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奇怪的他 > 详细内容

奇怪的他

分享到:
关闭
作者:忘却╬了时间  阅读:765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奇怪的他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刘玉明
    在我这一生中,从来没有遇到过像刘玉明这样的人。
    他长相斯文,说话斯文,就连发怒的时候,也给人一种斯斯文文的感觉。当然,这都归功于他中性的长相,和一副金丝边的眼镜。刘玉明这种男生,很容易令见过他的女生喜爱得发狂,而我,就是这众多女生中的一个。
    但刘玉明的身上,存在着很怪异的地方。他总是会在某一个时刻,忽然瞪大眼睛,这个时候,他看起来不再斯文,而像是一只将要吃人的老虎。这种状态会持续至少一分钟,然后,他又恢复了过来,刚才的事情,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所以,在我们女生之间,提到刘玉明,总会说一句: “哦,你说的是那个叫刘玉明的帅哥啊?”
    而在男生之间,说起刘玉明,就会说: “刘玉明啊,就是那个会突然发疯的怪男生呗!”
    女生和男生提到刘玉明的这两句话,在某一个晚霞低垂的傍晚,由我和一个叫白登科的男生说了出来。
    白登科是我的好朋友,当时,我们正并肩坐在花坛上喝着奶茶,篮球场就在前方不远处,依稀可以看到篮球场上生龙活虎的男生。就在这时,我指了指篮球场,惊喜地拉住白登科,大叫:“刘玉明!我刚才看到刘玉明了!他投篮的动作真是太帅了!”
    “刘玉明?就是那个会突然发疯的男生吧?”白登科撇了撇嘴,瞪了我一眼, “你最好离他远一点儿,我刚想告诉你一件关于刘玉明的怪事。”
    我假装发怒,扬起了拳头: “如果你是在编故事,最好编得让我相信,不然的话,我会打你的哦!”
    白登科无辜地苦笑了起来: “我说的是实话,这件事,就发生在三天前的晚上……”
    三天前的晚上,刘玉明的一个叫方英的室友半夜起床,去了卫生间,他刚到卫生间,就发现刘玉明也在卫生间里。只见刘玉明愣愣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听到方英的话,也没有一点儿反应。当时,刘玉明背对着方英,而在他的前面,是一面镜子,所以,方英就下意识地向镜子看了一眼,想要看看刘玉明究竟在干什么。

    谁知道,就这么一看,方英忽然大叫了一声,昏倒在了地上。室友们惊醒了,慌忙走进卫生间,把方英给救醒了。
    “你知道他在镜子里看到了什么?”白登科眼神古怪地盯着我。
    “他看到了什么?”我的脸上虽然还挂着笑容,但心还是忍不住剧烈地跳了起来。
    “他告诉室友们,他在镜子里看到的刘玉明,是一个长头发的女人,而且,这个女人还阴森森地冲着方英狞笑,”白登科深吸了一口气, “这还不是最奇怪的地方,最怪的是,方英惊醒室友们之后,室友们根本没有在卫生间里看到刘玉明。你说这件事怪不怪?”
    “你说的故事,肯定是假的!”就在这时,从旁边走来了一个男生,这个男生冷笑了一声, “三天前的晚上,我见到了刘玉明,而且,他绝对不会在当夜赶回来。”
    赵佰
    突然出声的男生叫赵佰,我和白登科都没有注意到,他一直在旁边听着。不知道为什么,他听着听着就忍不住开口说话了。听到他的话,我才明白过来,他坚信自己就在那天夜里遇到了刘玉明。
    三天前的夜里,赵佰走进了医院,他去看自己重病的姐姐。当时正是深夜,医院的走廊里冷冷清清的。赵佰记得自己的姐姐住在九楼的病房,就穿过走廊,走向了走廊尽头的电梯。就在这时,忽然冲过来一个神色惊慌、穿着白大褂的人。那人差点儿把赵佰给撞倒。

