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灵异怪谈之阴楼 > 详细内容

灵异怪谈之阴楼

分享到:
关闭
作者:龙腾≈天边  阅读:263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灵异怪谈之阴楼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001卖人
    “你确定杨红樱进了这座大楼?”大楼门口,何刈问陈高超。
    陈高超点点头,不无担忧地告诉何刈,正是因为亲眼看见杨红樱进入这里,才迫不及待找他来帮忙。
    杨红樱是个勤劳的女孩,家庭贫穷,为了给家里减少负担,一直趁着课余时间到处找兼职。那天有人介绍她到这栋楼里打工,从那以后,陈高超就发现杨红樱变了,不但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整个人还隐隐散发出一种阴气。
    何刈会一些道术,陈高超跟他同一寝室,耳濡目染,心知杨红樱情况不对却无能为力,便请来何刈帮忙。没想到此刻何刈目光锁定这栋大楼,神情比面对任何一次灵异事件时陈高超曾见过的表情都肃厉。
    “如果真是这样,我们的时间恐怕不多了,必须马上行动。”果然何刈急声说道,随后让陈高超在门口等他,他要进入大楼试试看能不能把杨红樱带回来。陈高超不肯,执意要一同前往。何刈拗不过他,便解下随身的一个锦囊,叮嘱陈高超: “等会儿要是感觉不对就打开这个锦囊,它会保护你。”
    陈高超点点头,随即跟在何刈的身后,两个人义无反顾地迈步进入大楼内。眼前景色陡然变幻,刚才还是一片漆黑的大楼内灯火通明,一楼竟然是一间普通超市的模样,只不过偌大的超市空落落地刮着阴风,灯光下白得像死人脸。
    “欢迎光临,两位客人要买点儿什么?”收银台唯一的工作人员脸色青白,不带一点儿活人气地站在那里,千瘪的眼珠子木木地盯着何刈和陈高超。
    何刈和陈高超互相看了一眼。(www.guidaye.com)

    “我们不买东西,我们找人。”何刈出声说。
    “买人请到那边去。”收银员仿佛没有听见,伸手一指说道。
    何刈和陈高超顺势望过去,不知道是刚才没看见,还是超市内景色突然变化,不远处一排货架上突然多出许多人,像烤鸭一样挂在那里。焦黑的身体像被火烧过,可怕的是他们都还活着,手脚不时伸动,眼珠子慢慢地骨碌着。这让何刈庆幸好在刚刚进人大楼前为了万全给自己和陈高超各画了一张符咒,眼下自身的活人阳气被压制到极限,超市里不管有多少鬼魂存在,都只会把他们两个人当做同类。
    “这些人质量都不好,我们要挑个质量好的。”强忍着恶心在死人堆里转上一圈儿,何刈摆出吹毛求疵的顾客嘴脸,“要完整的,漂亮的,最好是女的。”
    “不好意思,此物本店暂不出售。”没想到收银员忽然变脸,千瘦的手指指向门口,“两位请出去吧,晚了店关门,活人变死人。”
    002脸盆
    刺目的阳光照射下来,陈高超伸手阻挡,猛然发现超市已经不见,而他和何刈两人,竟然还站在昨晚大楼门口的地方。阴森的大楼一扇黑洞洞的门里,一个身影袅袅婷婷地走出来,竟然是打扮花枝招展的杨红樱。

