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人皮日记簿 > 详细内容

人皮日记簿

作者:江姝渃  阅读:161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黎小雅家的附近新开了家精品店,里面的东西挺特别,好看又新潮,是别家精品店所不能比的,所以黎小雅每天放学都爱去里面逛逛,淘些自己喜欢的带回家去。
    黎小雅有个特殊的喜好,就是爱收集本子,她有记日记的习惯,本子用得快,所以看到好看的本子便会买下来,留着以后用。
    精品店的老板是个和黎小雅差不多大的年轻男人,面目挺清秀,就是略显苍白些,看上去有些病态。一来二去,黎小雅和他便成了朋友,店里若进了新货,老板也会先让她挑完再铺货,这让黎小雅颇有点优越感。
    忘了说,男人名叫尹乐。
    尹乐的家就在店铺的后面,这本是个居民楼的一层,半间被他用来做店铺,半间居住。有时他进里屋拿东西,店里就没人看着,若是客人来了,门口挂着的风铃会响,他便会出来。去的次数多了,黎小雅发现尹乐有事没事总爱在里屋呆着,于是打趣他:“没见过像你这么不爱看店的老板,万一谁偷偷进来把东西偷走了呢?”
    尹乐毫不在意:“不是有风铃么,进来人我会知道。”
    虽话是这么说,可黎小雅总觉得尹乐在里屋一定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让别人看见的,她曾几次要求进去坐坐,都被尹乐拒绝,这让她觉得尹乐太过小气。
    转眼到了秋天,黎小雅接连几个星期都没有光顾精品店,再过来时精神气色明显不好,重重的黑眼圈,很是吓人。黎小雅趴在柜台上看商品时尹乐递给她一罐饮料:“好些日子没见你了,最近很忙?”
    “家里有些事情,爷爷生病住院了,前几天刚去世,所以没空过来。”
    店里瞬间有些沉默,尹乐道:“我新进了些东西,你要不要瞧瞧?”
    他从里屋搬出来新进的货物,黎小雅立刻两眼放光,一番挑挑选选,尹乐与她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忽然,黎小雅指着个本子问尹乐:“这是什么材质的,挺有质感。”
    “牛皮的,日记本,里面按日历来划分的,每天一张,最适合喜欢写日记的人。”
    “我就挺喜欢写日记的。”黎小雅捧着日记簿,爱不释手:“这个多少钱?”
    “抱歉,目前只有一本,你来之前已经售出了,进货的话要过些日子才能到。”
    “这样啊,那我预定一本好了。”黎小雅抚摸着日记簿的封面,那材质细腻,摸上去触感丝滑,让人感觉到舒服。翻开来,扑面一阵奇异香气,牛皮纸张有年代的厚重感,记日记最适合。
    “那一周后来取。”尹乐把她手中的日记簿拿了回来:“时候不早了,你该回家了。”
    今日的尹乐有些奇怪,从前他是绝不会下逐客令的,今天倒是头一次,黎小雅回家时还有些狐疑,可是因为近几日为爷爷的去世太过忙碌,很快便累得睡着了。临睡时还心心念念着那个牛皮日记簿,盼着能尽快将它拿到手里。
    再去精品店已是一周后,黎小雅的黑眼圈依然没有下去的迹象,因为她这一周总是在做梦,梦见爷爷回了家,像小时候那样在阳台上摆弄花花草草,也会在厨房做出美味菜肴,梦里有菜香飘来,那么真实。而更多的时候,爷爷只是站在阳台上,两眼空洞的看着她,阳台上挂满了衣服,湿漉漉的衣服垂在那里,水滴在爷爷头上,把他淋湿,他却毫不在意。黎小雅想把爷爷拉开,可无论如何也碰不到爷爷的手臂,她着急的在衣服下面来来回回的走,水珠滴在她的身上,让她惊醒。
    这个梦反反复复做了很多遍,黎小雅总觉得爷爷是有话要对她说,所以特地在路口给爷爷烧了些纸,可是无用,梦境依然每天如约而至。
    黎小雅给尹乐说起这个梦,尹乐笑笑,没有作答,而是从柜台后面拿出一个厚厚的牛皮日记簿来递给她:“喏!你要的日记簿。”
    这本比黎小雅一周前见到的那本还要厚实,且质地更加柔软,黎小雅高兴得扬了扬眉:“谢了老板。”
    尹乐依然是温和的笑:“不谢,不过是成人之美。”
    他这话说得黎小雅有些不大明白,却也没再过多追问。晚上回家,黎小雅把日记簿放在了书桌上,打算从今天起就开始用它。
    柔和的灯光下,牛皮日记簿的颜色更加好看,黎小雅情不自禁用手摸上去,那柔软的感觉就想是摸在了人的皮肤上,凑近了看,日记簿封皮上好像有极细的纹路,像人皮肤上的纹路一般。
    此时房间里很安静,黎小雅分明听到了来自另一个人的呼吸声,和她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让她的心莫名颤抖了一下。
    是谁?
