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连骨桩 > 详细内容

连骨桩

分享到:
关闭
作者:夏至已尽  阅读:585 次  点赞:2 次  鄙视:2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连骨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防范
    沿着墓道走了一段距离后,我们停住了脚步。幽深的墓道突然变成了狭长的水潭,墓壁上方有零碎的沙土落入水中,溅起细微的浪花。
    我皱起眉头,把墓道挖成水潭是墓主设置的一种机关,水中可能暗藏着不为人知的危险因素。糟糕的是,我水性不好,想不到刚进人大墓就遇到了麻烦。
    “不用担心。”尤五好像早有准备,他从背囊里掏出一个透明塑料状的东西,递到我手里,“这是我特意找人加工的潜水衣,韧性很好,它能够帮上你的忙。”
    我接过潜水衣,迟疑了一下后麻利地穿上了。尤五率先跳进水潭中,挥动手臂划了几下后向我招了招手,意思是没问题,尽管放心下水。
    我抬头朝墓壁上方的某处不经意地看了一眼,纵身一跃,跳进了水潭中。
    水还算清澈,尤五在前面熟练地伸臂蹬腿快速向前游去。我奋力地跟在他后面,两人一前一后,很快向前游了很长一段距离。我暗自松了口气,游了半天也没遇到凶猛的怪物,有些出乎意料之外。
    就在这时,水面上忽然出现了一个漩涡,急速盘旋后,一股看不见的暗流猛地缠住了我的身体,很快就将我拽下了水。
    我吃了一惊,急忙屏住气息抬头向前看去:视线中隐隐约约出现了一排白色的“木桩”。每根木桩约一人多高,横立在水中,呈扇形状,正好挡住了前进的路。
    水突然变得冰冷彻骨,我在水里打了个寒战,四下张望,想看看尤五在什么位置。但我瞅了半天,也不见他的身影。
    难道尤五被刚才那股暗流拖走了?我正疑惑,忽然觉得身后有些异样,转身看时,心中顿时一凛:只见尤五左手划水,右手紧攥尖刀,脸色不善地朝我逼了过来。
    还没找到主墓室,尤五就迫不及待地动手了,这小子难道是疯了?
    转眼间,尤五手中的尖刀已经到了我的胸前。我两手用力向一边划水,躲开这致命一击,同时下意识地将手伸向腰间去摸匕首。这时却发现衣服外由于套了一层韧性极好的潜水衣,根本无法摸到武器。
    尤五脸上露出得意的笑意,肆无忌惮地又是一刀刺来。我恍然大悟,原来上了对方的当了:尤五一定知道墓内有水潭,所以故意“好心好意”地给我准备了潜水衣。
    我双腿奋力一蹬,身体向上蹿了几下后,将脑袋露出水面。尤五不依不饶地紧跟着从水中探出头来,看清我的位置后,狞笑一声,再次挥刀冲过来。
    “瞠”,枪响了,子弹不偏不倚地穿过尤五的太阳穴后慢慢沉入水中。尤五脑袋一歪,身体软绵绵地悬浮在水面上,鲜血迅速涌出,在水中缓缓扩散。

    “下来吧,大勇!”我伸手指着距离头顶上方不远的一个墓壁凹陷处,大声说道。
    “扑通”一声,一个健硕的身影跳入水中,很快就向我这边游了过来。
    “师兄,你没事吧?”
    “幸亏我有所防范,否则就遭了尤五这小子的毒手了。”我看了眼漂浮在血水中的尤五尸体,心里充满疑问:尤五为什么要暗算我?
