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云霄勾玉 > 详细内容

云霄勾玉

分享到:
关闭
作者:还我女盆友^  阅读:494 次  点赞:0 次  鄙视:2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云霄勾玉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空墓
    我在来之前绝对没想到,李杭文找来的另外一个人是朱训——自己曾经最好的师弟,现在最恨的人。而他看到我却丝毫不意外,对我微微一笑。我没有理他,别过头去看着李杭文。
    李杭文见现场的氛围有些紧张,于是急忙解释道: “今天找大家来,其实就是想让大家帮我一个忙,希望大家能放下心中的隔阂,一起把这次的事干好,毕竟这次的宝藏十分诱人。”
    虽然对此自己很不满,但是想到这次任务的酬金,我也就释然了。
    “还愣着干吗?下地干活啊!”朱训当过兵,动作迅速地走到打好的盗洞口,对我们喝道。我皱了皱眉,跟在李杭文的身后进入了盗洞。
    盗洞一路蜿蜓向下,我摸了摸盗洞边上的土,发现已经有些千硬了,心中不免有些疑惑:这盗洞难道很早之前就已经打好了?我明明是前天才被李杭文告知这次任务的。
    正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已经走到了盗洞的尽头。我们鱼贯进入墓室,朱训打亮手中的手电筒。整个墓室大厅空荡荡的,除了墓室中央坐落着一口铜绿色的石棺。看到石棺,朱训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招呼李杭文一声就打着电筒走了过去。李杭文一脸不情愿地跟在朱训身后。
    这下轮到我纳闷儿了,我认识的李杭文向来是向钱看齐的,现在竟然不情不愿,真是让我大跌眼镜。还有,这个石棺的位置不对,从没听说谁家大门一打开就看见卧室的。我四处望了望,果然,除了我们进来时的墓门外,这个墓室没有别的出口。
    就在这时,他们已经打开了那边的石棺。
    “怎么什么都没有?”朱训说道。我闻声也走了过去。
    棺内跟这个墓室一样,也是空的。难道任务里的勾玉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了,我们这一遭走了空?朱训心有不甘,拿着手里的撬棍用力戳着青铜棺底部。没想到,他这一下竟然将青铜扎破了,露出了其中乳黄色的内部。
    见到这一幕,我突然反应了过来,于是抽出背包里的匕首,在青铜棺上狠狠地划了一刀。同样,露出了乳黄色的内部。我用手抓起一把,仔细摸了摸,发现真的和我料想的一样。抬头看两人疑惑的面容,我才解释道: “这口棺根本就不是什么青铜棺,最多也就是有个青铜棺盖。这棺材身都是木制的,只是在外面刷上了一层铜漆。”说完,将那一把木屑装进了自己的口袋。
    “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这个墓是空的,你难道看不出来吗?”与朱训不同,李杭文满怀期待地盯着我,知道我既然说了这样的话,肯定知道这个墓室的秘密。

    “如果这个墓是空的,那我还说这些干吗?不如直接打道回府算了。”我冷笑一声,把身子探进棺中,用手在棺底摸索,按下了棺底里凸起的部分。
    突然,异变突起,整个棺材骤然下降。而我由于探身的时候整个身体的重心前倾,一下子被卷入了棺里。与此同时,整个墓室机括声响起,紧接着,一道又一道的石门打开,出现了八条深不见底的甬道。
    生死八门
    在李杭文的搀扶下,我挣扎着从棺材里爬了出来。期间,朱训也向我伸出援手,但我视若无睹。还好,整个棺材只是向下沉了一米左右,不然,我估计早就摔成了肉饼。
    李杭文扶我站稳后问道: “这是怎么回事?”
    “这才是真正的墓门,”我喘着粗气,指着现在陷在地上的石棺, “它就像一个按钮,按下去之后就会打开整个墓室的真正位置,还好……”
    我刚准备说下去,却发现自己看见了八条通道,同时,看到之前下来的盗洞已经被堵死了。
    “这下子完了,不该按下去的。”
    “我说祖宗啊!您又怎么了?”李杭文听得正起劲,被我突然的变化吓了一跳,说话的语气都变了。
    “我们进了盗墓者的坟墓。”
    听完我的话,李杭文和朱训神色都严肃起来。所谓盗墓者的坟墓就是奇门遁甲,这个据传从上古留存下来的帝王之术,成为了业界所有盗墓者的梦魇。而此时,我们四周打开的八道门,正是对应着奇门遁甲中的生死八门,即: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除非找到生门,否则只能被困死在墓中。有人对此嗤之以鼻,说八分之一的几率存活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但真正的行家都知道,奇门遁甲的排法有近二十万种,也就是你需要经历二十万个八分之一,才能真正活下来。
    四周静悄悄的,我们三个人都没有说话,但都能听到彼此粗重的呼吸声。加上四周封闭的环境,实在是压抑极了。

