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将死之诅 > 详细内容

将死之诅

分享到:
关闭
作者:品味希望ゞ  阅读:594 次  点赞:0 次  鄙视:3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将死之诅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头发和指甲
    陶菲独自在医院里值夜班,好友柳莎莎又来办公室找她聊天儿了。
    柳莎莎看起来精神不振。原来,她的男友和她的室友韩雪勾搭上了。韩雪是那种见了男人就要送秋波的女生,偏偏柳莎莎的男友就吃这一套,现在对柳莎莎越来越冷淡。柳莎莎又没有办法,恨得要死。
    “柳莎莎,你要是真恨韩雪,就狠狠地整治她一下,光说有什么用!”
    “整治?”柳莎莎泄气地说,“我怎么整治她啊?”
    陶菲依旧是微笑的样子,眼里却多了一些杀气:“动刀动枪我们当然不行,但是背地里的小绊子,比动刀子更有用。尤其是,将死之诅。”
    “将死之诅?”
    所谓将死之诅,就是一种利用临死之人身上浓重的尸气、怨气来害人的方法。将人的头发、指甲装入白色的麻布小口袋中,塞入即将死去的人的手里。头发、指甲都是人身上灵气最盛的部位,也是最容易代表灵魂的。人死的时候,会把这些灵气带走,使人阴气侵体,阳气大消。轻则灵魂出窍,重则有可能要了命。
    柳莎莎吃惊地叫了起来:“这么灵?”
    “那当然了。”用头发、指甲来诅咒,自古以来就有了,灵得很。“
    柳莎莎听得兴奋不已,因为她对韩雪实在是恨极了。可是再一想,她又泄了气:上哪去找将死之人呢?
    陶菲再次露出了笑容:”将死之人别处没有,我这儿还少吗?“
    陶菲推开值班室的门,露出了医院惨白的走廊。走廊的尽头就是重症病房,此时医院如此寂静,似乎能听到重病患者在那里发出垂死的呻吟。
    陶菲说:”看到了吗?将死之人就在那里。“
    陶菲拉起柳莎莎的手,缓缓地朝走廊深处走去。走廊尽头有两间病房,左右两间各有一人。透过玻璃窗能够清晰地看到里面,左边那间住着一个老人,右边那间住着一个小女孩。
    ”哪个是快要死的?“柳莎莎问。

    ”那个老人。他已经在这里半死不活地好几天了,我估计明后两夭他就会咽气。这老人儿女不孝,身上的怨气可深了呢。只要你把韩雪的头发和指甲收集好,我在他死的时候往他手里一塞,将死之诅就完成了。“
    ”没问题,我和韩雪是室友,收集头发和指甲都没有问题。“柳莎莎自信地说。
    就在这个时候,柳莎莎的目光突然落到了右边病房的小女孩身上。小女孩恰好也正盯着柳莎莎。一股寒意从柳莎莎的心里猛地升腾起来——那个小女孩的眼睛黑得惊人,几乎没有眼白,像一口深井。更可怕的是,看到柳莎莎之后,小女孩从病床上下来了,她的脚好像没有沾地。
    ”陶菲,你看那个红衣小女孩。她、她居然是飘着的!“柳莎莎惊叫道。
    陶菲看都没看,应付道:”哦,她啊,小孩子,总是恶作剧,别当真。好了,今天就聊到这儿吧,别忘了明天带韩雪的头发和指甲来哦!“
    红衣小艾孩
    真到了害人关头,柳莎莎内心深处还是有点儿犹豫和退缩的。没想到隔天晚饭的时候,韩雪收到一条短信。她故意把屏幕打开放在桌上,让柳莎莎能够看到内容。
    短信是柳莎莎男友发给韩雪的,言辞暧昧,是邀请韩雪共进晚餐的。
    韩雪指着短信说:”哎呀,有些女人就是笨,连自己的男人都管不住。“
    柳莎莎火冒三丈,恨不得冲上去将韩雪撕成碎片。但她很快就平静下来:打她有什么用,我不是有更好的方法吗?我有将死之诅。于是,柳莎莎假意忍了下去,准备实施计划。她知道头发是很容易收集的,因为大多女生都掉头发,容易拾到,但是指甲要怎么取得呢?
    柳莎莎提出来:”韩雪,我新买了一瓶甲油胶,我给你做个美甲吧?“

