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小时候的鬼事记忆 > 详细内容

小时候的鬼事记忆

作者:刘浪流浪  阅读:64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说起与鬼打交道的事,你是不是觉得特别不可信、特别不可思议?然而,我小时候确实有过两次与鬼交道的经历,不信由你。
    那是我十来岁时候的事。
    那时虽然年纪小,可我胆子却出奇大。村里大人们说起鬼,总是感到恐怖无比。说什么谁谁谁在哪个山坡上看见了面目狰狞的吊死鬼啦,谁谁在哪个田埂上碰见了张着血盆大口的饿死鬼啦,谁又在哪个地坪撞上了披头散发的女水鬼啦……听得大家毛骨悚然,眉毛都竖起来。所以,每当大人说起鬼的时候,有时还有意避开我,说是别吓到了孩子。
    可我哪里会怕?不但不怕,还对这样的传说特别有兴趣,以为鬼一定很好玩——红眼睛,绿眉毛,一脸的胡子,成天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到处飘来飘去,像演戏那么快活无比。所以,就总想有朝一日能见到鬼,和鬼打打交道,或者握个手,问个好,说说笑话什么的。
    因此,每当大人们说的时候,我总会凑过去听,还挖根刨底地问:
    “大爷,你说的是真的吗?你和那鬼说话了没有?你认识他吗?是哪家屋里的?”
    “奶奶,你见到的女水鬼,是不是张家的梅阿姨呢?她还像原来的样子吗?她那么爱漂亮的,怎么会披头散发呢?”
    有时甚至还要问到更稀奇古怪的问题。
    每当我问起这些,那些爷爷奶奶们就用惊恐的眼睛盯着我,嘴里不停发出“啧啧”声。
    有的说:“你看这孩子,真是胆大呀!别人听了都要吓破胆的事,他还觉得津津有味,你就不怕那鬼把你活吞了呀?”
    有的说:“这小子,真的是个蛮犊子,看哪天碰上鬼的时候,非把他拉去不可。让那些鬼好好吓吓他,看他还这样不知天高地厚不!”
    “太好了,太好了!”我拍着小手,哈哈大笑,“只要有那样的机会,我就要亲手捉住它。我正想看看鬼们到底什么样儿呢!”
    可我第一次捉鬼,却是林子叔使的阴招。他见我口气那么大,就想吓唬吓唬我。当然也是想对我的胆量进行测试。
    林子叔就住我家隔壁,他都三十几了,仍然单身。但人很勤劳很快活,也肯帮助别人。平时,我们家有什么事,他都来帮忙。特别是去年我爸死后,他就帮得更勤了。同时,他也很喜欢我,经常逗我玩,有时还带我到村小卖铺买糖吃。我和他就成了非常好的“老少配”朋友。
    那天晚上,天有点黑,山风刮得有些响。吃过晚饭,林子叔就给我妈说,要带我去小卖铺买东西,我一听高兴极了。我知道,又是吃糖的时机来了。我小时候是个馋鬼,能吃到林子叔的糖,心里再高兴不过。于是,还没等妈妈开口说什么,我便跟着他上了路。
    林子叔带我走的是小路。
    我们那里去小卖铺有两条路。一条大路,一条小路。人们平常都走大路,很少走小路。因为,小路虽然近一些,但要经过一段山弯。那里树林茂密,路很窄,路边杂草丛生。路的坡下就是稻田,以前听大人们说,那里有一丘“血田”,曾经鬼子进山,在那里杀了好多人,整个丘田都被人血浸透了,那可是出活鬼的地方。还听大人说,那路上常有野猪出没。野猪从林子里钻出,越过小路,下到稻田吃谷子。弄得不好,野猪也会伤人。所以,那一段路,总是透着一股阴气,让人提心吊胆。大人们走那儿,有时也会眉毛冷竖,心里“砰砰”直跳。
    显然,林子叔偏要带我走那里,而且还是晚上,他是想成心耍我一把的。
    可我并没有任何胆怯。那条路我走过多次,也没有选择过白天晚上,但从来就没发现过什么。不但没见到什么活鬼,就连野猪也没碰上过,我哪里会怕?
