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接生婆 > 详细内容

接生婆

分享到:
关闭
作者:地狱那段情  阅读:809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接生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章:接生名气大,半夜鬼上门
    这个故事是我很小的时侯,有一年冬天下雪的晚上,我们几个小伙伴围坐在我九奶家火炉边,一边烤火,一边听我九奶讲的关于我六奶红绳的故事。
    我现在把这个故事整理出来,隆重向大家推荐一下,你要是看了就会有耳目一新的感觉,就会佩服我六奶红绳这个人非常了不起。好了,下面开始讲故事。
    大冶刘仁八云台片马岭山脚下就是我屋哈,那时侯,四五十年代,我六奶红绳跟我六爹结婚以后,客就开始做接生婆的事了。客无师自通,在我们那一带都很有名气,附近很多孕妇到了小孩生产临盆的时侯,都要把客请去接生。
    这样客名声出来之后,不说是阳间,听说连阴间生孩子,碰到紧急情况也来请客去。客经常往返于阴间和阳间。接生的人家是阳家还是阴家,客自己都搞不清楚,事后一揣摩才知道的。白天绝大多数是在阳间接生,晚上十有八九是在阴间接生。反正不管怎么样,客都尽心尽力把事做好,让母子都平安。
    有一天晚上,客红绳正准备吃饭,突然有两个人慌里慌张的跑来请客去接生。看人家那副急切的样子,客问都不问,背起工具箱就跟着那两个人去了。
    一路上,朦胧的月光下,他们三个人就高一脚低一脚,跌跌撞撞地急行着。客记得走了约半个把时辰,再过一大片阴森森的树林,就到了那户人家。
    那户人家,高大气派的门楼上刻有“万府”两个字,庭院深深,五进五重。客就知道这是一户大户人家。客进去的时侯,屋里灯火通明,到处摆设都非常讲究,很多人在忙进忙出,人家主人穿着绫罗绸缎,老早就站在门口迎接客。
    客急忙进屋以后,看见孕妇正在床上大汗淋漓的痛得打滚,喊爹叫娘,床单上已染了一大淌血。客上前一看,孩子已经临盆,快要生了,客就急忙进入接生状态。客动作娴熟,一边接生,一边叨念孕妇太粗心大意,说要不是来得及时,母子都危险。
    等客把孩子顺利接生下来以后,客就告诉在门外焦急等侯的主人,说是个男孩、母子都平安时,主人一家都非常高兴,就留客吃饭。
    客见时间不早了,本来不想在人家吃饭的,但是一看,人家主人这么热情,酒菜已经端上桌了,另外客晚饭还没有吃,早已饥肠辘辘,于是客就吃了一碗面条和两个鸡蛋,就匆匆告辞了。
    那个主人用块红布包着六块大洋,一再感谢客,就叫之前接客去的那两个人小心护送客回来。那两个人送客到客屋门口就转回去了。
    客红绳回到家后,一路上冷风一吹,客就感觉有一点不舒服,客还以为是吃了东西,走得匆忙,撞了一口寒风。客就叫我六爹赶忙倒口热水客喝压压。
    话未说完,客就突然感觉更恶心了,最后不得不哇的一声吐了。但是吐出来的东西,连客自己看了都吓了一惊,原来客吃进去的那两个鸡蛋是鸡蛋那么大的两个枞树坨,面条是一根根细细的枞树须。
    客心里这才知道,刚才是到阴间接生去了。马上叫我六爹打开工具箱里的红布包,红布里面包着的六块大洋,原来是六个一样大小的瓦片。客就跟我六爹两人大笑了一笑,明白了怎么回事,知道是在鬼糊弄人。

    客早知道阴间跟阳间不同,所以并没有生气。客跟我六爹说,现在仔细回想起来,难怪那户人家里,寒森森的,所看见的人也是阴恻恻的,脸寡白寡白的,跟阳间人的神情有一点不同,没有血气,另外他们穿的衣服也不同,都是中式古装。
    第二章:吝鬼糊弄人,吃亏长一智
    第二天,我六奶红绳到殷祖客姑娘蓝月家去,经过那片枞树林时,无意中看见路边一丘古坟,上面长满了野草杂树。那棵一个人都抱不过来的大杂树长在坟头前,把那个石碑都挤半边垮了,石碑上刻有“万某某”,后面“某某”两字已经风雨侵蚀,模糊不清了,但是,那个“万”字跟昨晚看见的那个“万府”的“万”字,字体结构一模一样。
    还有那户人家门口那棵几个人都抱不过来的古枞树,跟这个坟前那棵古枞树,也是一模一样。我六奶就知道昨天晚上是到客家接生去了,客就对着坟,双手合一,心里还默念了一句,保佑母子平安。
