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盗墓鬼故事之耳目 > 详细内容

盗墓鬼故事之耳目

作者:↘荷叶绿了  阅读:791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盗墓鬼故事之耳目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怪物
    我与孙氏四兄弟先后顺着救命绳滑入地宫之中。
    我用狼眼手电扫了一圈儿,发现这地宫之中青苔四起、残破不堪,一看便是墓中潮湿所致。
    “孙老二,你下来前拍胸脯说这里是明朝大墓,说不定还是龙墓——可你听说过哪里有这种发了霉的龙墓吗?”我抱怨道。其实这也不怪他,下墓之前我也看到这上面晨曦之时红霞四起,摆明了葬在这里的不可能是寻常的富贵之人。但凡是风水盛地,地下必然干燥清爽,不可能长满了青苔。
    “我上哪儿知道去,风水之学只是规律,而不是说天上有红霞的地下就一定干燥……”孙老二极为不满地嚷嚷着,还把工兵铲在地上砸得“咣咣”响,显然他并不服我。
    当然,他们兄弟四个没有必要服我,因为我们只是在山外相遇,临时搭伙进来的——虽说面对这种大墓,有多少人都不嫌多,但从这一行为能看出,他们都是雏儿:古墓之中往往有巨额财富,别说我这种偶遇的外人了,就算是亲生父子都可能反目成仇。不过也好,既然是雏儿,那就等于墓中宝贝都是我的了。
    “行了,别吵了!”孙老大训斥他兄弟道,“你怎么就不知道忍让呢?从小你就是,狗咬你一口你都恨不得咬回去。”
    我冷着脸看着这一唱一和的兄弟俩,不满地哼了一声,但还是扭过头去。
    这不是因为我好欺负,而是我听到了地宫深处传来了一阵极为诡异的声音:那声音有点儿像是什么东西在地上爬,而且还是很大的东西。
    “嘘,”我把手指竖在嘴前,向那兄弟四人示意安静。
    他们四个也听到了声音,连忙抄起了工兵铲、金刚伞等物,与黑暗中的东西对峙着。
    突然,一张倒置的人脸从黑暗中钻了出来。那东西脸上的皮肉已经磨没了,只剩下两个黑洞洞的眼眶盯着我们。
    而等我们看到了它的全貌,更是惊得险些坐到地上:爬出来的东西是一具具人类的尸体,只不过这些尸体的脊柱都被拦腰截断,所以它们是呈倒立的“V”字型在地上爬动——我甚至能看到它们肚脐上支出来的白色脊椎在不停地摩擦,发出令人牙酸的“咔嚓”声!
    “让开!”身强体壮的孙老三大喝一声,挡在众人身前,手中一把朴刀轮得水泼不进,很快就将那些怪物的“双手”尽数斩下。
    它们失去了双手之后,口中发出阵阵怪叫,便只能用头抵着地面,勉强支撑着不倒下去。
    “这是什么鬼东西?”孙老大心有余悸地问道。
    “这多半是用尸体和怨气制造出来的守墓机关,这个斗肯定异常凶险。”我这样说着,小心翼翼地从那群怪物身边绕了一个圈子,慢慢走了过去。
    “谁?!”我猛地叫道,因为我感觉黑暗中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这感觉让我从头到脚都浸满了不安,不由得喊出声音来。可是古墓之中到处都是黑暗,根本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在盯着我。
    孙氏兄弟听见我这一声大喊之后,立刻摆出戒备的架势,跟在我后面,也一步一步向前挪。
    突然,地宫顶上“呼”地掉下来一个极为沉重的东西,正好砸在孙老二身上——是刚才那种怪物,它竟然在地面同伴的掩护之下,悄悄爬到了我们头顶!
