之后,唐旺旺拖着刘潮一直来到操场中央,张小林一见,迅速躲在一棵树后观察着。
    “我现在这副身体,只有下半身是我的,我的上半身还在你体内,我现在就要拿出来。”唐旺旺一咧嘴笑了起来,对刘潮说道, “用平常方法是取不出我的上半身的,因此,我只能直接用你的上半身了……”
    唐旺旺瞧了瞧四周,看到地上有一块锈迹斑斑的铁片,就拾了起来。
    “这块铁片锈了,把我割成两半肯定会弄得伤口脏兮兮的,不如用这个。”刘潮淡淡地一笑,一伸手从背后摸出一把明晃晃的菜刀,对唐旺旺说道, “就用这把刀吧,又快又锋利。”
    唐旺旺当即就愣住了,良久,才接过这把菜刀。张小林在树后看到这种情况,他不知道刘潮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就继续观察着。
    一分钟不到,唐旺旺就把刘潮从腰间切成了两半,诡异的是,整个过程刘潮都睁着眼睛,一声喊叫都没有。更诡异的是,刘潮身体被切成两半后,竟然一点儿血也没有流出。
    “咚”地一声,唐旺旺的身体自动分成两半,上半身掉在地上,下半身走到刘潮的上半身前,两个半身就像有引力似的,撞在一起合成了一个人体。紧接着,上半身刘潮的相貌也发生了变化,一会儿工夫,就变成了一个满脸都是脓疮的阴人鬼。
    这边,刘潮的下半身也没闲着,它走到唐旺旺的上半身面前,伴随着“啪哒”一声响,刘潮的下半身和唐旺旺的上半身就合在了一起。瞬间,唐旺旺的相貌也发生了变化,变成了一张苍白的脸——这张脸正是刘潮的。恐怖的是,刘潮的脖子竟然是断掉的,以至于脑袋紧贴在脸前。
    目睹这一幕,张小林意识到了什么,吓得魂飞魄散。
    早就死了
    “原来你早就死了。”阴人鬼咧着嘴对刘潮说道, “怪不得我在你体内感觉不到一点儿活力,原来那天夜里,你从病房窗口跳到地面后,就变成了一个鬼。”
    “你在我体内,害我性格大变,尽在背后说别人坏话,你说,我还有脸活吗?让我更不能忍受的是,我整天被病魔折磨,痛不欲生。因此我一时想不开,就跳楼自杀了。变成鬼后,我当即就后悔了,由于非常留恋校园里的生活,因此,跳楼的事我什么人都没告诉。”
    说到这里,刘潮气愤极了,指着阴人鬼说道: “你们这种阴人鬼,鬼力非常小,只能在背后害人,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上我这种正派人的身的,说,你到底是用什么方法上了我的身?”
    “我们阴人鬼和你们当中的小人一样,一旦被别人识破了小人身份,我们就会被周围的人所不容,只能躲在阴暗的洞穴里苟且偷生。”阴人鬼继续说道, “有一天在洞里,我忽然闻到一股奇怪的香味,被香味诱出洞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后,就在你的体内了。”
    “奇怪的香味?”刘潮眉头一皱,说道, “我听说过这种香,这叫引魂香,是用尸油和人的骨灰混合制作而成的,对鬼有着非常强的诱惑力。鬼力弱小的鬼闻到后,一会儿工夫就会昏迷不醒……”
    躲在树后的张小林,见刘潮和阴人鬼说话,心里害怕极了,这真应了做贼心虚那句成语。此时的张小林,真怕刘潮在和阴人鬼的谈话中,得知了真相:

    刘潮、唐旺旺是好朋友,他们虽然和张小林同住在一个寝室,但是和张小林之间的关系并不好。刘潮和唐旺旺对张小林的所作所为非常鄙视,常常联手在公共场合让张小林出丑。张小林为此非常恼火。
    这种怨恨在张小林心里越积越深,终于有一天,张小林决定用家乡阴人鬼整人的方法,来教训刘潮和唐旺旺。
    张小林用引魂香把阴人鬼引出洞穴弄昏迷后,挤压成一小块,放进了刘潮的水杯里。由于阴人鬼是一个鬼魂,人不借助工具是看不到的,因此,刘潮把阴人鬼和水一起喝进了肚子里。
    刘潮住进医院后,张小林趁唐旺旺夜里来病房看望刘潮的机会,提前赶到医院。表面上是把阴人鬼逼出刘潮体外,实际上是把阴人鬼故意折断,让另一半继续留在刘潮体内来害刘潮,另一半则去害唐旺旺。事情发展的结果证明,张小林的阴谋得逞了……
    想到这里,张小林非常心虚,他怕继续偷窥会让刘潮和阴人鬼发现,就悄悄离开了这个地方。张小林没立即回寝室,他来到校园花坛一盏路灯下,思索着万一刘潮发现真相后要来找他时,他怎么才能对付刘潮这个鬼。

    想着想着,张小林眼睛一亮,从口袋里掏出皮夹,在皮夹最里层抽出一张金黄色的符纸来。望着纸符上漩涡似的图案,张小林阴阴地笑了起来。
    报应
    张小林回到了寝室后,渴极了的他,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杯凉水一饮而尽。就在这时,忽然, “砰”地一声响,门开了,刘潮一脸阴沉地出现在了门口。
    “知道我和唐旺旺为什么不喜欢和你交朋友吗?就是因为你心胸狭隘,经常在背后说别人的坏话,十足一个小人。”刘潮气愤地指着张小林说道,“和你这种小人住在一间寝室,是我们的不幸……”
    “看来你已经知道发生的一切,嘿嘿,别以为你是个鬼,就可以胡作非为,现在你要面对的,可是一个懂点儿阴阳学的人。”张小林冷笑一声,抽出那张金黄色的纸符,朝地上一贴,地面瞬间出现了一个漩涡。他继续说道,“这张纸符是吸魂符,对那些留恋阳间不肯去阴间投胎的鬼,这张纸符产生的漩涡,会强行把这些鬼吸进阴间去的。”
    张小林没说错,漩涡产生的强大吸力,果然把刘潮一步一步吸向了漩涡。
    “我是君子,就算变成鬼,我也不会去害人。可阴人鬼就不一样了,附在品德高尚之人的体内,它会感到非常难受,但附在小人的体内,则是阴人鬼做梦都想碰到的好事,嘿嘿。”“咚”地一声,刘潮被吸进漩涡里,瞬间不见了踪影,但留下的话,仍旧继续回荡在寝室里。
    阴人鬼?张小林一惊,后悔把那个阴人鬼给忘记了。他连忙在寝室里翻箱倒柜地寻找起来,没找到阴人鬼,张小林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一抬头,正好看到桌子上刚刚喝完水的水杯,一下子意识到了什么,吓得头发瞬间全竖了起来。
    “嘿嘿……”一阵阴笑声,从张小林的肚子里传了出来,久久回荡在寝室里……

Tags标签
加入收藏夹(0 点赞一下(0 鄙视一下(3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play
next
close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