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盗墓探险故事之龙穴金身 > 详细内容

盗墓探险故事之龙穴金身

作者:弃我去者,昨之不可留  阅读:908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盗墓探险故事之龙穴金身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一、梦境
    郭真手拿着一根微弱的蜡烛,走在不见头尾的长廊中,四周一片漆黑,烛光能够照亮的地方也就自己的脚跟前,周围石壁里渗出的水,再加上冰冷的气流,时时刺入后背的脊梁骨,这里格外的寂静,没有任何的生命迹象,静到让人内心有一种无比压抑的感觉。
    除了自己的脚步声外,剩下的也就是那慌忙急促的呼吸声,“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走到这里了?”郭真不停的在心里嘀咕着。
    四下无人、求助无门、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葬身于此,他仅靠着唯一丁点信念走下去,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了好久,他仍然没找到出口,精疲力尽的瘫坐在地上,“啊……”他发出绝望的怒吼,嘶哑的声音、在这冰冷的空间里回荡,“难道自己真的要死在这莫名的地方吗?”他很不甘心的看着这一切,内心隐隐作痛。
    万念俱灰之时,前头的不远处闪出明亮的光芒,“出口、那一定是出口”他欣喜若狂的站起身向前跑去,走近时才发现这里并不是什么出口,而是一个很大的空间,它如宫殿般金碧辉煌,四周的墙壁上绘着各种绝美的古画,各个角落里都陈列着不同的金制器皿,中央还有一个玉璧的小水池。郭真傻傻的环顾着一切,这是自己此生从未见过的场景,它能使人如醉般沉迷。呆愣之际、前方的水池中走来一名女子,她一身洁白的长裙、头戴桂冠、修长的眉毛、尖俏的脸、犹如仙女般艳丽,她的手里托着一个金制花皿,那束金黄色的七叶花左右摆动,闪出耀眼的光芒,她面带微笑向郭真慢步走来,郭真目瞪口呆的看着她,浑身动弹不得,就在此时、那名女子突然化身变成一条如火车般巨大的白蛇,张开血盆大口扑向郭真。
    “啊…”郭真猛地睁开眼睛,满头大汗的坐起来:“原来只是个梦!”他抚摸着自己的胸口说道,内心久久难以平复。
    “郭真、郭真…”帐篷外传来了叫唤声。
    “哎、来啦”郭真整理了下情绪走出帐外,叫他的是丁伟。
    “赶快收拾收拾、准备出发了”丁伟拎着一个大大的迷彩背包对他说道。
    郭真看到其他同伴都在收拾东西,自己也赶紧走进帐内忙活起来,片刻都不敢耽误。
    二、原始森林
    收拾完东西后的他们连忙赶路,这是一支由十男三女组成的队伍,他们这次来的主要目的是找到传说中的圣女墓,为以后的挖掘工作做好准备,他们之中有文物学家、考古专家、探险专家,丁伟是这支队伍的领头人物,魏尚明是他们当中年龄最大的人,大伙都称呼他为魏叔,据说他是考古界的大人物,对古墓有相当高的研究。

    经过一番跋山涉水,众人商议决定稍作休息,他们纷纷卸下各自背上的包裹,郭真仔细的观察了周围,发现这是一片茂密的森林,身旁是一棵棵参天大树,浓厚的树叶几乎挡住了所有阳光,里面的光线变得有些昏暗。闲暇之余、有人讲起了圣女的故事:“相传北魏孝文公有一个女儿,既是汝阳公主、她出生皇室贵族,却有着悲苦的命运,刚出生时因长相丑陋被孝文公视为不详,随后便将她遗弃民间,冥冥之中都是天意,她被一位大夫救起,大夫精心照料把她抚养成人,长大后她专心学医为人治病,却从不收一分钱,由于她成天戴着面具,所以百姓都称呼她为圣女。有一年、民间暴发了一场可怕的瘟疫,许多百姓都命丧其中,当时孝文公下令,能制出解药者、赏千金,圣女看到百姓惨遭瘟疫蹂躏,决心尝毒草试解药,经过不断的尝试她成功的制出了解药,救助无数的黎民百姓,孝文公宣她入宫面圣,由于身尝百毒她不幸当场昏死在了金銮殿上,孝文公摘下她的面具、看到了她脸上的胎记,恍然大悟、这原来是当年被自己遗弃的女儿,他悲痛万分,下令追封她为汝阳公主,赏千金千玉陪葬、为她修了一座规模庞大的墓地,还为她铸金身、造玉池!”

