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网络幽灵 > 详细内容

网络幽灵

作者:苏城  阅读:174 次  点赞:0 次  鄙视:2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1
    深夜时分,网警林萧在值夜班。他望着白色屏幕昏昏欲睡。一阵手机铃声打破了午夜静寂。
    电话来自同事杜然,他紧张地述说着刚才发生的灵异事件——林萧,我刚才遇到超级诡异的案件。
    林萧安慰他,先别急,理清楚再说。发生了什么?
    杜然顿了顿,似乎在调整呼吸,然后说,有个叫陈默的人报警说,他们宿舍有个人电脑中毒了。
    林萧不以为然地说,电脑有毒有什么大不了?
    杜然道,对啊,我也这样问,然后准备把电话挂断的时候,那个人说,可是他同学也中毒了!我就问,什么?中什么毒?那人说,类似精神病,你们过来下吧,我已经叫了救护车。
    林萧不困了,顿时精神倍增,是被吓醒的。他在心里盘算着这件事,绝对是史无前例,电脑病毒怎么会影响这个人呢?他做网警多年,从未见过这么离奇的案件。他终于明白一个民警为什么会在午夜呼叫他这个网警了,平时两个人几乎很少探讨工作的。
    杜然继续说,我去了现场,电脑中毒后,蓝屏,屏幕上现出一行血字——恭喜你感染了网络幽灵病毒!!!重启电脑没用,电源都没法关闭,整台电脑如同僵尸就那样半死不活。
    林萧诧异地问,你说什么?电源没法关闭?难道电源也被感染了?
    杜然不解地道,对啊,电源没法关闭,整个线路都被感染了。你不知道么,现在是智能电网。电脑已经被带到证物室,专家明天到。
    林萧道,你这件事的确很诡异,我问领导看能否介入。今天我值夜班,暂时脱不开身。
    杜然说,没关系,我就是跟你提提这个案件,让你提防着。没事了,我先睡了。
    林萧打开搜索引擎,搜索网络幽灵病毒。很明显,没有他要的结果。那个叫网络幽灵病毒的远程控制程序是很古老的病毒,虽然产生了很多变种,但是能感染到人的网络病毒迄今为止还未发现。
    不过他却搜索到一个人写的帖子,帖子里说他一个朋友感染上了一种叫网络幽灵的病毒,现在还在医院里关着。
    这样的帖子还不止一个!
    看来感染者不是一个!病毒正在大面积扩散!
    林萧急忙给领导打电话,孙队,最新病毒出现,可以感染人。已经有病人住进了医院。
    孙奇正队长仿佛没听清楚,道,小林,你说什么?电脑病毒感染人?
    林萧认真道,是啊,而且不止一例。我们要不要上报到国家信息安全中心?
    孙奇正思索片刻道,你见过受害人没?这样吧,现在我们去医院看受害人,并调阅相关案宗,你今晚不用值班了。
    孙奇正驱车来警局接林萧前去医院,队长一脸凝重,仿佛世界末日即将到来。他燃起一支红塔,狠狠地吸着。
    林萧怯怯地问,孙队,你没事吧?
    孙奇正望着前面的厚重黑夜道,中世纪要来了么?
    林萧疑惑地望着队长,什么中世纪?
