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关中怪谈之双生 > 详细内容

关中怪谈之双生

分享到:
关闭
作者:似锦的悲伤  阅读:621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关中怪谈之双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我们关中一带管孪生叫做双生,下面这个故事就是有关双生的故事。
    一般来说,有了双生孩子的家庭,家长会很刻意地将两个孩子装扮地一模一样,一方面显示出他们的特殊,引起别人的注意,而另一方面则是处于炫耀的目的。而双胞胎之间的心理联系,据科学验证是非常诡异的。一个感冒,另一个就很快打喷嚏。甚至他(她)们的想法,也会有很大程度上的相通性。这种相通性在一般兄弟姐妹之间是很微弱的。
    村民王云民家里生了一对双胞胎,这在王云民家里已经算不上新鲜事了,尽管这在村里人看来仍然是很不常见的现象。王云民上数六代都是双胞胎男子,无论生多少孩子,双胞胎而且是男子的情况只出现一次。也就是说,双胞胎兄弟只有一个能生男孩,而且必然是双胞胎。因此,王云民六代“双传”,算是创下了双胞胎遗传的奇迹。按道理来说,生不生双胞胎,取决于母亲方面,而在父系遗传,如果仅仅两代同是双胞胎,那算巧合,如果三代,也还可以信服,但是六代、七代都是双胞胎,而且都是男子,这就不免让人从非科学的角度对其进行分析了。
    有人说了,王家祖坟上种了一棵柳树,柳树分了根,长成一模一样的两个部分。这就有点玄了,树长得一模一样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即使是双胞胎,也只是外型上相像而已,并不是真的一模一样,树的元素太多,长得像几乎是不可能的。也有人说得有模有样,王家曾经的罪过一位神灵,被神灵下了一个诅咒,要断子绝孙。有一位王家先祖当了小神灵的人物,为了把这一苗香火传递下去,就赐给后人人一面铜镜。让后人们供奉在祖坟里,这镜子很有些魔力,不仅能保佑王家有些许血脉传下去,而且还能好事成双。
    尽管如此,王家仍然不算是血脉旺盛的家庭。虽然每一代的了两个儿子之后,都希望这种“双传”的情况赶紧结束,然而这种状况到了王云民这里仍然没有停止的迹象。
    看着第七代出生的双胞胎男孩,王云民非常害怕,这两个孩子太像了,无论是胎记的位置、头发的浓密、耳朵的卷曲,甚至连手掌的纹路、大小便的时间和频率都一模一样。王云民看着这两个孩子,甚至变得害怕起来,似乎这孩子是妖孽一般。
    于是,王云民带着刚满月的双胞胎男婴进了五爷的家门。听完描述,五爷沉默半晌,道:“这是影人而已,并非双生子啊。”果然有蹊跷!
    五爷说:“这孩子其实只有一个,另一个并不是你妻子所生,乃是这个孩子的影子而已。这应该跟当年你家先祖在祖坟里面埋藏的那面铜镜有关。当务之急是先将这铜镜拿出来,先看看再说。”于是,王云民召开了宗族会(一共也就没几个人),商量起坟淘镜的事情。最终达成一致意见:同意起坟!

    但是五爷之前跟王云民说的起坟可能造成的不利后果,王云民并没有告诉他的叔伯和兄弟。这个后果在起坟之后果然发生,也就造成了王氏家族最深重的一场灾难。
    起坟当天,在王氏祖坟里面,六代双胞胎兄弟的墓葬按照长幼之序整整齐齐地排列着,这些双葬或者多葬坟,左边是长子与妻妾的,右边则是次子与妻妾的。最先头的一座,是王氏先祖的坟头,按照五爷的推断,那口铜镜应该就在王氏先祖的墓葬里面。
    王氏后人沐浴焚香之后,整整齐齐地跪在地上,请求祖宗原谅,希望祖先保佑王家人丁兴旺,恢复正常生育,“多子”而不“双子”。
    起坟仪式开始,在王氏先祖的墓葬上面搭起了房屋样子的黑幔,随后,一群后生带着黑箍和白头巾,在里面挖掘。一会儿工夫,这个坟墓就被启开,五爷拿着罗盘进入墓坑,揭开棺板一看,不禁大吃一惊。那骨架旁边竟然有另外一副一模一样的骨架,一条黑色的大蛇盘踞在两副骨架上面,来回徘徊。而两幅骨架的中间则摆放着那面铜镜。照这样的情景,那面铜镜是根本拿不出来的!