    尤五三天前突然来找我,说他发现了一座战国时期的古墓,问我有没有兴趣?尤五一向喜欢单打独斗吃独食,他反常的表现引起了我的警觉。我假装答应,设法从他口中套出古墓的地址,然后让师弟韦大勇提前潜入墓道内以防不测。事实证明,我的担心不是多余的。
    释魂
    “尤五为什么要对你动手?”韦大勇摸着脑袋,感到难以理解。
    我茫然地摇了摇头,尤五的举动确实令人费解。这时,潭水忽然变得寒冷无比,我目光向前一扫,发现在前方不远处,水中白色的“木桩”先是左右摇晃了几下,然后突然化作一只只手臂,伸开五指,张牙舞爪地向我和韦大勇抓了过来。
    我和韦大勇大吃一惊,急忙转身向后退去,但已经于事无补:无数只雪白的手臂冷不丁地突袭而来,每只手臂都张开了枯手。手掌上的指骨隐隐发黑,指节连接处发出“咔咔”的脆响。
    我感到后背阵阵发凉,刚才看到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木桩”,其实都是被潭水泡得发白的手臂,只是因为距离远点儿,加上水的折射,让我的眼睛产生了错觉。
    这时,两只手臂一左一右猛地抱住了韦大勇的大腿,拖拽着他向水下沉去。韦大勇伸手试图将抱在大腿上的手臂拉开,却丝毫不起作用。情急之下,他从背后抽出砍刀,连续“咔嚓”两下,将缠在大腿上的手臂砍断了。

    两只断臂浮上水面,连带着一缕乌黑的长发。
    我怔了一下,仔细一瞅:原来所有的手臂都用一缕一缕的头发连接着,这些手臂好像被什么东西在暗中操纵着,一只接着一只地向我们伸了过来。
    我抽出刀,像韦大勇一样,迅速挥刀砍向伸到身边的手臂。
    “喀嚓喀嚓”,断臂越来越多,相继漂浮到了水面上。我手里的刀根本无法应对从水中不断袭来的手臂。
    这时一双手臂突然从背后紧紧搂住了我的腰,拖着我的身体向水下急速坠去。我忍不住大叫一声,嘴里呛进一口带着浓浓腥味的血水。眼前红蒙蒙一片,从尤五尸体中流出的鲜血已经扩散到这边来了。
    搂在我腰上的手臂遇到鲜血后忽然松开了,我两脚用力一蹬,身体上浮,将脑袋探出了水面。
    “师兄,你看!”韦大勇惊讶地指着水中的手臂,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顿时愣住了:只见我和韦大勇身边的潭水已经被扩散过来的鲜血染红了。一只只雪白的手臂相继无力地垂落下去,大片成缕的头发在水中随意飘荡着。
    韦大勇好奇地顺手抓住身边水中的一缕头发,试探着向上一提,没想到,一个“人”被韦大勇连带着头发从水里缓缓提了上来。
    这个“人”脸上的肌肉早已腐烂得荡然无存,头盖骨处扎了一根长约半寸的银针,脑袋上的头发足有三寸长。
    韦大勇惊得急忙撒手,这个“人”落到水中,身子翻了过来,面部朝下,后脑勺朝上,露出了银针的另一端。
    我将身子沉入水中,不由得感到毛骨悚然。原来,每一只手臂都连带着一具尸体,尸体之间用一条极长的铁链串联在一起,每一具尸体都是高举双臂,相互之间用人的头发缠绕,而所有尸体的前额处都插着一根银针。
    韦大勇也沉到水里靠到了我身边,他看了半天后好像想到什么,挥刀“刷刷”几下,将缠绕在一起的头发切断,随后又是“咔嚓”一声,断开串连尸体的铁链。
    所有的手臂随着尸体的散落都纷纷垂下,每_具尸体额头处的银针微微闪烁了一下后,水中都会出现一张模糊的人脸,悄无声息地围在我和韦大勇身边。人脸上呈现出来的神态非常安详,静静地盯着我俩看了半天后,一下子四散不见了。
    我和韦大勇钻出水面,互相看了一眼,都是恍然大悟。这些被控制了魂魄的尸体是隐藏在水中对付盗墓者的杀手。尤五身上流出的鲜血激活了这些魂魄生前的记忆,而铁链断开和头发不再缠绕让魂魄得到了释放。
    “这些无辜的生命终于可以去投胎转世了。”我想到刚才人脸上安详的神态,欣慰地说。
    此时,可以解释尤五的动机了:喜欢单干的他找我合作的目的不是无缘无故地让我分得一杯羹,而是想借我的鲜血打开前进的通道。
    尤五一定掌握了这座古墓的秘密,既然他如此费尽心机,就说明墓内定有价值不菲的财宝。想到这里,我难以压抑内心的喜悦,刚要对韦大勇说什么。只听一阵公鸡打鸣的声音隐隐传来。
    抽魂鸡
    我以为耳朵出了毛病,想问问韦大勇听到没有?他已经先开口了: “奇怪,哪里来的公鸡?”