    出门后不久,我们就走到了山弯处。我走在前面,林子叔走在后面。他手里还拿着有一丝光亮的手电筒。也许,他还是担心我受惊吓吧,当走到那段最阴森处时,林子叔就对我说,要我傍着他走。可我不但不听,反而快步朝前跑了起来。可是,就在我跑离他十几米远的时候,情况终于出现了:我身旁的草丛中,突然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声,也听不出是什么声音。然后,草丛像犁田似的两边分开,一下朝前分开好几米远。
    林子叔一看,顿时吓了一跳。他忙低声叫喊:“猴子,快过来。前面有……”
    “有什么呢?”我若无其事,眼睛一直盯着那两排被分开的草,“不是遇到活鬼了吧?那我正想捉一个看看。”
    “快到我身边来。叔保护你!”林子叔声音有点颤动,他一边叫我,又一边自言自语地说,“行善积德,行善积德。别吓坏了孩子。我只是想试试他,并不是要真吓。孩子是吓不得的……”
    我一听就知道,林子叔是在和鬼说话,祈求鬼的原谅和保佑。以前,妈妈在家里也经常这样自说自话,说是祈求爸爸保护我们。
    我哪里还要什么保护,正求之不得呢!心想,这正是自己捉鬼看看的好机会呀!于是,我没有理睬林子叔,而是屏住呼吸,蹑手蹑脚走到草丛分道的尽头,对着一团小黑影猛扑过去,一下将它死死压在了身子下,压得那家伙尖吼了几声,然后就不动弹了。这时,我便高兴地回过头,朝林子叔大叫起来:“叔,快来看,我捉住鬼啦!”
    我的叫喊,让有些紧张的林子叔更加慌了。他一边朝我这边跑,一边嚷道:“看你这孩子,是不是真的被鬼缠上了,精神乱了呀!”
    “没有,没有。”我一边解释,一边慢慢起身,将那个黑乎乎、毛茸茸又肉肉的东西提了起来。因为我当时用力过猛,它已经死了。我没弄清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就将它举起,摇晃着,发出一阵傻笑。
    这时,林子叔跑到我身边,用小手电筒一照,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并不是什么鬼,而是一头小野猪崽子。鼻孔里还滴着血哩!
    “猴子,你真行!”看到是野猪,林子叔的胆子才大了。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用赞许的口吻说,“我们马上回去吧,趁鲜,剐了让你妈煮一锅肉,大家尝尝鲜!”
    看来,我又可以解一次馋了。我高兴得几乎跳了起来。
    接着,我们便高兴地往回走。
    回家忙碌一阵后,妈妈就把野猪肉煮好了。就在热气腾腾的野猪肉端上桌的时候,我便扯开嗓子叫喊起来:“我们吃鬼肉啰!”
    谁知这一叫喊,却让妈妈很不高兴起来。她刚坐到桌边,就黑着脸教训起我:“这孩子真不懂事。胡乱说些什么?明明是吃野猪肉么!”
    说着,她又起身走进厨房,拿来了一双碗筷和几个酒杯,还有一瓶白酒。她先给林子叔倒了一杯,然后在桌子的另一面,摆开碗筷和酒杯,斟上酒,自言自语地说:“孩子他爸,得罪你了。孩子还小,童言无忌呀,别放在心上啊!”
    妈妈一连串动作,弄得我莫名其妙。后来才知道,妈妈是责怪我不该说“吃鬼”的。她以为爸爸就是鬼,当时肯定在现场。妈妈当时要请他喝酒,赔不是,就是怕他生我的气,伤害我。
    其实,我又哪里会相信妈妈的话呢?当时,在那里,明明什么都没有,哪里会有爸爸的影子?