    我六奶客当天回来后,晚上睡觉前,就把早上在枞树垴看到的情景跟我六爹说了。我六爹说,客早就听屋哈老辈人说过,马嶺山脚下这个地方,早在好几百年之前,的确是居住过一户万姓大户人家,是个南来北往经商的,家里有良田万亩,家财万贯,光是家奴就几百人,姨太太都有十几个,连我屋哈这一方那时都是客屋的地盘,在这一方气派得很。
    后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只有客二姨太替客生了一个儿子,其他的都没有生育。听说客万员外那个儿子从小就被大家过于溺爱,长大后一点都不争气,吃喝嫖赌样样都来,正经事一点都不做。
    后来听说连客老父亲最小的姨太太,客都敢搞,把客个老父亲气了个死,从此就一病不起,等客老父亲死后,几个姨太太走的走,散的散,客这个万姓没用的儿子又不会经营,后来那么大一个殷实的家道就这样慢慢败落下去了。
    后来还听说,客是吃了豹子胆,连那时这里果城里最大的地方官府客小老婆紫色,客也敢去勾引,结果这样就得罪死了那个地方长官。

    后来的情况听说,那个官府的小老婆紫色,一夜之间,不知所踪了,有的说是被那个官府处以了私刑,弄死了,偷偷叫人抬到枞树垴去埋了,有的说是跟万员外那个没用的儿子私奔了。
    反正后来,听说客万姓一家人是死的死,散的散,到现在一个人都没有了,不知道是香火断了,绝户了,还是被那个官府追杀不过,带着紫色远走高飞搬走了。
    那丘老坟就是那个老员外的坟墓,因为没有后人扫墓打理,客坟头上长了那么大的一棵树,把石碑都挤歪了挤垮了,都没有人过问一下。
    真是世道无常,人生无际,我六奶六爹客两个人就这样叹息了半夜。
    又有一天晚上,半夜里,突然有一个人急急忙忙来敲门,请客快去接生,说孕妇快要生了,等不得。客一听,马上披着衣服跟着去了。这次也是过了一片树林就到了。接生后,客心里就留了一个心思,饭没有吃不说,还没有洗手就回去,临出门时,客就把沾满鲜血的手,在人家门框上这样用力擦了一下。
    第二天早上,我六奶红绳就特地到后背垴枞树林去找,结果在一丘新坟的石碑门框上,看到了客自己昨天晚上擦上去的血迹,五个客自己的血指印,还清清楚楚印在上面。
    客就知道昨天晚上又被请到阴间去接生了。
    客后来问附近屋哈的人,才知道这坟的主人,是个女的,很年轻,二十多岁年龄,上个月生孩子时,难产大出血,孩子没有生出来,母子都死了。到了阴间,那个孕妇听说我六奶红绳接生的水平高,后悔在阳家时没有请客去接生,所以特地叫人来请客到阴间去接生,母子终于平安。
    一说起我屋哈后背山枞树垴,确实是有一大片密林,上千亩,一直往上延伸到马嶺山。那个时侯,山脚下这一方的人,要到大冶去,在还没有修通公路之前,走小路到殷祖去,必须要经过我屋哈枞树脑那条小路,再从殷祖去大冶。
    这条老山路,大概走了有几百上千年,有七八里路,米把宽,春上头路边长满杂草时还没有米把宽,弯弯扭扭的,路面上布满了长年累月生长的古树根,树根都被来来往往的人、动物踩得光溜溜的。石子路面上,坑坑洼洼的,落满了枞树叶。小山路两旁山地上,都生长着一望无际,大大小小的枞树,有的古枞树身上有手腕大的古藤缠绕着。树木遮天蔽日,小路上,终日难得见到阳光,阴清得很。
    小路两旁枞树林里,都是一大片望不到头的坟地,一个个磊成小丘一样的坟包,有成千上万个,有新坟,也有长满了野草杂树的老坟,有些老坟石碑上刻的字,都模糊得看不清楚了,还有一些古坟,上面长了一棵枞树,把坟的石碑都挤歪挤垮了。现在清明扫墓,时兴在坟头上插纸花,每年到了清明节,一望无际都是插的红红绿绿的花,远远望去,也是一大景观。
    这条小山路,因为两旁古树密林,坟包林立,又加上平时来来往往的人并不多,阴暗偏僻,所以说这片树林,听说是阴间鬼魂集聚的地方。
    一般个把人去殷祖,经过这片林子,经常碰到一些鬼魂之类的,都不足为怪。有一个过路的人,傍晚时分赶路经过这里,突然在林子拐弯处看见路上面的古树枝上,吊着几个看不清面目的黑衣人,男女都有,像荡秋千一样,吊着摆来摆去,血红的舌头伸出来,老长老长。
    那人吓得寒毛倒竖,魂魄出窍,转头就跑我屋哈来喊人,大家拿着家伙赶去一看,什么都没有,就知道碰到了吊死鬼在玩耍恐吓过路人。
    第三章:狠治花心鬼,斗法也新颖