    赵佰当时心情不好,骂了那人一声。那人却头也不回地跑了过去,很快就在走廊里消失了。
    “神经病。”赵佰又低声骂了一句。走到了电梯前,抬头一看,发现电梯的门居然开着。
    仔细一看,电梯里有一张小小的手推床,床上用白布盖了一个人。赵佰的汗毛一下竖了起来,他知道,只有死人才会用这种方式躺在床上。床上的人,很可能是要被推进太平间,刚才那个神色惊慌的人,很可能就是要推着他进入太平间的人。
    想到这里,赵佰慌忙离开那里,去找别的电梯。可是,深夜时分,医院的另外两部电梯根据规定已经停止了运行。要想上九楼,除了有死人的那部电梯,就只能爬楼梯了。
    “你真的进入了电梯?”听到这里,我紧张地问道。
    赵佰苦笑着拍了拍自己凸起的肚子: “你也看到了,我这肥胖的身材,能爬得上九楼吗?”
    赵佰当时硬着头皮走进了电梯,他虽然害怕,但想到忍一忍很快就能到九楼了。
    哪知道,电梯刚到四楼,忽然发出一声奇怪的响动,就再也不往上升了。
    和一个死人被困在电梯里,这恐怕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了。冷汗一下布满了赵佰的全身,赵佰吓得几乎站不稳了。他慌忙按下了紧急求救按钮,可是,那按钮没有一点儿反应。
    “我几乎被吓疯了!”赵佰后怕地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对我说道, “但是,除非有人发现电梯出了故障,不然的话,我会一直被困在那里。你们知道我被困了多长时间吗?”
    “多长时间?”我和白登科早就被他的故事吸引了,异口同声地问。
    “整整一夜!”
    就在这时,我忽然发现了赵佰故事里的漏洞。他说他在那天夜里见到了刘玉明,可是,他和一个死人被困在了电梯里整整一夜,那他怎么可能遇到刘玉明呢?
    看来,赵佰刚才讲述了一个经不起推敲的故事。想到这里,我勉强笑了笑: “你看,露馅了吧?你不是说你遇到了刘玉明吗,怎么又说被困了一夜呢?”
    赵佰的脸色早已经因回忆而变得苍白,听到我的话,他盯着我,低声说: “你还不明白吗?跟我一起困在电梯里的那个死人,就是刘玉明!”
    我
    赵佰被困在电梯里的时候,想要离床上的死人远一些,就伸手想把手推床推到电梯的角落,谁知道,伸手一推,死人身上的白布滑落了下来,露出了床上的死人。
    据赵佰说,当时他越看越觉得这个死人特别眼熟,接着,就想了起来,原来,这个人是和他在同一所学校的同学刘玉明。
    赵佰的身体剧烈地颤抖了起来,他似乎不愿意回忆看到刘玉明之后的恐怖情景。
    听完赵佰的故事,就连白登科都呆住了,他似乎已经相信,方英的故事是虚假的,而赵佰的故事才是真实的。因为无论怎么看,赵佰脸上的恐惧都不像是装的。
    但是,赵佰讲完这个故事之后,我脸上的紧张忽然消失了,接着就是前俯后仰地大笑,笑得白登科和赵佰面面相觑。
    “你笑什么?”赵佰似乎有些愤怒, “你不相信我的话?”
    我还在大笑着: “我不是不相信你的话,而是不相信你们两个的话。”
    白登科一愣,问: “为什么这样说?”
    我收起了笑容,严肃地说:“因为,三天前的晚上,刘玉明和我在一起。”
    白登科一直很喜欢我,我当然知道,这也是我没有公布自己和刘玉明的恋爱关系的一个原因。我本来想找机会告诉白登科的,却没有想到,他会这样抹黑刘玉明。
    在我眼里,就连赵佰,也是白登科找来抹黑刘玉明的。刘玉明的身上的确有让人无法理解的怪异之处,比如说他会突然在某一刻发疯似的瞪着眼睛。白登科很可能就是利用这一点,编造了两个诡异的故事,让我在内心里对刘玉明产生恐惧,离刘玉明远一点儿。
    可惜的是,我和刘玉明早已经在一起了。
    三天前的晚上,刘玉明在宿舍楼下等我。我们一起偷偷出了学校,接着就去了网吧。在网吧里,刘玉明用QQ问我,是不是到了公布关系的时候了?我回复他,我怕伤害到白登科,公布关系的事情,就缓一缓吧。
    难道他比我还重要?刘玉明当时用QQ回复了这么一句,就怒气冲冲地出了网吧。
    从那天晚上之后,刘玉明就没有联系我。直到三个小时之前,刘玉明才给我打了电话,他告诉我,让我今天夜里在宿舍楼下等他。看来,刘玉明已经消气了,我这才有心情坐在花坛上。

