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停尸房女尸 > 详细内容

停尸房女尸

作者:v11  阅读:156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这是一个关于停尸间的故事,这是一个让我至今不能释怀的事情,也是因为这件事,我离开了医院,离开了原本的工作,它对我的影响甚至到了现在,每一个晚上都能想起。

零八年,离开了学校,我被分到了一个乡镇的医院里,原本作为医学院高才的我本就很不满被分到这种地方,然而这里的人,还相当的矫情做作。

一开始对于这个地方我就没什么好感,上班也只是每天像是履行职务一样,也不会和谁多说一句话。也许是这样孤僻的表现,让院长觉得我很好欺负了。

于是院长给了我一个“美差”每晚检查停尸房,这是一个很少人知道但是必须存在的工作,停尸房虽然全部都是尸体,可还是有可能被人偷窃或者是破坏。

这个工作就是检查尸体是不是完好,数量有没有缺失。我是新人,拗不过谁,任务都甩在我头上了,没办法我也只能接下来,我本就是外科医生,对于尸体,虽说敬畏,但是并不害怕,都有些麻木了。

刚开始的几天都还很正常,我也就下班和上班的时候去检查一下尸体,每天尸体入库的时候我登记一下,取走尸体的时候登记一下,在这停尸房里面有多少尸体我都能记住。

我除了每天做手术之外,做的事情也就和保安没什么区别了,唯一的区别就是我看管的是尸体。这样的日子过了差不多一个星期,意外发生了,停尸房里少了一具尸体。

取出记录中并没有那具尸体的信息,就像是蒸发了一样,毕竟我是一个新人,尸体失踪对我来说可是一件大事,就算对院长来说也是很大的事情。

我翻遍了停尸房的每一个角落,依旧没有发现失踪的那一具女尸,我在脑子里仔细的回忆着,我记得那具女尸是因为心脏病突发猝死,还没进行抢救就已经确认了心脏和大脑同时死亡。

女尸保存的很好,体表没有任何的伤痕,该不会是被那个变态给偷走了吧。要知道这样的变态可有不少,那是一个年轻的女孩,我们医院只能暂时停留尸体,家属或者火葬场一定会来吧尸体运走,这该怎么办。

我想的脑袋都快破了,也是因为尸体保存的很好才麻烦,如果是跳楼的尸体,我可以用其他尸体伪造,可这尸体保存的太好了,我连替换都没有办法。

我蹲在停尸房的门口有些不知所措,这可关系到我以后能不能回到城里啊,怎么我就这么倒霉,平时都是忍气吞声上班,还能遇到这档子的事情。

现在已经是深夜十点多,我依旧没有离开停尸房,在我的眼里我回到城里的希望已经是破灭了,为什么就是这么倒霉。

突然,走廊里传来了脚步声,周围都静悄悄的,那脚步声我听的很清楚,难道是偷尸体的又回来了?我心里松了口气,站起来躲在了阴暗的角落里。

脚步声越来越近,我的心情也越来越紧张,到底是什么样的变态会对尸体感兴趣,这变态我能不能对付,这是我现在在思考的问题。 就在我想着的时候,脚步声慢了下来。

脚步声停在了停尸房的门口,之后又是有开门声传来,我摸了一下裤袋,钥匙明明在我包里。带着一些疑惑,我慢慢的把头伸出来一点,刚好可以看到停尸房门口。

我只看见停尸房的门口站着一个女孩,背对着我,这女孩的身影有些熟悉,但不是医院里的人,我仔细的看着她,越看越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是的,我想起来了,停尸房走廊是单射光不是聚光灯,人在走廊里是有影子的,可是她,没有影子,我又想起来了这个身影就是失踪的那具尸体。

我的心跳就像是开了全速的法拉利,我感觉就要跳出来了一样,超生反应我见过不少,也知道在后颈捅一刀断掉神经就行,可这尸体都站起来活动的,我却从来都没见过。

毕竟我是一个医生,也长期和尸体打交道,现在我还能保持一些理智,等到她走进了停尸房,我快速的从角落里跑出来,然后跑进了医院的值班室。

值班室里一个人都没有,我看了两眼又跑去药房,药房也没人,整个医院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但是,医院的大门却是封闭了,所有能够出去的门,都被关上了。

我在医院的病房和办公室之间来回的奔跑着,直到我筋疲力尽,依旧没有发现任何一个活人。我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了,我把手指放进嘴里咬了一口,或许是因为紧张,我这一口的力量根本没有控制,鲜血不断的从指尖滴落下来。

还有感觉,不是做梦。现在我的心情只有焦躁,恐惧,这样的情况真的连听都没听说过,难道我是第一个,或者说是遇到这种情况的人都已经死了?

我坐在走廊上背靠着墙喘着气,看了一眼手表,时间已经到了凌晨的一点,现在正是午夜,医院的灯光还算亮,我看了一眼窗户外面,外面还有点点月光。

等一会到了子夜的时候,外面就真的是一片漆黑了,我想了想,径直朝着窗口跑去,我所在的位置在二楼,跳下去也死不了,现在我的想法就是砸了玻璃,然后跑,大不了明天来赔点钱就是了。

然而就在这时,走廊上再一次传来了脚步声,我转过脸去,赫然便是看见那个女孩脸上露出了恐怖诡异的笑朝着我靠近着,说时迟那时快,我赶紧起身,一把抓住旁边的灭火器便是朝着窗户跑去。

那东西似乎看出了我的意图,突然就在后面发出了异常尖锐的笑声,笑声一传到我的耳朵里,我的全身都像是注射了麻醉剂麻痹了一样。

难道我就要死了,我现在连转过脸仔细看她的力气都没有,只能感觉她离我越来越近,我终于还是吓尿了。也许是我二十多年来一直恪守己身的缘故。

我的尿一出来,它就像是见了什么很恐怖的东西,直接发出了一声尖叫,我逮到了这一瞬间力量恢复的机会,一个健步冲向窗户,灭火器一扔,砸开玻璃直接跳了下去。

“李医生,快醒醒。”我感觉好像有什么人在叫我,我睁开了眼睛,叫我的人是这里的医生。我看了看他,然后看了看周围,我怎么还在停尸房的门口。

看着我醒过来他松了口气说“刚才我陪你检查尸体,一走到停尸房你就晕了过去,看你晕倒后小便都失禁了,我还以为你什么病犯了。”听他这么说我摸了一下裤子,的确是湿的,我抬起手一看,指尖还有血迹,牙痕还在。

这医生我能感觉到他的温度,他是真人,可这,究竟谁才是梦?谁才是真实的?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