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关中怪谈之走尸 > 详细内容

关中怪谈之走尸

分享到:
关闭
作者:浅唱那情歌  阅读:760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关中怪谈之走尸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有人说:爱情就象鬼,相信的人多,见到的人少。
    这个事情涉及两个地方,一个是陕西省大荔县,另一个则是陕西省华县。
    那年暑假,在省城西安上大学的大二学生冯常林呆在家里已经半个月了。冯常林家在华县,渭河南岸。午后天气燥热,加上又无所事事,他就想去渭河里游上一圈。从小在水边长大的孩子水性都好,冯常林也不例外,技术很全面,在学校他还专门开办着一个游泳培训班。
    他来到河边,周围稀疏的桐树上隐藏着无数的知了,它们疯狂的聒噪给这个炎热的午后更增添了几分烦躁。常林想尽快下水,于是加快了脚步,可是快到河边的时候,他才看见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在河边上丈量土地。“大概她丢了什么值钱的东西了吧?”常林想。由于天生就是个热心肠,常林立即走到那女子跟前:“阿姨,您在找什么东西吗?”那女人穿着时髦,头发黝黑,只是面色苍白得有些怕人,不过总体看来,她还是很漂亮的。那女人见有人打招呼,就随口说:“我一只鞋掉到河里了。”常林笑说:“阿姨,鞋子掉了在买一双吧,在河里找鞋子多危险啊。还不如买一双新的划得来。”那女人笑道:“小伙子,你是不知道,我这鞋可不是普通的鞋,你看我剩下的这只。”那女人说完脱掉剩下的一只鞋,这时候,渭河滩全是面粉一样细致的黄土,厚厚的一层,在夏日太阳的暴晒下,早已经滚烫了,穿着鞋子尚能感到那灼人的温度,这女人竟然赤脚站在里面,而且没有挪动脚步!
    当然,一向细心的常林注意到这个女人的与众不同,他拿着那只鞋子,反反复复地看,没有看出有什么不同。那女人道:“我这鞋子是祖传的鞋子。现在根本没有这种鞋子了。”说完,很失望的样子,却又不想放弃,于是便不再理会一脸疑惑的常林,继续寻找下去了。
    常林觉得奇怪,想看看这女的究竟想干什么?就跟了上去。那女人见常林不走,转身过来:“小伙子,你试试这只鞋你能不能穿?”常林一脸迷惑,这女人太奇怪了。但是,出于好奇心,他还是穿上了那双鞋,没想到,这双女士鞋穿着还挺合适。那女人却突然伤感起来:“孩子,脱了吧。唉!”那女人拿了鞋子之后,却没有再寻找另一只,而是远远地离开了。
    常林大惑不解,好像在做梦一样,怎么这事情这么奇怪呢。大概是太热了他想,游个痛快再说。于是他来到岸边,刚准备跳下去,身子已经在水里了。这时候,他再也找不见平时那种熟悉的会感觉了,而是感到手脚非常僵硬,别说配合,连基本的动作都完成不了了。他在水里挣扎着,直到没了顶……