    柳莎莎会修指甲,这是全班同学都知道的。韩雪虽然不太信任柳莎莎,但爱美的天性超越了猜忌,还是把手伸给了柳莎莎。
    柳莎莎坐在韩雪的床头,一边细心地给韩雪做指甲,一边偷偷地拾几根散落在枕头上的头发。指甲做得确实漂亮,韩雪满意极了,所以完全没有注意到柳莎莎正把剪下来的碎指甲塞进口袋里。
    万事俱备。柳莎莎连夜缝了一个小布袋,打车火速地赶到了陶菲所在的医院。
    ”你可算来了!重症病房的那个老大爷快不行了,你晚来一步将死之诅就做不成了。你在我办公室好好呆着,我先去重症病房。“
    陶菲一阵风似的跑出去了。
    柳莎莎在值班室里坐立不安,心里乱得很。最后,她决定不在这儿傻坐着,出去看看。
    门外很热闹,通往重症病房的走廊里一片嘈杂,医生和护士都在抢救垂危的老人。从他们细碎的言语里可以听出,老人的希望不大。
    就在这个时候,柳莎莎突然在走廊尽头看到了一个红色的身影——是那个右边重症病房的小女孩。
    小女孩眼睛黑得像深井,红色的衣服下面露出苍白的小手。她对着柳莎莎微微一笑,从嘴角流下一缕血丝。
    柳莎莎吓得”嗷“地叫了一声,急忙躲进值班室,身体止不住地颤抖起来。隔着门板,她听到一阵脚步声逼近,更是吓得牙齿都在打战。
    这时,门外传来陶菲的声音:”那个老大爷走了,你的将死之诅完成了。“
    次日一整天,柳莎莎都在着意观察韩雪的变化。
    白天一切正常。到了晚上,韩雪正在洗手间里卸妆时,突然发出一声尖叫。她对着镜子,用长长的指甲划破了自己的脸。接着,她开始用长指甲撕自己的衣服,一边撕一边叫:”有鬼摸我,有鬼摸我l“韩雪说有一个鬼正不断地摸她,她必须撕碎自己的外套,摆脱鬼的双手。
    韩雪疯得越来越厉害,渐渐地皮肤被抓得鲜血淋淋。其他同学被惊动了,但谁也不敢上前。大家眼睁睁地看着韩雪怪叫着、乱舞着,像一团红云。
    ”韩雪到底怎么了?根本就没有鬼啊!“大家乱纷纷地议论着,胆子小的女生已经吓得哭了起来。
    最淡定的就是柳莎莎,因为她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看到韩雪这个样子,她内心深处涌起了报复的快感。
    就在这个时候,柳莎莎突然在疯狂的韩雪身上看到一个熟悉的影子——红衣小女孩,重症病房里出现的红衣小女孩。
    她为何会出瑰
    柳莎莎十分困惑:将死之诅明明是下在那个老大爷身上的,为什么这个恐怖的红衣小女孩会出现?
    此时此刻,小女孩就伏在韩雪的身上,用紫青的手不断地抚摸着韩雪。除了柳莎莎,谁也看不到它。
    不一会儿,折腾力尽的韩雪昏倒在地。大家这才回过神来,匆匆把她送去了医院。有人转过头来问:”柳莎莎,你是她的室友,你不去吗?“
    柳莎莎又惊又怕又疑惑,急忙摇了摇头。她不敢去,因为她怕看到韩雪那发了疯的眼睛,更怕看到那个红衣小女孩。她隐约觉得,韩雪虽然被害了,但有什么事情不对劲儿。
    柳莎莎决定给陶菲打电话问问。拨号的时候,她的手不住地颤抖着。
    ”嘀嘀嘀……“陶菲的手机无人接听。
    就在这个时候,柳莎莎感觉到脸上有点儿痒,好像有头发碰到了自己的脸。她用手抚了抚,头发依旧在脸前。她喃喃地说:”是刘海太长了吗?“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跟刘海一点儿关系都没有。那乌黑的头发越来越长,是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的,还带着一股淡淡的腥臭味。
    柳莎莎顺着头发往上一看,赫然发现那个红衣小女孩正倒吊在天花板上。
    柳莎莎尖叫着跳了起来,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寝室。晚风吹得她思路格外清晰:出问题了,出大问题了!将死之诅用在死去的老大爷身上,但是来害人的却是红衣小女孩。而且红衣小女孩不仅害韩雪,还对自己下手了。
    柳莎莎到了医院,根本找不到陶菲的踪影,幸好遇到了一个面熟的护士可以打听。
    那个护士知道柳莎莎是陶菲的好朋友,笑着说:”哦,陶菲刚才还在,但是神神秘秘的,不知道躲哪儿去了。“
    ”那,重症病房有个红衣小女孩,眼睛很黑,特别吓人,她得的是什么病?“柳莎莎问。
    护士笑了:”重症病房哪来的什么红衣小女孩啊?从来没有过。只有一个老大爷,而且昨天晚上过世了。现在两个重症病房都是空的。“

