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胡判官 > 详细内容

胡判官

作者:江姝渃  阅读:63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S市各个看守所近来出现了些蹊跷事儿。从上个月开始,被关押在看守所里的重大案件的嫌疑犯都开始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梦游,虽只是在自己的牢房内走动,但动静之大却是出人意料的,不仅影响了别间牢房犯人的休息,也让看管的狱警很是头疼。不过头疼归头疼,有些人还是很乐意嫌疑犯梦游的,这些人便是调查相关案件的重案组刑警。
    罗小飞是刑警一大队重案组组长,S市多起重大案件都是在他的带领下破获的,这些重大案件涉及面挺广,但以谋杀案居多,其中不乏连环谋杀案。这不,就上个月他才奉命接到了一桩连环少女碎尸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抓到犯罪嫌疑人,可在审问的时候却遇到了麻烦,凶器一直没有找到,而嫌疑人的嘴巴又闭得严实,怎么也撬不出一个字来。罗小飞一筹莫展,就差挥拳头打人了,却在这时,看守所传来消息,说嫌疑人晚上睡觉梦游,把行凶作案的全部过程都招了。
    罗小飞简直太诧异,当即赶往看守所,据狱警说,嫌疑人前一天晚上闹的动静挺大,又哭又喊,等狱警过来看情况时,嫌疑人已经跪在地上,满脸泪痕地讲述了他作案的全过程,之后便直挺挺向后一栽,不省人事了。
    按照嫌疑人交代的信息,罗小飞顺利找到了凶器,嫌疑人作案罪名成立,执行死刑。罗小飞所带的重案组又是一记头功。
    这之后,相同的事情又发生了几次,众人就觉得蹊跷了。一个嫌疑犯梦游交待罪行也就罢了,接二连三的犯人白天犟得像头牛,晚上又温顺得像只羊,这就有些说不大过去了。罗小飞组里有个成员平时总神神叨叨的,凑到罗小飞面前耳语:“组长,依我看,他们是见鬼了。”
    罗小飞好歹也是国家公安机关的刑警一名,标准的无神论者,当即就给了队员一个白眼:“再迷信就把你踢出刑警队。”
    见不见鬼罗小飞不知道,他只知道看守所里一定出了问题,虽然事情是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可太过蹊跷的事情总会让人心里觉得别扭。罗小飞的第六感一向很准,这一回也是同样。就在那碎尸案的凶手将要被执行死刑的前一天晚上,他已将自己的小命交待在了监狱里属于他的那间小小的牢房里,且死相极其狰狞,五官分离身体,一张脸面容模糊,经法医鉴定,五官是被他自己生生扯下的。
    自杀的事实摆在面前,可罗小飞还是不相信,不是所有冷血杀手的心都能冰冷到亲手结果了自己的性命,而这个凶手正是对自己狠不下心来的那一类人,否则一开始警察找到他时他便能结果了自己,何苦再到监狱里受这份罪过?
    罗小飞是相信自己的判断的,可是凶手已死,死人是不会说话的,法医的证明又在,他也无话可说。不过后来,诸如此类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证明了他判断的正确。
    这之后又有几个嘴硬的嫌疑犯被关进看守所,白天死也不招,晚上却在梦游时痛哭流涕交待了实情,移交到监狱后或自杀或痴傻,总之都没有好下场。
    怪异的事情发生一次是偶然,发生多次便有问题了,罗小飞便在此时接到上面的命令,让他们组调查一下这事,以防狱警里有人谋杀。
    罗小飞想来想去,觉得还是深入虎穴才能调查清楚,他便和几名队员由上面安排,隐藏了身份作为嫌疑犯被关押进看守所里,密切注视着所有嫌疑犯的一举一动。
    在看守所里关了三天,风平浪静,到了第四天晚上,睡梦中的罗小飞听到了一些动静。
    常年当刑警让罗小飞养成了睡觉轻的习惯,看守所的生活乏味,他无事可做,晚上早早上床睡觉,睡到夜半,忽然听到了一声拍打,这声音他很熟悉,因为最近电视台在播放新版的包青天,所以他立刻便听出这拍打声正是包青天判案时用惊堂木拍打桌面的声音。
    看守所里怎么会有惊堂木的声音?book.guidaye.com
    罗小飞立刻抖擞精神坐起了身,凝神细听,听到隔壁牢房有轻微的说话声。罗小飞记得隔壁关押着的嫌疑人涉嫌绑架某富商的儿子索要赎金,在交易时被抓获,可是孩子至今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刑警多放查找也毫无头绪,而嫌疑人却牙关很紧,死活不透露孩子的下落,如今这案子还僵着,负责案子的重案三组队长和罗小飞是朋友,对这个嫌疑犯恨得咬牙切齿。
    如今,隔着一道墙壁,罗小飞听到嫌疑人的动静,极其清晰。
    惊堂木“啪嗒”又是一声响,一个深沉男声说:“堂下陆虎,你可知自己犯了什么罪?”