    我屋哈后背山那片枞树垴,一到晚上,缕缕月光照着地面,薄雾萦绕中,阴风呼呼的直刮,寒气逼人;朦朦胧胧中,小路上,林子里,无头鬼,披毛鬼,吊死鬼,拨浪鬼,逍遥鬼在林间漫无目的、悄无声息的这样游荡着。
    要是晚间有过路的人经过那里,碰到了一个大奶鬼,就惨了。听说那些女大奶鬼,赤裸着上身,一对白花花大家伙个奶,吊到了膝盖下,一见到过路的人,赶着就把那一对大奶用力一甩,要过路的人吸;没有过路人的时侯,客就把那一对大白奶往两边肩膀上往后一甩,吊在两边肩膀上摆来摆去,红红的奶水果滴,果滴,滴得一后背的血。
    过路的人碰到了就会毛骨悚然。我六奶因为经常被请到阴间去接生,所以他们对我六奶是非常敬重的,从来不敢惹客,也不敢吓客,老远看见我六奶来了,就赶紧避而远之,除非是一些刚来的毛头新鬼,不知轻重,才敢去惹我六奶红绳。
    说起新来的鬼,这里还有一个故事。有个新鬼姓陆,听说客在阳间时最喜欢去勾引别人家的老婆,搞得别人夫妻打架吵嘴的有,妻离子散的有,寻死赖命的也有,是当地一大公害,附近几个屋哈不少人恨死了客。
    结果有一天晚上,被人家老公在床上捉奸抓住了,那家兄弟五个,也是个逢不得的角色,他们连同屋哈赶来的人一起,一怒之下,就把那个皮盼精给打死了。客死后,就被埋在后面枞树垴靠马嶺山脚那片山上。
    听说这个人死后,本性不改,变成一个花心鬼,仍经常跑出来,穿一身白衣服,在早上或者傍晚时分,坐在路边,专等过往的漂亮媳妇经过,然后就上前去跟别人搭话,趁机迷奸别人。
    听说客上个月把隔壁屋哈,那个到枞树垴来捡蘑菇的一个年轻妇女琴儿,迷得疯疯癫癫,每天衣服都不穿就往林子里跑,听说前几天迷不过,琴儿客还跳进林子旁边那个水库做个水鬼。

    这个陆姓花心鬼就是这样害死人,在阳间这样,到了阴间,还是那样。
    也是因为这个陆姓新鬼客还不认识我六奶红绳,该因客要倒霉,栽在我六奶手上。
    话说那一天早上,我六奶客一个人,天刚亮起来,想赶早到殷祖客女儿蓝月屋哈去接生。客在经过那片山林时,见到了一件怪事。
    头天晚上下了一夜的大雨,路上到处都是泥巴,客就深一脚浅一脚,走进树林那个拐弯处时,突然看见路边古树下,一块平时供过往行人小憩的青石板上,坐着一个白衣中年男人,长得是一表人材,典型的美男子。
    客因为不认识我六奶,见我六奶四十多岁,正是身材丰满、白皙迷人的年龄,客一眼就看上了,馋涎直滴,心想今天一定要用点手段搞到手。客看见我六奶过来,就打招呼一样,朝我六奶红绳点头微笑。
    我六奶红绳客开始还以为也是过路人,正准备还打个招呼时,突然看见那个人坐着翘起的一只脚,黑布鞋面,白底,我们这里去世的人,装棺时都是穿这样的布鞋走的。显眼之处是客那鞋底白得干净得一点泥巴都没有。
    我六奶再看看客另外一只鞋也是这样,白得刺眼,干净得吓人。并且纯白的裤脚上也是这样,一点泥巴都没有。我六奶再看看自己一双鞋,全部都是沾满了泥巴,裤腿上也是溅满了泥巴。客就想,这个雨天,不管是跟客同路走到这里,还是从殷祖那边走过来,不管怎么走,要想鞋没有一点泥巴是万万不可能的。

    我六奶当时就感觉不对劲,就知道今天碰到别人传的那个花心鬼了。这时因为天还早,离自己屋哈也有几百米远,路上又没有其他人路过,客心里就一时急得寒毛倒竖。
    听说过这个花心鬼迷惑女人的手段十分厉害。这里的阴间不少鬼虽然都很敬重我六奶,但是我六奶却不认识阴间的鬼,阴间也有很多恶鬼,客知道今天是碰上了一个,没有办法,只有拼了。
    我六奶毕竟是我六奶,也是见过一些世面的人,只见客深吸了一口冷气,在那个花心鬼没有动手之前,客就抢先一步,先发制人了。
    我六奶当时离那个花心鬼只有一步之遥,客按照天台山那个老尼姑教客的办法,马上解开裤子,端下来,撒了一包骚尿,并且一边撒一边快速的转动身子,把那包尿撒成一个圆圈,把自己围在圈内。
    然后再突然翘高屁股,对准那个一脸愕然的花心鬼,用尽吃奶的劲,把最后半包尿,像喷头喷水一样朝客脸喷去。那个花心鬼虽然躲得快,但还是喷了客一脸。听说鬼怪之类是最怕人尿的,因为人尿有火性,可以防他们。大家晚上要是一个人走夜路,感到害怕时,你就用这种办法试试,这是我六奶教我母亲她们防鬼用的。
    “今天要你个花心鬼见识一下老娘,看你还害人不。”
    我六奶还没有完,客那天正好碰到月经来了,客就又急忙用那个兜月经用的一块布条,上面沾满了月经的脏血,趁那个陆姓花心鬼用手抹脸上的尿时,客就把这个脏东西迅速抽出来,使劲朝花心鬼的头上甩去,正好打在花心鬼脸上。