    都是空的,根本就不存在红衣小女孩?那就是说,陶菲一直都在骗自己。柳莎莎百思不得其解,一想到那个红衣小女孩头皮就发麻。她知道自己惹上大麻烦了。
    柳莎莎茫然地走出医院,身体像筛糠一样颤抖着。转过街角的时候,她看到火光一闪,有人在烧纸。借着火光一看,她发现那蹲着的身影竟然正是陶菲。
    柳莎莎飞也似的扑到陶菲面前,一把抓住了她的衣领子,连声逼问陶菲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说,为什么我使用了将死之诅之后,来害韩雪的却是一个红衣小女孩?而且,红衣小女孩不仅袭击了韩雪,为什么还来找我?它倒吊在天花板上,吓死我了!它到底是谁?“
    陶菲的脸色很难看,她不理柳莎莎,只顾着拼命地烧手里的纸。同时,她嘴里喃喃着:”别来找我,我已经还了心愿,别来找我了,别来找我了……“
    柳莎莎怒道:”陶菲,你少装神弄鬼的。今天你要是不说清楚,我就把你用重症病人做将死之诅的事情告诉你的领导,让你丢了工作!“
    无奈之下,陶菲只好道出了事情真相:”对不起啊莎莎,我骗了你。那个红衣小女孩根本不是什么重症病人,它早就死了,是鬼。至于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还得听我慢慢讲。“
    我会帮你
    这一切还要从陶菲刚来医院实习时说起。那时候她刚来,心高气傲,前辈们说的话她都不听。有时候医院里死人了,要推到地下室的太平间里去。前辈们告诉她不许带手机,说手机会接收到灵异信号,但她从来不听,每次都带着手机去。

    有一次,陶菲陪着几个医生推尸体去地下室时,居然不小心将手机落在了太平间里。想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但陶菲还是壮着胆子、硬着头皮到地下室去拿手机。在拿到手机的一瞬间,她看到停尸间里缓缓地走出来一个红衣小女孩。
    没错,就是重症病房里的那个红衣小女孩。
    小女孩的脸是紫青色的,乌黑的长发垂着,眼睛乌黑没有眼白。它对着陶菲微微一笑,吓得陶菲连滚带爬地跑跑出了太平间。
    正是这次失误,陶菲把小女孩的鬼魂从太平间里放了出来。陶菲经常能看到红衣小女孩在医院里出没,吓得半死。尤其是小女孩总在重症病房里,做各种恐怖的样子。别人都看不到它,唯有陶菲能够看到却又有苦说不出,实在是难过。
    后来陶菲找到了一个法子,叫作”将死之诅“。只要把另外一个人的头发和指甲塞给这个鬼,让鬼附到活人身上去,鬼就不会再来找自己的麻烦了。
    ”现在你明白了吧?我让你找韩雪的指甲和头发,并不是为了帮你害人,而是为了帮我自己。我知道你胆子小、性格弱,如果我让你帮我,你肯定不愿意动手。我只能说是帮你自己。“陶菲弱弱地说。
    原来是这样!柳莎莎气得连扇了陶菲好几个耳光。陶菲拦住了她的手:”柳莎莎,你先别光顾着打我。你有麻烦,你需要我的帮助。“
    ”我有什么麻烦?“柳莎莎气呼呼地问。
    ”你想想看,如果将死之诅用的是韩雪的头发和指甲,那为什么红衣小女孩会找上你呢?“
    柳莎莎想了想,确实是这个道理。
    陶菲把最后一张纸烧完,郑重地说:”我觉得,你拾的头发和指甲有问题。“她的推理是这样的:韩雪的指甲是柳莎莎亲手剪下来的,肯定没有问题。头发是柳莎莎从韩雪枕头上拣的,很有可能那里面夹杂了柳莎莎自己掉落的头发。要知道,长发女生是特别爱掉头发的。
    ”所以,鬼才会在害了韩雪之后又来害你。“陶菲断言。
    听了这话,柳莎莎吓得脸色大变。她也顾不上恨陶菲了,求她再帮自己化解。陶菲也不含糊,说:”是我害你变成这样的,我肯定会帮你。“
    尸床在等你
    晚上,柳莎莎睡不安稳,总是感觉到有一只冰冷的手抚摸着自己的脸。她有一次恍惚睁开了眼睛,看到一双没有眼白的乌黑大眼睛,吓得急忙又把眼睛闭上了——这是陶菲教给她的。遇到鬼之后,要尽最大的努力不去看它,否则更容易被上身。
    就这样痛苦地过了一夜,早上陶菲就打来了电话,说有化解之法。
    化解的方法让柳莎莎更加头皮发麻:送小女孩回太平间。
    陶菲说:红衣小女孩是从太平间里被引出来的,现在它已经害了韩雪,怨气不那么深了。如果柳莎莎能够亲自到小女孩尸体的床位前道歉,就很有可能感化小女孩,让它归位。小女孩一旦归位,就不会再来缠她了。
    柳莎莎才不想去呢,她对着电话吼道:”又不是我把它弄来的,为什么不是你去道歉?“
    ”我也跟你同去啊。现在只要能够把它送回去,什么我都愿意做。“陶菲无奈地说。
    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柳莎莎听从了陶菲的建议。她没有对任何人说这件事,在午夜时分随着陶菲朝太平间走去。
    太平间在地下一层,平时就很恐怖,此时此刻更是让人毛骨悚然。细长的走廊,头顶闪着幽幽的绿色灯光,忽明忽暗的灯光下,似乎有很多人影闪来闪去。

