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365号病床 > 详细内容

365号病床

作者:天阙  阅读:6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相传某家医院的365号病床,从来不让那家医院省心……

听说那儿曾经住了一个天真活泼的花季少女,她只是得了肠炎而住院。由于她积极配合治疗,本来很快就可以出院。只是有一天,医院里给她的家人打电话,遗憾地告知了他们那个花季少女的死讯。少女的家人接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噩耗,就立马赶到医院要搞得明明白白。当他们走到365号病床前,那少女已经无力的躺在病床上,脸色煞白。她的家人哭天喊地,矛头直指医院,一个好端端的人,也已经快要出院了,怎么就这样突然离开人世了呢?医院的负责人跟他们说:“你们家女娃啊,突发心肌梗塞,就这么离去了啊,真的很可惜,你们要节哀,人死不能复生。”少女的家人不能接受这个解释,说是一定要见到主治医生。然而医院方面告知他们,主治医生现在得了重病,正在家疗养。少女的家人认定这事儿有蹊跷,怎么也不肯善罢甘休。家人就赶到电视台,希望记者一起调查,还他们女儿一个清白。不了第二天到了医院,他们更是后悔不已,怎么能随便离开她呢?

原来,当他们第二天到医院的时候,他们发现女儿的尸体已经不见了。据医院所说,这时昨天晚上一个护士弄错了资料,让人把他们女儿的尸体拿去火化了。少女的家人和记者都一致感觉事情绝不是表面那样,那护士不过是医院的替罪羔羊。他们便亲口质问那护士,之时那护士永远只说一句:“对不起,真是我弄错了,对不起!”知道他们把那护士问得哭了出来,她的答复也永远只是那句话,似乎是一个重复的机器人一样。少女的家人是再也坐不住了,便要求那记者今天晚上就把事情曝光,那记者也是正义凛然,拍着胸口说这事包在我身上。可以,他话儿刚落地,医院那里走出来一名负责人,问了他那家电视台的,便径直离开了。不一会儿,那记者接到一个电话,然后对那少女家人的态度便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说这事儿应该就是个意外,没什么好调查的。他不顾少女家人的挽留,无情的离开了。

少女的家人有冤无处可申,希望报警能解决问题,然而警察的到来,竟然让事情更早的结束,理由是:尸体已化,证据不足。那些警察更是劝起少女的家人来,希望他们节哀顺变,不要在占用公共资源。警察离开了,那医院的负责人也正要离去,却被少女的家人抓住,说什么也不让他离开,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岂料那负责人竟黑起脸来,让保安拉开他们,这一推一拉的,把少年的家人都推倒在地上。霎时间,阴风四起!从那病房的通道里吹来一阵阴风,把桌上的纸张吹得漫天飞舞。这可把那医院的负责人吓得落荒而逃,少女的家人见状也是大哭着道:“冤啊,你走得好冤啊!”话毕,那阵阴风更是猛烈,吹得在场的人头皮发麻。人群中忽然走出来一个人,把少女的家人扶起。怯生生地对他们说道:“我有话要跟你们说。”少女的家人见状,便跟随那人离开了医院。

路上,那人向少女的家人说了昨天晚上的事。就在昨天晚上,有人把一句少女的尸体送到他们那儿火化,他就是昨天晚上值班的人。他见那少女年纪轻轻,竟如此不幸,就帮她整理好仪容,准备送到焚化炉里火化。哪知道刚要把她推进去,那少女的眼皮突然往上翻,眼珠子直挺挺地盯着天花板。他也是干这行多年的人,虽然害怕却也不慌张,就迅速的把那具尸体推进焚化炉里。直到今天的事情,他才意识到那女子也许是含冤而去,因此就把昨晚发生的事情原封不动地告诉的少女的家人。少女的家人听到倒也没有责怪这个不知情的人,只是都低着头,跟那人告别,说是要回家先准备她的身后事。

深夜,少女的母亲在梦中看到自己的女儿躺在病床上,一名护士给她打了针后,过了没多久,她就口吐白沫,现场一片混乱。突然场景一换,在深夜,也是在那张病床上,那少女已经脸色煞白的躺在病床上,走廊外传来声音:“你俩先到回家避一避吧,我回帮你们处理好的……”原来那主治医生是院长的儿子,那护士也就是那医生的老婆,怎料那护士给少女打错药了,导致她突然身亡。少女的母亲虽然在梦中,可是她的泪水早已浸湿了枕头。她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少女,那脸部逐渐扭曲起来,竟然在微笑,笑得很邪魅!那花季少女猛然睁开眼睛对着她说:“放心吧,他们一个也逃不掉!哈哈!”这时少女的母亲惊醒了,也叫醒丈夫,把刚才的事告诉了他。二人是一夜难眠,直到凌晨他们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是医院的负责人,十分急促地先是赔礼道歉,又问他们能不能到医院一趟。

二老知道了真相,正要到医院里跟他们对质,便赶了过去,不料这一趟过去,才发现事情才刚刚开始。在365号病床上,如今躺着两个人,一个带着眼镜的男人和一个女人,正是那个主治医生和那个护士,他们的五官扭曲着,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医院的负责人再也不敢对他们有所隐瞒,就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他们,与他们昨天晚上知道的无异。那负责人更是跪下来向二老求情,说这当事人也成这样了,我们也只是帮人打份工,而且这关系着整个医院的人啊。

二老原本很气愤,也很悲伤,但他们也知道其他人是无辜的,就答应今天晚上留下来。到了下半夜,二老躺在365号病床上,忐忑不安。突然门开了,是被狂风吹开的,从门口进来一名披头散发的女子,脸色煞白,已经没有了瞳孔,只剩下眼白,邪魅地看着二老,一步一步向他们走去。虽然知道怎么回事,但二老始终也是人,还是被吓了一跳。但少女的妈妈瞬间又哭了出来,坚定地看着丈夫,丈夫也正看着她。俩人相视而笑,下床跑过去紧紧地抱着那长发女子。风,停了。那女子的头发也不在散乱,而是柔顺亮滑,脸色也不再吓人,瞳孔也恢复了正常模样,脸蛋就跟那花季少女少女一般美丽,在她的眼里,泪光闪烁,她紧紧地抱着二老,想哭,却落不下哪怕一滴眼泪。最终,她抱着二老,幸福地笑着,全身化成星星点点落在地里消失了。

第二天凌晨,医院里的人看到365号病床上的二老正熟睡着,正微笑着,无人前去打扰。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