    听说这些鬼类最怕妇女月经脏血和生孩子的脏血,我六奶听那个老尼姑说,这叫以毒攻毒,以龌龊治龌龊。
    当我六奶把那个脏布条,甩到那个花心鬼头上时,那个花心鬼着实是吓了一大跳,知道今天是碰到高人了,马上化出一溜青烟快速的往密林逃去了。
    第四章:恶鬼下油锅,阴界把名扬
    我六奶红绳,客整败花心鬼这件事,在我们那个地方,被传为佳话,也被传了好多年,现在有一些老人还在津津乐道。后来,还听说在阴间也广为流传。
    我屋哈有一个死了又还魂的叔伯,客到阴间去了几天,听说阴司是我屋哈一个已故多年的太公,在阴曹地府当了一个小官,我叔伯是客侄孙,客说我叔伯阳寿还没有用完,就大喝一声把客又赶回来了。
    客去阴间那几天,被我太公安排去见了很多本屋哈已经故去的老长辈,和隔壁屋哈一些老熟人,大家都赞叹我六奶在阴间接生这件阴德,说阴界很多人都在传客红绳接生的水平高,并且还说有一个阴官相当于阳间省长的大官,叫人在打听我六奶的一些情况,说客媳妇不久就要生孩子了,到时侯派人用轿子把我六奶请去。已故长辈还向我叔伯了解证实我六奶红绳整治那个陆姓花心鬼的经过,说阴界传得沸沸扬扬,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我叔伯还被我太公安排,叫一个陈姓杂役带客到十八层地狱去逛了一趟,说客来一趟不容易。一路上,客看见很多鬼往鬼门关上跑,争先恐后挤在奈何桥上,都等着去超度重生;也看见了很多鬼,被阴曹地府整得死去活来,砍头的,石磨磨的,火烧的,掏心的,剥皮的……
    有一个男的非常不孝,把客八十岁的瞎眼老母亲活活饿死了,客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后,因不孝罪被处以掏心刑罚,只见刽子手拿把剥皮尖刀划开客胸膛,把客活生生血淋淋的心脏取出来,丢给在一旁急不可耐的狼狗吃了。
    我叔伯还特别看见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被下油锅,像油炸鱼一样,把一口大锅红油大火烧得翻滚,然后两个牛头马面架着那一丝不挂的女人,往油锅上一丢,只听见嗤的一声,那个女人还来不及哭喊,就被滚油炸得青烟一冒,白花花的一身白肉就被炸成了黑炭头,叫人惨不忍睹。
    那个陈姓杂役知道我叔伯是客官儿的侄孙,一路上对客非常照顾,像导游一样带客去看这看那。客说你在阳间做了什么坏事,到阴间就受什么处罚,说刚才那个下油锅的女人叫什么媚的,客在阳间,跟客情夫打皮盼,与奸夫合谋把自己亲夫谋杀了,并且还把客亲夫尸体砍成八块,用八个蛇皮袋分别装着丢到长江去了。后来案子破了以后,那个女的叫什么媚的和客奸夫都被枪毙了,客两个到了阴间,又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再下一趟油锅。

    那个陈姓杂役,一边带我叔伯参观,一边还向我叔伯打听我六奶的一些情况,问我叔伯认识不认识红绳这个人,说阴间都在传说那个接生婆,一身好功夫非常了得。当客听我叔伯骄傲的说是客六婶,并且还把我六奶在阳间一些德行向客做了介绍后,那个杂役还竖起大拇指,啧啧有声,连赞了不得,了不得,可惜无资格也无缘拜会。
    参观完后,最后那个陈姓杂役还亲自送我叔伯过了鬼门关,自己才转回去了,并且还说后会有期,请我叔伯在七月半晚上,给客多烧一点纸钱,说客是个孤儿,阳间没有一个亲人,一年到头没有人给客烧一张纸钱,客在阴间穷得不得了,想进步,又没有一分钱去给当官的打点送礼。
    后来我叔伯回来后,记着那个陈姓杂役的好,就在当年的七月半给客烧了好几捆纸钱。听说那个杂役还托梦感谢得不得了,说客要是以后有一点出息了,会有报答客的时侯。同时,我叔伯还给在阴间见过的屋哈的长辈,每个人都烧了不少纸钱,这是后话。

    我叔伯客被阴曹赶回来经过枞树垴时,还听见这里的鬼魂,都在谈论我六奶红绳的人性好,接生的水平高,都在大骂那个陆姓花心鬼,说要把客赶出马嶺山这片阴界,还听有的鬼说,应该向阴曹打个报告,把客打入十八层地狱去,新帐老帐一起算,至少可以处客个割吊的酷刑,即把客那个害死人的东西割下来喂狼狗吃,让客永生做个不男不女的阴阳人。
