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被烧死的人 > 详细内容

被烧死的人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59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阿武是一名消防员,消防员的工作最危险,随时都可能丢掉性命。阿武不想死,他还想要娶妻生子,养家糊口。所以每次出任务,阿武都是能不进危险区域就不进,实在是必须要进,他也是草草的巡视一遍就快速离开。

这次出任务,阿武很不幸的再次被派去寻找火场里的幸存者。他胆怯的看着冒着烟的楼道口,感觉那个楼道口就像怪兽的嘴巴,就等着他进去之后一口吞噬掉他,他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眼一闭冲了进去。里面火势已经有逐渐增大的趋势。

阿武快速的扫视了一遍周围冒着的火光,便打算冲出去。

“救命~”

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了虚弱的求救声,回头,隐约看到火焰的另一边趴着一个黑影。阿武犹豫的看了一眼越见增强的火势,头上的石板不忍重负发出咔咔的声音。

救?还是不救?他陷入了纠结当中。

“啪嗒”头顶一块石板砸了下来,摔成了无数碎片。阿武彻底被危险击败。狠心假装什么也没听见的冲了出去。

“报告,楼里没有发现幸存者!”

阿武心虚的说,不敢正视队长的眼睛,冲进了车厢,他的心里感到隐隐的不安。

“咔嚓”这时大楼彻底塌了下来。

那个人,必死无疑。

最终,那个人的尸体被扒了出来。阿武看了一眼地上被烧的焦黑的尸体,心虚的闭上了眼睛。

阿武觉得自己不配做一名消防队员,一回到部队他便向上面递交了辞职报告。收拾行李离开了那座城市。他的心里总有一种强烈的罪恶感,总觉得那个人是因他而死。

他在另外一个城市开了一家小店,因为他总是做善事,救助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众人感动于他的乐于助人,都非常乐意光顾他的生意。

所以他的生意也算是蒸蒸日上。

但是他的生活却并没有因为他繁忙的生意而有任何改善。因为她的心底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午夜梦回,他总是能看见那一具被烧的焦黑的尸体睁着愤怒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仿佛在斥责着他的见死不救。

阿武觉得,这是那个人的鬼魂在向他报复,但他不怕。他早已对生死置之度外。毕竟,是自己欠着他的,早晚,都是要还的。

7月15日,鬼节。阿武仍旧把小店开的很晚。十一点,他按时熄灭了店里的灯,转身拉下卷帘门准备回家睡觉。

突然,他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眼前的卷帘门上印着熊熊的火光。他连忙转身,背后果然是一栋正在肆意燃烧着的建筑,楼道口冒着的浓烟一如一年前的模样。

眼前的一切如此熟悉。他知道,那个“人”在里面等他,他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二楼,那个始终在她梦里徘徊的人就站在耀眼的火中静静的看着他,任由火苗舔舐着她的身体。

阿武并没有感到恐惧。相反的,他感觉到释然,那个每天在梦里反复的噩梦。那个他永远放不下的秘密,终于可以在今天,有个了解。他走向那栋散发着灼人的火焰中的“人”。火焰像一头野兽。凶狠地撕咬着阿武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

“你来啦!”

阿武平静的说。仿佛是见到老朋友打招呼一样。

“嗯,我来了。”

散发着焦味的“人”同样平静的说。

“我等这一天,等了好久,欠你的我终究可以还给你了。”

他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火焰中的他,身上的衣服已经开始着火。

“你根本就没有欠我。”火苗渐渐消失,阿武发现自己的身上并没有烧伤的痕迹。

“如果,你当时跑过去救我的话也不过是多添一条人命而已。”

被烧死那个人理智的说。

“那你为什么还要来找我?”阿武不解地问。

“因为你的愧疚感束缚了我,使我无法正常投胎。”

人影伸出右手,果然在他的手腕上,有一条黑色的铁链,另一端连接在阿武的手上。

“你每愧疚一次,我就痛苦一次,我的灵魂因你的牵绊而无法安息。”

那个“人”痛苦的说。

“那么,现在该怎么办?”

阿武低头看着连接两人的铁链,不安地问。

“只要,你死了就好。”

他干哑着喉咙说。双手猛地掐住了阿武的脖子。

“咳咳。”

阿武无力的干咳着。求生的本能,使他不住地挣扎着。但对方的力气出奇的大。不一会,他便觉得没有了力气,他无力地垂下了手臂。

“我不欠你了。”

他释然的笑了,眼泪,却落了下来。他承认,他还不想死。

“你的愧疚感终于消失了,现在我可以去投胎了,我该走了。”

对方松开了手对着无力瘫坐在地上的阿武说。

阿武抬头发现他手上的锁链真的消失了。原来,折磨自己的心结也在折磨着对方。心结消失了,锁链,也就不存在了。

“希望,还能再遇见。”

黑色的人影渐渐消失在无边的黑暗之中。

第二年,阿武和一个善良的女子结婚并很快怀上了孩子。阿武再次见到了他……

“一定要母子平安,一定要母子平安。”

阿武在手术室外焦急的走来走去。里面传来妻子撕心裂肺的叫声。他在转身的时候,意外的看到了那个火中的鬼。

“不要伤害我的妻子!求求你。”

阿武看到他注视着手术室的门,以为他要伤害自己的妻子,连忙跪在了地上无力的哀求着。

对方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阿武,咧开嘴笑了。然后穿过了手术室的大门消失在走廊内。

阿武大惊失色连忙扑在了手术室的窗子上,可惜,被帘子隔着的他,什么都看不见。

“哇~”一声婴儿的啼哭声击碎了阿武内心的不安。

“恭喜,是个儿子。”

护士打开门对傻掉的阿武说。阿武连忙冲了进去,那个“人”不在里面。他看向了妻子怀里的小孩。

男孩全身红彤彤的,特别可爱。右手的手腕上有一道特别明显的红色胎记,环绕着手腕一圈,就像曾经被锁链束缚过一样……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