    这个时候,那条蛇突然爬入尸骨的胸口,然后就不见了。五爷正想借此机会拿出铜镜,可是天色突然大变,彤云密布,一会儿工夫就下起鹅毛大雪来。那雪下得正急,那黑幔做成的房子顷刻间被压塌了。好在所有人都及时撤了出来,要不然肯定要被埋到墓穴里了。
    这雪下了整整六个小时,之后天气放晴,众人这才拿了家伙去坟地。因为雪太大,地上足有一尺厚。众人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原来的墓穴挖开。待到挖开一看,那尸骨早已经退去了原本的晦暗的颜色,取而代之的是晶莹剔透的水晶一般的。事情蹊跷,连五爷这样的老江湖都不能解释其中的原因。
    于是,五爷指挥手下这班人马,将整个过程重新进行了一次:焚香、祷告。这个时候,整个坟地里面出现了诡异的氛围,这个时候,周围的白雪在冬日下午的阳光的映照下,显得异常明亮。而黑暗和阴冷笼罩了整个坟地所涉及的范围,成为了一个阳光无法照射到的角落。只有那副水晶一般晶莹剔透的骨架闪闪发光!这时候,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活计,盯着那副骨架出神,没有人组织,也没有人号召,大家就都这么盯着。百十号人组成的队伍不可谓不大,然而这个队伍却出奇地安静。大约十分钟之后,五爷率先打破了这种安静的局面,他一个人默默地下到坟地里面,拿出那面镜子,在一块墓碑上摔碎了。

    众人这才从梦境中苏醒过来,看到铜镜已经打碎,都失声痛哭,没有缘由的痛哭。那条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蹿出来了,它昂首挺胸地吐着信子,不怀好意地打量着周围的人们,特别是那块摔到地上的铜镜。五爷从这些碎片里面拿出一小块锦帛,上面写着别人看不懂的文字,五爷欣喜道:“这就是了!”随即宣布仪式结束,将那碎片收了和那锦帛一起带走,其余人将坟地恢复原状,那条大蛇在被埋之前,爬出地面,在雪地上行走。众人感到惊奇,因为蛇是冷血动物,而冬天是处于休眠状态的,根本不可能动,更别说在冰面和雪面上行走了。五爷也将那蛇带回住处,当夜才开始了自己秘密的活动。
    五爷一边将那镜子碎片熔化,一边翻译着锦帛上所书写的内容。这时候,月亮升起来了,在月光的映照下,雪白的地面显得异常明亮。而五爷的小屋子微弱的灯光映照出他瘦削的脸。他将这锦帛上的文字艰难地翻译出来,却仍然是不能全部理解,但是他已经知道下一步大概该怎么去做,才能解除这个家族所面临的问题了,尽管他并不太明白这些奇怪的图案和文字里面东西的所有内容。
    翌日,积雪并未消融多少,五爷在王云民家里和王氏家族的人们亲切地交谈着,而王氏族人们却激烈地讨论着一个重要的问题。五爷告诉王氏族人:“按照铜镜里面所藏匿的锦帛的说法,如果要改变这种双生状态,必须要让你的其中一个孩子吃掉另一个孩子的肉,才能解除。”众人问这是何故,五爷道:“你们先祖在修炼的时候,为了速成,没有按照道家修身养性的传统方法,而是将自己的邪念和欲望压缩在了自己的影子里面,孰料这影子最后却也修炼成功,不过,并未得道,而是成魔。它俯身在你们先祖的遗体里面,白天无事,夜里出来害人。终于被你先祖发现,下了符咒,锁在这面镜子里,但是这个符咒却有一个重要的前提,就是允许被封印的人在封印之前发下誓言。按照契约,如果这誓言是善意的,那么若干年后,被封印人就能得道,如果是恶意的,被封印人就要受到最严重的天戒,轮回三世,不得为人。而影魔在最后被封印的时候发下毒誓,在被封印期间,要让你先祖的子孙们骨肉相残,如若不然,影魔的后人就要跟随你们先祖的后人出生,永远相伴,享受所有王氏待遇,永不消失,直至王氏断子绝孙。你的先祖虽然速成得道,却仍然不忍心自己的后代骨肉相残,因此,只好让那影魔后人如影随形,常伴你们身边。”这时候,整个屋子的三代双生人都互相看着,却不知道谁是那个影魔的后人。
    五爷接着说:“可是这个影魔却忽略了一个重要问题,一旦他的后人随着整你们王家的人出生的话,也是一母同胞,更是兄弟如果让真正的王氏后人吃掉影魔的后人的话,不就两全其美了吗?虽说这样正中了那个兄弟相残的毒咒,不正好也破解了那个毒咒吗?”