    陈高超赶忙迎上去,杨红樱见状对他咧嘴一笑,陈高超只觉一股阴气扑面而来,整个人就不省人事了。再睁开眼睛,杨红樱已经不见,自己躺在寝室的床上,室友贾亮告诉他,是何刈把他送来的。
    “那何刈人呢?”陈高超赶紧问。
    “他好像有什么急事,说要找人帮忙之后就出去了。”贾亮回道,随后是一脸贱兮兮的表情,“我说,你们昨天去千什么好事了,竟然玩了一个晚上?”
    “做什么好事,我们是去杨红樱上班的大楼了。”陈高超皱着眉头说。只见贾亮“哦”了一声,接着道:“你说那家超市啊?杨红樱还带我去过一次呢,里面装修得挺不错,东西也卖得齐全,我还买了不少呢!”
    贾亮边说边去一样样地拿给陈高超看,从扫帚、脸盆、鞋到袜子,贾亮拿出来的每件东西看起来都很正常,但是陈高超摸在手里却感觉到一种异样的冷意。而且跟这些东西接触的同时,好像有源源不断的能量从体内迅速流失。
    “这些东西,要不你先别用了。”陈高超好心地建议道。没想到贾亮瞬间恼羞成怒,从他手中一把夺走自己的脸盆。
    “我的脸盆你凭什么不让我用?我就用!”贾亮恨恨地说,陈高超这才发现他眼睛通红带着血丝,黑眼圈严重,泛着青白的脸上有种骇人的戾气。看清这点,陈高超不太敢招惹贾亮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拿着脸盆去打水洗脸。
    由于不太放心,陈高超在贾亮的身后一路跟随。盥洗室里人很多,但好像没有人发现贾亮的异样。大家各忙各的,洗头或是洗衣服。贾亮则打了满满一盆水,将整个脑袋都闷进水盆里……十秒,二十秒,一分钟……眼看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贾亮维持着同一姿势一动不动。陈高超忽然意识到不对,赶紧过去把贾亮一脚踹倒。
    塑料脸盆掉在地上碎了,化作阵阵黑雾,脸盆里的水也都消失不见。
    再看贾亮,一张脸像是在水里泡了个把月一样肿胀发白,已然气息全无。
    003阴楼
    死了人不是小事,何况死得这么诡异。学校全面封锁消息,把陈高超叫过去再三问话,最终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对外宣布贾亮得了怪病,对水严重过敏,所以死相怪异,以此将这件事情不了了之。
    “如果我们不想办法,这件事绝对只是个开始。”走出学校,何刈低声对陈高超说,“我已经找人问过,那栋大楼应该是传说中的阴楼。”
    “阴楼”两个字入耳,陈高超大惊失色。这两个宇他曾经听何刈提到过一两回,据说如果聚集到足够的横死之人,那么就有可能诞生一座阴楼,给这些死后不能马上入地府投胎转世的人居住。
    可是阴楼之内充满怨气,加上横死之人临死前的不甘,住进阴楼的鬼魂最终都会变为恶鬼。而阴楼,也就成为枉夺人命的鬼地。
    鬼楼阴阳地,入门无活人。想到这一点,陈高超不由担心起杨红樱的处境。
    “杨红樱你应该放心,如果我猜得没错,她应该是作为管理者被召入阴楼内的。”似乎看出陈高超的担心,何刈解释说道,“每座阴楼都会有一个管理者,他们一般住在大楼的最顶层,能附在活人身上在外界行走。但是除了管理者之外,其他鬼魂都是无法离开阴楼的。”
    “所以他们要害人只能把人引入阴楼里,现在负责这件事的就是……杨红樱。”陈高超不傻,瞬间明白这个道理,只是这句话说出来,他的眼睛一下子通红——杨红樱是个非常善良的人,平时连只蚂蚁都不忍心踩死,现在却……