    孙奇正淡淡道,没什么,我只是想起了欧洲的中世纪。最近在迷中世纪历史呢。
    林萧道,我以为什么呢,原来是欧洲历史啊,我学得不好,断层了。
    从警局到医院相距不过十公里,两人刚说几句话就已到达云台市中心医院。
    2
    云台市中心医院精神病科。
    值班医生舒一春接待了他们,虽然知道警察有深夜办案的传统,不过此时看到这俩警察还是有些诧异。
    孙奇正上前跟舒一春握手,寒暄后说明来意——听说这里最近收诊一位被电脑感染的患者……
    舒一春微笑道,哦你们为了这个啊?这个病人患病原因轰动了整个精神病科,以前从未收诊过这样的患者。
    孙奇正道,是吗?那你先给我们讲讲这个人的症状。我们边走边谈吧,去看看这位病人。
    舒一春继续道,据当值医生说,病人手舞足蹈,口中喊着口号——突破防火墙,自由如脱缰。好像身处一个战争史诗片中,不时模仿枪击动作。而且彻夜不睡,一天到晚精神都好。其他的就跟一般精神病人没有不同了。
    林萧道,这个病人会不会是患了网瘾综合症?有的人沉迷网络,电脑一旦死机可能会发疯的。
    舒一春坚定地说,不会的,所谓网瘾综合症不过是某些人为了赚钱炮制的借口。不会因为沉迷网络而发疯的。
    孙奇正只是认真地听着他们的分析,并不发言。
    一行人转过几个回廊,穿过一道地下隧道后就到了医院的精神病人收治中心。
    这些人像犯人一样被关在监狱里,铁柱子围在四周。有的病人在安然睡觉,有的病人在手舞足蹈,有的病人脱光衣服毫不羞耻,有的病人正在随地大小便。他们的具体症状不同,但是有一点却相同,都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能自拔。
    舒一春指着围笼里的一个青年男子说,就是他,到现在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停过半刻。
    这个男子衣衫不整却满面红光,正在做激情澎湃的演讲:同志们,我们即将攻占另一个地盘了,这是一个充满未知的新大陆。但是,胜利了我们将获得新的能量,失败了就等着死吧!不胜利毋宁死!你们说,能不能干倒他们?!
    孙启正笑道,嘿,这个人放在战争年代真是一把宣传好刀。病的不轻。舒先生,你们检查出什么没?
    舒一春仔细回想着,道,大脑已经发生了病变,但是具体病因没有查到。也就是那种病毒,没有查到。
    他们继续观察着这个病人,片刻后,孙奇正道,你告诉领导,看好这个人了,给他开个单间,不要出意外。过段时间我们还会来看。
    舒一春应道,好,看来这个人有很大的研究价值?
    林萧诡秘一笑道,你说对了,不是一般的大。
    回去的路上,孙奇正给局长打电话报告关于网络幽灵的事,局长道,看来这个案子很麻烦,这样吧,我们成立专案组吧。你任组长,需要什么人可以向我要。
    孙奇正道,谢谢局长厚爱,我需要那台中毒电脑,还有刑侦科的唐风,网警队的所有,法医苏温凉,暂时就这么多吧。
    第二天在全局会议上,局长宣布了“网络幽灵”专案组的成立,并任命孙奇正为组长。以前都是刑警队成立专案组,这是网警队第一次成立专案组。可见领导对此案情相当重视。
    3
    专案组成立第一天。林萧负责联系全国所有感染过的患者。他通过锁定IP很快查出发帖人所在位置——距云台市千里之遥的帝都。但是当他联系帝都警局时得到的答复是,此人不存在。
    奇怪了,怎么可能不存在?难道发帖者已经死了?
    他再次联系帝都警局,对方说,你不要再问了,你想干什么?
    林萧有点恼怒道,我想干什么?我想查出真相!你知道不,这个人的朋友感染了一种奇怪的病毒?
    对方不耐烦道,我怎么知道?这种事你从哪听说的?
    对方明显有了一些警觉,好像这是难以示人的秘密。
    林萧严肃道,我是在查案,查案子时发现的线索。
    对方挂掉了电话。
    看来这个案子不寻常,帝都警局都避而不谈。而当林萧再次搜索这个帖子时却发现已被删除,与此同时,在搜索引擎搜索“网络幽灵”再也搜不到任何东西。林萧心道,还是帝都警局删帖能力强大啊。
    三个小时后,局长召集专案组成员开会,所有人不得带手机以及其他电子设备。
    局长神色凝重地说,刚刚接到上边的通知,此次网络幽灵事件不得再查,所以专案组解散。至于原因,我本人不知道,也不想猜测,同时大家都不要相互打听,猜测。更不要传谣。总之,知道的越少越好。
    除了局长,所有与会者都一脸震惊。这绝对是最短命的专案组。
    散会后,孙奇正请所有专案组成员去金碧辉煌大酒店吃饭。等大家坐定,孙奇正笑道,这次吃饭呢,局长说是顿安慰饭,用的是部分办案经费。大家把酒言欢把酒言欢……
    酒酣耳热之际,林萧举起酒杯走向孙奇正道,队长,说实话,就这么散了,我真不甘心。我知道这都怪我,我今天为了查询外地受害人而联系了帝都警局,帝都方面讳莫如深,好像是个难以见人的秘密或者黑幕。随后他转向大家道,你们说,就这么散了,你们甘心吗?