    然而王氏后人面面相觑,没人愿意表态。而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的王云民也将信将疑,尽管他确实也看到了在昨天起坟的时候发生了那么多的变故。但是要让其中一个儿子吃掉另一个儿子的血肉,王云民仍然无法下决心。其实此时他非常希望听到别人的意见,可惜的是,王氏家族的两代长辈都不发表意见。
    五爷到道:“该说的我都说了,该做的也做了,其他事情也就看你们自己的了。我并非胡说,该怎么办锦帛里说得明明白白,而且是你们先祖的遗训。今天就到这儿吧。”说完就要走,王云民拉住五爷:“五叔,我们也知道您的本事,这个事情说来也确实蹊跷,我爷爷和二爷爷上面的几代人都是同生同死,没有一分一秒的偏差,这本身就说明您的说法是对的。但是我总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并不是说孩子互相吃了就完事了,您想想这都七代了,为什么这一代孩子兄弟相残就可以破除咒语了?我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
    五爷道:“这事情我不想再多说了,老二,你哥和你也是双生。这样,我打你一下,你看你个什么反应。”说完不容王云民准备,五爷的一个大嘴巴子就抽上去了。只见王云民和王雨民两个人同时捂着脸,表情吃惊又有些愠怒,简直跟照镜子一模一样。在场的人却早已经司空见惯,根本就毫无反应。
    五爷打完,道:“你见过其他双生子会这样吗?”王云民知道,这是他家特有的一种现象,别的是双生子的人,从来没有过这种现象。枯井而是他仍然不舍得让两个孩子互相争斗,五爷道:“你的两个孩子是关键,这是锦帛里说明白的。行不行在你了,这是你家的家事,我也不好参与,反正话就到这里了。其他的我不多说了。”说完向王家的几个长辈拱拱手,离开了这间屋子。
    五爷回去之后,将那蛇在笼子里面收了,同时也把已经熔掉的铜镜铸成一本书,书中插页夹着一副铜八卦。“也许只有这个能够改变这个家族的厄运了。”五爷喃喃地说。他打开书页,在铁八卦中间夹了一撮黑猫的胡须,然后将书页轻轻合上,然后拿出一个黄符燃尽了,这才将那铁八卦打开,里面的黑猫胡须早已成为灰烬。五爷阴霾的脸上才露出些许的笑容。
    他拿着那本书细细欣赏,而被关在笼子里的蛇却变得不安起来,它拼命收缩着自己的身体,想从笼子里面逃生。折腾了半天,见五爷拿着铁八卦愣愣地盯着它,这才安静下来。到了晚上,五爷很快入睡了,在梦中,一个留着长发的道士模样的男子出现了,他对五爷说:“任家后人,王家的事情你不要管了,对你没有任何好处!”五爷轻蔑地笑了,看了一眼怀中的铁八卦,那道人似乎对铁八卦亦有忌惮,不敢擅自向前,只是在五爷门口继续盯着五爷。五爷知道他不敢造次,便翻身继续睡觉,可是他仍然做梦,在一个不知名的黑暗的角落,一个夜叉押着一个道士模样的人站在一个悬崖边缘,从五爷身边经过的时候,那人还看了五爷一眼,五爷永远不会忘记那个眼神,是仇恨、不平、怨毒所有负面情绪综合起来表现出来的那种眼神,让人望而生畏。
    那夜叉将这道人退下悬崖,便离开复命去了。五爷来到悬崖边上一看才明白,那道人被夜叉推入转生谷了,而这道转生谷是投胎作为牛马的。随后,在一家后院的马厩里,一匹精壮的枣红马出生了,然而它含着眼泪,不吃不喝,没有一天功夫便死去了。那道人的灵魂再次回到转生谷,五爷也同时到达,只见最上面一个官员模样的人道:“你自断生念,背弃天伦,不能算作一世。夜叉抬将下去再做计较。”