    “干等着也不是事啊!”朱训起身说道, “万一这和那个墓门一样是吓唬人的呢?”
    听他这么说还真有可能。于是,我招呼李杭文起身,决定搏一把。三人简单商量后,选中了其中的一条通道,希望能拿命搏出一条出路。通道很小,仅能容一人通过,于是朱训在前打头阵,实力最弱的我走在队伍的最后。
    两个朱训
    说来也怪,我们走了很久,但整个通道内并没有发生任何意外。就在我暗自庆幸不过是虚惊一场时,发现朱训不知何时竟然走到了我身后。
    我冷笑道: “怎么,刚对师傅下手,师傅头七一过你就按捺不住了,准备对我这个师兄下手了?”
    出乎意料的是,朱训并没有因为我出言挑衅而恼怒,依然板着脸,动作机械地跟在我的身后。
    “喂,李杭文。”我喊道, “你跟在谁后面?”
    “我说你是不是因为刚刚栽倒在棺内,把脑子跌傻了?我前面走的当然是朱训啊!”
    我心知李杭文没有撒谎,既然朱训在前面走,那跟在我身后的又是谁?
    冷汗浸湿了我的后背,我硬着头皮继续跟着往前走,不时地向后望,却发现朱训依然跟在我身后。
    反正横竖都是死,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我把心一横,转身将匕首横在身前,准备跟这个不知是人是鬼的东西决一死战。通道内空间很小,我只能尽力缩着身子,以便等会儿战斗起来的时候能够最大限度地活动身体。就在朱训快要接近时,我一刀捅了出去,不但没用捅在他身上,反而因为自己用的力道太大,将自己带倒在地。
    然后,诡异的一幕发生了:我看见朱训竟然穿过了我的身体,然后继续向前走着。跟在他身后的是李杭文。说实话,我十分恐惧,因为我怕接下来的人——是我自己!
    但事实是,跟在李杭文身后的是一群美国佬。一个个实枪荷弹,表情严肃,身上或多或少地挂着伤。直到最后一个人从我的视线中消失,我才从地上站起来,心中却对这件事疑惑不已,不知道为何会突然出现这幕画面。我撒开步子在通道内跑了起来,等我追上去的时候,发现朱训和李杭文正小声地谈论着什么。听到我的脚步声,两人连忙噤声。
    “干什么去了?”李杭文直截了当地问道。
    我心想,刚刚那件事处处透着诡异,感觉他们两个也没安好心,便解释道: “停在后面上了个厕所。”
    两人听完也没有再说什么,招呼我一声,就继续向前走着。慢慢地,我感觉通道内的材质发生了变化,本来一开始我们走的都是花岗岩的地板,而现在我却感觉脚下的岩石硬度不如之前了。我抬头看了眼他们,发现他们并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然而越往后走,我越觉得不正常:这通道变得越来越狭小了,本来我可以独自一人畅行无阻,但现在只能侧着身子向前走了。
    吃人通道
    我站定身子,将双手触摸在两边的墙壁上,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说实话,我自己都被这个想法吓到了。而当我感觉墙壁有点儿热度时,我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墙壁是活的!并且,它正在不断地挤压着这条通道。来不及多说什么,我侧着身子迅速追上他们的步伐,口齿不清地嘁道: “快、快跑!”
    虽然不知道我发现了什么,但是听到我急促的声音,两人也侧着身子跑了起来。如果现在有外人看到,肯定会被我们螃蟹般移动的方式逗得狂笑不止,但奔跑中的我们却丝毫不觉得好笑,只恨不能多长几条腿,让自己跑得更快一些。
    墙壁再次收缩,通道越来越小,我感觉自己的胸前和后背已经被墙蹭破了皮。正在我准备扭头看看前面的情况时,高耸的鼻子不小心蹭到了墙上,让我感到生疼。
    “前面有出路!”朱训激动的声音传了过来,受到这声音的鼓舞,我的速度再次提升了许多。但由于前面速度太慢,我撞在了李杭文身上,李杭文又撞在了朱训身上。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排在最前面的朱训无处借力,摔到在了地上。
    更糟糕的是,通道此时变得更小了,李杭文一咬牙从朱训身上踩过。我不明所以,直到我感觉自己踩到什么障碍物,紧接着被抓住了左腿后,我才低下头看到被踩了几脚的朱训已经被死死地卡在了通道里。