    “我们想把杨红樱救出来,只能拼死一搏了。”何刈叹了一口气说。
    杨红樱的善良他又何尝不知?如今这个女孩却被阴楼管理者控制身体,还要引诱祸害无辜的人,她的内心一定痛苦得生不如死。
    “别说拼死,就是拼得魂飞魄散,我也不怕!”陈高超红着眼睛狠狠地说,眼眶内已是蓄满泪水。
    可是当晚两个人踏人大楼,却发现这里已经不像那天是一家灯火通明的超市,眼前除了平常的冰冷水泥石墙外,根本没什么特别。
    “糟了,它把阴楼的门关了!”诧异之中,陈高超听见何刈白着脸说。
    004人引
    “一定是那天晚上我们装鬼进来被发现,所以它关闭阴楼大门,让我们不能进去救真正的杨红樱!”低头一阵思索,何刈很快分析清楚目前的情况,对陈高超说道, “现在我们想进入阴楼内,唯一的办法是找一个‘人引子’了。”
    人引子?陈高超瞪大眼睛。
    “这个杨红樱现在不是每天都要害人吗,我们找一个人去主动让她害,等她把这个人带到阴楼的时候,我们悄悄跟着进去。”看陈高超有些不明白,何刈简单地解释完毕,又让陈高超犯了难——找一个愿意主动让鬼害自己的人,哪有那么容易呢,

    可是想不到何刈话刚说完,一个女生就出现在两个人的面前,主动要求执行这项任务。这个女生何刈和陈高超都认识,她叫刘梦醒,和杨红樱在一个班级上学,平常虽然沉默寡言,但似乎经常格外关注杨红樱。
    “我知道这两天杨红樱情况不对,可是没想到是这种原因。我愿意帮助你们。”面对何刈和陈高超,刘梦醒主动解释清楚。
    两个男生都有点儿犹豫——让一个女生犯险,他们都不太忍心。
    “让我们考虑一下吧。”刘梦醒态度坚决,何刈只好婉言道。
    可是刘梦醒好像看出这种婉言下的拒绝,笑了笑自己走了。临走前对何刈和陈高超说: “明天我就去接近杨红樱,你们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话至此,何刈和陈高超只得同意。何刈还另外给了刘梦醒一张符咒,让刘梦醒小心行动,注意自保,刘梦醒点头同意。最后,三个人将行动时间约定在两天后,晚上七点。
    还有两天的时间,何刈又要去请教他的那位高人,陈高超则除了每天固定时间上课,就是偷偷跟踪杨红樱,果然发现这两天刘梦醒渐渐在跟她走得很近,两个人聊天儿熟络关系一日千里很快到亲密无间的地步。
    “杨红樱,我真羡慕你呢,每天都那么漂亮,化妆品在哪儿买的这么好,我也想买点儿来用呢。”一天课间,刘梦醒看着杨红樱抹得艳丽的脸,不无羡慕地说。
    杨红樱的眼睛立刻亮了亮。
    “真的吗,你真的想买呀?”她不太相信地问刘梦醒。
    刘梦醒点点头。
    “当然呀。不瞒你说,其实我有一个喜欢的人,但他喜欢另外一个比较漂亮的女生,所以我一直得不到青睐昵。我想如果我变得像你那么漂亮,那他肯定会不喜欢那个女生,改喜欢我的。”刘梦醒认真地胡编着理由。
    “这样啊……那好吧,晚上放学后我带你去一家超市。”杨红樱好像真被骗住了,想了一阵子,含笑对刘梦醒说。
    005鬼地
    当晚,刘梦醒和杨红樱两个人出现在阴楼外。陈高超悄悄跟踪,一路上打了无数个电话给何刈,何刈都不接,到最后眼看刘梦醒和杨红樱两个人都要进入阴楼,何刈才回了一条消息给陈高超,说自己在做一个万全的准备。
    陈高超不知道所谓万全的准备是什么,可是眼见刘梦醒拖不住了,两个女生都要步人险地,他顾不得许多,只能皎咬牙先跟进去。
    可能因为这次以人的身份进入,一踏进大楼里,陈高超面前就一派生意兴隆的热闹景象。先一步进来的杨红樱和刘梦醒在人群中远去,陈高超悄悄跟着她们到化妆品区域,远远看着杨红樱替刘梦醒挑选了一款护肤霜。
    “试试吧,这个擦上去很管用,能让你一下就变白昵!”杨红樱笑盈盈地对刘梦醒说。然后不容拒绝地将护肤霜挤出部分,在手心里揉了揉就要往刘梦醒脸上抹。
    “住手!”刘梦醒无力抵抗,陈高超不得不站出来,趁着杨红樱一愣神儿的功夫,拉起刘梦醒就跑。可是超市本来就是杨红樱的地盘,两个人根本没跑出多远,就被超市里的客人们团团围住……陈高超这才发现,整个超市里除了他们两个哪有什么客人?那些根本都是鬼!
    一瞬间,各种各样的鬼怪现了原形将两个人围困起来,四面八方水泄不通,两个人既无退路又无救兵。而这些身上或焦黑或通红,流着血,掉着腐肉,散发出一阵阵的腐臭,鬼怪们则步步逼近……这些人中,甚至还有不久前才死去的贾亮。
    看见贾亮的鬼魂陈高超不免伤情,可是眼下的情况却不容他想那么多,只能掏出何刈给自己的锦囊,迅速打开后丢人鬼群中。

