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都是被金镯子给闹的 > 详细内容

都是被金镯子给闹的

作者:甘草板蓝根  阅读:58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唐木在网吧通宵上网,在大型的网络游戏里,同队员们刷副本卖装备分金币。

胃中感觉到饿的难受,看电脑屏幕的时间,早晨七点钟了,该是吃早饭回家睡觉的时间点了。

关电脑,柜台结算完了帐,唐木叼着香烟离开网吧,朝家走,路上有早点摊位,各种早点小吃,他买了碗面条填进胃中。

吃过了早饭,唐木继续朝家走,回到家门口,钥匙插进门锁中,刚打开的门缝里就扑进鼻子一股腥味,家里没有买鱼虾,腥味的来源让他想到了血。

卧室的门敞开着,他不用走进去,站在门口就一眼看见了床上,大片血迹中,夏棉穿着染血的睡裙,一动不动的趴着,已经死掉了。

他摸出塞在裤子口袋里的手机想报警,又塞回了口袋里,走到了床边,抓起夏棉垂在床边的手,将手腕上戴着的一对大金镯子摘了下来。

这对大金镯子来路不正,是从一具女尸的手腕上摘下来的,拾死人的金不报,唐木不想被警察知道。

就在昨天的早晨六点钟后,他结帐离开了网吧,穿过几条僻静的小巷,朝有摆设早餐摊点的街上走。

刚拐进其中一条巷中,一眼就看到趴在地上的降红,脖子被利刃割开了裂口,血液停止涌出,尸体下汪起一大片未干涸的血液。

因为天刚亮起来,环境又不是车来人往的大街,是在僻静的小巷深处,四下里听不到一点人声,唐木蹲下了身,从降红已经冰凉的手腕上,摘下了一对大金镯子。

唐木一直想让夏棉搬来与自己同居,他隐瞒了这对大金镯子是从尸体上摘下来的,一只一只的亲手戴在夏棉的纤细手腕上。

看到分量沉重的大金镯子,套在手腕上,夏棉被哄的开心了,答应了唐木的同居要求,收拾了几件换洗的衣服装包,就住进了唐木的家。

这才同居了一天,夏棉就死在了唐木的床上,被凶手割断了颈动脉。

尸检推算出死亡的时间段中,唐木还在网吧玩游戏,一直玩到了早晨七点才离开,暂时被排除了犯案的嫌疑。

凶案现场的家,暂时是不能回去住了,门口被警察贴上了封条,直到现场所有物证都被提取完成后,才能撕掉封条。

唐木去了家附近的旅馆登记开房,入住后洗澡睡觉,直睡到下午醒来,在小吃店吃过饭,叼着香烟,去了常去的网吧。

包机登陆了在线游戏,招募队员下副本,手机接收到了一条短信息,竟是夏棉的号码,人死了,手机就被警察当物证提取走了。

“金手镯拿来。”简短的一句话就是短信息的内容。

队员们已经集合,通过游戏内置的语音频道,对着麦克风喊了起来,催促队长唐木赶紧进副本,他的耳膜被震的发疼,感觉要被炸穿孔了,忙将耳机摘掉,关了电脑,结完帐,快步走出了网吧。

漆黑没有路灯照明的小巷中,只有唐木一个人,急步走路,想快一点走到有路灯照明的街上,脚步声在一片死静的环境中产生了回音,好象身后跟着另一个人,跟着他的节奏一步也不落下。

“金镯子还给我。”突然听到身后传来的人声,吓了唐木一跳,他回过头去看,手机的荧光照明下,脖子被割裂开,胸前被血液染满红色的降红,向他伸出了一双手,直直的朝他的脖子掐了过来。

