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十八层地狱(三) > 详细内容

十八层地狱(三)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20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王平缓缓的转过身,然而他的身后却什么也没有,只有空荡荡的台阶,等等,这里怎么那么熟悉,好像是………

对!这不是那个楼梯口么。可我不是在写字楼么,怎么,怎么会在这?王平惊恐的看了看四周,确定了着就是那个让人心寒的楼梯口,就在这时,“啪”的一声,灯,不知道是停电了,还是给谁关了。整栋大厦瞬间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任凭王平那般胆大,也不由得给这接二连三得诡异事情吓得全身发抖。一股恐惧感慢慢的在心中生根,然后逐渐发芽,最后一点点占据王平得内心,把王平得勇气和所谓的科学挤的连一个角落的位置都没有。

静,死一般的沉静。

就好像这里除了王平没有任何人,任何生物。

黑,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

就连保安室的灯光也不知什么时候熄灭了。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贴着王平掠身而过,又似乎是,穿着王平的身体过去。王平连忙后退了两步,瑟瑟发抖的想要拔出腰间的手枪,想在这无尽的漆黑中寻找那么一点点安全感。手枪拔了出来,可是颤抖的手还是无情的出卖了王平内心中的恐惧。

“谁,谁。出来!不要装神弄鬼的,出来!”

王平大喝着

可回答他的是他那跳的飞快地心跳

“噗咚 噗咚 噗咚”

似乎整个心脏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一样。

“桀桀桀,我不就在你面前么?”

一个女子的声音就突然在王平的耳旁响起,像是她贴着王平的耳朵说的,不,不是像,那分明就是!

王平再次后退几步,险些摔在了地上,可空荡荡的四周哪有什么女子,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等等,鬼影子好像,是有那么一个,在王平的面前,,没错!是鬼影子,有着人的轮廓,却没有脸容,就好像人在阳光下照印出来的影子,就在王平的不远处。

“桀桀桀桀”

那影子笑着,似乎在为把王平吓到而幸灾乐祸着,也不就知道没有嘴巴的她是怎么笑出声音的。笑声在这诡异的大厦回荡着,诡异的笑声就好像一把锤子,一声,一下的重重地敲打着王平的心胸。让王平连口气都喘不过来。

───ps:(接下来的口味有点点重了,先说明下,别待会害的po友吃不下饭了,嘿嘿,喜欢的朋友记得推荐哦,给我点动力嘛。)

“看来,我们的王警官忘了我了,真是贵人多忘事呀。哦,对了,王警官,我差点忘了还没有给你看我的模样呢,咯咯咯”

那影子自言自语着,说着说着王平分明看见那影子在慢慢的演变,先是长出了骨头,可却不像婴儿那般是新生的脆骨,因为空气尽是飘渺着腐臭的味道,让王平有种作呕的冲动,可内心的惊涛骇浪还是生生的把都到嗓子眼的污秽物咽了回去。王平就那样看着影子慢慢的变得血肉模糊,再是开始长脸的轮廓,黏糊糊的眼珠子开始慢慢的凸起,脸上的坑坑洼洼开始逐渐的变得平滑,王平也终于看清了那女人的脸,苍白的脸色,一双愤怒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王平,樱桃小嘴边还挂着一块血淋淋的肉丝。

王平瞪大着眼睛,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似乎想要把周围的氧气都吸光似的,脑海里却不断的在回忆着面前这女的到底是谁,和他什么时候有过交集。

“看来你还是想不起来呀,没关系我会帮你记起来的。”

那女人说着便向着王平走了过来,不,不该说是人,应该是说那副带着刺鼻的腐臭味的躯体。

王平再也忍不住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想起身逃跑,脚却像灌了铅一样沉重,让他使不上一丝丝的气力。王平这才想起手上的手枪,他颤抖着举起枪,更本不带瞄准的就对着面前一顿乱扫,可王平却看着子弹穿过那躯体而过,没有带出一点血迹,就那样好像打在空气般穿了过去,不带一丝停留的打在了后面的楼梯口上。

近了,近了,更近了,那躯体俯下身子,令人作呕的腐臭味扑鼻而来,王平彻底绝望了,嘴巴张了张,最终还是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就那样看着那躯体一点点钻进他的身体。

一幕幕画面犹如电影般一晃而过,王平也终于记起来了所有的事情,从头到尾的。

那时候的王平还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察,可一件事却让他一跃而起,成了现在的小头目。

原来,那天王平一如既往的在巡逻着,在经过一个胡同的时候,那是一声声呻吟,在那安静的胡同里显得格外的大声,王平原以为是那家在做着夫妻之事,可是紧接着的求饶声就彻底的引起了王平的注意,王平顺着声音摸寻过去,却看到一个熟人,他的顶头上司─陈杰明。而在陈杰明的脚下,分明有个半跪着的女子,只见那女子的衣服已经给撕扯的破烂不堪,那女子明显看到了王平的到来,她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苦苦的哀求着王平,

“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然而陈杰明也看到有人的到来,他顺着身影看了过去,不由得松了口气,原来是自己的手下,还好,本来还有些许悔意的陈杰明一霎那,又变成了平时工作里的那种趾高气扬,他对王平招了招手,王平连忙走到他的身旁,一股酒精味扑鼻而来,王平只是微微的皱了下眉,又马上对着陈杰明讨好般笑道

“陈组长,原来是你在这里报案呀,我只是路过这里,还望陈组长不要计较,哈哈,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哈,陈组长您继续。”

陈杰明带着欣赏的眼神,拍了拍王平的肩膀,其意味深长。

那女子似乎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结局,她不再哭闹,只是静静的等着狂风暴雨的到来。

“陈组长,你看,这是我查的那天那个女的资料,家里没别人,就一个小女儿,你看,要不咱们………”

“这样不太好吧?”

“陈组长,我怕的是夜长梦多呀。”

“可是……”

“陈组长,你放心这些小事我来就好了。你就等我的好消息把。”

“自己下去吧,我不想出手。”

王平举着枪对着站在楼边缘的女子说道,而在女子手上抱着一个女孩,一个年仅10多岁的女孩,看她那轻微的呼吸,和头顶那个血窟窿就已经知道命不久矣。

只见那女子回头最后看了看王平,似乎想把他记住一样,她笑了笑,笑的是那么的凄惨。女子把女孩抱在了左边,缓缓的伸出右手,突然她猛地往自己的双眼戳去。然后不顾流出的鲜血,纵身向前越去。

这时,惨烈的疼痛让王平猛的惊醒,他能感觉到他的脑浆被什么东西一点点吞噬着,他抱着脑袋痛苦地在地上打滚着,直到他撞到了一双鞋,才抬起已经扭曲地脸看了看,那是晓怡,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脑袋出现了一个血窟窿,正缓缓的流着黑红的鲜血,血一滴滴的滴漏,滴在王平的脸上,却好像沸腾的开水一般,灼烧着王平的肌肤。

“叔叔,你为什么要杀我?叔叔你为什么要杀我?叔叔你为什么要杀我?”

晓怡一遍遍重复着。那声音好像地狱里收割灵魂的魔鬼,一遍遍的叫喊着王平的名字。

(未完待续)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