    听到这众人都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都迫不及待的想去掀开圣女墓的神秘面纱。“奇怪…”一直很少说话的姚月,冷不丁的冒出一句,困惑的看着周围。
    “怎么了?”大家都随着丁伟的声音,把目光投到姚月的身上。
    她连忙作解释:“你们看这个地方,好像刚才我们已经走过了,怎么又回到这里了?”
    听到姚月的话,大家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他们仔细的观察,才发现正如姚月所说的,他们又回到了原地,“没错、刚才我也觉得这个地方有点眼熟,我还不敢确定,以为是自己看错了”郭真坚定的说道。众人都有点不愿相信眼前的一切,经过讨论他们决定马上出发,想趁早离开这个阴森的地方,并沿途做好标记,走了一段路程后,领头的丁伟“啊”的一声哼叫,傻傻的看着自己刚才所做的记号,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又转到了原地。
    “莫非、我们遇到了鬼打墙?”刘承于脸上流露出一丝恐惧。
    “啊?鬼打墙?”众人一片哗嘘,刚刚满是喜悦的心情,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当大家伙都沉溺于惊恐之时,只有一个人依然面不改色的坐着。
    郭真看到后焦急的问:“魏叔、你说现在咱们该咋办?”
    他不慌不忙的从口袋里掏出指南针看了下,气语悠长的说道:“这个地方是有点邪行,磁场很大、指南针都不管用”。
    没了方向,地图就起不到任何作用,所有的通讯装置也没有丁点信号,魏叔转动着扳指,闭目寻思着方法,郭真走到那个探险专家面前:“老彭、你们以前有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你有没有走出去的办法?”
    老彭无奈的摇摇头:“没有”。
    众人本以为老彭会说出点什么来,谁知还是令大伙失望了,气氛开始变得僵硬起来,原本话语不断的队伍现在死气沉沉,过了一会魏尚明突然睁开说道:“有办法了”。
    大家又把目光全部聚焦在了魏尚明身上,满怀希望的期待着他开口,就在这时、他们前方的树丛里出现了异动,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向他们靠近,众人都绷紧了神经,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当那东西离他们越来越近的时候,又毫无征兆的停止了动静,稍微胆大的老彭试图上前一看究竟,突然、一头体型硕大的棕熊从树丛中跃出,一把将老彭扑到在地,拼命的撕咬着他的身体,众人都惊慌失措,一旁的周柯拿起一把小铁锹冲上去,使劲拍打棕熊的头部,它一跃而起、一掌拍到周柯的脸上,周柯瞬间倒地、脸上被划出几条深深的爪印,血流不止。郭真见状 掏出一把匕首,他猛冲向前,把匕首狠狠的扎入棕熊颈部,它惨叫一声、一头把郭真撞到了几米开外,它拖着老彭向丛林深处跑去,众人在后面穷追不舍,由于棕熊跑得太快,他们没能追上,只好顺着地上的血迹寻找,血迹一滴一滴的把他们带到一个山洞前,然后就消失在了洞口处,众人停下脚步,观察着四周的环境。
    三、虎甲虫
    “丁伟、你试一下看,能不能确定我们现在的位置”魏叔双手插腰气喘吁吁的说道。
    “嗯、我试试看”丁伟从包里掏出定位仪和地图:“咦、终于有信号了”他高兴的大声说着,然后边找边自言自语道:“东经37.5、北纬43.2……”他眼前忽然一惊:“你们看、这不就是我们要找的位置吗?”
    众人都凑过来看着他在地图上画的那个小红圈,郭真左顾右盼质疑的说道:“不对啊,这里看起来不像是皇陵的遗址啊”。
    “但坐标显示、就是这个地方!”丁伟坚信自己的计算没有错。
    “先别管对不对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找到老彭,即使死了我们也要看到尸体”姚月的话打断了他们。
    “对,先找老彭”众人异口同声得应了姚月的话。
    魏尚明半蹲在地上,看着一滴滴血迹,他推断:“老彭很有可能被拖进洞里去了,这样吧!丁伟你和我进去看看,其他人在这里守着”