    这里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当初你居然会把手机丢到这样的地方。“柳莎莎打着冷战说。
    陶菲也不说话。她事先把监控镜头弄坏了,所以不害怕被发现。她推开太平间的门,伴随着沉重的”吱呀“声,一股寒气扑面而来。
    随即,柳莎莎看到了一排排床位。
    陶菲走到左侧的一个角落里,拉出一张空床:”就是这张床,红衣小女孩当初就是从这张床上逃离的。现在咱们一起向它道歉吧,一定要有诚意。你先来。“然后,她不由分说地把柳莎莎推到了床前。
    柳莎莎看着这张惨白的床,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正想回头和陶菲说什么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喉咙一紧,一口气上不来,眼前顿时一片模糊。
    ”唔……陶菲,怎、怎么回事?“柳莎莎拼命地挣扎,这才发现自己的头已经被陶菲套在了一个塑料袋里。塑料袋越缠越紧,她渐渐地快要不能呼吸了。
    为什么会这样,陶菲为什么要杀自己?柳莎莎想不明白。

    塑料袋外传来陶菲的声音:”柳莎莎,你怎么会这么笨,天底下哪有跟鬼道歉就会解脱的好事情?今天我骗你来,弄坏了监控,又不让你告诉任何人,就是为了杀你!“
    ”为、为什么?“
    ”很简单。很快这里的尸体就会火化,当人们发现丢了一具尸体后,一定会找到我的头上。那样我的前途不就毁了吗?那个红衣小女孩据说是个孤儿,没有家人,所以我只需要再填补一具尸体进来顶替它就可以了。所以,只有身体娇小、思想简单的你是最合适的人选。你给我韩雪的指甲和头发时,我偷偷地在里面参进了你自己的指甲和头发,让鬼也缠上你,从而让你再次来找我……“
    逃不掉的
    陶菲把柳莎莎的尸体抬到了床上,内心得意极了,心中长久以来的隐患终于解决掉了。
    然而,当床被推进冰冻抽屉的时候,陶菲突然感觉到指尖传来一阵剧痛。刚才太紧张一直没有发现,现在才觉得刺痛感非常强烈。陶菲一低头,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她的指甲不知何时已经被掰断了一半。
    陶菲急忙拉开抽屉,把柳莎莎的尸体拉了出来。果然,她在柳莎莎的手里发现了自己的半只指甲,还有一小缕头发。
    陶菲看到柳莎莎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诡异极了。
    没想到,柳莎莎在挣扎时居然会趁机取下陶菲的头发和指甲——在慌乱中做这些事情非常简单。将死的柳莎莎弄到陶菲的头发和指甲,顺利完成了将死之诅。
    陶菲双腿一软,倒在了地上。她知道柳莎莎死时充满了怨气,这个充满怨气的将死之诅,自己一定逃不掉的。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