    这一次他投胎做狗,五爷跟随着这条刚刚出生的小狗,一直到长成大狗。有一天,这条狗跟着主人去打猎,一直到夜里,主人什么都没有收获,而此时又累又渴,可是周围一点可供吃喝的东西都没有。突然之间,从一处山石的缝隙里流出一滴水来,主人高兴地拿着袋子接水,可是每次快接到水的时候,这狗都把那袋子扑到一边,使主人无法接到,前几次主人以为这狗在跟他玩耍,也就不加计较,后来主人终于怒了,用绳子将狗绑了,之后便杀掉喝血、吃肉。
    有了这些能量,主人很快找到了回去的路,然而总觉得有些蹊跷,这狗平日里并不会这样啊。越想越觉得不对,于是回去找了一帮人一起去杀狗的地方,打开那块滴水的石块,众人大吃一惊,原来石块中间盘着一条大蛇,这条蛇口吐红信,口内不停地往外滴着毒水!原来这主人接的并不是什么山泉水,而是蛇毒,怪不得那狗不停地扑打着水袋。
    那主人非常后悔,跟众人联手将那大蛇打死,并收集了狗的尸骨,回去给予厚葬。这道人再次来到转生谷,那官员模样的人说:“你虽死于非命,却连坐一命,亦不能算作一世。”因为那条蛇因为它而死,所以这一世转生之后,他便做了蛇,从蛇卵中破出之后不久,它便独自离开蛇群。有一次在过马路的时候,被一辆马车轧成两截,又来到转生谷。那官员看了生死簿,道:“此次略算作一世。”
    三世转生不能为人只能为畜,道人早已厌倦,于是便仍然做蛇,并潜入王氏先祖的灵柩之中,直到被挖掘出来。
    五爷终于明白那大蛇的来源,那道人立于大蛇一侧,道:“任家后人,你可知这些年我如何艰难?如若不能报仇,我还有尊严否?你今天妨我,我必报仇!”五爷道:“你就算杀尽天下所有的仇人又能怎样?难道能让你免于三世非人的转世轮回吗?”那道人不听,直接打开大蛇的牢笼,那大蛇径自爬将出来,直扑五爷而去,五爷情急之下准备以铁八卦应付,却无论如何也摸不到,惊得他一身冷汗,坐了起来。他定了定神,摸摸自己的身上,竟然没有一点汗水!这肯定不对,刚才明明一身大汗,身上怎么可能是干的?正纳闷间,抬眼一看,那大蛇在笼子里面盘着,而身边竟站着那个道人,正眼巴巴地盯着他。仍然是那个经典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五爷知道刚才是在做梦,而现在那道人真的站在大蛇身边,这就不能用简单的梦境来解释了。

    那道人终于说话了:“任家后人,我就是要眼看着王家兄弟互相残杀的,其他的事情你不要插手。我保你十世子孙兴旺。”五爷并不答话,他知道双方已经没有任何共同点了。有的只有对立和矛盾的想法。道人见五爷不答,这才道:“要不然,你的人头不保,你的后人也要受到诅咒。”说完径自从笼子里面走出来,站在五爷窗前,五爷却如同床鬼压床一般,根本无法动弹。那道人一只手化伸向五爷,抓烂了五爷的脖子。五爷又一次突然惊醒,这时候他摸摸身上,确实满身是汗,这才知道自己做了一个“梦中梦”。刚刚清醒了一会儿,五爷顿时觉得脖子下面一阵火辣辣地疼,照镜子时,才发现原来脖子上果然被人抓伤了。
    五爷赶紧看了看困在笼子的大蛇,那大蛇早已经不知去向,只留下一个空空的笼子张着大嘴,似乎要吞噬什么,又似乎要向五爷解释。五爷叹了一口气,知道天命难违,也只好作罢。从此之后,五爷见了王云民家里的人,都低头走路,连招呼都不打。而后者亦然。