    “嗯、好的”丁伟点了点头。
    郭真连忙阻止:“如果真的在洞里,你们俩个人进去那太危险了,不如我们一起进去,留下三位女同志照顾周柯就好了”
    魏尚明寻思了一会对她们说:“这样也好,那你们三位好好看着他”
    “嗯”三人应声答道。
    几个人打着手电筒往洞里走去,过了十多分钟,他们发现了老彭的遗体,旁边就是棕熊,一动不动的趴着,已经没有了生命的体征。老彭面目狰狞的躺在那,彷佛生前遭受过巨大的折磨,丁伟试图上前去、却被魏尚明阻止了,他们看着喉咙仍在滚动的老彭,突然有两只筷子大小的甲壳虫从他的鼻孔里钻出来,随后又从眼眶里、嘴巴里陆续爬出,众人被吓得连连后退,它们瞬间就把老彭的尸体啃得只剩骨头,看到这一幕大伙内心大震,就好像有一把刀直直插入后背。
    “这是什么东西啊?”丁伟吃惊的问道。
    “是虎甲虫,食肉的甲壳昆虫”魏尚明非常肯定的说,他认得这些东西,因为以前有几个同伴也是丧生在它们口中,他至今记忆犹新。
    此时外面传来三个女孩的尖叫声,众人用手电筒照去,看到三个人正急匆匆的跑进来,“你们怎么了?”郭真焦急的问道。
    她们上气不接下气的说:“虫、好多虫”,李玲珑看到老彭的遗骸上爬满了虎甲虫,她惊叫:“就是这些虫、它们吃了周柯”
    成千上万的虎甲正涌入洞穴,密密麻麻的一大片,“跑、大家快跑”随着魏尚明的一声大喊,一伙人拼命的往里跑去,洞穴尽头一座巨大的石门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后面是成千上万的虎甲大军,他们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
    “魏叔,咱们现在怎么办啊?”众人都眼巴巴的看着他。
    魏尚明估摸了一会说:“大家把照明装备和食物留下,其它东西全部丢掉,把它们点燃”,大家都纷纷把包袱丢到了前边,点起了一道火墙,虎甲虫看到火光后就停止了前进。
    四、冥湖
    众人总算叹了一口气,虽然他们摆脱了虎甲虫,但是又有个新的问题出现,他们该怎么出去,作为年长者、经验丰富的魏尚明成了他们唯一的希望,魏尚明不断的转动着扳指,仔细观察这座三米多高的石门,正在寻找破解的办法,他的目光在石门上来回扫个不停,大伙看着他一言不发,个个都心急如焚,忽然、他的目光定住了,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魏尚明盯着门上一个似碗口打的圆形图案,彷佛想到了什么,他再认真寻思了一会,然后转头对大家说:“现在可以肯定,我们面前的是圣女墓五行门中的一座”
    “五行门?为什么会是五行门?”郭真不解的问。
    看着他们一脸迷茫,魏尚明耐心的解释:“五行门指的是金、木、水、火、土、五行,根据资料记载,当初建造圣女墓时一共留有五个入口,便是五行门”
    听到这众人都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既然是圣女墓,那我们还等什么?赶紧进去吧!反正我们已经无路可退了”李玲珑显得有点不耐烦的说道。
    “魏叔,这种门有没有开启的机关?”丁伟用手边轻推着石门边问。
    魏尚明详细的说:“有,大家看、门上那个圆形的图案就是开启石门的机关,把它往里按下去即可”
    郭真看了看魏尚明指的那个地方:“这样吧!我个子轻一点,我踩着你的肩膀上去”,丁伟“嗯”的一声答应后俩人便开始行动,大伙的目光都落在那个图案上面,魏尚明又嘱咐了一句:“开这种门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它有时候会往里倒,也有可能会往外倒”
    “好的,知道了”郭真踩在丁伟的肩膀上,摇摇晃晃的伸出手,刚按下、他们就听到“咔”的一声巨响,石门缓缓向他们靠来,姚月见状一个箭步上去将他们推到在另一旁,石门“蹦”的一声倒在地上,扬起漫天尘土,大伙都为他们捏了一把冷汗,三人相互对视了一会,心脏扑通扑通的乱跳。