    常林的葬礼上,其父母哭得昏天黑地,见到的人无不动容。当天夜里,也就是下葬的前一天晚上,常林的妹妹冯常丽在灵柩前守夜,由于还没有入殓,常丽看着哥哥盖着布子的遗体,潸然泪下。想起以前一起玩闹的日子,常丽的精神接近崩溃,就在这个时候,常丽发现了一个怪事:常林的身边多了一具女尸!而且二人一左一右穿着一双一样的鞋子!
    鞋子是哪儿的?这女尸体又是哪儿的?常丽的精神已经极度崩溃,她甚至分不清这究竟是幻觉还是真实的。众人立即陷入异常慌乱中,诈尸见过,这尸体旁边多了一个尸体的事情确实闻所未闻。失去爱子加上这个离奇的事件,冯家上下乱作一团,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那女孩儿的尸体更是没人敢碰。尸体很新鲜,和常林的尸体一样,看来是刚死不久。这女尸的面部苍白,裸露在稍显漆黑的屋内,更加显得阴森。没有人敢去碰这具尸体,尽管所有人都看到了。
    我和五叔的到来并没有改变什么,只是徒增了事件的神秘感。没有人直到这是怎么回事,包括我和五叔。尽管五叔想了很多办法,仍然一点头绪都没有。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比村民们胆大一些,用一条布子给这女尸盖上。
    此后不久,一伙人风风火火地赶来了,个个气喘如牛,好像赶了很长时间的路。他们不等坐定就大呼小叫:“我女儿在你们这儿,快交出来!”众人当时就明白了,他们所说的女儿指的是躺在常林身边的那具女尸。那伙人见了尸体,号啕大哭,原本已经渐渐平静的常林家,一时间又热闹起来,在这个漆黑的仲夏夜,哭声又一次响彻天宇。
    那伙人带着尸体离开了,冯家人也开始料理自己家的丧事,虽然发生了这样不愉快的事情,事情还是要继续的。常林的母亲头上的绷带已经勒到最紧了,在取下来重新勒的时候,可以看见那个一道深深的勒痕。常林英年遭此不幸,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常林入殓的时候,当村民们把预定的棺材盖子打开的时候,吓得他们扔下棺盖就跑,我和五叔知道又出事了。那女人的尸体又一次出现了,她躺在棺材的底部,穿着那只鞋,而且她并没有躺在正中间,似乎故意给常林留下的地方。这时候,整个葬礼正进行到一半,而且是最重要的入殓阶段,却出了这样的事情。常林的母亲已经昏迷,并开始说梦话:“孩子,快回来吧。”。五叔赶紧拿出银针,刺激她的头部,总算缓过劲来了。五叔问她:“你梦见了什么?”
    她哭着道:“我一直梦见一个女人,穿着一只鞋,在渭河边上走,说是要找另一只鞋。我家常林就跟上她,然后她让我孩儿试鞋,我看见常林穿上了那双鞋子,就是现在穿着的这只。随后常林就下水游泳……”就是本文开头的一幕。五叔听完之后,立刻明白了:“那女人是鬼媒。”“鬼媒?什么东西?”
    “鬼媒并非恶鬼,她是专门为没来得及成亲就死掉的姑娘后生们介绍对象的。而且能在人将死之时,就把整个死后的婚姻安排好。”“您的意思是,这鬼媒让常林试鞋就是要给他找对象?”我还是有些不明白。“是也不是。她当然知道常林即将面临大劫难,让常林试鞋一方面是做媒,另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需要知道,这个人能不能躲过这个劫难。”五叔道。
    “所以她见常林穿鞋子很合适,就不停地叹气?”我终于有些明白了,“是的。现在唯一一点还不能明白,就是那女尸是从哪儿来的。因为根据传说,鬼媒只负责说和,二人只有在阴间成婚,遗体并不举行仪式的,而这个尸体同样穿着一一双鞋的另一只……真实匪夷所思。”五叔不明白,我当然更不明白,只好看主家怎么处理了。
    事情僵在这里,常林的父亲只好出来说话:“等一等吧。谁家没有儿女,这么年轻的姑娘不在了,家里人指不定多么伤心呢。咱们等等吧。会有人来找的。”果然,两个小时之后,那伙人又重新来到冯家,抬着尸体准备离开,可是众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两具尸体的手竟然拉在了一起!怎么也分不开。
    两个孩子的手怎么也不分开,实在是让众人没有办法。五叔意外地想到一个办法,他突然将常林脚上的鞋子脱下来,果然,双方的手立刻就分开了!“你怎么弄得?”我问五叔,他却神秘地一笑:“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他们一定跟这鞋子有关系。”其实我也早想到他们跟这双鞋有关系,可是就是没有想到脱掉鞋子这一招。不得不佩服五叔的老江湖。
    冯常林父母一看孩子脚上的鞋子突然脱下来了,立即给他换上了一双原来准备的大皮鞋。这时候,五叔突然挡住女尸体的亲人:“你们能不能等一下,你们不觉得这件事情很奇怪吗?我们想了解这件事情的原委,所以希望你们配合。”对方人员来领尸体本来就找急忙慌的,而且早就被这奇怪的事情闹得心神不宁,想着赶紧领了尸体就走,根本没想着多做停留,更别说在这里说话了。被五叔这么突然一问,反倒尴尬起来,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但是他们也确实想知道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所以暂时将女孩的尸体让其他人抬回去,然后其父母留下,负责在此交涉。
    面对五叔的疑问,这孩子的父母暂时掩饰了面部的忧伤,开始讲述这两天不可思议事件的原委:他的孩子是跟冯常林同一天落水死亡的,这姑娘比常林早落水三个时辰。而且他们的家乡就在河对岸的大荔县刘家河村,与冯常林家所在的村子隔河相望。当天中午,这姑娘在河滩上的瓜田里看瓜,因为马上要升高三了,所以她顺便在这里温习功课。可是中午的时候,其母来瓜田给姑娘送饭,却发现孩子已经不在瓜棚里了。附近找遍了,都没有找到。这下家人都才着急了,赶紧发动全村人在河滩上找,最终孩子的尸体在瓜田下游五百米的河对岸找见了,可是这已经是华县的地界了。大荔华县两地向来以渭河为界,这姑娘的尸体在华县出现,也算是客死他乡,虽然离得并不遥远,但是这对于当地人的传统观念来说是很不吉利的。找到孩子的时候,这孩子脚上就穿着一双(注意是一双)这样的鞋子,而且任凭别人怎么用力,这鞋子就是脱不下来,连给她准备的新鞋子都没法换。
    可是,孩子当天晚上停灵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件怪事。过了夜里十二点,先是孩子脚上的一只鞋子不见了,紧接着这孩子就跟诈尸一样突然之间就坐起来了,一蹦一跳得朝着河对岸奔过去了!众人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那姑娘已经过了河了!众人一路追来,就追到了冯家。
    他们了解的情况也就这么多了,五叔陷入深深地思考,从目前掌握的线索来看,根本无法确定这是怎么回事。把整个事件的残破枝节联系起来:双双落水,相差三个时辰,鞋子,走尸,鬼媒……这些元素之间都有着直接或者间接地联系,然而事实上,这些联系根本无法组成一个完整的链条,究竟什么地方出现问题了呢?鞋子!对,就是这双鞋子!
    两个孩子肯定是不认识的,不在同一个县,又不在同一个年级,虽然两个地方只隔着一条河,但是自古以来,两个地方经常因水而发生矛盾,从不通婚,所以走动很少。两者之间的联系只有鞋子、鬼媒和这条渭河了。五叔查了一下鬼媒的相关资料,仍然不得要领。没有办法,五叔只好还原现场了。