    过了十几年,王云民的双胞胎儿子长大成人了。这十几年虽然非常平静,但是一件怪事仍然出现了。王氏家族现存年龄最长的双生人在一个夜里离奇地死掉了,两个人同时死掉,这并不稀奇。稀奇的是,二人死后耳朵都不翼而飞!耳根处只剩下血淋淋的伤口,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咬掉的。不相往来十几年的王云民没有别的办法,只好硬着头皮找到五爷,让五爷无论如何去看看。五爷仗义,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来到现场一看,那两个双生老人满脸鲜血,虽然面容安然,但是这满脸的血迹让人不寒而栗,更生出诸多遐想。见此情景,五爷便不再作声了,扭头就走。王云民赶紧追山拉住:“五叔,怎么回事您说句话呀。再怎么着也得把老人的耳朵找到,不能不留下全尸吧?”五爷道:“不留全尸更好,留下全尸必有灾难。”王氏后人苦苦哀求五爷,一定要找到老人耳朵的下落,五爷被逼无奈,尽管非常不愿意说,但是想想天意如果如此,就不必强求了,临走前告知他们:“耳朵在两个老人的嘴里。”
    王云民一家立即设法弄开老人已经紧闭的口腔,果然发现耳朵在里面,由于是生生咬下来的,两个老人嘴里全是血迹。众人把耳朵缝合之后,停尸三天下葬。
    两个老人下葬之后的当晚,远走他乡,当然,他的远行是不需要任何交通工具的。然而在家乡,一场巨大的灾难来临了。当天晚上,强劲的西北风刮个不停,大风一直刮到天亮。太阳出来之后,这大风才算告一段落。然而早起的人们发现,整个外面都变了样,原本青葱的树木现在变得光秃秃的;原本湿润的土地,如今尘土飞扬;原本甘甜的水井,如今浑浊不堪,打出来的水臭不可闻……
    庄稼是乡下人的命根子,他们遵照一直以来的规律,出门之后一口气往田里跑。有人在路上遇到看庄稼回来的村民,纷纷打问情况,那从田里回来的村民有气无力地说:“都回吧。田里什么都没有了,全被蝗虫吃光了。就是闹蝗灾了。大家赶紧准备要饭去吧。”
    这是所有人都大哭起来,没有了庄稼,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办。这时候,人群中稍微有点理智的人问大家:“谁看见任家老五了。大家去找找他,看他有没有什么办法。”众人这才停止哭泣,朝五爷的小破屋走去。在半路大家遇到王云民,问他去不去找五爷,王云民说:“没用了!早就没用了。五叔昨天晚上就走了!有人从看见他,天一擦黑就坐着鬼抬的轿子离开村子了!”众人终于又找到一个哭泣的理由,哭声又一次响彻了这个方圆百里唯一的一个村子。
    正在大家准备出去要饭的时候,可怕的瘟疫如约而至。村里面不断有人死掉,乱葬岗子里的新坟每天都在增加。外地人早就远离了这个倒霉的村子,这个村子的人也根本没有去要饭的机会,然而,最关键的是饮用水早已经没有了!所有人都病倒了。
    王云民的两个儿子骨瘦如柴,虽然已经是半大后生,却在这场瘟疫面前被折磨得痛苦不堪。村里村外能吃的都被吃掉,不能吃的也被吃掉。就这样还要面临每天数次的蝗虫群的骚扰。村外的一片榆树林,原本郁郁葱葱,后来只剩下一个个木桩立在那里,就像少林寺练功的桩子一样。树皮早已经被刮掉,露出干燥的黄色内瓤,就像一个个被扒光了衣服的人。
    整个村子一片死亡的气息,已经开始有人吃孩子了。王云民一家躺在炕上连眨眼的力气都没有了。他们已经好几天没有看到吃的了。半个小时之后,其中一个双儿子突然间如有神助,不知从哪儿来的那么大的力气,他手里拿着刀,在不知道是哥哥还是弟弟的人身上切着原本就不丰富的血肉,怕别人抢食一般立即吞下肚子……
    就在被杀者快要断气的时候,那个杀人凶手也捂住了肚子,不一会儿就双双毙命。王云民看着两个儿子都死掉了,连眼泪都没有了,他内心的痛苦和悔恨像火山一样爆发了,眼睛的泪水早已经被女儿和妻子舔舐了……当天晚上,王氏家族的粉底里面又多了四个新坟:王云民兄弟俩和王云民的两个儿子。
    五爷在当天晚上回家,看到家乡的惨象,极为不忍。他得知王氏后人已经全部死掉之后,亦是悔恨万分,在王云民的坟上号啕大哭:“贤侄!你好生固执!当初你要是肯听我一句话,何止于此?!
