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冰宫诡诀 > 详细内容

冰宫诡诀

作者:殇°︿茨匛夠  阅读:791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冰宫诡诀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融尸
    看到走在最前面的杨大海突然一下停住了,苏瑶正想催促他,不想杨大海却发出了一串不知是兴奋还是被冻着的抖音:“找、到了,是、是主墓室!”
    走在最后的陈石听到这消息立马也跑了过来。
    就在几个小时前,杨大海和陈石一脸兴奋地跟苏瑶提起这处诡墓,苏瑶听后便半信半疑地跟了过来。
    说是诡墓,是因为陈石和杨大海倒斗多年从没在墓穴里见过这种怪事。以往他们所进的墓穴为了保持尸体不异变多会选择温度恒定之地建墓,而这处墓穴却恰恰相反。他们二人越是深入此墓,墓中的温度就越是骤降,直到他们冻得不得不退回到入口,才想起来找起苏瑶这个万事通来帮忙。
    “没错,你们的运气不错,这的确是处诡墓,而且是难得一见的冰宫墓。”苏瑶说着兴奋地看起了主墓室前的那块厚重的冰门。
    “大姐头,这墓能攻吗?”杨大海听到是一处不常见的墓,立刻露出了一副要发财的表情。
    “进是能进,只是能不能攻下就说不准了。”苏瑶说完这话,神情突然又变得古怪起来。
    “苏瑶,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好了。你若想收手不干,我们兄弟也不会怪你。”陈石和苏瑶合作过几回,他对苏瑶的性格还是很了解的。此刻的苏瑶情绪不稳,显然她知道些什么。
    “来,你们看。”苏瑶蹲下取出皮靴里的匕首,在冰面上划了起来。
    陈石和杨大海围了过来,冰上是一行工整的刀痕:冰宫诀,阴道封,融尸破封,尸回阳,弃生解阳。
    杨大海看完立刻打起了哆嗦,前面倒是无所谓,只是这最后一句“弃生解阳”,明显说的不是好事。也不知是谁流传的口诀,完全不明白什么意思。
    陈石看了一会儿,很快,他就冲着苏瑶笑起来:“口诀都是人传的,这次攻完了,我也可以给你写一份。”
    “哈哈,说得对,那就先打开这道冰门吧。”苏瑶这么说着,便吩咐他们两个人去找一样东西。
    陈石和杨大海一听,脸上立刻露出一副难受的表情。但苏瑶已经提出了要求,他俩也不好拒绝只好像以前一样照做。
    不一会儿,二人弓着身子一前一后地抬着那件东西回来了。
    苏瑶仔细看了看,很满意地说: “没错,就是这具尸体!”

    “接下来干嘛,”杨大海一脸迷惑地问着这个难以琢磨的军师大姐头。
    “烤它。”
    “啊?”杨大海先是一惊,但一想到那口诀里的融尸,便冲着苏瑶竖起大拇指。
    “给,一共两把,快点儿!”苏瑶把火把递给杨大海。
    杨大海二话不说接过来便左右开弓地蹲了下去,看他那样完全是一副活脱脱的烤串师傅附身。
    苏瑶险些乐出来。但想起那口诀,苏瑶又怎么都高兴不起来,毕竟这才第一步,口诀就派上了用场了。
    “谁,千嘛呢?”
    突然,一个满脸黝黑的男人小心谨慎地走了出来。
    “霍军!”陈石一眼就认出了那个男人。
    霍军也是倒斗的好手,他们虽然很少合作,但交情却最好。只因这家伙习惯独自行动,所以能碰上他的机会很少,想不到在这处冰宫墓竟然碰上了。
    霍军一看是陈石正想去打招呼,结果他一眼望见杨大海在那儿烤着尸体,便“啪”地一声跪下了,跟着他就从衣服里掏出几张纸钱烧了起来。
    “大惊小怪,这叫融尸!”杨大海现学现卖地嘲笑起了这个同行老友。
    谁知霍军起来后,便指着杨大海说道:“诡墓忌行诡事,你就等着倒霉吧!”
    说时迟来时快,一股刺鼻的臭味儿突然冷不防地飘了过来,原本嫌他们吵闹别过头的苏瑶突然紧张地看向了杨大海那边:“大海,小心!”
    大海一听立刻低头去看,原本还全身是冰的冻尸,想不到只烤了一会儿那尸身竟然全身都化满了水。而更加令人恐惧的是,那具尸体正愤怒地瞪着他……
    响铃