    它正好砸在了孙老二身上,将孙老二砸倒在地,然后张口从他肩膀上撕下一块肉来。 孙老二疼得一声惨叫,拼命地蹬踹着那怪物。孙老三大喝一声,挥舞朴刀把那怪物的头颅砍了下来。
    “大哥,我不想死啊!”孙老二坐在地上嚎叫着。
    我没有出声,从袖口中甩出一条三寸长的刀片来,用手顶住孙老二的下巴,将那刀片顺着孙老二的心口刺了进去。
    刀片插入孙老二的心脏,他只抽搐了两下,脑袋一歪,尸体就倒在了地上。
    “你杀了我兄弟!”孙老大把工兵铲架在我脖子上。我们用的工兵铲都是开过刃的,虽然不能说吹毛立断,但剁下一颗人头却不在话下。
    我镇定地指着孙老二的肩膀说道:“他被极为猛烈的尸毒感染了,如果我不杀了他,他马上就会来咬我们——准确地说是去咬你,因为你离他最近。我知道你们兄弟感情好,肯定合不得下手,所以只好我来。”
    孙老四咬着牙,看了看自己二哥的肩膀。孙老二的肩膀已是乌黑一片,而且那黑色正在向脖子上蔓延,可见我所言非虚。他对孙老大点了点头,孙老大才恶狠狠地把我推到一旁。
    可是,我分明能感觉到,黑暗中的窥视并非是那藏在我们头顶上的怪物发出来的。
    人皮画
    出了地宫再往前走,是一条足有三米多宽的甬道。这甬道比寻常墓室中的宽敞许多,而且墙壁两侧还画着许多壁回。
    古墓中的壁画大多是十分重要的东西,于是我便用手电照在上面,一幅一幅地看了过去:壁画中所画的都是宫廷中发生的事情,从画中人衣着打扮来看,这确实是一座明朝古墓。但诡异的是,画中之人无论性别、年龄、身份,双眼处都是两个黑色的空洞,像是眼睛被挖去了一般——甚至包括身穿龙袍的皇上! 我不由得毛骨悚然起来:这座墓肯定不是皇帝墓,但又跟皇室有一些关系,也不知道到底葬的是什么人。
    而当我用余光瞥孙老大的时候,发现他正和两个弟弟用眼神交流——从他和孙老二对我冷嘲热讽的情景来看,这人不是什么心胸宽广的货色。看起来,如果他不死的话,就是我死了。
    突然,我看见墙上有一个和真人等大、画得活灵活现的女人:这女人全身赤裸,身上有无数条一指宽的刀口。刀口里好像还种着什么东西,长出了肉芽一样的玩意儿。

    不,不对,刀口里的东西不是画上去的,而是真的“种”在里面的。因为我看到那东西正在逐渐变大——那是耳朵,那“女人”的身体里正在向外长耳朵!
    “糟了,是人皮画!”孙老四大叫了起来。
    我心中一惊,人皮画是将活人的整张皮用水银剥下,再在人皮中填充各种诡异之物,然后在墙壁上抠出凹槽,将其塞进去。人皮画高手制作成的作品,看起来和真正的画作是一样的。但是,活剥人皮产生的怨念会存在于人皮画当中,再被放入古墓中受墓气滋养,一旦遇到阳气就会发生类似起尸的事情。至于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那得看墓主在人皮当中放了什么进去。
    毫无疑问,人皮画已经被阳气刺激到了,正慢慢地从墙上滑下来,甚至像人一样用四肢撑着地慢慢爬行。在它身上“长”出来的耳朵,正“簌簌”地往下掉,每一个耳朵都从耳孔向外流着血。
    而这样的人皮画,一共有四个。
    突然,我听见了一个女人在说话,那是我过去暗恋过的女生的声音——她答应我的表白了,说只要我过去,就可以和我在一起,永远不分开。而在这一瞬间,我仿佛回到了表白的那个场景!
    在听到这话的一瞬间,我心动了。就在我要迈出那一步的时候,我陡然清醒过来:那女生不是因为拒绝我而让我杀了吗,怎么可能对我说出这种话?
    我用力在手背上咬了一口,然后便清醒过来。
    只见那人皮画已经站在我面前,还将自己的肚皮大大地撕开,如同一个吃人的恶鬼一样站在我面前。只要我迈出那一步,我就会一头扎入它的肚子当中。到那时候,只怕死无全尸都是轻的了。
    好在人皮画行动极为缓慢,只能靠蛊惑人来杀死盗墓者。
    我后退两步,极为警惕地看向我身后孙氏三兄弟:他们三个都站在人皮画前面,正露出一脸快乐得要上天堂的模样呢。
    我抽出短刀,一步冲到了孙老三身前的人皮画后面,一刀从它的脖子处斜着劈了下来。人皮画并不是很结实,“刺啦”一下就被劈出一条大口子来。无数凄惨的叫声从它体内传了出来,随后它便喷出一股腥臭的黑汁,倒在了地上。 孙老三左边是孙老大,右边是孙老四。我毫不犹豫地向孙老四那边扑去,一刀劈开了他面前的人皮画!
    棺中怪手
    人皮画倒了下去,孙老四的眼睛恢复了清明。与此同时,另外一侧的孙老大发出一声惨叫——他正拼命地把头从人皮画里往外拔。人皮画的肚子已经合上了,上面像是长满了锯齿一样,死死地“咬”住了孙老大的脖子。他每拔出来一寸,脖子的皮肉就少一寸,露出了森白的颈骨来!