    当天晚上,狂风卷着黄土依然在村里呼啸,五爷的屋内依然是如豆的灯光,他坐在窗前,仔细地研究着那份锦帛。良久,他入定一般纹丝不动。窗外一个黑影一晃而过,紧接着几声炸雷,这个是晴天霹雳,因为窗外星光灿烂。五爷只是很快移动了一下目光,瞬间便又把注意力集中在这张锦帛上的神秘图案上面。油灯闪了一下,那锦帛突然暗了,接着又恢复了正常。”原来是这样!“五爷迅速将油灯吹灭,锦帛上立即显示出几行明亮的字来:”天黄黄,虫称王;焚巨蟒,客姓王;食虫济民度灾荒。“看了一会儿,这锦帛上的字迹便暗了下去,要重新看,只有重新点燃油灯,在灯光下照上一段时间才可以。
    不过已经用不着了,五爷已经猜透了里面的秘密。这字面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当务之急是要先找到那条巨蟒,才能解村民于倒悬。翌日,五爷开始着手寻找巨蟒的踪迹,可是村子里面一片萧条,想找一个相对健康的人都不容易,更别说要找一个能出劳力的小伙子了。五爷去每家看了看,大致情形相同,所有人家都有饿殍,情况好点的人家,全家人围躺在炕上,中间堆起牛粪大一堆麦子,数着粒儿啃嚼。见五爷来,也不见下炕,只在炕上用一个眼神打量一下,迅速盯着麦子,算是打过一声招呼。

    五爷不忍再看,只好一个人拿着锹去了王氏家族的坟地。王氏家族的坟地并不太远,五爷这时候早已经顾不得什么规矩不规矩了,用尽所有的力气,刨开王氏祖先的坟头儿,奇怪的是,那条巨蟒根本不在里面。五爷将所有的坟地都刨了个遍,更离奇的事情发生了,王云民和其兄长王雨民的墓坑里面连尸体都没有!这实在是太奇怪了!五爷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是巨蟒吃了这兄弟二人的尸骨?不可能啊!,既然是吃了,那应该有吃掉的痕迹,难不成这巨蟒还会吧墓坑恢复原样吗?
    五爷顾不得多想,他隐约觉得,这场蝗灾和那巨蟒以及魔镜道人有莫大的关系,于是他选择了寻找蝗虫的贼窝,继而通过蝗虫寻找巨蟒。五爷观察了好长时间,这才终于把蝗群的分布规律搞清楚。原来,后山狮子头峰是蝗虫最大的一个据点,而从狮子头到村里一路上除了庄稼没有任何阻挡。蝗虫从山上俯冲下来,一路上下坡,倒是省了不少力气,回去虽然费劲,但是鉴于已经吃饱,所以正好平衡。”这些狗东西倒是鬼精!“五爷无奈地摇摇头。
    蝗虫的天敌便是鸡,遗憾的是,整个村子的人都快死绝了,更别说动物了,连一个健康的老鼠都难找。村子里面好长时间没有老鼠了,原因有二:村里早就没有粮食,老鼠来了没的吃,此其一也;就算有点吃的,老鼠也不敢来,因为只要有人看见,老鼠尚未偷到粮食之前,自己先被当了粮食,此其二也。老鼠都是这样的命运,更别说鸡了!