    搞了半天这尸体竟然全程都在看,一想到这诡异的画面,杨大海的腿肚子直哆嗦。
    “千嘛呢?动手啊!”陈石掏出抢冲着尸体就打了几枪。
    那尸体被打得晃了晃,反而又掉了许多冰碴,随后,尸体的手一把扣住了杨大海的胳膊。
    “啊——”杨大海叫了一声。
    “唉,吓傻了?反击啊!”霍军也是个性情中人,干脆提起大刀就砍了过去。
    枪击加上刀劈,那走尸没坚持一会儿便没了动静。
    受这一惊,杨大海感激地死死抱住了霍军。
    “你起开,满身的晦气!”霍军一脸嫌弃地把他推到了一边。
    杨大海赶忙笑嘻嘻地讨来了几张纸钱,他也学着霍军的样子跪拜起了尸体,还给它们烧上了冥钱。
    陈石也照做了一遍,做完他要了一点儿递给苏瑶。苏瑶没去接,她走到尸体旁,小心地摸着尸体的腰,很快,她摸到了一把长如发簪的古铜钥匙。
    “这难道是?”霍军恍然大悟地看向苏瑶。
    “没错,冰门其实有一个极小的孔洞,刚刚我们路过的那些冻成冰的尸体有几个便佩戴着这种钥匙,想来就是为了开门用的。”
    “厉害啊!陈石,我在这儿研究半天都没找到打开冰门的方法,你请来的这个妹子什么来头?”
    “我们的王牌。”陈石话里满是自豪。苏瑶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成了杨大海和陈石的同伙了。
    “不对啊。”杨大海突然没趣地说道,“一个主墓室的门怎么可以有这么多把钥匙,而且这攻诡墓的方法也太过简单了吧?”
    苏瑶见杨大海对这感兴趣,便将这冰宫的由来说了一遍:
    原来,在民族大融合的隋唐时期,一个衰落的神秘民族在当时轰动一时,其原因就是这个民族的独特丧葬文化。他们所选的下葬地多是自然之地,只需简单加工就能保存尸体千年不腐。而他们所选之地中,尤为珍贵的便是眼前的这处地下冰宫。
    可惜,这种技能并非人人都会,只有少数的族人掌握,这类似于如今盗墓一行的绝技寻龙点穴。
    因此,这种墓也就极其稀少。据谣传,这种冰宫墓完全依附于自然,只有主墓室会特意打造出死者生前所居的样子,这与天然墓穴能复活的传说也有关。所以这里有了冰门,就自然会有钥匙。而那些仆人为了服侍复活的主子也自然都会佩戴上钥匙。
    说完,苏瑶插上钥匙,她犹豫了一下,还是用力转动起来。冰门慢慢地开启了,一阵彻骨的寒气从里向外吹向他们,跟着凉气一起出来的还有一阵古怪的铃声。
    苏瑶立刻警觉起来,那声音很空洞,明明在墓室里发出的,却更像在遥远的地方,恐怕是鬼铃!
    吞阴
    “大伙堵住耳朵!”陈石说完,举起枪就空放了两枪。
    还好那枪声及时,在众人没有神志不清前,那古怪的铃声便没了。
    大伙立刻绷紧了神经,慢慢地走了进去。主墓室里装扮得如同古装剧一样,如果不是中央放着一副冰棺椁,任谁都会以为这是某个干金的闺房。
    苏瑶看了半天,终于找到了那声音的由来,是一个横在冰门上的黑色铃铛。铃铛虽然不再响了,但似乎还有余动。杨大海眼睛一亮,一把用手拿起了铃铛,结果那铃声在杨大海的晃动下,又一次响了起来。
    苏瑶和陈石的脸都气绿了,霍军急得直做“嘘”的手势。杨大海这才意识到自己千了蠢事。
    可他接下来的动作,比蠢事更蠢!
    苏瑶不禁“啊”了一声。杨大海竟然一着急用手紧紧地抓住了铃铛,原本还是一副笑眯眯地看着众人的杨大海,下一秒他的脸色就突然变黑,嘴里更是喷出了一地的黑血。
    “大海!”
    陈石痛心疾首,想立刻冲过去,却被苏瑶一把拦住。霍军虽然也懊悔不已,但他还算冷静,他拿起刀将杨大海紧握铃铛的手撬开了。他的手全黑了,而那个铃铛在他的手里碎成了几块。
    显然,杨大海为了阻止铃铛扰乱大家的心神而用了狠劲儿。
    铃铛碎了,里面的铃铛芯漏了出来,让人看了感觉浑身不舒服。那铃铛芯是几颗黑乎乎的人牙,上面还粘着血迹。
    “可恶,都怪自己太大意了!”苏瑶红着眼圈说道。
    陈石紧闭着双眼,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重重地呼了一口气:“说什么也要把这斗拿下。”
    苏瑶擦了擦眼睛,她突然又想起那个口诀,于是她小心地走进墓室,眼睛一直观察着墓室的边边角角,似乎这里可能隐藏着某些秘密。
    陈石倒是有些一反常态,他一把推开棺材盖,一副非要看看这棺材里到底有什么的模样。
    陈石发现棺材里的尸体后,突然捂起脑袋“呵呵”地笑了起来。棺椁里有一具小姐打扮的冻尸安静地躺着,尸体上下同样被冰所覆盖,唯独尸体的指甲突破了冰的束缚。
    这是一个长着指甲的女尸。
    “千年女粽子,指甲还在长,陪葬品和女尸冻在一起,我们来干嘛来了!”陈石用力一脚蹿在了冰棺上。