    陆虎素来不屑的声音此时有了些颤抖:“你,你,你是谁?”
    “大胆!见到胡判官还不赶快下跪!”一道尖细嗓音插了进来。
    “胡,胡判官?是,是人还是,还是……”
    “嘿嘿,就快要做鬼的人了,还管我们是人是鬼?老实交代你的罪行,胡判官可饶你不死。”尖细嗓音道。
    陆虎依然像白天审问一样装傻:“罪?什么罪?我不过是替人收钱……”
    话音还未落,只听得“哎哟”一声,陆虎的声音已经变得痛苦起来:“救,救命!”
    罗小飞听出不对,掏出上面事先给他准备好的牢房钥匙打开门,悄悄地挪到了隔壁牢房门口,从上面的铁栏向里张望。
    罗小飞看到了一团黑气,在牢房里漂浮,黑气正中央长着一张人脸,凶神恶煞的模样,让人看了都心惊胆寒。这团黑气的旁边站着个一手执铁链一手托了张桌子的小童,小脸很白,一脸死气。而陆虎则抱着胸口滚在地上,痛苦不堪。
    那黑气“啪”地又是惊堂木一拍,道:“你说还是不说?”
    陆虎咬牙硬撑:“说什么?”
    黑气怪笑一声:“好大的胆子,倘若我把你的心活生生剥出来,你还能这般刚硬么?”
    他冲小童使了个眼色,小童当即一甩手,铁链稳稳地钻入陆虎的胸口,罗小飞这才看见,铁链是带钩子的。
    陆虎“哇”地一声大叫,磕头求饶:“胡判官饶命,我说,我都说,孩子被我杀了,尸体埋在城郊,我看不惯他自小那么好命……”
    尸体在城郊?
    罗小飞当即不敢迟疑,大喝一声,拔出腰间手枪对准牢房,可是奇了怪了,牢房里除了路虎以外,再无其他人,那团飘着的黑气和小童不知何时不见了,只听得惊堂木拍案的声音,不绝于耳。
    狱警听到动静赶过来时,陆虎已经昏迷不醒了,罗小飞掀开他的衣服一瞧,胸口那里好好的,之前被锁链钩破的痕迹荡然无存。
    难不成他刚才也是在梦游,看到的都是自己的幻想?罗小飞异常纳闷。
    陆虎醒来时已经不记得之前发生过的事情了,可却一反常态地跪倒在罗小飞和狱警面前,嚷嚷着自己要认罪。
    事情又回到了先前的样子,陆虎在一夜梦游后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罗小飞该作何解释,难不成要跟领导说自己在陆虎的牢房里看见了鬼判官,是那判官吓得陆虎认罪的?这话说出来谁信?
    陆虎很快被移送到了监狱,罗小飞不放心,一起跟了过去。按照先前几桩案子的经验,陆虎很有可能在开庭审理前有性命危险,罗小飞自然不能让这样的事情,所以和队员一起24小时在陆虎的牢房外蹲守,而入夜那一班岗,总是罗小飞自己来守着,他想亲自看一看自己那晚究竟是在梦游,还是一切都是真的。
    开庭的前一晚,罗小飞一个人坐在陆虎的牢房门口抽烟,陆虎闻到烟味儿,凑了上来:“警官,劳烦给我也吸上一口?”
    罗小飞从窗口递了一支给他,陆虎猛吸一口,整个人都舒坦了。
    “喂,那天晚上你当真什么都不记得了?”罗小飞问。
    “警官,我发誓,真不记得了,要是记得我能不说吗?”