    孙奇正拍拍他的肩膀道,你的想法我懂,但是组织纪律我们也没办法。好奇害死猫。
    众人纷纷附和道,是啊,组织纪律组织纪律。
    林萧拍着桌子怒道,什么,什么鸟毛纪律!老子就跟这个案子杠上了,你们服不服?服不服?
    众人吓了一跳,纷纷道,服,服……
    所有人都以为林萧这只是醉酒后说的大话。林萧跑到卫生间吐掉酒时放声大哭,旁边的孙奇正安慰他,小林,你怎么了?别哭了,失恋了?
    林萧默不作声只管哭泣。孙奇正觉得醉酒的人大哭也没什么,于是兀自走开,继续喝酒。
    4
    翌日大家都继续按部就班地工作着,好像都忘记了“网络幽灵”病毒的存在。唯有林萧还在暗地里关注着“网络幽灵”的相关情况。
    晚上他给舒一春打电话,喂,是舒医生吗?我是林萧,想在晚上跟您一起喝个酒,怎样?
    舒一春压低声音道,等会,我值完班。
    林萧道,好的,客似云来酒楼,八点,不见不散。
    两人在酒桌上你来我往酒过三巡后,林萧小心翼翼地问,不知道那个诡异的精神病人怎么样了?
    舒一春环顾四周仿佛在寻找摄像头,发现并无异样后低声说,别提了,精神病院的所有病人都被隔离了,所有跟那个病人有过接触的人都被隔离起来。
    林萧皱眉道,隔离到哪里了?
    舒一春思索片刻道,这个谁也不知道。据说前来执行任务的是特警,还不是当地的特警。曾经接诊过那个病人的所有医生也在那晚消失。领导开会说,这是一种传染病,所以所有与病人有接触的人都要被隔离。关于这件事,所有知道的人都要签署一份保密协议书。幸亏我只是远远地看过他,否则我也在劫难逃。
    林萧道,这么说,那个病人的同学也消失了?
    舒一春诡谲一笑道,你说呢?
    林萧想了下道,你知道这个病人的具体住址吗?
    舒一春有所警觉,道,兄弟,这个事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参与了,很危险。如果不是因为你是办案警察,我都不会告诉你这些。我说这些话可是会丢饭碗的。
    林萧严肃地说,舒老弟,我还在办这个案子,所以希望你能给予帮助。
    林萧伸出手握住舒一春的手。
    舒一春想了一会,道,好吧,我记得这个病人叫元贞,云台理工大大三学生,机械专业。怎么样,够详细吧?
    林萧微笑道,相当详细,非常感谢舒兄对我们工作的支持。来,干一杯。以后有需要帮忙的尽管找我。
    舒一春喝完一杯已有三分醉意,他说,兄弟,我跟你说句心里话,这件事我跟你,一样,很想知道真相。但是好奇害死猫,我一个医生,就不参合了。我有预感,这件事,内幕很大,兄弟,你悠着点,保重。
    林萧点头致谢。他在心里品味着这句话,内幕很大……连一个医生都说内幕很大。我仅凭一个人就能揭开这重重内幕吗?不知道,但我想闯闯。不仅为了真相,还为了让更少的人受害。
    林萧穿上学生时期的服装,背上旅行包踏上了前往云台理工大的公交车。他操着外地口音向校内学生打听机械专业的宿舍,学生都还很乐意助人,不费吹灰之力他就找到了宿舍楼。
    林萧敲开一扇门道,不好意思,请问这是机械专业的宿舍吗?
    有学生上前说,是啊,你找谁?
    林萧大喜过望道,那就好,我找下你们专业的元贞。我是他的同学。
    一屋子学生瞬间静寂无声,许久,他们说,他们宿舍的都被隔离了。
    林萧装出一脸诧异的表情道,啊?怎么回事啊?怎么都被隔离了?我说呢,最近他不跟我联系了。
    一个学生道,他们都感染了一种病毒。
    林萧疑惑地问,病毒?什么病毒?你们能带我去他的宿舍吗?