    我叔伯拐到林子拐弯处时,在一棵古枞树下,还特地看见了有一个官一样的老鬼在教训那个陆姓新鬼,骂客是裸戳眼瞎,在阴界大名鼎鼎、德高望重的接生婆客红绳都不认识,还敢在阴界里混,也敢去迷惑客;骂那个陆姓花心鬼,去碰我六奶是自找烦恼,讨贱;还说客得罪接生婆,除非客想以后断子绝孙。
    我叔伯听见那个官鬼像骂儿一样,把那个陆姓新鬼骂了一个狗血淋头。那个陆姓新鬼低着头,一边承认错误,一边唯唯诺诺保证以后再不敢犯了,说找机会向我六奶赔礼道歉。并且我叔伯还躲在一棵古树后面,还看见那个陆姓花心鬼,偷偷的向那个官鬼塞了一把东西。
    那个官鬼向四周瞄了一眼,见无其他鬼,就马上塞进自己口袋里面。又摆出一副脸板教训客说,本来是要把客的情况向阴曹反映的,念客是初犯,这次就记着,以观后效,说以后再不改,就新帐老帐一起算,打入十八层地狱有客好果子吃的。
    吓得那个陆姓新鬼,在一旁战战兢兢的,一个劲的抹汗,连连承若一定改,一定改,并感谢客这次原谅了客,是再生父母,客的恩情客永世不忘。
    这一幕,我叔伯是看到清清楚楚,听得明明白白。
    我叔伯客死后还魂回来后,一家人高兴得要死。因为之前就托梦回来了,知道客魂魄要回,所以就守着客躯体,几天都没有入棺。客这几天的经历就像睡了一觉,做了一个梦一样。
    附近屋哈的很多人也都来看稀奇,围了一屋子看热闹的人,都问客在阴间的所见所闻。客就一五一十、绘声绘色的向大家讲了,这几天在阴间的见闻,特别是把在十八层地狱所见的,那个男的掏心,女的下油锅的事,向大家这样添油加醋的一描述,大家听得毛骨悚然。
    胆子大的还羡慕我叔伯,说有机会真想去看看;还说那个陈姓杂役鬼,人性这样好,应该多烧一点纸钱感谢客这几天的照顾;当把在枞树垴看见的听见的,说给大家听了之后,大家是义愤填膺,齐声喊应该惩罚那个花心鬼,并说那个官鬼收贿,纵容客,要不得,更应该受到惩罚。
    第五章:阴曹怪事多,三世来历清
    当我叔伯向大家说了,客在阴间见了很多在坐的先人先祖时,大家就一个劲的急问客父母先祖在那边的情况,我叔伯就把客见到或听到的有关先人先祖的情况,一一向大家交代:叫三狗多烧一些纸钱,说客母亲在那边好几年都没有一分钱用了,在过祈讨的生活,穿的衣服破烂得都遮不住丑了。还是本屋哈一些已故亲人在时常救济客。
    说得三狗和客媳妇当场就嚎啕大哭起来,大骂自己这样不孝,说客因为不相信有鬼,所以这些年每年七月半烧客母亲的包袱钱,连客母亲的称呼,客自己的落款,客都懒得写不说,为了节约钱,里面包的也不是专用的黄皮纸,而是客儿子做过的作业本,难怪客烧了客母亲收不到。
    说四赖子客爹在那边又娶了一个阴官的女儿,每天都是花天酒地,过着逍遥自在的生活。
    把个四赖子气得捶胸顿足,说客奶还没有死,客爹就这样急着找人,骂客爹在世时那么花心,到了阴间还是那么花心,等都不等客奶一下,就找了人,这样真没有一点良心,这样真不念夫妻这几十年的感情。
    并且还吩咐大家莫让客瘫痪在床的奶奶知道了,说客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去寻死的,因为客奶至今还在天天叨念客爹的好,骂客自己不早一点死,说死了就可以到那边去陪客爹,说客爹在那边一个人没有人照顾,挺寂寞可怜的。
    还对七麻子说,赶紧给客先父多烧几捆纸钱,说客先父在那边脾气还是那么暴躁,与邻居为了一点屁事,大打出手,结果把那邻居的腿打残废了,正在吃官司。说多烧几捆纸钱,可以叫在阴曹当官的太公去帮忙疏通一下上下关系,争取判轻一点刑罚,不然要是打入了十八层地狱,就麻烦了。说在那里不被整死,也要被整残废,说凡是被打入到那里的人,没有一个不是大刑伺侯,惨不忍睹的。
    听得大家是神情不一,有的大哭,有的大骂,有的大笑,有的还幸灾乐祸。
    最后我叔伯就把话头对着在一旁认真听的我六奶红绳,把一个大拇指朝客直竖,称赞客六婶,说客在阴间真是不简单,名气大得很,很多阴界鬼魂都在崇拜客。
    并且还说,叫客准备着,有朝一日,阴曹那个相当于阳间省长的大官,客媳妇生孩子,一定会用轿子来抬客去接生的。
    并且还说,要是把这件事做好了,搞不好,阎王爷客媳妇生孩子,也会来请客,那时,客在阴间就会红得发紫,吃香的喝辣的,舒服得很,并且还说以后再有人请客去接生,两抬轿子来抬一侓不去,至少要来四抬大轿子抬客才去。