    “救我!”他声嘶力竭地嘁道,我冷哼一句,从背包拿出匕首砍在了他的手上。朱训吃痛,借此机会我左腿摆脱了束缚,抬起开步子从他手中逃了出来。
    终于,在通道变得更小之前,我衣衫褴褛地挤出了通道。与此同时,朱训的声音传了过来。除了吼叫,还有一句:“你们不得好死!”不一会儿,通道中渗出了暗红色的血液。
    九头勾玉
    就在我们到达墓室的时候,墓室内的油灯竟然自己燃烧了起来,照亮了整个墓室。
    我已经替师傅报了仇,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然后才起身打量起整个墓室。
    “是白磷。”看着李杭文震惊的样子,我解释道。但很快,我发现他震惊的不是这个,而是悬在头顶的青铜巨兽。
    我仔细看了一下,发现是九条机关蛇。不对,准确地说是一条九头九尾的青铜机关蛇,只有中间共用的一段身体。九条尾巴漫不经心地展开,九个头颅则朝向各异,其中八个蛇头朝向的方向正是八方,而正中间的蛇头则低垂向下,张开血盆大口,目露凶光地对着我们这个方向。一颗玲珑剔透的乳白色玉珠正好安静地躺在它的口中,而那眼中的暗红色的光亮,如果我猜得没错,应该和墓门上那条龙的眼中是一样的红宝石。

    墓室大厅中空无一物,由此看来,那颗拳头大的玉珠就是整个墓室中真正的宝物。
    “看来这就是佣金任务中的云霄勾玉,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怎么才能把东西拿下来?”李杭文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问题。
    “先活着出去再说吧!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啊?”看着这条机关蛇,我还是有些发憷, “传说中,九头九尾的蛇叫做九头勾玉,每一次出世都是一场腥风血雨,而这个机关用这种蛇肯定是极为可怕的……”
    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你什么时候变得婆婆妈妈的了?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再说现在我们一时半会儿也出不去,不如就这么拼一把。”
    想了想我们目前的情况,还真是如他说的这样,根本没有退路,所以不如放手一搏!想到这里,我们将背包中的绳子一根根结实地绑在一起,绳子的顶端系着一个抓手。
    我仔细地把绳子的每个结头都检查了一遍,才将抓手向那九头勾玉抛去。地上的绳子一圈一圈地向上奔去,我们害怕绳子不够长,还专门将结头打得简单了点儿。万幸的是,抓手搭在九头勾玉中那个蛇头时,绳子也刚好放完。
    我将绳子的另一头钉在了墙上,然后顺着那条绳子爬上去将勾玉拿了下来。期间有惊无险,并没有出现任何大的问题。
    机械巨蛇
    就在我双脚落在地面的那一瞬间,整个墓室都震动了起来,四周机括声响起,机关蛇九个蛇头的眼睛倏地亮了起来。紧接着,蛇身也开始活动,最后九个蛇头摆向我们,不停地吐着青铜蛇信子。巨大的机关蛇就这么从空中砸了下来,溅起的尘土让我们咳嗽不止。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九个巨大的蛇头就直直地扑了过来。
    “都这么大的蛇了,怎么还是这个招数!”我骂了一句,向后滚去。
    青铜铸成的蛇无坚不摧,拿工兵铲砸它,除了自己感觉虎口被震得生疼外,并不能给它带去任何伤害。无奈之下,我们只能本能地躲避这青铜巨兽的攻击,但就算如此我们还是都挂了彩。这样拖下去不是办法,我心一横,绕到蛇身处用工兵铲砍了几下。没来得及顾忌身后,蛇头一下子将我甩飞出去。
    我躺在地上,这巨蛇要是再过来轻轻地碰我一下,我这条命就交代在这儿了。但是这蛇还只是机械地攻击我们,并没有借此机会对我们发出致命一击。对呀,就算这蛇再厉害,它也只是一件用零件组成的机器,只要能想办法弄坏它的关键部位,就可以让它停止运转了。
    想到这里,我边应付着几个蛇头的攻击,边仔细观察机关蛇运作时全身的运转情况。皇天不负有心人,我发现机关蛇的蛇头在摆动时,蛇身部位会微微凸起,也就是九个蛇头的机构连接点就在那里,这就好比现在汽车的轮轴,靠这个带动机构的活动。果然,蛇尾部位也是同样的道理,有一个机构点将九条尾巴连接。
    既然发现了关键,我就立即行动起来,借着躲开攻击的间隙,绕到蛇身部位,抄起工兵铲狠狠地砸了下去。然而,这用尽我全身力气的一击,除了让我被震得摔倒在地外,只是在蛇身上留了几条划痕。