    “大哥!”老三和老四异口同声地叫道,抡圆了工兵铲砍倒人皮画。可是这时孙老大的脑袋已经只剩下骷髅头,两个眼眶也变得黑洞洞的,显然活不成了。
    “怪我动作不够快啊!”我假惺惺地顿足捶胸道。
    孙老大抬手指向我,却什么话都没说出来就断了气。
    “咱们继续往前走吧,得了什么宝贝你们兄弟拿大头,也算是宽慰你们大哥的在天之灵。”我说道。 这两兄弟点点头,默默地跟着我继续向前走去。我却猛地回头看了一眼,因为那种被窥视的感觉又出现了。
    铲除了孙老大,我心里就宽慰了许多:他是最有可能向我动手的,只要他死了,相对单纯的老三和老四就不足为惧了——何况我也需要这两个人替我“蹬雷”。
    出乎我意料的是,我们竟然很快就找到了主墓室,而且这一路上竟然连个陷阱都没有。
    当我站在主墓室那两米多高的大门前,看着朱红色大门上写着的“魏”字,终于猜出来这个占据着龙穴之位却绝对不是皇帝的人是谁了——号称九千岁的大太监魏忠贤! 这人年轻时是个地痞无赖,后来进宫受了皇帝信任,上欺昏君下压群臣,将整个朝廷搅得乌烟瘴气。除此之外,他还利用特务机关东厂,让自己的耳目遍布天下。传说中有两个文人半夜喝酒时,悄悄写了一首骂他的诗,结果天还没亮,这两个人就被东厂的人处死,并将尸首悬于城门之上!而这座古墓的前半段如此凶险,后面却什么都没有,八成是因为此墓的后半段乃是他失势之后所修,根本无暇布置,只能草草应付了事。如此说来的话,这墓里怕是很难找到什么值钱的东西,甚至说他本人的尸首是否放在这里都很难说了。
    开门后,我发现自己预料得完全没错:墓室中央是一口九尺大棺,被人用十二颗镇魂钉牢牢钉死;墓室周围空荡荡的,别说金银珠宝了,连牌位都没有——可在我推开墓室门那一瞬间,分明看到棺材晃动了一下。

    难道说,魏忠贤死而不僵,在棺中化为一个大粽子了?此等手上冤魂无数的恶人,只怕会变成极为凶恶的黑毛粽子。
    我暗中提防,便站在了棺材的西南角;孙老三站在东北角,孙老四站在东南角。我们小心翼翼地拔掉那三根镇魂钉,将撬棍塞入棺材盖子下的缝隙之中。
    “一、二、三,起!”我叫着号子,装作手上用力,棺材的另外一侧就被孙氏兄弟撬出了一条小缝。
    他在下葬之时肯定会用阵法封住它的气息,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他不会冲出棺材作怪。也就是说,魏忠贤其实是在阵法作用之下的。如果它想从阵中突围而出,势必要从东北方向的生门冲出来。我抢先占住了方位与之相反的死门,死掉的必然是孙氏兄弟中的一人!而在孙氏兄弟被杀的时候,我就可以借机封住它的行动,看看棺材里有没有什么宝贝,然后携宝而走。
    果然,一只蜡黄色的手从棺材缝里伸了出来,直接抓住了孙老三的撬棍。
    “起尸了!”孙老三大叫道,双手却死死地握着撬棍不放。
    “三哥,快放手啊!”孙老四也大叫道。
    “不行,我松不开!”
    那只手顺着孙老三的胳膊一路向上摸去。它摸过的地方都会出现一条细细的伤口,然后那伤口就像被人用手扒开一样向两侧分去,露出里面的眼睛来!而那些眼睛一睁开,就死死地盯着我,像是在监视我一样。
    孙老四大喝一声,将自己的撬棍从棺材盖子下面抽出来,狠命向那只手砸去。只听得“当啷”一声,那只手就掉在了地上——那东西竟然不是人手,而是用玉做的!
    孙老三的手终于松开了。他的脑袋缓缓地转向了我这边,睚眦欲裂地说道:“原来你从一开始就打算把我们兄弟都害死在墓里!”
    遗憾
    他说得没错,我确实没想过让他们活着出去。孙家老三老四虽然身手还不错,但却低估了人心的奸诈,所以我才先下手除掉了孙老大和孙老二。
    但奇怪的是,孙老三在两个哥哥身死之时并没有怀疑我,被那只古怪玉手“上身”之后反倒一言道破了我的心思。
    更令我胆寒的事情发生了:孙老三竟然掏出一把匕首,一下又一下地在身上戳着,仿佛根本感觉不到痛苦一样。而那些被他刚刚制造出来的伤口中,竟然开始向外长耳朵!