    经过“捉鬼”那件事,我的名声就更大了。那是林子叔吹出去的。
    他后来逢人就说:“猴子那家伙,真是天胆呀!难道,连鬼都不怕,这世上还有让他可怕的吗?”
    自此,我胆子大、不怕鬼的名声传得村里是人皆知。我的胆子确实更大了。
    可是后来,还是因为一次捉鬼,我被吓坏了,胆子也变小了。
    那次是在我自己家里。
    那是我爸的周年祭祀日的夜晚。那天晚饭后,妈妈说晚上爸会回来,就开始布置房间。她从屋外弄来一撮箕石灰粉洒在睡房,从进屋的门坎上一直洒到了她的床前。然后再在床前放一张小木桌,也洒上了石灰。妈妈说,爸回来的时候,必须从石灰路上经过,才可以上床与她会面。
    我一听说鬼爸能够现身,高兴极了。我就想看看鬼爸究竟是什么样子,更想拉住他的手,和他说说话。可是,妈妈没同意我在那里看。她知道我是个“天不怕”,说担心我吓了爸。于是责令说:“今晚要老实点,不许乱说乱动。早早洗了到自个儿的房间睡去!”
    其实,我是极不情愿去睡的。我又哪里肯失去一次见“鬼爸”的机会呢?但看妈妈那副有些憔瘁,又有些虔诚,还有些渴望的样子,我就不好再坚持了。
    妈妈其实是位很漂亮、很贤淑、很能干的女人。以往,她和爸一直很恩爱,他们感情很深厚。要不是爸的突然离去将她的精神彻底催垮的话,她也不会落得如今这般孤怜和老态的样子。她心里还是一直装着“鬼爸”的,这我知道。让妈妈能有一次与“鬼爸”独处的机会,我想确实应该。我很心疼妈妈。
    在不情愿中,我还是不得不听从妈妈的安排。洗完后,我就自个儿钻被窝里睡了。
    可是,躺下了好久,我始终睡不着。心里总是想着鬼爸回来的情景。我不知道鬼爸什么时候会来。直到很久很久,我仍然在听着隔壁的动静。大概到了大半夜的时候,从中间的隔门缝隙里终于传来了隔壁动静:我听见外面的门“吱呀”一声响,然后,就有轻轻的脚步声走进了隔壁屋里。那声音从门口一直移到了妈的床边才停下来。接着,就有了让人难以听清的低语。我躺不住了,连忙爬起来,蹑手蹑脚地走到中门缝处,耳朵贴在门边细听。
    很快,我就听出是一男一女在说话。女的是妈妈,可那个男人究竟是谁呢?难道真的是鬼爸?我觉得真有点奇怪。难怪妈妈经常说,爸没走远,就在我们周围转着;也难怪别人都说能见到村里死后的人。原来,爸还真的能像活人一样现身,还能和妈说话。这能不让我好奇吗?当时,要不是怕影响妈妈的好心情,我还真的就要冲过去见鬼爸了。但我没敢乱动,只是伏在门板上继续偷听着……
    不知过了多久,大概是快要天亮的时候了吧。这时,隔壁屋里又有了动静,又是一阵低语声后,轻轻的脚步声又响起。我想,一定是妈妈和鬼爸会面已经结束。鬼爸就要离开了。我屏声静气、全神贯注注视着那边。可是,就在脚步声响到离我很近的时候,一个高大的人影进入了我的眼帘,顿时让我眼皮乱跳。我脑子里随即蹦出一个大大的问号:那个影子怎么既像我爸、又像林子叔呢?
    为了弄清到底怎么回事,我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猛然拉开门,冲了过去。
    见有人追赶,那个黑影拉开门就往外跑。不过,他还是没有一下跑掉。他带上门的时候,门板卡住他的一只脚,被我死死压住了。我一边用手扯住他的脚,一边用身子顶住门板,大声叫了起来:“哎呀,是鬼爸吧?跑什么啊,让我看看吧!我真的好想看你呢!”