    学生摊开手道,我们也不知道什么病毒。有几个同学都发疯了。他的宿舍和附近宿舍都没人了,被学校封存了。后来索性把那里完全隔离了。你看看走廊那头,都被铁皮封闭了。
    5
    林萧走出云台理工大后,感觉这个案子线索断了,那帮人果然有着强大力量,并懂得如何抹掉一切。以隔离的理由把人绑架,直至让他们完全蒸发。那么这些人究竟去了哪里?一个密闭的城堡,一个专门关押精神病人的监狱,一个做人体试验的实验室,要么直接毁尸灭迹。在这个国家没有什么不可能,做警察多年,他深知人命有多贱。
    林萧突然想到一个名字,杜然。他打电话过去,听到的却是:本机已经关机。他迅速下楼开车到杜然家,车窗外的城市金碧辉煌,而他明白,这个城市实质上正在烂掉。而这个病毒,不是网络幽灵。
    他跟杜然不仅是同事,还是比较能交心的朋友。所以这个案子发生后,杜然跟他打电话。他有不详的预感,可能杜然也被隔离了。
    林萧来到望海小区,果然,杜然的房屋没有亮灯。不过他还是想尝试下,坐电梯来到13楼。敲门,无人回应。对门邻居出来道,不用敲了,这家人被隔离了,是几个武警来带走的。
    他知道会是这个结果。线索彻底断了。他问自己,我该怎么做,是一直走下去还是放弃?我曾经在野外探险,爬山的时候原路返回并不比一直向上攀爬更明智。
    林萧回到家的时候,妻子舒琦已经入睡。她迷迷糊糊地问,又在查案子啊?
    他说是,碰到了很棘手的案子。
    林萧轻吻妻子,两人渐渐激烈。现实绝望而无情,让他丧失信心。唯有午夜时分片刻的温存才能给他安慰。
    林萧开始喜欢夜场的迷离的灯光和让人堕入美梦的美酒,酒吧里放纵的身影让他忘却全无线索的案子。十年一觉扬州梦,留取青楼薄幸名。他彻底明白了这句诗。回家越来越晚,妻子开始埋怨他。一次吵架后,她逃回娘家。这样,林萧更自由。醉卧夜场已成为常态。
    三个月后的一个午夜,当他踉踉跄跄地走回家时,他看到路灯下的一个男子行为极其异常——手舞足蹈地沉迷于自己的世界。这不是醉酒,而是——
    林萧酒醒了七分,难道网络幽灵并未消失?而是正在蔓延?林萧很想走近这名男子,可是想到凡是跟患病者接触都会被隔离他胆怯了。
    林萧选择了一种更聪明的方法,他跟在这名男子身后看他会怎么样。该男子在大街上晃晃悠悠地恣意走着,撞着电线杆也不感觉疼痛。他嘴里嘟囔着跟元贞相似的演讲辞,突破防火墙,自由如脱缰。突然会蹦出一句,报告长官,任务完成。
    他跟着这名病人晃悠到公园附近,忽闻天空引擎声一阵轰鸣,原来是警用直升机。或许刚才有人报警,不过利用直升机来抓一个精神病人有点小题大做。林萧躲在树后,直到直升机轰鸣声消失后才鬼鬼祟祟地出现在大街上。
    三个月内从未被同事提起的“网络幽灵”病毒在会议上被领导再次提起。领导语重心长地说,同志们,曾经我们成立专案组,后来迫于上面的压力而被迫解散。上面主要考虑到,这种事容易引起恐慌,所以秘不外宣。事实上,上面一直有调查组在调查这个案子。现在结果出来了,这种病毒不是电脑传染的,而是遗传基因的问题,病人在使用电脑时因接受过量电磁辐射而诱发缺陷基因,致使发病。
    6
    林萧在心中冷笑,上面是哪一面呢?从来都是一个模糊的上面来糊弄小民。基因突变?完全站不住脚的解释,那么多基因突变都在电脑中毒那一瞬间?