    石门开启后,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条很宽的通道,众人都拿手电筒往里照,却不见尽头,“这里面会不会有那些机关暗器?”丁伟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魏尚明有些忧虑:“不敢确定,反正大家都小心点,别乱走动为好,等会都紧跟着我”
    郭真把手电筒往里面一扔,并没有触发什么机关暗器,众人都做好了准备,随后排成一字型的队伍踏入墓道,魏尚明走在最前头,身处这种阴森的环境中,难免使人内心发毛,经过了一段很长时间的前行,他们都显得有一些疲倦,一路下来很顺利,没有发生任何的意外,这条通道很长,尽管他们走了很久,但是依然没有到尽头,郭真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这地方如此熟悉,却又想不起来在哪走过,他回忆了一会才发现这正是自己上次梦里走过的地方,想到这他开始担心,等下会不会出现和梦里一样的场景。
    走在最前面的魏尚明停下了脚步,他们被眼前的一个地下湖拦住去路,大家驻足湖边瞭望,湖水平如镜面,没有丝毫的波动,深不可测,湖岸两边相距将近百米远,丁伟遥望着对岸:“难道我们要游过去吗?”话音刚落就遭到姚月的极力反对:“游过去?这么长的距离怎么游?”她的语气稍微有点重。
    丁伟回过头双眼紧盯着姚月,很不爽的说:“那你说咋办?反正现在我们已经没有了退路,要么游过去,要么在这等死!”

    姚月觉得他说的有点道理,就不再和他争论了,郭真看到气氛变得如此僵硬,便出来缓和缓和:“就算我们要游过去,也得想一个安全的办法,你说是不是啊?魏叔?”
    此时的魏尚明一言不发望着湖水,表情十分冷漠,冷漠之中还夹带一丝恐惧,他好像在忧虑着什么,气氛又变得僵硬起来,大家心里都在估摸着对策,时间过了许久,沉寂之中魏尚明率先开口,他不情愿的说道:“我们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游到对岸,但是大家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去游,千万不要分心”,话语之内众人似乎都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们各自做好准备便陆续跳入水中,湖水冰冷刺骨,让人有种快要冻僵的感觉。
    “快,大家快往岸上游”魏尚明大声的喊道,众人一股劲拼命的往前游去,游到湖中央郭真被一个巨大的东西撞到,强大的冲击力把他挤到一边,随后就传来了“啊”的一声尖叫,郭真扭头一看,水面出现一个很大的波浪,“快、快游…”伴随着魏尚明的叫声,大伙加快了速度,耳边还不时传来一个又一个惨叫声,游在郭真前面的胡平,就好像被什么东西抓住往下拽,瞬间沉入水下,消失的无影无踪,本能的反应让他们内心非常恐慌,害怕自己也会被什么东西抓住拽入湖底,他们气喘吁吁的上了岸,却发现李玲珑和其他三名队友不见了,湖面还漂浮着他们使用的手电筒,丁伟冲着湖面喊了几声没有任何回应。此时“噗”的一声响,水面溅起一个很大的浪花,“走、快跑”还没等大伙回过神,就被魏尚明的叫声所惊到,众人不顾一切的往里跑去,这是一条四四方方的通道,与刚才走的那条一模一样,杂乱的脚步声在通道里回荡,郭真跑到魏尚明身旁疑惑的问:“魏叔,刚刚那个是什么东西啊?”
    魏尚明边跑边作解释:“我们现在所走的应该就是五行门中的水门,刚刚那个湖就是冥湖”
    “冥湖?”郭真满头雾水,急切的想知道具体情况。
    见他不解魏尚明又详细的说:“据资料记载,圣女生前养有一条白蛇,她死后孝文公把白蛇放入圣女墓的冥湖中作为守护者,以便让那些潜入的盗墓贼有来无回,经过这么长的时间,白蛇的体型应该比以前大了几十倍、甚至上百倍,李玲珑他们肯定是被白蛇吞掉了”
    听到白蛇这个字眼,郭真的内心一阵凌乱,他越来越感到不安。
    五、圣女金身
    “看那,你们快看…”丁伟高兴的指着远处一丁点星光说道。
    众人都兴奋不已,以为那就是出口,此时郭真的心里忐忑不安,他不知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他非常的恐慌,当靠近时才发现这里不是出口,而是圣女的墓室,谁也没有想到在地下几十米的深处,居然会闪出如此明亮的光芒,一间宽敞的墓室内陈列着各种金属制品,墓顶是由不同图案拼接而成的天花板,中心镶着一个半球体的透明水晶,里面滚动着一种似火山浆般的液体,发出耀眼的金光照亮这一切,周围墙壁上挂着圣女生前的画像,墓室的正中央就是圣女的金身,郭真死死地盯着它,它面带微笑立于五尺多高的石台上,栩栩如生,就和自己梦中所见的女子一模一样,它手里托着花皿,金身后面就是玉璧的小水池,众人都深深沉醉在这前所未见的场景中,墓室里正如魏尚明所说的,一共有五座门,每座门上都刻着不同的古文,分别是金、木、水、火、土。
    “果然是阴阳五行阵”魏尚明不可思议的叹道,他的话惊醒了所有沉醉其中的人。
    丁伟非常好奇的问:“魏叔,什么是阴阳五行阵啊?”
    魏尚明一本正经的给他解释:“根据资料记载,圣女墓不仅仅是一座墓,还是北魏王朝的龙穴,当年孝文公下令建造时还请了最有名的风水大师设计,用当时最著名的风水阵法【阴阳五行阵】,阴指的是地上的玉,阳既是墓顶的发光水晶球,分别开金、木、水、火、土、五座门,虽然他能建造出如此精妙的阵法,却难逃灭国的命运”
    听到魏尚明的详解,众人都知道了一点皮毛,魏尚明走到水池旁,看着水中的一卷金书,他试图伸手去拿却又不敢,好像在顾虑着什么,此时的丁伟爬上石台准备去拿圣女手中的花皿,“别碰那个…”魏尚明大声的制止他,可是他的手还是落到了花皿上,花的颜色瞬间由金变紫,丁伟回过头来反问魏尚明:“为什么不能碰?”