    话音刚落,附近水面上传来异样的响动。我和韦大勇同时扭头看去,只见漂浮在水面上尤五的尸体打个盘旋后,一道人形状的青烟从尸体上脱离出来,轻悠悠地消失不见了。
    顾不上想太多,我和韦大勇奋力向前游去。十几分钟后,眼前出现了一道光滑的石壁,我俩刚爬出水潭,却都被吓了一跳:眼前凹凸不平的地面上露出了一个人的脑袋,面目狰狞,凶巴巴地盯着我们。
    我和韦大勇都握刀在手,等了半天,却不见有任何动静。上前一看,原来是一个人头石像,面部罩了一层人的脸皮。
    “这上面可能有什么机关……”韦大勇话未说完,突然“啊呀”一声,低头去看自己的大腿:刚才在水中被手臂抱住并被枯手抓破的地方淤青紫黑,而且颜色正向周围渐渐扩散。
    “下三滥的手段!”韦大勇冷哼一声,迅速把刀尖放在变了颜色的肌肉处,咬紧牙,狠狠地划了一圈,硬生生地将淤紫的部分剜了出来。
    我心里暗惊,想不到枯手上有毒,我刚才也冷不丁地被手臂从背后搂住,是不是也中毒了呢?正在担心,韦大勇忽然扬起砍刀,对准石像的脖子狠狠砍去,嘴里边叫道: “狗日的,吃我一刀!”
    对盗墓者来说,最忌讳的是在发生意外的时候失去冷静。我来不及阻止韦大勇,只听“瞠”的一声,石像人头似个离开瓜秧的南瓜,骨碌骨碌朝背对我们的方向快速翻滚着, “咕咚”坠落到水潭中。
    “吱呀呀”,地面忽然松动,赫然出现了一个方形的洞口,一个长条形状的石阶延伸向下,黑糊糊的,肉眼无法看清。
    我和韦大勇沿着石阶向下走,由于随身携带的挎包在游离水潭过程中被水泡透了,所以手电筒无法使用。我俩小心翼翼地走下石阶,在黑暗中站住之后,想努力辨清这是什么地方。
    “喔喔”,暗中突然又传来公鸡的叫声,这声音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我的目光被黑暗中一处闪烁着微光的地方吸引了过去。走近一看,原来高处岩壁上站着一只铁铸的公鸡,正瞪着绿豆般的鸡眼,昂首挺胸。

    我好奇地将脑袋凑近公鸡,眼前突兀地闪了两下,好像黑暗中有一双鬼眼在盯着我看。我的心狂跳不己,这才发现公鸡全身涂满血浆,鸡头被凿开了一个窟窿,时不时地有磷火从里面蹿跳出来。
    “这是抽魂鸡呀!”韦大勇变了脸色,紧紧地攥住手里的黑驴蹄子, “幸好有所防备,否则,我俩现在已经魂魄离体了。”
    我后背瞬间流出冷汗,抽魂鸡是对付盗墓的一种邪异的方法:先把涂满童子血浆的公鸡活埋在地下一百夭,然后取上来掏空内脏,再将含冤而死之人的头盖骨粉碎后填充在公鸡体内,从而制成抽魂鸡。
    如果不是韦大勇提前掏出黑驴蹄子辟邪的话,我们两个人的魂魄会随抽魂鸡的叫声而脱离身体,从而变成徘徊在阴阳之间的活死人。
    连骨桩
    抽魂鸡是防盗的一种手段,主墓室一定就在附近。韦大勇在抽魂鸡的爪子旁边找至按钮,用刀尖一碰, “吱吱嘎嘎”,墙壁上自动开启了一扇暗门,一间密室呈现在眼前。
    “快看,人形棺椁!”韦大勇伸手指着前面的某处,兴奋地叫道。
    我随着他的手指看去,一口半透明的棺椁端端正正地摆放在密室中间,呈人形,在黑暗中泛着轻微的晶光。