    五爷没有办法,只好趁天黑坐着小鬼的轿子去远处借鸡,回来的时候,小鬼们怕鸡,不敢抬轿,五爷只好自己走回来,非常辛苦。好不容易抓了三只鸡,五爷立即趁着天亮前带了鸡上山去了。到了狮子头,五爷用绳子拉起的三个”猎鸡“跃跃欲试,在尚未靠近狮子头大山洞的时候,每个鸡已经吃了百十个蝗虫了。这时候,蝗虫逐渐慌乱起来,因为天敌在前,不由得不慌乱。
    然而,越靠近狮子头的洞口,蝗虫越多,三只大公鸡吃得不亦乐乎,一刻钟不到,竟然吃到洞跟前了!五爷正待夸奖这三只大公鸡,谁料想,它们三个竟然全部嗉囊爆出,撑死在当场!五爷顿时傻眼,好在来时准备了几大瓶火油,仍将进去点燃之后,一时间浓烟滚滚,蝗虫纷纷慌乱飞出去避难。

    正在这时,那条已经变成巨蟒的大蛇匆忙间出洞,忍受了烈焰的烧烤,不顾一切地攻向五爷,五爷早有准备,拿出铁八卦对准那巨蟒的眼睛,岂料巨蟒早已不怕,径自向前,五爷正待逃离,却发现那巨蟒突然之间翻动身躯,显得痛苦不堪,原来一个手掌大小的巨型旱蝎子从石缝中爬出,直接掉落在巨蟒的眼睛上。蛇类的眼睛基本是摆设,但是蝎子却并不这么认为,这是蝎子攻击蛇类脑髓的最佳方位。
    巨蟒痛苦地翻转着如椽的身躯,并不断摆头,想摆脱蝎子的攻击,然而它已经被蝎子高高翘起的尾刺刺中眼睛,顷刻间便失去了直觉,像舞龙的道具一般,平摆在石壁上。那大蝎子专爱吃蛇的脑髓,正准备大吃一顿,五爷早已顾不得一切,将剩余的烧油悉数泼向巨蟒的身躯,点燃之后浓烟滚滚。火势渐消,终于烧尽了。剩余的骨架让五爷大吃一惊,那分明是一个人的骨架,晶莹剔透,如同王氏先祖棺材里的尸骨一样。
    五爷用布袋装了尸骨,拿下山去。回到村中,五爷组织剩余人口”捕蝗自肥“,就是将蝗虫作为口粮,度过这段灾难的日子,等着一下雨便立即种上秋作物。麦口时节,这个村的村民却在分食蝗虫,然而为了活命也只能如此。
    好在蝗虫虽然成灾,但是到底也为村民们延续生计作为了一番。好事成双,自从改食夏蝗,竟然治疗了瘟疫,为了杜绝隐患,五爷组织全村人马用生石灰奠基宅院,算是彻底将瘟疫祛除。小商贩们也渐渐在这里游走,商品一通,村民们的日子也渐渐有所好转。然而令人着急的是,长时间的等待,却无法等来一滴雨水。众人每日只好步行百余里,去外地拉水度日。
    五爷百思不得其解。锦帛上所说的”客姓王“是什么意思。这天在村口终于解决了这个问题,村里来了两个人,却正是王云民、王雨民两兄弟!五爷根据先前刨坟的经验,早就怀疑二人未死,如今活人站在跟前,却不由地不相信。那晚从五爷窗前一晃而过的黑影,大概也就找到原型了。
    二人见了五爷,说明了情况:”如不依此计策,恐怕那道人见毒咒未破,不再现身!只好假死破了咒。“五爷点头,二人拿出一张锦帛递给五爷,这张锦帛与五爷所持锦帛大小相类,只是图案略有不同。晚间,五爷依上次方法,先将油灯挑亮,一刻钟之后熄灭,字迹便立即在黑暗中出现:”尸骨成粉予云吞,从此便是自由身。余孽再入轮回处,咒怨即了荫子孙!“
    第二日,王氏宗祠。五爷将那早已磨成粉末的透明尸骨粉递给王云民,王云民对着祖先灵位三拜九叩,然后将那粉末吞下,顿时全身发黑。而王雨民冷冷地盯着逐渐变成黑灰的弟弟,毫无表情。五爷觉得异常,突然大喊一声:”坏了!中计了!“那王雨民突然哈哈大笑:”任家后人到底实在,你中了频道移花接木之计了!“他肆无忌惮地大笑,盯着王氏宗祠里面供奉的牌位,然而五爷迅速扑到他跟前,将一包粉末迅速倒入他的口中。笑声戛然而止,王雨民先是变得恍惚,随后就渐渐成了影子一般,最后竟然消失了。
    王云民从地上爬起来,跪下道:”五叔!大恩不言谢!“原来,王雨民才是双生人之中的影魔后人,他为了害死王氏后人,便偷偷将第二张在王氏祠堂封存很久的锦帛上的内容进行了更改,原本是”尸骨成粉予雨吞“,却被改成”与云吞“。
    ”下次再改的时候,记得把天书部分也改过来,要不然不一致,很容易被拆穿的。“五爷对着那个已经消逝的影子道。(双生完)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