    看样子,在外面是怎么也无法伤到这条青铜机关蛇了。
    “李杭文,你背包里还有汽油吗?”我问道。
    “用火烧这蛇没用!”他顶着蛇头的攻击回答。
    “你只管扔给我就对了!”接到汽油后,我立即打开浇到青铜蛇身上,特别是两个机构点,我浇得格外多。
    “快点儿!跟这蛇打得频率加快点儿!”虽然不明所以,但是两人还是听从了我的话,用尽力气跟机关蛇缠斗起来。
    空旷的空间里,只听见了金属碰撞的声音,并且碰撞的频率越来越快。终于,一声巨大的声音传出来后,机关蛇不再运作。
    “什么情况?”李杭文有些疑惑,“我要靠墙休息会儿。”说着向后面的墙壁走去。
    我解释道: “很简单,运转过度了呗!汽油有润滑的功能,而我们刚刚加快频率攻击,让机关的运转超出了限制。”
    “东西给我,我到时候让你死得好看点儿。”没想到,李杭文绕到我的背后,用枪顶着我,恶狠狠地说道。

    “李杭文,你这是干吗?!”我怒不可遏。
    李杭文从我手中将玉石夺了过去:“你还真是可笑,这么大的一笔佣金我怎么会选择与人分享呢?不过你还真是厉害,上次我找来的团队几乎都折在这里了,你竟然真的解决了这条机关蛇。可惜的是,跟你那个笨蛋师傅一样,还是太蠢。”
    我突然明白了,他们两个曾经下来过,但是任务失败了,而且师傅的死可能也是李杭文插手所致。
    “你这不是很可笑吗?”我说话分散李杭文的注意,转身一个肘击让他退后几步,然后一个翻滚就跑到了另一边。趁着李杭文还没反应过来,我将刚刚从棺里抓到的木屑丢向他,他眼睛吃痛,借着此次机会,我将匕首插进了他的心窝。
    尾声
    那次事件之后,我就金盆洗手,不再参与任何江湖纷争了。
    “那师傅,你是怎么发现他们两个设计陷害你的呢?”听完我讲的故事,小徒弟徐运强放下手中的水杯,对故事里的很多事表示不解, “还有最后那个云霄勾玉到哪里去了呢?”
    我从床下拿出了那块勾玉,只见勾玉内部玉髓流转,仿佛在勾玉内部还有着另外一个世界。 “奇门遁甲中,景门又叫轮回之门。可能当时我看到的景象就是他们前一次下墓的情景。”
    突然,徐运强束缚住我的四肢,抓起水杯砸到了我的头上,并且从我手中夺去了云霄勾玉。之后,又将我的头狠狠地撞在了桌子角上。
    “师傅,跟您老说多少次了,叫您慢点儿走路,您怎么就是不听呢?”徐运强说完,拿出自己的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在我意识渐渐模糊时,听到他说:“云霄勾玉已经拿到,任务完成。”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