    他在在那天下午冯常林出事的地点摆好祭台,焚香祷告,烈了纸钱,一等到那个时间,就能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整个河岸上凉风习习,五叔穿着冯常林出事那天的衣服,静静地坐在蒲团上,等待那一刻的到来。为了整个事件的顺利进行,冯常林和女尸的家人在渭河两岸都设立了专门的控制区域,谨防五叔的法事出现干扰。
    我在旁边比五叔还紧张:“一会儿真能看见吗?”“能的。每一个死去的人,在他死去的那一刻,他的灵魂每天都要重复一次死亡的场景,一直到新生的开始。”这时候,风开始大起来,而祭台上的那三根香火的烟却直直冲上,没有受到丝毫的干扰。“就要来了。”五叔说。我坐在他的身边,时刻关注着河面上的情况。
    河水里开始出现一个淡淡的影子,那影子正是冯常林的,他在河水里挣扎着,翻腾着,手脚根本不受自己支配,我不知道他在河里发生那个了什么,但是我确实看见,在他挣扎的同时,有一个东西正在缠着他,束缚着他,他就像蛛网一样,被牢牢地缠住,动惮不得,直到缓缓地沉到水底。这时候,他身上的束缚解除了,他的尸体又慢慢浮起来,被冲向河对岸……再接着,河面上恢复正常,一切都消失了。
    五叔也已经站起身,他只说了很简短的一句话:“知道了。”就径自撤了祭台,唤上我回到村里去了。一路无话。
    在冯常林家里,五叔对众人说:“那天下午,常林遇到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就是鬼媒,虽说没有什么恶意,但是我觉得这个鬼媒另有蹊跷。首先鬼媒并不常在白天出现,除非遇到特殊情况:大雨,狂沙和极端的怨气,否则都不会来,那么鬼媒是因为什么而选择在白天出现呢?肯定先排除天气原因,只剩下最后一个选项,那就是极度的冤屈。而在这个案子当中,常林根本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冤屈,只能是你们家姑娘了。她肯定出事了,你们对我有所隐瞒。”对方的父母感到更加痛心,其母更甚:“哪个挨千刀的,让我抓住一定不得好死!”说完断断续续说出了事情的原委。这姑娘一个人在瓜棚看瓜不假,但是其母送饭的时候却发现孩子有些不对,首先是衣衫不整,头发凌乱,而且有被殴打的痕迹。而且孩子不停地哭,问她究竟怎么了,孩子什么都不说。其母急了,一个嘴巴打下去,这孩子才稍稍调整过来情绪,原来,在瓜棚看瓜的小姑娘被人侮辱!其母得知,痛不欲生,却不停地谩骂:“哪个畜生!哪个杀千刀的!”甚至一度将怒气发泄到倒霉的女儿身上,她狠狠地将无辜的女儿打了一顿,然后扔下饭碗转身离开。走在路上,她才后悔,立即前往瓜棚,女儿已经不在。立即跑到河边,却只看见女儿决然投水的身影……

    “可是这事情跟我家常林有什么关系呢?为什么鬼媒要把他们俩拉在一块?”冯家父母觉得不公平,向五叔抱怨鬼媒。五叔道:“人有人道,鬼占鬼道,天公地道,说个道道。你儿子根本就是凶手。”众人一愣,随即大呼不可能!五叔道,你看你儿子的兜里的东西吧。五叔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字条,虽然已经干了,但是仍然能看见被水浸渍的痕迹。字条上画着河水周围的水文图以及游到河对岸的最佳路线,在对岸的图表中,明显标注着一个目的地——瓜棚!
    至此,一切都清楚了。那鬼媒之所以叹息,估计是可惜了这么好的孩子,怎么会做出这种傻事儿呢?那试穿鞋子,只不过是确认那个凶手而已。女孩儿死后,有极大的怨气,招来了鬼媒,一切故事由寻找鞋子开始,到找到目标之后复仇。之所以出现走尸,却是鬼媒的智能所致,因为利用鬼媒复仇者,死后无论二人生前有多大的仇怨,都要以冥婚安葬。
    “你们如果不信,可以将尸体下葬,然后再开棺看看。”五叔说。双方都有疑虑,不可能相信五叔信口开河,于是各自葬人,当天晚上双方互派代表监督验证。果然在女方坟冢中只是空棺,而男方恰恰是两个人!至于这次尸体是怎么从坟冢中出来汇合的,不得而知。(走尸完)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