“滚开。”唐木大叫一声,给吓软了腿的身体注入了一股力气,连着倒退两步,躲过被她的十指掐住脖子的夺命攻击,转身狂奔。

手机屏幕的荧光乱晃过路面,幸好巷中没有堆积杂乱物品,一路上畅通无阻,唐木狂奔出了巷口,软了腿,瘫坐在路灯下的人行道上,喘着粗气。

死掉的降红没有追出巷来,唐木看向巷内的漆黑中,她已经追到巷口,但被路灯的光亮阻挡,停住不前,目露着凶光,死死的盯着瘫坐在路灯下的唐木。

逃回旅店的唐木,一头栽倒在床上,迷糊中听见了手机铃声在响,睁开眼,没有合上帘子的窗外,天色大亮,有阳光照进房内,晒在他的身上。

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号码是夏棉的。

一道电流传过身体的反应,唐木猛的一个哆嗦,手机脱了手,掉在地上,电池摔了出来,他冲出了旅馆,招手拦停了一辆出租车。

专业开快车好多年的司机,将唐木送达了目的地,下车后,他犹豫了起来,徘徊了一会后,结束了思想挣扎,走进了医院。

太平间在地下一层,唐木乘进电梯,角落站着一个护士,埋头看着手机屏幕。

只是一层的距离,电梯门关上后很快打开,走出电梯的他回头看了一眼并没有跟着出来的护士,她双手捧着手机,手腕上戴着一对大金镯子。

太平间里除了唐木,没有别的活人,一排停尸床上,有三张躺着死人,从头到脚蒙着白布,看不到脸,不知道哪个是夏棉,从左往右的顺序掀起第一张停尸床上的蒙尸布。

巧了,是夏棉,唐木忙着将一只大金镯子戴上她的手腕,要戴另一只的时候,一只冰冷又力气狂大的手,突然抓住了他的胳膊。

“金镯子还给我。”太巧了,降红就躺在夏棉旁边的停尸床上,起尸了,一只手紧抓着唐木的胳膊,另一只手夺过捏在他手上的金镯子,戴上了自己的手腕。

“这是唐木送给我的。”夏也起尸了,去摘被降红夺走并且戴上了手腕的金手镯。

“这是他从我这里摘走的。”降红不让步,也去夺戴在夏棉手腕上的金手镯。

跌坐在地的唐木,呆看着夏棉和降红争夺金手镯的战斗画面,忘记了要趁机爬起来逃出太平间,被夏棉和降红拽起来抓住胳膊拉扯。

“滚开。”唐木被心底腾起的怒火冲热了脑门,绑在小腿上被裤管盖住的匕首,噌的一声被他抽出了鞘,揪住降红的头发,在她已有一道裂口的脖子上快速割出了新的裂口。

没有血液喷出,因为已经是个死人,吐出了郁积在体内的最后一口生气,降红倒在地上不动了。

“能杀你们一次,就能再杀你们一次。”唐揪住了夏棉的头发,在她的脖子上也割出了第二道裂口。

砰的一声枪响,接到医院报警的警察们赶到了,冲进太平间的为首一人,抬枪给了唐木一颗子弹。

中弹倒在地上的唐木,临死前看到,躺在停尸床上的第三个死人坐了起来,蒙住上半身的白布滑落,是他在电梯里见过的护士,双手举着手机对着他按下了拍照键,手腕上戴着一对大金镯子。

警方的结案报告中,唐木被确定为两起割喉致死案的连环杀人犯。

网吧附近的监控,拍摄到了他从网吧一楼的厕所钻窗户出去,犯过命案后,翻窗回到网吧。

唐木将烟蒂从网吧厕所的窗户丢出,正巧看到了路过的降红,看到了单身行走夜路的她戴在手上一对大金镯子,顿起了杀人劫财的恶念,钻出了窗户,尾随着她走进僻静的巷中,亮出了随身携带的匕首,快步追上,从背后揪住她的头发,割断了她的颈动脉。

夏棉在收到唐木送的一对金镯子后,只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住到他的家中,这让他心里犯了疑,夏棉是在敷衍他,住几天就会离开。

为了证实心里的猜疑,他再一次的从网吧厕所的窗户钻出,潜回了家中,偷看到了夏棉与另一个男人约定两天后去外地旅游的短信息,杀意顿起,揪住趴在床上睡觉的她的头发,用匕首割断了她的颈动脉。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