    “陈石,你……”霍军刚想说什么,但马上咽了回去。
    “陈石,你别乱来。”苏瑶一把将陈石拽了过来,她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去劝他。谁知陈石一下呆住了,他冲着冰门的方向喊了句: “大海!”
    苏瑶和霍军惊讶地看向杨大海,原本一动不动的杨大海此时竟然鼓囊着嘴。陈石以为他又在说着什么话,谁知再仔细一看却发现他竟然在吃东西。
    “牙!牙没了,他在吃牙!”霍军惊讶地指着杨大海空荡荡的手掌心。
    “吞阴,它不是杨大海。小心!”苏瑶说完,那杨大海的身子突然一下子坐了起来,跟着它就飞速地冲向冰棺,一下跪在了旁边。
    那样子古怪得让人发毛,尤其是他伸出了两只黑漆漆的手在空气里比画起什么。
    霍军紧张地问:“他干嘛呢?”
    苏瑶看了一会儿,哆哆嗦嗦地说出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话:“梳头。”
    杨大海比画了一会儿,张开了嘴巴,顿时黑血从他的嘴角流了下来:“梳妆完……小姐,该起床了……”
    那刺耳的声音在寂静的墓室里异常地清晰。
    苏瑶听得寒毛直竖,她直直地望着棺椁里的女尸,莫非女尸要活了?
    回阳
    果然,伴着杨大海的那句毛骨悚然的话,冰棺里的女尸胸口开始有规律地起伏起来,随后她的指甲开始抠抓起身上的冰。
    “噬噬……”刺耳的声音震荡着每一个人的心。

    “跑!”霍军大叫一声。
    陈石回头怒吼了一声,冲着女尸开了几枪便掉头就跑。可他没跑几步,一只手就牢牢地抓住了他,是杨大海。
    “放手!”陈石举着枪,结果他比画了半天却迟迟没有开枪。
    苏瑶看到陈石被困,她拿起手里的符纸便要去贴。这时,杨大海突然张大了嘴巴,喉咙里发出刺耳的噪音,那噪音明明很近却像是在很远的地方。
    “糟了,快捂住耳朵!”陈石慌张地提醒道。
    苏瑶离得最近,她只感觉浑身无力,胸口一痛,跟着就吐了一口鲜血。
    “唉,我真是倒霉透了,遇到了你们!”霍军嘴里虽然这么说,但他却快如闪电地掏出怀里的一个黑色盒子,打开盒盖就冲着杨大海洒了过去。
    那些黑色的液体洒在杨大海的身上立刻冒起了白烟,刺耳的尖叫声没了。陈石这次再也没有犹豫,他对着杨大海的脑门儿就是一枪。
    “对不住了,兄弟。”陈石说完就一把下背起苏瑶。苏瑶虽然还有意识,却不知为何无法活动。
    “你怎么了,要不要紧?”
    “没事,只是动不了,我们快走吧!”
    “哇,坐起来了!”霍军一见那千年的女粽子直挺挺地坐在棺材里,吓得腿险些瘫软。
    苏瑶回头去看,女尸睁着赤红的眼珠迅速地翻转了几圈,最后她将目光恶狠狠地落在了陈石的身上。
    “回阳!是回阳吗?”苏瑶一直在想着那后半句。
    两个男人跑了一会儿,突然又停下了。
    狭窄的墓道里,一群行动缓慢的走尸不知什么时候堵住了通道。
    “是那些冻尸,怎么全化开了?”陈石满头冒汗地说。
    苏瑶也感觉这里没有之前那么冷了,奇怪,温度为什么会突然回升?
    “小心!你们退后。”霍军拿起刀冲着几个下人模样的走尸挥舞了起来。
    走尸越聚越多,随着时间的流逝,前面的走尸都把墓道堵满了。霍军骂骂咧咧地一刀接着一刀,很快,身上都是汗。
    陈石背着苏瑶,他时刻注意身后的情况,只要有子弹,他一定先解决身后的走尸。
    苏瑶的脑海里一直回想着那后半句,明明前半句应验了,破解了冰门阻隔,这后半句一定能找到生机。
    何况现在已经是尸回阳的窘境,如果想不出办法,肯定会死在这里。
    她心里又默念起了那句:“尸回阳,弃生解阳……”
    逆转
    “阴阳,吉凶,生死……”苏瑶闭着眼嘴里不停地念着,直到刺鼻的尸臭味儿越来越多地充斥了她的四周。她睁开眼,发现尸群已经围住了他们。
    霍军和陈石依然没有打算放弃,苏瑶放心地笑了。
    “霍军,陈石,你们回忆一下哪里有大块的冰?”
    “冰,要那干嘛?”
    “别管那么多,越大越好,最好结实点儿。”
    “主墓室附近,那里空旷,记得有块岩石般大小的冰块立在那里。只是那千年女粽子怎么办?”霍军不解地问。
    “这个冰宫埋葬的是千年前的神秘民族,他们既然推崇死者生前所居的样子,想必即便复活也会和生前一样尊重习俗,要不然那女粽子早就出来了。或许是未嫁不得出门,或许是小姐没有侍从陪同不得出门。”
    霍军一听,立马冲着那个方向开辟起一条路。
    陈石一直背着苏瑶,苏瑶的嘴里仍在小声念叨着,陈石听着听着,表情突然僵硬了。
    到了霍军所说的那块巨冰下,陈石便着手将包里的自制炸药以及一切可以燃烧的东西部摆在了一起。霍军看了看,干脆把包也扔了进去:“烧吧,反正没啥值钱玩意儿了。”
    “滴答滴答”的水声已经开始充斥起整个墓道。
    没错,温度开始变化了,正如阴阳、吉凶和生死的转化,苏瑶如果没有判断错,那么这所冰宫古墓也在变化着。