    作为网警,林萧还是有不少特权的。他不用翻墙就可以访问外网,有的时候所谓的国家秘密老外比国内人都清楚。一篇分析文章指出,公开疫情不但可以增加恐慌程度掩盖真相,还可以以隔离的名义抓捕异见人士。而恐惧是增强统治的有力手腕。
    网上谣言满天飞,而林萧的职责不仅是删除谣言,还要删除一些不允许公开的真相。有网友说,该病毒是某敌国特意放出的,也有人分析说是国内实验室研发的新病毒,拿大家免费做实验。还有人发帖说,他有病毒源代码,愿意以3000万美元的高价出售。林萧顺藤摸瓜,查到IP所在地在瑙鲁。他权当这是一个笑话,立即删除。谁知道此人能力强大,很快又发了很多类似帖子。
    几个小时后,半岛电视台播放了一条新闻,某索马里男子欲与龙国交易,3亿美元交换网络幽灵病毒源代码。
    索马里?IP所在地明明是瑙鲁啊?林萧看完这个新闻目瞠口呆,没想到这是真的。而且他伪装IP的能力是世界第一流的。
    索马里这样的地方,米国的军队都折戟沉沙铁未销。那可真是一个绝妙藏身地。
    龙国外交部一直没有回应。金童话:www.jintonghua.com
    林萧却接到了龙国调查局同学龙羽的电话,这是一个家有背景的同学,毕业后去了万里挑一的龙国调查局。几年之间就已混成中层领导。
    龙羽说,林萧啊,你在警局怎样啊?
    林萧笑笑道,还可以,至今平民一枚。
    龙羽道,没关系,现在我这里有一个位子,等你来呢。官职不大,不过可以慢慢混嘛。
    林萧犹疑道,这可以吗?异地调动?
    龙羽大笑道,你不知道吗,龙国调查局可以任意挑选人才的,只要你同意来。
    林萧思考片刻后道,好吧,多谢你啊,羽兄,你真是我的贵人啊。
    龙羽哈哈大笑道,谢什么,都是兄弟,帮你也是应该的,况且这边也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云台市警局很快收到一纸来自上面的调令,众同事纷纷来到林萧办公室道贺。连平日里看不起他的副局长都说着违心的贺词,什么祝你高升,别忘了我们之类。
    所有人都以为林萧高升是因为某位贵人,对于这样的机会,自然没人会错过。这个猜测前面是正确的,但后面是错误的。林萧不仅考虑到升职,其实真正让他下定决心接受龙羽邀请的原因还是未知的真相。调查局能接触到的真相更多更深入。云台市虽然是个小地方,不管怎么说他都呆了几年,朋友圈等等都让他有所留恋。帝都深如海,云台浅似泽。水深的地方往往意味着更大的风险,更大的机会。
    林萧带着妻子舒琦来到帝都,龙羽率一批帝都同学前来接风。流光溢彩的香格里拉酒店门前,站着一队昔日同窗。林萧与他们一一拥抱,几年不见,有的拥抱已经变得生硬。
    7
    同学会就是那样,有的人混的人模狗样,有的人混的猪狗不如。混的好的隐隐有些得瑟,混得不好只好夹着尾巴为自己找回一点自尊。有的人身旁坐着青涩学生妹,也不知是小三还是小四。有的人身旁坐着浓妆艳抹依然难敌岁月冲刷的少妇。
    林萧不知道自己混的算什么水平,中等吧。他自我感觉良好。反正饿不死,也撑不死,永远处于0.618的水平线。与妻子相亲相爱,彼此每周高潮三次,虽然偶尔吵架。
    表面和和气气热情似火的接风晚宴,实际上心理的暗战从未停息。每个人都是捉摸不定的高深眼神,曾经把酒言欢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局面早已瓦解。
    林萧第二天去调查局报道,是龙羽一路带进去的。
    龙国调查局坐落在长安区,周围属于警戒区,外人不得靠近,塔楼上有狙击手时刻注意着周边形势。七个关卡,分别检验面部特征,瞳孔特征,DNA等,一旦发现不符合数据库特征就会被附近哨兵包围。每个关卡都站在数十名荷枪实弹的哨兵。
    这是林萧见过戒备最为森严的机构。没办法,谁让它是龙国最重要的情报机构之一呢。
    通关很顺利,各项特征早已调入数据库。
    七楼龙羽办公室。龙羽交给林萧一份报告,并严肃地说,这次调你过来,主要为了对付网络幽灵病毒。因为我们发现你一直在做这方面的调查,而且你的计算机水平我很了解,你平时只发挥了三成。
    林萧笑道,原来你们的爪牙无处不在啊。看你严肃的,有点官僚作风了。
    龙羽淡淡一笑道,你应该知道,监控网我们都可以查到。你觉得那个愿意出价三亿卖源代码的人可信度有多少?