    所以,白登科和赵佰讲的故事,简直是无稽之谈。
    事到如今,也该向白登科摊牌了,借着这个机会,我说出了那天晚上我和刘玉明在一起的事情,也算是公布了我和刘
    玉明的关系。
    果然,白登科的神色沮丧起来,他看着我,张了张嘴,终于没有再说什么。
    “也许,你们讲的事情,也是真的。”赵佰忽然表情凝重地说。
    “什么意思?”我问赵佰。
    赵佰迟疑了一下,皱着眉头: “也许,在那天夜里,刘玉明忽然意外死亡,他的尸体被推进了电梯,刚好被我碰上。而方英所看到的刘玉明,很可能是刘玉明的鬼魂……一定是这样!刘玉明是鬼魂,方英在镜子里看到刘玉明是个女人的形象,也就不奇怪了!”
    说到这里,赵佰惊恐地看向了我: “那天夜里,和你一起去网吧的刘玉明,很可能已经不是人了!”
    验证
    赵佰的话让我吃了一惊,因为他的话很有道理。而且,如果赵佰真是白登科请来抹黑刘玉明的,那么,他没有必要再演下去了。
    我不愿意相信现在的刘玉明是鬼,但赵佰的话,让我忍不住心惊胆战。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了, “刘玉明约我在今天晚上见面,我怎么办?我想我还是去见他吧,我不敢相信他真的是……”
    这时,白登科忽然愤怒地跳了起来: “你醒醒吧!赵佰说得很有道理,他真的已经不是人了!”

    “可是,如果你们错了的话,我不去见他,他会不会和我分手……”
    “那我们就验证一下,看他到底是人是鬼!”白登科打断我的话,气呼呼地带着赵佰走了。
    我知道白登科为什么发怒,现在的白登科,一定妒忌得发狂了。赵佰似乎和这件事没有什么关系,但他还是和白登科走了。也许,他也想看看刘玉明究竟是人是鬼。
    他们究竟要怎么验证昵?
    在夜色降临之前,我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当黑夜来临,白登科终于打来了电话。
    “你给刘玉明打个电话,告诉他,让他去雨晴网吧。就说你已经为他订好了电脑,让他直接去47号电脑上网就行了。网费我已经付过了。”
    “为什么让他去47号电脑呢?”我问。
    “47号电脑前面有一面镜子,到时候,咱们两个和赵佰躲在外面,看镜子里的刘玉明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我马上就明白了。方英曾说他在镜子里看到的刘玉明是个女人,那么,如果刘玉明真的是鬼的话,他一定会再次在镜子里显现出怪异的形象。
    给刘玉明打过电话之后,我匆匆出了学校,和白登科、赵佰碰面,早早埋伏在了雨晴网吧的外面,透过一面巨大的落地玻璃,刚好能将47号电脑所在的位置一览无余。
    半个小时后,刘玉明果然进了网吧,一走进去,就和网吧老板打了个招呼,坐在了47号电脑前。他在网吧里等了一会儿,见我没有来,就拿出了手机。
    他一定是想给我打电话,不过,我早已经按照白登科的吩咐把手机调成了飞行模式。
    刘玉明见没有打通我的电话,索性放下手机,玩起了网络游戏。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三个一直盯着那面镜子,可是,镜子里的刘玉明,并没有什么古怪的地方。
    不知道过了多久,白登科忽然低呼了一声,我心头一颤,知道他一定是在镜子里看到了什么,慌忙仔细向镜子看了过去。
    这一看,才知道,刘玉明又犯了那个毛病,只见他瞪着前面的镜子,足足瞪了一分钟。
    “这算不算怪异的地方?”赵佰语气不确定地问。
    我摇了摇头: “不算,刘玉明告诉过我,他的家族有遗传精神病史,后来这种遗传病慢慢消失了。到了他这代,也就只剩下了这点儿毛病,已经不算是病了。我就说吧,你们都想错了,刘玉明没有问题。”
    这时,白登科忽然咬了咬牙,冷冷地说: “光凭镜子,根本不能证明他没有问题。我们不是还有另外一个更简单的验证方法吗?”
    我一时没有明白白登科的话。赵佰脸色一变,低声叫了起来: “你想去太平间看那具尸体7”
    尸体
    气氛一瞬间变得怪异起来。我吃惊地盯着白登科:“你疯了,这个时候去医院看尸体?”
    白登科目光坚定地点了点头:“这是最直观的验证方法了,如果不能解开这个谜团,我会每时每刻担心你。这么做不仅仅是为了你,也是为了我自己!”
    我说不出话了。白登科对我一直都很好,说实话,我和刘玉明在一起的一瞬间,真觉得白登科有些可怜。我同样知道,如果我和赵佰不和他去医院的话,他自己也一定会去医院,倒不如跟他走一趟。
    赵佰毕竟是男生,只是犹豫了一会儿,就同意和我们一起去看那具尸体。
    距离赵佰看到那具尸体,才过了三天,它应该还留在那所医院的太平间。我们三个打定了注意,各怀心事地向那所医院出发了。
    那所医院并不远,夜色笼罩下的医院冷冷清清,我们悄悄穿过走廊,顺着楼梯上了四楼。太平间就在四楼的走廊尽头。
    推开太平间的门,一股冷气扑面而来,我打了个冷战。定眼一看,就看到白布盖着的三具尸体静静地躺在里面。
    “我不敢看,你们看吧。”我最后一个走了进去,慌忙闭上了眼睛。
    响起了揭开白布的声音。
    “不是这具尸体。”赵佰的声音有些颤抖。