    我的叫喊声把妈妈惊呆了。她连忙爬起来,小声责怪说:“你看这个鬼孩子呢,怎么还没睡呀?看你神经兮兮的,脑子出毛病了吧?”
    我回过头辩解说:“是真的。我还压着他的脚哩!你快来看呀,脚上还有鞋。”
    “快放开,那是你爸的魂,压不得的!”妈妈厉声斥责道。
    哪知,就在我回头的一刹那,那只脚一用劲,就从门缝里抽走了。随即,门外响起跑步声。
    我打开门一看,外面是一片漆黑,什么也没有发现。
    这时,妈妈拉亮了电灯。灯光下,我发现地上的石灰上留下了许多大男人的鞋印。也许真的就是鬼爸回来了。
    “难道,爸根本就没死啊?别人说,人死了就再也没有肉体了,是轻飘飘的呢?”我望着妈妈,很有些好奇地问,“可我刚才确实是摸到了一只肉脚的呀!”
    “别说了,别说了。还不快去睡觉?”妈妈看了我一眼,吓唬着说:“你再不去睡,鬼爸就会邀好多恶鬼来报复你的。他们都张着血淋淋的大嘴巴呢!”
    听妈妈这样一说,我心里突然打了个寒颤。不知怎么的,平时那么大胆的我,突然就感觉周围到处都是鬼。什么吊死鬼、饿死鬼、披毛鬼,一个个张着血盆大口向我扑来。我眼前一黑,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倒在了地上,再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后来听妈妈说,我那次被吓得不轻。倒地后就开始抽搐,高烧,说胡话。什么吊死鬼用绳子勒我的脖子呀,什么饿死鬼要吃我的肉啦,什么女水鬼挖我的眼睛啦……什么胡话都说。我还被吓得直喊叫“怕、怕、怕!”。
    妈妈还告诉我说,当晚,是林子叔把我送到了县医院。他在那里陪了我好几天,一直到我出院。
    自从那次以后,我的胆子就小了。虽然在别人面前嘴里还充硬,但内心深处,确实有些胆怯,连一个人走夜路都有些害怕,更没有以前捉鬼的胆量了。因为,我总是经常想起那天晚上的事,那只让我压住的脚。那到底是人的脚呢,还是鬼脚?如果是鬼脚,那又怎么解释鬼是没有肉体的呢?如果是人的脚,那又是谁的呢?
    直到几年后,妈妈才给了我答案。那是我懂事以后。
    妈妈说:“那天你捉到的确实是你爸的脚。不过,那不是你死去的爸的,而是你现在的爸——林子的脚。”
    原来,我们当地有个很奇特的习俗。死了丈夫的女人如果要改嫁,必须周年以后。当地人认为,人死后周年内阴魂是不散的,常常回来,直到周年那天夜里。有些女人为了弄清自己丈夫是不是回来,就经常在睡房里洒上石灰,第二天早上,就去看上面有没有什么印迹。如果哪天有,说明丈夫回来了。并且,她们还要从脚印上辨别出男人死后变成了什么。如发现有狗脚印、猫脚印、鸡脚印,甚至是人脚印之类,就认定男人已经变成了什么。但到了周年那天夜晚就不同了。那天夜晚是决定死人阴魂还继续回不回的分界线。如果石灰印上有了别的男人留下的脚印,阴魂就知道女人已经又找了男人,也就不再来了。那天晚上,林子叔是专门来留脚印的。
    妈妈还说:“其实,爸死后不久,我就和林子叔好上了。林子叔是同情我们孤儿寡母才那样做的。可是在当时,我们不敢公开。因为那时你爸没有满周年,还没有周年夜晚的那个过程。”
    听着妈妈的述说,我什么都明白了。
    林子爸,你害得我好苦呢。真是个鬼爸哟!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