    想不到锦囊落地即刻金光大胜,金光之中隐约一个老人画咒作法,让数不尽的符咒自锦囊中激射而出。恶鬼们被符咒打中身上立刻黑烟四起,发出一声声凄厉骇人的惨叫……这种凄厉的叫声让陈高超心寒,所以,当一道符咒飞向花容失色的杨红樱时,他毫不犹豫地跑过去一把将杨红樱抱住,替她挡下这致命一击。
    “谢谢。”锦囊威力奇大时效却短,金光散去,众鬼死伤无数,毫发未伤的杨红樱在陈高超的怀内盈盈一笑地说。接着,它趁陈高超不注意,一双手的指甲陡然暴涨,眼看就要往陈高超心脏处挖去,刘梦醒欲救无路,只能惊恐地看着。
    006敕魂
    “厉鬼住手!”千钧一发之际,何刈竟借着最后一道金光现身,一把金钱剑直刺而去,逼得杨红樱不得不放开陈高超连连后退。几个回合后,杨红樱知道自己不是何刈的对手,忽然转身逃上楼去,何刈还在犹豫追不追,陈高超已经先人一步跟随杨红樱踏上楼梯。
    “阴楼,这就是阴楼……”面对一片灰暗的世界,陈高超低声喃喃——几乎是在踏上楼梯的一瞬间,他眼前就浮现出了这些东西:广阔的黑暗中一片混沌,混沌之中是一扇又一扇数不清的门,每一扇门里都隐约散发出阴气。