    再次响起白布被揭开的声音。
    “这具也不是刘玉明。”白登科的声音似乎有些失望。
    看来,赵佰那天看错了。我暗暗松了口气。
    忽然,赵佰和白登科同时惊叫了一声,接着响起了两人惊恐后退的声音。我的心一下沉了下去——难道,第三具尸体是刘玉明?震惊之下,我条件反射地睁开了眼睛,接着,我一下怔住了。
    只见白登科和赵佰身体微微发抖,脸色早已经变得苍白。但是,他们惊惧的目光,却落在我的身上。
    他们在害怕我?我吃惊地向第三具尸体看了过去,然后,我完完全全愣住了。
    那不是刘玉明的尸体,而是一个女人的尸体,她的样子,分明就是我!这是我的尸体!
    我瞬间感到天旋地转,尖叫一声坐在了地上,大脑纷乱了起来。接着,我一下抬起了头——我记起来了!
    “那天,我和刘玉明在网吧,刘玉明气愤地离开之后,我以为他会回来,但他没有回来,于是,我就追了过去。”我慢慢站了起来,“在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一辆车把我给撞死了。可是,我不合得刘玉明,我们刚刚在一起,怎么就阴阳相隔了呢?我决定,就算是变成鬼,也要回到刘玉明的身边,哪怕只有三天也好。”

    “我不能让熟人知道我死亡的事情。可惜的是,在电梯里,我的尸体被赵佰看到了。但是,在赵佰看到我尸体的一刹那,我忽然遮住了赵佰的眼睛,让他看到的是别人的尸体。当时,我满脑子想的都是刘玉明,下意识就让赵佰把我的尸体看成了刘玉明的。
    ”接着,我来到刘玉明的寝室,想要见刘玉明。可是,他没有回寝室。这时方英却突然醒了过来,我急忙进入了厕所,并且幻化成了刘玉明的样子。可惜,那面镜子,让方英看到了我的本来面目。
    “我是鬼,就算我假装自己是人,也骗不过自己。于是,我去阴间喝了一点儿孟婆汤,洗去了我是鬼的记忆。我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在记忆恢复之前的这段时间,幸福地和刘玉明在一起。可是,你们却让我看到了我的尸体!”
    我每说一句话,就向白登科和赵佰走近一步,话说完的时候,他们两个已经被我逼到了太平间的角落里……
    我说过,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像刘玉明这样的人,我的意思是说,我从来没有见过像刘玉明这样就算我变成鬼,也想跟他在一起的人。所以,为了和刘玉明在一起,我会做任何事情。
    白登科和赵佰究竟怎么样了?这我不便说出口。
    不过,后来,据说那所医院出了一件怪异的事情——太平间里,莫名其妙地多出了两具尸体。

Tags标签
加入收藏夹(0 点赞一下(0 鄙视一下(0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play
next
close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