    “那你有没有印象看到一团黑气?”
    “我印象中睡了一整晚,哪儿看见什么黑气?”
    罗小飞无奈了,只得叮嘱他:“那待会儿要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叫我。”
    陆虎应承着,缩回床上抽烟去了,罗小飞百无聊赖地靠在墙上回忆着那天晚上的情景,觉得周围的温度越来越低了,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看看表,时间已近午夜十二点。
    周围很安静,安静得有些不可思议。www.guidaye.com
    猛然一声惊堂木拍案,让罗小飞一个激灵跳了起来,往牢房里觑,那晚所见的黑气又出现在牢房里,黑气包围着的脸比先前还阴森几倍,而它身旁的小童则又蹦又跳得用锁链将陆虎缠了个结实。陆虎呢,整个人呆呆傻傻的,像是魂游天外。
    阴沉的男声道:“犯人陆虎,诱杀幼童,天理不容,其罪当诛,即刻行刑!”
    惊堂木再一响,缠绕陆虎身上的锁链开始收缩,越缩越紧,陆虎的全身因为血管的挤压而通红,倘若继续下去,必定血管破裂而死。
    罗小飞举起手枪,对着那团黑气扣动了扳机。
    空气仿佛瞬间凝固,罗小飞觉得身体都要冻成冰块了,就见那张狰狞的脸忽然间转过来面向他,怒气显而易见:“何人竟敢扰本判官办案?”
    “判官?”罗小飞忍住一身的寒意,不屑道:“人间的事情,何时轮得到你管?”
    胡判官一声轻笑:“活人的事情不归我,可他早晚要死,就是我阴间的魂魄,我自然有权判定他的死法。”
    “那便等他被枪毙了,到阴间再死一次好了,只是现在,你不能动他!”罗小飞一字一句道。
    胡判官还没有说话,那小童就开始发出一阵怪笑:“判官爷爷,他竟来管你的事呢!”
    “不自量力!”胡判官不耐烦地甩了甩头:“年轻人,夜已深沉,上床歇息吧!”
    他话音刚落,就见一阵黑风四起,将罗小飞包围了起来,他只闻到浓烈的腥臭气息,身子便漂浮了起来,自此失去了意识。闭上眼睛的那一刹那,有什么温热的液体喷到他的脸上,血腥的味道,让他想到了破裂的血管,会是陆虎的吗?
    罗小飞被队员叫起来,已是六个小时后的事情。他揉揉惺忪的睡眼,这才发现自己竟然靠着牢房的墙壁睡着了。他怔了好半天才想起来自己为何置身此处,忙跳起来去查看陆虎的情形,陆虎正蜷缩在床上睡得正香。
    狱警过来带陆虎去出庭,陆虎却是一副呆呆傻傻的模样,仿佛三岁孩童,再认不得人。他全身上下的皮肤都是红通通的,像起了疹子,可是如果仔细看,会发现肿胀的皮肤下青色的血管,血流缓慢,像是随时都会破裂了。
    果然,陆虎在出庭的路上暴毙,死因是血管破裂。
    从此,S市的警局里便有一个传言,但凡是不愿认罪的嫌疑犯,无需对他们一审再审,只需关在看守所里呆几天,经过一晚的梦游,他们自会痛苦流涕着要求认罪。而他们最终的下场也很凄惨,总和他们犯下的罪行相匹配。
    自此,S市再没有不愿认罪的嫌疑犯了。
    唯罗小飞回忆起那两个晚上的事情,总是一片空白。这之后,他时常晚上做梦,梦见一团黑气,有惊堂木的声音在梦里回荡,依稀有个深沉的男声道:“堂下何人,有何罪行,还不速速向我胡判官从实招来。”
    胡判官,阴间掌管鬼魂命运刑罚的判官,鬼魂在阳间造下的孽皆在胡判官处有记载,他铁面无私,朱笔一点,鬼魂难逃法网。偶尔,胡判官会到阳间去上几趟,都是午夜时分,有小鬼带路,去寻那死不认罪的犯人,打开他们的金口,从此枉死的生命终于沉冤得雪。而这世上能有幸见得胡判官容颜的活人,恐怕只有罗小飞一人了。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