    “这里面每一扇门后都有一个鬼,但是其中一扇门里藏着杨红樱的魂魄。”阴楼的景象显然让何刈也十分震惊,但他很快冷静下来。
    “这么多扇门,咱们怎么找,”望着无边无际的黑暗和无数扇的鬼门,陈高超犯了难。
    何刈微微一笑: “所以我才需要万全的准备。”话罢,他掏出一条红线,一头拴在陈高超手腕上,一头往黑暗里一丢, “这是师父给我的引魂线,如果你真心爱杨红樱,它会带你找到杨红樱真正的灵魂。”
    “我当然真心爱她!”这一点陈高超自信无比,也果然如他所说,红线系在他身上,另一头就像有了指引,七绕八绕地在前头开始引路。没多久,他们就来到一扇门前,红线在这扇门前停住,努力想进去。
    “应该就是这里了。”何刈低声说着,戴上一双画满符咒的手套推开门。里头是一个棺材一样四方的房间,杨红樱蜷缩在房间的角落里瑟瑟发抖,她惊恐的眼神对上何刈与陈高超,带着不敢置信的讶异,呜咽着扑进了陈高超的怀里。
    “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她低声地说,灵体虚弱,刘梦醒去扶,手从她身上穿过。
    “现在除了陈高超,没人碰得到她。”何刈说,手指捻着两人之间的红线,表情有些奇怪,“陈高超,你带杨红樱出去吧,还有刘梦醒。照顾好她们俩,等过几天杨红樱的元气恢复了,魂魄自然就能抢夺回身体。”
    “那你呢?”陈高超下意识地问。(www.guidaye.com)
    “我要留在这里镇守这座阴楼,让鬼魂不再为祸四方。”想了一时,何刈浅声慢慢地说。
    007散魔
    “不行!”面对何刈的这个决定,陈高超还没有出声,刘梦醒已经先一步表示反对意见,“这里都是枉死鬼魂,你在这里镇守什么?你可以去外面除魔卫道啊!”她说时,眼睛看着何刈竟然有些微微泛红。
    “我……”何刈想说什么,神色却是忽然一变,金钱剑出手,擦过刘梦醒的脸颊,替她挡住一双背后袭来的鬼爪。
    “何刈,人是你带给我的。现在你竟然想放走她,门儿也没有!”鬼爪的主人声音凄厉,在黑暗中慢慢现行,显然是占据杨红樱身体的厉鬼。
    “还真当我这阴楼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占据杨红樱身体的厉鬼眼睛通红,瞪着何刈目眦欲裂。
    何刈冷冷地一笑:“这次我来了,就没有打算走。”他轻声地说。一面说,一面朝那厉鬼走去。
    金钱剑重回手中,他脸上是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当初我走错一步,但不会再走错第二步。师父说这是我的孽缘,心魔已起,只有我自己能去灭,所以我不怕你。”
    最后一个宇吐出,何刈的金钱剑已经动了起来,与厉鬼缠斗在一起。可是纵然何刈有视死如归的勇气,阴楼内却是厉鬼的地盘,加上他顾及杨红樱的肉身不敢出手太重,很快就在厉鬼的进攻下步步后退,最后只能守在陈高超三个人身边。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走啊!”面对三个不知趁机逃走的人,何刈难免有些急了。
    “不,我不走,我……”陈高超不知道说什么,他知道自己留下来帮不上什么忙,可就是不想离开。而且从刚才的对话中,他已经知道杨红樱被引入阴楼可能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可是眼下看何刈如此拼命去挽回一个错误,他不能置之不理。
    “何刈,工作是你介绍给我的,但是我……不怪你。”何刈故作平静,一心想保护三人离开阴楼的模样,到底还是让杨红樱忍不住开口, “真的没关系,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跟我们走吧,一起离开这里。”
    杨红樱声音温柔地劝道,何刈却别过头不去看她。

    “杨红樱。你不懂,我不能离开。”停顿片刻,何刈仍旧选择向厉鬼走去,声音一字一句从他口中吐出,带着无法掩饰的伤痛,“你喜欢陈高超,不喜欢我,于是我心生邪念,把你引入阴楼里。看着你每天过着行尸走肉般的生活,看着你的灵魂像被地狱的烈火焚烧一样痛苦……我后悔了,我知道我大错特错,谢谢你能原谅我,但是……就在刚才,看见你扑到陈高超怀里的一瞬间,我才知道我根本放不下这样的心魔。所以最好的办法,是我们此生永世不再相见。”话音刚落,金钱剑光芒四射,一扫阴楼内的混沌昏暗。
    “走吧,我再送你们一程,永别了!”何刈的声音从昏暗中传来,可是金钱剑的金光闪耀人眼,陈高超和杨红樱根本看不见他的身影在哪里。只能听见一片激烈的打斗声,然后就是一股巨大的力量推着三个人急速后退……
    等停下来,三人已经到了阴楼之外。阴楼黑暗的大门正在缓缓地合拢,眼看就要彻底关闭,刘梦醒忽然毫不犹豫地跃了进去,那些黑暗顿时像有了生命力,拼命拉扯着要把她吸入进去。陈高超和杨红樱努力想去拉她回来,她却选择自己放手。
    “我不能让何刈一个人……我知道这世上还有很多这样的阴楼……你们……”最后的话还没有说完,刘梦醒整个人已经被吞没。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