    客这一番话,把个我六奶听了当场就翻脸了,开销我叔伯,说,“你只知道玩味,你就不知道女人生孩子的痛苦,去迟了一刻钟,母子都危险,你知道不知道?我就是一个农村接生婆,有什么了不得的,你莫光听别人那么吹牛皮。你思想这样坏,早一点也没有把你搞到十八层地狱去受受刑,让你洗洗脑,看你下回还这样说不。再不是,下次我到阴间去,就去向阴曹反映一下,叫他们来用铁索子把你锁去。”
    我六奶这样一说,把我叔伯吓得要死,忙说“六婶,说错了,说错了,下回再不这样说了。”
    把在场的大家听了,一齐大声的哄笑起来。
    说起我六奶,还有一些故事可讲。那时客人虽然只有四十多,但是客也是一个有一些来历的人。说起来,大家也许不相信,客经常对我们说,客是一个猪婆投胎的。客说客前世是户人家养的一头猪婆。客变成猪婆的前世是一户人家一个闺女。因为在做姑娘家的时侯,客父亲是开屠户的,经客父一手杀的猪就数不胜数,客那时经常帮客父做下手,比如拿拿杀猪刀,洗洗猪内,猪杂什么的,客也最喜欢吃猪心猪肝什么的。
    后来有一年,客得了一场大病,躺在床上几年都不能起来,客父母就带客到处找医生治疗都治疗不好,检查又查不出个什么病症。说句不好听的话,每天都用煮罐煮药喝,但是都没有一点效果。
    后来病是越来越重了,已经到了奄奄一息的地步。屋哈的人就劝客父母,叫客到天台山寺庙去找那个老尼姑看看。天台山那个老尼姑在大冶这一方都很有名。客看了我六奶前前世那个病情以后,又了解了客屋一些情况,就说,客的病根,就是客不该帮客父杀猪的。并且还说客最作孽的是,有一回还帮客父杀了一头猪婆,猪婆的肚子里,还有好几个猪仔。这些话,客仔细想来,千真万确,还真有那么回事。

    原来是客屋哈别人家,一头猪婆从猪栏内跑出来,滚到一个深沟里摔得快要死了,最后那个猪婆的主人,以两吊钱卖给客父了,客父就把那个猪婆,叫人抬回去,见还没有断气就补了一刀杀死了。客就帮客父,用开水退了毛,刨了皮,把猪婆肉卖给别人吃。当时杀开猪婆的肚子时,里面还有十一个未开眼睛的小猪仔。
    我六奶就说,客因为前前世做了孽事,所以客后来病死以后,就被投胎到前世做了一户人家一头猪婆,一生生育了十六胎,每胎都生育了十一二个猪仔,因为客生育得很好,对每个猪仔都很疼爱,尽心扶养,最后客猪婆死后,就贩回自己前世的孽缘,又被投胎到今世做了一个人家的闺女。
    这些经历,都是我六奶讲给我们听的。我们听得糊糊涂涂,毛骨耸然,一听说客是个猪婆投胎的,就很好奇,当时我还小,偎在客怀里,摸摸我六奶的肚子说,“六奶,难怪你肚子这样大,一对奶也这样大的,原来还是个猪婆变的。”说得我六奶和在场的人一齐大笑起来。
    我六奶,是前世一户人家养的一头猪婆,投胎到今世变成一户人家的闺女以后,客从小就格外懂事,心地也非常善良,为人非常正派,只做好事、善事,从来都不做坏事,也不允许客的孩子们做坏事。
    那个时侯,生产队都很困难,都没有吃的,别人家妇女就经常以打猪草为名,去畈上偷生产队的玉米红苕什么的,或者春上头的时侯,去山上扳生产队的竹笋,上面用猪草盖着,拿回去煮着吃。
    这样的事我六奶就是饿死,也不会做的。有一回,客大闺女蓝月实在饿不过,也跟另外几个同伴一起去打猪草,看见别人闺女这样做了,偷了很多别屋哈的玉米棒,上面用猪草盖着拿回来,客也这样做了,结果回去我六奶就把客打了一顿,还要客把偷来的玉米棒送回到别人地里去。
    我六奶就对客姑娘蓝月说,“做人要正派,我现在从小不教育你,你以后嫁出去了,这样做了,别人会看不起你不说,连我们做父母的也会蒙羞。你要记得,你做的每一件事,人在做,天在看,总有还报的时侯。”
    还有那时,客在山路上,要是看见小孩用弹弓打鸟雀,掏鸟窝,别人去田里捉泥鳅乌龟,或者看见别人在打狗吃狗肉,客都要去好言劝阻人家一番。
    还有一些别人怕做的事,认为是恶事,做了要倒霉的,我六奶就不怕。客想这表面看是一件倒霉事,实际应该是在做一件好事。客相信做了好事是有好报的,客相信因缘。
    有一年,我三伯得了个什么梗病,也就是现在的食道癌,想吃饭又不能吃,连喝水都困难,痛苦得很,后来实在痛不过,客就在一天晚上,到屋哈后面那个枞树林去吊死了。