    黎小雅紧张兮兮的回头看了房间一圈,没有人,或许是她太过神经质了。
    拿起笔,翻开日记簿,刚要书写,黎小雅却愣住,原先空白的日记簿此时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那一手好书法,分明是爷爷的。
    日记簿是从她出生第一天开始记的,直到爷爷去世那一天,整整二十三年。因为字太小,有些黎小雅只能拿着放大镜才能看得清楚。整整一厚本日记簿,全部是和黎小雅相关的,她出生第一天的啼哭,第一次叫爷爷,上小学被男生欺负,当上大队长时爷爷的幸福,后来高考爷爷的紧张,还有刚参加工作时爷爷的叮咛,一字一句,全都被爷爷完完整整记录下来。有些事情就连黎小雅自己都忘记了,爷爷却记得清清楚楚。
    黎小雅很感动,却又纳闷儿,明明是空白的笔记本,怎么拿回来里面就写满了字,是当真有魔法还是见了鬼?
    她想起这一周的梦,心里升腾起一个想法来:难不成是爷爷回来了?
    猜测归猜测,她觉得还是应该找尹乐问个清楚。已经晚上十点,不知道尹乐的店有没有打烊?
    黎小雅一个人踏着夜色去了精品店,出乎她意料,店里还亮着灯,只是门口的牌子已经翻到了停止营业,黎小雅推了推门,竟然开了,风铃一阵轻轻响动,可尹乐却并未如往常一般出来。
    穿过一排排柜台,黎小雅站在了那扇通往里屋的门前,门是虚掩着的,能看到里面透出的亮光。这扇门是尹乐的禁忌,从不允许旁人进出,倘若自己贸然闯进去……
    可好奇心终归战胜了一切,黎小雅轻手轻脚走了进去,牛皮日记簿就被她抱在胸前,让她觉得像抱着一个人,因为可以感觉到扑面的呼吸和心跳。黎小雅忙把日记簿从胸前移开,那种感觉这才消失了。
    里屋的房间不大,房间都亮着灯,没人。黎小雅四下看看,只阳台上有个浅浅的人影轮廓,看着很像尹乐,因为被上面晾晒着的衣服遮挡着,很容易被忽略。
    黎小雅瞧瞧靠过去,尹乐似乎在搭衣服,阳台上有水滴滴答答的声音,让黎小雅想起了她的那个梦,梦里也是有这样的阳台和滴水的衣服,而她的爷爷就站在阳台上。
    黎小雅停住了脚步,因为接着房间里的光,她看见阳台上那一排密密麻麻挂在衣架上的竟不是一幅,而是一张张皱皱巴巴的人皮,在无风的两台上飘飘荡荡,尹乐手中摆弄着的,正是一张刚洗好的人皮。
    黎小雅发出了一声尖叫。
    尹乐回过头来,冲他浅浅一笑:“怕什么,你手中拿着的不也是皮么?”
    黎小雅看向自己手中的牛皮日记簿,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之前感觉到它柔软的触感都是真实的,因为它确确实实是用皮做的,只不过不是牛皮,而是人皮罢了!
    黎小雅忙把日记簿朝尹乐丢去,扭头就要跑,可刚跑没几步便被一个苍老的声音唤住,是她的爷爷站在阳台上,两眼无神的望着他。
    “爷爷!你把我爷爷怎么了?”黎小雅大叫。
    “你爷爷临死前曾经托我做一件事情,”尹乐平静地道:“他说他就要走了,舍不得你这个孙女,总该为你留下些什么,所以托我做了这本日记,用的是他的皮。他说这辈子还没有活够,没看到你结婚生子,总有些遗憾,用这样的方式留在你身边,他能圆了自己的心愿。”
    他说这话的时候,一直呆呆站在阳台上的爷爷忽然间朝黎小雅看了过来,露出了一个心满意足的微笑。尹乐伸出食指来晃了晃,爷爷转了个圈,渐渐消失不见。
    “我开精品店,却做人皮生意,人的生命既长且短,有些人离世时有未了心愿,所以来找到我,献出他们的人皮,让我为他们做一本日记簿,留在亲人身边。”尹乐指了指衣架上晾着的人皮:“这些都是新鲜的,得洗干净,风干后才能制作。人皮柔软,字迹写在上面,墨水便洇进纹路里,永远不会消失。”
    尹乐拾起地上的日记簿,递还给惊慌失措的黎小雅:“这本日记,你还要么?”
    黎小雅伸出颤抖的手,刚一触碰到日记簿便缩了回来,可日记簿上传来的温热却让她想起小时候和爷爷一起去河堤散步,筋疲力尽时被爷爷拉起小手,那种幸福的感觉,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黎小雅终是接过了那本日记,与此同时,她仿佛听到了一声叹息,极轻极轻。
    第二天,那家精品店便被转让了出去,据说店老板是连夜搬走的,黎小雅上班经过,只看见空荡荡的屋子,而那串风铃仍挂在门口,一有风过,便轻轻响动。
    黎小雅将牛皮日记簿放在了自己的床头,一年又一年过去,她结婚生子,过得很好。只是日记簿却是在不断增厚,但凡她遇见人生中的大事,日记簿后面便会多上一篇,爷爷的好书法工工整整写在上面,字里行间都是喜悦。
    黎小雅从不让别人看她这本日记簿,也从未对人说起过那家精品店,只是偶尔做梦,她仍会回到那个惊心动魄的夜晚,穿过精品店里屋虚掩的门,一路走到阳台。虽然无风,可阳台上挂在衣架上的人皮却在飘飘荡荡,滴下洗净后的水珠,等待晾晒干净,切割裁剪,制成日记,回到亲人身边。
    那个清秀又带些病态的店老板就站在衣架下摆弄人皮,偶尔会回头冲她一笑:“你来了,小雅。过来看看我新做的人皮日记簿。”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