    魏尚明十分气愤的怒斥他:“那是陀罗花,你若拿了它会惊醒守墓的骑士,会害死大家的”
    “骑士?哪来的骑士?呵呵”丁伟有些嘲讽的笑道。
    话音刚落,从墓道里“唆”的飞来一支金箭,“嘭”的一声正中丁伟胸口,他连人带箭从石台上坠下,痛苦的挣扎了一会,就再也不动了,众人都被眼前的一幕吓傻了,墓道里传来了马蹄声,越来越近,大伙害怕的直咽口水,这时守墓的四个骑士从不同的墓道慢慢走出来,把他们围在中间,众人眼前的这些怪物头戴金盔、身披金甲、脚踩金靴、胯下金马、手持金刀、庄严无比,它们连人带马被黄金包裹的严严实实,看不到一寸肌肤,众人呆若木鸡的站着,一个手持关刀的骑士来到吴青华身旁,举起金刀瞬间砍下,吴青华头颅落地鲜血四溅,众人才回过神来拼命的逃跑,危机之下大伙跑散开来各走一路,魏尚明拿起池中的金卷和郭真向金门跑去,身后传来一阵阵同伴被金骑蹂躏的惨叫声,他们一路狂奔,守墓的骑士紧追其后,快到出口的时候骑士放弃追逐,掉头返回了,他们松了口气,跑到出口瘫坐在地上休息,连说话都感到费劲。

    “魏叔,咱们现在怎么办?只剩我们俩个人了”郭真累的直咽口水,有气无力的问道。
    “估计他们都已经命丧墓中了,咱们走吧!来…”魏尚明起身伸手去拉郭真。
    他抓住魏尚明的手掌用力站起来,望了一眼墓道转身准备离开,“呃…”郭真感到胸口一阵剧痛,低下头看到胸口穿出一个尖尖的刀头,自己的鲜血在一滴一滴往下流,他痛苦的转过头,看到魏尚明在身后露出诡异的笑容,魏尚明用力拔出匕首,郭真倒在地上哽咽,“实话告诉你吧!我并不是什么考古专家,我其实就是一个盗墓贼,利用你们这群傻子进入古墓,我现在已经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你当然不能活着走出去了,哈哈哈哈……”魏尚明得意的笑道,露出满口金牙。
    “难…难怪你对古墓这么熟悉…”郭真忍着剧痛吃力的说出几个字。
    “哈哈…哈哈哈…”魏尚明拿着自己梦寐已久的金卷,放声大笑扬长而去。
    躺在地上的郭真精神开始恍惚,感到呼吸越来越困难,他怎么也没想到如此信任的人居然是个披着羊皮的盗墓贼,郭真非常的不甘心,可是自己无能为力,任由魏尚明逍遥而去,魏尚明刚走几步就被逼退了回来,他看到那条巨大的白蛇出现在眼前,它吐着长长的舌头发出“吱吱…”的响声,两颗乌黑发亮的眼睛紧盯着他,魏尚明被逼得连连后退,它张开血盆大口一把咬住魏尚明,把他拖进墓道,郭真模糊的听到洞内传来他的惨叫声,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