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女神来敲门 > 详细内容

女神来敲门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203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怎么了,我躺在床上,明明眼睛紧闭着,可是却清晰无限地看到一个穿着白大褂,长相秀丽的中年女人不知疲倦地在我眼前忙碌地走来走去,我甚至闻到她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漂白水味道,然而周围的环境无疑就是献血车里的场景。

渐渐地,我发现那是中年女人长得别有风味,起码不像一般的中国人,生得碧眼蓝睛,一头亚麻色的长发披散在脑后,医护人员怎么能留着这样的秀发呢?难道我在做梦吗?还是我身在一个时空,我的眼睛已经到了另一个时空!因为,我根本感觉不到我身体的存在,甚至我感觉不到任何熟悉的东西。我只是感觉身体很温暖,仿佛躺在被窝里。我的记忆也正清晰地告诉我,我明明就在床上躺着睡午觉。

“护士姐姐,你给我抽血吧?”银铃般清脆的语声中,一个清秀的女生登上了献血车,只见她看上十八九岁年纪,身材尚未发育完全,但是身材已是很不错了,苗条的身形在一袭小衫短裙包裹下,分明是个美人胚子。裙下一双笔直、修长、雪白和凝实的小腿,那玲珑、坚挺和结实有如小馒头的乳房,足以成为男生们荷尔蒙飙升的最佳刺激!这女生不是别人,正是我中学时的女神——吴戚琪。那时,她就住在我家隔壁,她父亲是我的远房表叔,因此她叫我一声大锅——因为我的名字叫郭大历。她叫我大锅可谓一语双关,当年她的死曾经让我很难过,不过她就像我青春期时期的一个符号,打手枪时的幻想对象,仅此而已。

我和她不止一次地走在回家的路上,那时附中的校车还在树尾摇风,她总是骑着单车上下学,我是一个安步当车的家伙,所以常常都是我骑她的车,然后她坐在车尾,于是我们成了同学们的眼中的情侣。可是,我的心里明白,我这个便宜大哥不好当,她可是有男票的。我的一声声叫得我连骨头都酥软的大哥,无时不刻不在提醒我,我只是她的兄长,尽管我们已经是出了五服的亲戚,在法理上我们完全可以结婚,算不得近亲结婚。但是,她就如一朵圣洁的百合花,我不忍采摘也不敢采摘。

但是,我的思绪回到了现在,难道我忘不了她,时隔10年后梦到了她!只见她落落大方地坐下,优雅地卷起了袖子,甜甜地一笑:“护士姐姐,我可怕疼,你可要轻点。”那有点像外国人的护士微笑着点了点头,轻轻地把注射器推入吴戚琪的手臂。果然,吴戚琪是个很怕疼的女生,她侧过头不忍看针头。那护士脸上露出了难得一见的诡异一笑。“小妹妹,你看姐姐我美吗?”吴戚琪看了看那护士,果然一张糅合了东方女性的婉约以及西方女子明艳的脸,的确很吸引人的目光。

“姐姐,你是混血儿吧?”

“你猜呀?”那护士调皮地回答。

“是的,你一定是混血儿,让我猜猜你到底是哪个国家的人和哪个国家的人生成的优良品种。”吴戚琪娇笑着道,仿佛忘记了针刺的疼痛。

看来这个护士的医疗水平真心不错,一招转移注意力玩得炉火纯青,把一个小女生玩得连疼都忘记了,慢慢地吴戚琪转过头来,向着这护士就是嫣然一笑,“姐姐,你这个白衣天使真的很美呀,感觉混血儿就是漂亮。”

“你舒服吗?”这护士关心地问道。

“抽血体检哪里有啥舒服不舒服的呀!”吴戚琪心里想着,可是她善解人意的天性驱使着她说出了:“很舒服呀!”话一出口,吴戚琪和那护士都笑了,笑得都很美,忽然间吴戚琪真的觉得很舒服,仿佛漂浮在云端一般,时间和温度在刹那间变得毫无意义。在她的目光中,那护士笑得越发灿烂,似乎就连护士那种混血儿的脸庞都有了革命性的变化,吴戚琪越看越觉得亲切,越看越觉得熟悉,仿佛这护士就是自己一个久违的朋友,甚至一个从未见面的亲人。

“我就说嘛,很舒服的呀!我的手艺可以绝对的实力派,我虽然不能令你幸福,但是可以令你舒服。”那护士自信满满地说道。

“姐姐,我以后也想当护士,你是哪个卫校毕业的,我也要去那里读!”

“干嘛当护士呀!你下辈子最好不要当!”那护士微笑着道。

“为什么呢?护士可是白衣天使呀!我觉得护士服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衣服。”吴戚琪一脸憧憬地说道。

“那你下辈子就去努力做护士吧。姐姐我就不陪你了,希望你下辈子不要遇到我。”这护士诡异地一笑。

“姐姐,你怎么老是说下辈子,下辈子有啥好呀,这辈子都没有过完,说啥下辈子,姐姐你的话可是真扫兴!”

那护士很好奇地看了吴戚琪一眼,用一种很奇怪的腔调说道:“你认为你还有这辈子吗,你的这辈子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听了护士姐姐莫名其妙的话,吴戚琪感受着她的黑色幽默,微微一笑:“姐姐你的冷咖一点都不好笑,简直都是烂咖。”话音一落,吴戚琪一声凄厉的惊叫:“怎么会是这样!”只见管子里的血并没有流到血袋,恰恰是流到了那个护士的白大褂中,显然吴戚琪的鲜血都是直接输入了这护士的身体。此刻,这护士狞笑道:“你可真是一个可爱的女生,you are a lucky dog!你最幸运的是遇到我,你的美貌依然会有人欣赏,你看我是谁,忽然间这护士有了一张与吴戚琪一模一样地清秀脸庞。

吴戚琪惊人的发现自己的生命力在无可避免地流失,原本青春无限的身体匪夷所思的干瘪了下去,突然间眼前一黑,两颗眼珠掉在了地上,我的只见一个黑影向我倒来!原来就是吴戚琪的尸体,我不觉想起中学时她坐在我车尾时那对兔子不时碰到我后背的感觉,我总会不经意间脸红。

忽然间,一阵敲门声把我从梦中惊醒,我睡眼惺忪地开了门,只见吴戚琪俏生生地站在门口。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