    从进这所冰宫墓开始,苏瑶就感觉到了哪里不对。墓越往下走越凉,而反过来便是越往上走越热,这点就是阴阳。而那句口诀“阴道封,融尸破封,尸回阳,弃生解阳”,也包含了阴阳与生死,这些都是八卦的元素。想必那天然墓穴能复活的传说是假的,这所墓穴的修建根本就是在权衡阴阳,故而有了进墓时的温度体验。而复活从某种意义上便是由阴转阳,是死去的由阳转阴的逆转。
    杨大海融尸时为什么冻尸会那么快融化,就是这轻易察觉不出的温度所致,也是复活转化在古墓中开始的证明。
    弃生逆转就是求死,恐怕眼下只有求死才能解决如今的危机。
    “好了,准备好了,拼了!”陈石大喝一声拿起火把远远地扔向了已经减弱了爆炸威力的炸药。
    巨大的热浪瞬间在墓道里飞速地驰骋,陈石一把护住了苏瑶的头,震耳欲聋的一串爆炸声后,浓烟遮蔽了一切。很快,头顶传来了断裂的声音。
    待浓烟淡了些后,苏瑶看到了希望,声音是头顶那些厚厚的冰。它们裂开了,很快它们下落,破碎的冰一片接着一片塌落,在冰块下的走尸无一幸免全被冰块飞速地淹没了。

    冰块还在崩塌,到了苏瑶她们的头顶处,崩塌开始减弱了。多亏了这块巨冰的支撑,头顶的冰与身后的冰似乎还能撑住一阵。
    “那、那个三角区域安全。”苏瑶说着,慢慢闭上了眼睛。
    再见
    不知过了多久,流水声开始出现在了墓道里。陈石慢慢地醒来了,他们头顶三角区域的冰块已经岌岌可危。
    霍军比陈石醒得要早,他看着一直闭着眼睛的苏瑶不知该说什么好。
    “她都跟我说了,鬼音震碎经络内脏夺命,现在不死,明天也会死。”陈石说着,浑身不住地颤抖起来。
    “冰差不多也该都化了吧?咱们走吧。”陈石背起苏瑶,向着他们来时的路走去。
    诡墓真是处诡墓,如同转换频道一般,陈石背着苏瑶越向出口走,温度越发地寒冷。很长一段时间里,陈石都有一种错觉,苏瑶和杨大海一直在陪着自己往来时的路走,要是早些回去就好了。
    走出盗洞口,陈石回到了现实。
    “你有什么打算,”陈石背着苏瑶向霍军问道。
    “还会自己单干吧,毕竟不会伤心,大不了死了一了百了,要是早些攒够钱就金盆洗手。你呢?”
    “我想给她做一副冰棺,或许安葬在这里,等到下一个阴阳转换,她就会复活吧。”
    霍军摆了摆手: “别傻了,复活只是个传说,尸变倒是真的!不过,她若活了一定会寻遍各地诡墓去一探究竟的。”
    霍军走了,他告别了这里,一次头也没回。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