    当第二天一个放牛娃发现以后,屋哈有些人那边山都怕去,因为当时我三伯吊死那个情景好吓人,又是在那个鬼魂经常出没的地方,连大人都怕去解绳子,最后还是我六奶,和几个胆子大的,一起搬个梯子,去把我三伯吊死的那根绳子解开,把我三伯放下来。
    后来,我三伯还托梦感谢我六奶,说要是还迟解开绳子一刻钟,客就要在阴曹地府变成哑巴了。
    第六章:与鬼比赛跑,难产遗憾多
    我六奶当接生婆,在客一生中,大概接生了好几代人,不管是阳间的孩子,还是阴间的孩子,都多得数不清楚。别人看客接生婆,每次接生时,血淋淋的,好吓人,但是我六奶客却很自豪,客说,迎来一个活生生的新生儿出世,哪怕是鬼孩子,也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善事。
    经常听我六奶说,女人在生孩子时,实际上也是母子都在过鬼门关,孩子在出生之前,有很多鬼在旁边迫切的等待着,接生婆是要孩子活生生的生产出来,而那些鬼因为要急着找替身,就想方设法不准孩子活着生出来。所以在给孩子接生时,我六奶是非常尽心尽责的,生怕有一点闪失,客说客经常跟那些恶鬼赛跑,进行拔河比赛,客拉孩子一只手往阳间路走,鬼却拉孩子一只手往阴间道行,客一个劲的叫孕妇用力,实际是在催孩子早一点跑过鬼门关这一关,如果时间一拖延,孩子出来慢了,就有危险,搞不好就给那些鬼做了替身。
    我出生时,也是我六奶接生的,当时我母亲生我时,因为是头胎,很痛,我六奶一叫我母亲用力,我母亲就喊,“好痛啊,好痛啊。”
    我六奶就说,“你只知道自己痛,你就不知道你儿还在鬼门关上徘徊,你再不用力,再拖时间,你儿个命都保不住了。”
    我母亲一听说我有危险,就不怕痛了,咬着毛巾就使劲的用力,结果就一下子就把我给生出来了。
    我六奶给别人接生,从来都没有一个定价,随主家给,家庭条件好的,多给一点,客也接收,家庭困难的少给一点,客也理解,要是碰到家庭特别困难的,客一分钱都不收,鸡蛋都不吃别人家一个。人家要感谢客,想煮一碗鸡蛋客吃,客就说,“你屋这样困难,女人生孩子辛苦,要补一下好发奶,你就多煮客吃吧。”
    接完生,看母子都平安,客就高兴。有时还给特别困难的产妇送上几个鸡蛋,几斤糥米过去恭喜一下。要是碰到一个难产的,孩子半天都生不下来,客就急得不得了,担心得要死。那时,又没有什么剖腹产。

    有一年,我八母客儿媳妇慧儿生孩子,我六奶守着慧儿生产,由于我六奶那天上午也接生了一个,有一些累,孕妇在生产过程中,客不知道什么回事,坐在一旁打了一个盹时,我八母客媳妇慧儿就发生了难产。孩子一只脚先生出来了,这下麻烦就大了。
    我六奶最怕这样,孩子进又进不去,出又出不来,这样卡了大半天,孩子一只脚还是露在外面,孕妇都已经痛得晕死过去了,血是大量的往外流。再这样,母子都保不住。情急之下,我六奶就对我八母说,“没有办法,先保大人要紧。再拖,慧儿都危险了。”
    我六奶说这个话时,孩子实际早已在产道上卡死了。我八母见孩子已经走了,再不采取措施,客儿媳妇慧儿都保不住,孕妇这时都已经晕死过去了,气息奄奄,血还在一个劲的往外淌,就大声叫我六奶,“不管小孩了,赶快救慧儿要紧。”
    站在门外焦急等待的我八父和客儿子二牛,听说孕妇母子都非常危险,也是急得团团转。后来听里面说慧儿都已经晕死过去时,二牛就一个劲的哭喊,用手把门拍得邦邦响,“六奶,求你快救我老婆慧儿,我不要孩子,我要我老婆。”
    屋哈这时也有不少人围过来,在门外也大声帮着喊,“莫再犹豫了,赶快救大人要紧。”

    听了屋哈和客一家人在这样紧催,我六奶客就不再犹豫了,把心一横,用接生刀快速的把孩子的尸体一边切割,一边往外拉,不管当时的场景几血腥,几吓人,客都管不了那么多。就是血溅满了客脸上身上,客也顾不上抹一下。最后,终于把孩子的尸体全部清理出来,止住了孕妇的血,这才保住了二牛客媳妇慧儿个命,要不然,孕妇都难逃一劫。
    大人虽然保住了,但是孩子却死了,而且死得这样悲惨,这是谁也不愿看到的,没有逃过鬼门关这一关,让守侯在一旁的那个恶鬼找了替身。我八母和客儿媳妇慧儿一家人都哭得死去活来。
    我六奶也和屋哈一些妇女,也是哭得盖什么一样。最后还是我六奶,忍住哭,为了以后好投胎,客就把那个未出世就早早夭折了的孩子,把客支离破碎的尸体,在一个小木盒里面拼装成原样,用针线一点一点缝合好,把血抹干净,尽量打扮了一下,再把小衣服小鞋袜给客穿好,然后再盖上一层白布,再打开门,叫几个大人抬到枞树垴去埋了。