    我心中出现了一个可怕的猜测:当年魏忠贤耳目众多,可能并不是靠东厂无处不在的渗透,而是用这只玉手制造出来无数真正的“耳目”。而孙老三看破我的心思,说不定就是他身上那些眼睛搞的鬼。
    如果我等到他身上再长满了耳朵,只怕以天下之大,都不会再有我的藏身之所!
    我心一横,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双手各执一枚刀片,向孙家兄弟的咽喉之处射去。孙老三瞬间就看破了我的意图,可他非但没有躲开,反而向自己兄弟身上撞去。孙老四被撞得一个趔歪,那枚射向他的刀片便钉入了孙老三的喉咙里。
    我欲再给孙老四补上一刀,可是他已经撑开了金刚伞,将自己和孙老三都护在里面。我要是贸然冲过去,肯定会被打个措手不及。
    想到这里,我便转身向后跑去。这墓里没有什么油水可捞,而且还如此诡异,还是趁早走的好。
    可是,当我跑过了一半甬道的时候,竟然看到那四个人皮画从地上爬了起来,拖着残缺不全的尸体向我爬来。
    我抽出砍刀,飞快地将最前面的一个剁了脖子,然后又挥刀冲向第二个。
    等我砍倒第二个的时候,却看见孙老大也摇摇晃晃地站在我面前……
    它的身体变得异常坚硬,我一刀砍上去竟然连它的胳膊都没砍断。它一把抓住我的刀,张开大嘴就向我咬来。而在它的口中,竟然还有一只眼睛眨啊眨的!
    我身上的汗毛一下子穸了起来:看来只要进了这古墓,就统统会变成魏忠贤的“耳目”。照此说来,我的身体……
    而且我又感觉到了黑暗中传来的窥视感。
    窥视
    “嘿嘿,我看你往哪里跑……”
    孙老四断断续续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我回头一看,他一手拿着那只玉手,另外一只手拿着一颗人头,摁在他的胸前——那是孙老三的头!
    “你杀了我哥哥,我要让他们看着你死!”他面目狰狞地说道。而在他说话时,孙老三的头竟然在他胸口上睁开了眼睛,凶狠地盯着我。只不过它已经不像人类那样只有两只眼睛了,而是脸上密密麻麻地长了足有三四十只!
    我懂了,那玉手不光可以让人身体里长出无数“耳目”来,甚至还可以将别人的肢体嫁接在自己身上。
    “你、你这样还能算人吗?”我叫道。
    孙老四流出了眼泪,同样大叫道:“你又能算人吗?我们跟你无冤无仇,你竟然要将我们统统害死,你跟杀人的怪物有什么区别!”
    “区别就是老子能活着出去,但你们和它们全都得死!”我大叫一声,轮着砍刀冲了上去,刀刀劈向长在他胸口的孙老三。
    我猜他们兄弟情深,他肯定会因为保护自己哥哥的头颅而畏首畏尾,这是我唯一的胜算! 果然,他被我搞得手忙脚乱,最后被我一刀劈在脖子上,倒了下去。
    “去给阎王爷当耳目吧!”我一刀插入他的眼眶当中,刀尖从他的后脑刺了出来,这下子他肯定活不成了。
    杀了孙老四之后,我很快就跑回地宫当中。让我松了一口气的是,那些肚皮朝上在地上爬的怪物并没有再站起来,看起来我可以平安回去了。 我这一趟什么好处都没捞到,总觉得有些亏本,便又想起那只神奇的玉手来。既然魏忠贤能用它让自己的“耳目”遍天下,那我也同样能够做到。只可惜当时那东西掉在孙老四的金刚伞底下,被那个注定要被我弄死的孙老四拿到了。
    于是我回头向甬道中望去,结果正好看到满身耳朵的孙老大抱着孙老三和孙老四的头颅蹒跚地向这边走来。他死了,然后变成了一具还有些许意识残存的行尸。
    我突然明白它的目的了:它要把我的头也拧下来,然后和它三个兄弟的头一起种在肚皮上,这样它们就可以永远折磨我了!
    想到这里,我惊恐地低头看自己的身体,因为我是不可能知道它的想法才对。除非,我也有了属于自己的“耳目”。
    “轰”,孙老大不知道踩到了什么机关,后半个地宫竟然塌陷了,我根本无处逃生!
    一只手从我身后摸上了我的肩膀,而我用自己脖子后面的“眼睛”看到,那是孙老二。它扳住我的脑袋,用力地拧着。我的脖子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很快就要被折断了。
    这时我才发现,整座古墓的角落里,长满了圆溜溜的眼睛,它们一直窥视着我……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