    林萧把皮球踢了回去,这个谁也说不准。不过可以一试。
    龙羽嘿嘿干笑几声,你说的倒轻巧,那可是三个亿啊。
    林萧一脸诧异道,不就三个亿嘛,随便一个腐败案都有三个亿。
    龙羽道,咱不说这个,白白送出三个亿太窝囊了。如果那只是钩,太影响国家形象了。
    林萧很想说,调查局那么牛逼真应该调查贪官污吏,而不是监督我这种良民。不过人在屋檐下,还是给老同学一点面子。他说,我觉得找几个人可以伪装成一个公司跟他们做交易。
    龙羽听到这个想法不由得赞叹,还是你最有想法。不过另一方面,你还有其他几个网络安全专家负责对付这个病毒,尽快搞懂它的源代码,开发出专杀工具。
    林萧道,可以,不过我还需要一个最牛逼的脑科学专家。
    龙羽想了下道,行,我给你请来,你来看看这些中毒的电脑。
    龙羽先是带他来到更衣室换上防辐射服,戴防毒面具,穿上这玩意林萧简直以为生化危机核战争打响了。
    龙羽低声道,我们至今还没搞懂病毒传播机理,从病例看,似乎是通过电磁辐射传播的。所以防辐射服是必须的。
    门轰然打开,有灰尘从房顶落下。几十台电脑安静地停放在桌子上,像棺材一样卧在坟墓。
    龙羽有些紧张地说,就这几十台电脑感染了至少五百人。现在我们也不敢把它们通上电,只好先放在这里,等专家会诊。
    林萧突然想起一个重大问题,可是犹豫着要不要问,最终他还是问道,这些感染者去了哪里?
    8
    龙羽仿佛没听到,反问道,你说什么?
    林萧大声喊道,那些感染者去了哪里?
    巨大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发出回音,似乎可以感觉到灰尘簌簌飘落。
    龙羽不在乎地说,能去哪?被隔离了呗。
    林萧道,大家都知道被隔离了,可是被隔离到哪里了?
    龙羽摊开双手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干我们这一行,你不知道的事不要打听,该你知道时自然会知道。记住保密原则。
    两人参观完电脑尸体后,龙羽忙着布置给手下新的任务。林萧拿起龙羽给他的那本网络幽灵调查报告读起来——
    最早的网络幽灵只是一种远程控制软件,但今天这已经是一种人机共染的病毒。最早的案例发生在樱国。感染五十人。此后向全球蔓延,至今被感染僵尸机已不少于三百天,感染人数不少于三千。至今无人知晓其源代码及传染机理。从实际经验推测,电脑感染人通过电磁辐射,人感染人通过脑电波。两者没有本质区别,都是电磁辐射。我国防控形势严峻,造成大面积恐慌情绪……
    三天后脑科学专家和其他几位网络安全专家全部到位。解读源代码工作展开,电源是调查局用发电机提供的,与其他电路隔开。
    他们几个人穿着防辐射服小心翼翼地打开主机,毫无疑问,所有电脑都是蓝屏,一行血字触目惊心:恭喜你感染了网络幽灵病毒!!!几个人都紧张地不敢呼吸,等待着悲剧降临。奇怪的是,并无离奇事情发生。几分钟之后,林萧开始坐在椅子上敲击键盘,试图依靠自己的计算机实力让电脑活过来。唯一的效果是他看到了曾经被隔离的同事杜然,杜然开始给他讲故事。
    杜然说,这个故事的名字叫真相。首先关于你关心的病毒真相,这个病毒根本不存在源代码,它就是一个幽灵。所以龙羽的交易必定失败。一个冤死的苦魂灵无处可逃,某天他飘到了高度发达高度智能的互联网中,从此以后附体在电脑上,被感染者也成为这样的幽灵,就这样通过脑电波传播开去。
    林萧道,你怎么知道真相?我怎么又看到你?你不是被隔离了吗?你被隔离到哪了?
    杜然站在讲台上继续演说,你已经被感染了,那个防辐射服是没用的,龙羽骗你来这里是为了霸占你的老婆。你被感染后就被送去隔离了。防辐射服被他换掉了。我的物质实体被那些人销毁了,什么隔离都是笑话,不过哄骗人们的谎言。实际上是所有有可能感染者都被扔到高温熔炉了,而且是活着。不过没关系,我们获得了永生。新世界的勇士们,跟我一起战斗吧!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