    埋好后,我六奶就对那丘小坟包哭着说,“孩子,六太真对不起你,没有让你活着来到这个世界,真遗憾。没有比赢那个鬼,让客找你做了替身。原谅你六太吧,愿你在阴间早一点投胎,找个好人家。”
    那一段时间,我六奶每天都是灰心丧气的,还在一个劲的埋怨自己。那一个月,客明显消瘦了许多。
    后来听我六奶说,那孩子还托梦给客,也托梦给我八母和客母亲慧儿,说客因为客自己的死挽救了客母亲慧儿的生命,感动了阴曹,阴曹手上正好有一个投胎重生的名额,就又马上把客投胎到马嶺山脚下,靠林场那边某某屋哈,一个叫萍儿的女人肚子里做儿子去了,并说客是某年某月某日某时辰出生,叫我六奶记得那天去给客接生。
    客还叫客父母和客爹客奶,还有客六太,莫再悲伤了,客说客是因为太玩皮了,在出生时先把一只脚伸出来了,没有想到会带来这样一个后果,害得客自己死了不说,还差一险让客母亲也命丧九泉,客说客下次出生再也不会这样玩皮了。
    见孩子有这样一个好结果,我六奶和我八母一家这才转悲为喜,慧儿见孩子还未出世就这样懂事,这么体贴人,还被感动得大哭了一场。
    第七章:名振阴地府,魂灵都请客
    我六奶接生的名声大了之后,不说给人给鬼接生,阴间还有其他魂灵也经常请客去接生。
    那天晚上,有一个人急急忙忙跑来请客去接生,客去了之后,一连帮那个皮肤黝黑的孕妇生产了四胞胎出来,毛绒绒的好是可爱,四个孩子的肤色也各不相同。
    后来我六奶客回来后,北山那边那个屋哈,一个叫红玉的女人来一说,客才如梦初醒。
    原来是红玉客屋一条叫黑子的母狗,怀孕时,那天正准备过马路,突然被一辆失控的运柴的板车,从坡上冲下来撞死了。把客主人红玉还一连几天哭了个死。
    黑子到了阴间就请我六奶去,接着把客肚子里四个狗仔接生出来,母子都很平安。黑子感恩主人红玉一家,在世时对客的种种疼爱,就托梦给客主人红玉,叫客主人不用担心,客在阴间很好,四个孩子都很健康,说客以后再有机会投胎还是会到客屋来,做牛做马,再做狗也愿意,报答客平时对客的宠爱及养育之恩;并叫客主人转述客对我六奶去客屋接生,不嫌弃客的身份,表示感谢。

    我六奶回来后还感叹了好一阵子,说狗都如此有仁义,真是让人意想不到的。
    还有一天晚上半夜里,又有两个人急急忙忙的跑来请客去接生,我六奶正睡得香,听有人敲门,知道是有孩子要出生了,急忙爬起来,披上衣服就跟那两个人一起去了。那次接生,是客一生中最辛苦的一次,因为孕妇肚子里的孩子,生了一个又一个,一共接生下来有十二个孩子,累得我六奶一点劲都没有了。
    虽然好累,但是客还是很高兴,因为母子都平安。那家主人,见客媳妇一肚子生了这么多孩子,就非常高兴,一侓要留我六奶吃饭。我六奶因为之前吃过亏,所以这次不管别人怎么挽留,客都一侓不吃。
    后来回来后,一揣摩觉得不对劲,就对我六爹说,从古到今,还没有听说过哪个孕妇一肚子生下十二个儿女的。
    后来还是云台山林场那边,一个叫绿梦的女人跑来感谢我六奶红绳时,客才解开谜底,原来是绿梦客屋一个猪婆怀一大肚子猪仔时,突然得急症死了,到了阴间,特地把我六奶请去接生。
    我六奶就是这样,经常穿梭于阴间和阳间,在阳间做做接生婆,又到阴间去做做接生婆,不管是谁请客去接生,客都乐此不疲,毫无怨言。
    那天晚上,屋哈好几个要好的妇女,在我六奶客屋正听我六奶谈板,讲客平时接生时碰到的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大家正听得有滋有味时,突然门外一阵嚷嚷,大家不知道怎么回事,都跑出门一看,原来有八个人抬着一顶大轿子,到客门口停下来,说请我六奶马上去接生,一刻都耽搁不得。
    我六奶一看这个阵式,就知道是我叔伯所说的阴曹地府,那个相当于阳间省长的那个大官,客媳妇要生孩子了。客马上带上工具箱,对我六爹说去去就回,被那伙人扶着上了轿子,其中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大喊一声,“起轿了。”
    那伙人就抬着我六奶,一阵风似的,一眨眼功夫就不见了。
    可是那次去了之后,一直到现在,我六奶红绳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