    我顿时感到心花怒放,古代某些身份高贵的皇权贵族或王侯将相让能工巧匠按照自己的身材量体裁衣,加工制成人形棺椁。陪葬品丰厚自不必说,仅就制作棺椁的木料就非常珍贵。而且人形棺椁体积不大,我和韦大勇可以轻而易举地将它抬出古墓,这样就能够避免开棺带来的麻烦。等我俩将人形棺椁抬到光天化日之下,就可以放心地打开了,不管里面有粽子还是僵尸,一见阳光都将统统化为无形。

    “哈哈!”韦大勇挽了挽袖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一个人就能把人形棺椁背出古墓,到时候我们可以放心大胆地开棺。”边说边抬脚朝前就走。
    没想到,他一脚踏空了,身体收不住,朝前栽了下去。幸好我手疾眼快,急忙一把将他拽住,两人俯身一看,都是倒吸一口凉气,眼前竟然是一条凹陷的坑道。由于光线太暗,加上我们的注意力都在前面的人形棺椁上,所以没有留意到。
    坑道内弥漫着一层淡淡的雾气,似乎并不深。十几米长,正好将我们与人形棺椁阻隔开。我暗自检讨了一番,刚才见到人形棺椁后,我和韦大勇都兴奋得差点儿失去冷静,要不是我下意识地一把将他拽住,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我取出匕首,割破食指,将数滴鲜血洒进坑道内,希望能够祛除坑内的邪气。雾气变得淡了一些,几根灰白色的“桩”意外地现了出来。
    我赶紧将割破的食指朝坑道内连甩了几下,又有数滴鲜血落入坑内后,这下看得更加清楚了:一共有七根“桩”,间距一米出头,齐刷刷地立在坑道内,排成整整齐齐的~列。这些“桩”颜色灰白,竟然是人的大腿骨,顶端非常平整,应该是将人的大腿用锯之类的机械硬生生地切开,然后插在坑内,做成了“骨桩”。
    “只有用脚踩着骨桩,才能通过坑道。”韦大勇望了一眼对面的人形棺椁,然后将目光落在坑内的骨桩上,叹了口气,说道, “这玩意儿八成又是墓主设置的机关,这次要小心应对才是。”
    韦大勇在水潭里吃了亏,我理解他此时的心情。 “刚才我试验过了。”我举起食指,示意道, “如果遇到麻烦,用血就可以解决。”
    “你说得对。”韦大勇点了点头,跨前一步,率先抬起左脚迈上第一根骨桩。他试探了一下,骨桩纹丝不动,紧接着抬起右脚,两脚都踏在了骨桩上。
    韦大勇两脚站稳后,回头看了我一眼,目光中充满自信,他接连抬脚交替着向前面的骨桩跨过去。眼见没有什么异常,我放心地紧跟其后,脚踩骨桩向前走去。
    “喔喔——”空气中再次突然传来公鸡的叫声。这声音极其刺耳,有说不出来的诡异,听得我心一颤,双腿控制不住地抖了起来。
    手段
    “喔喔喔……”公鸡诡异的叫声接连不断地响起,坑道内忽然发出了异样的响动。未等我抬脚迈步,一团浓浓的雾气就从坑内涌了出来。紧接着,一条黑色的锁链突兀地从坑道内浮现出来。
    我吃了一惊,刚要提醒走在前面的韦大勇小心,突然,黑色的锁链缓缓舒展,扩散成了千丝万缕的头发。这时,公鸡的叫声愈发激烈,一条条黑色的人影从头发中赫然飘出,转而化作一只只白森森的枯手,迎面向我扑了上来。
    在黑色人影出现的一刹那,我忽然明白了:坑内的骨桩是用人的头发连接在一起的,作为脑神经的外在载体,这些头发内被施以巫术隐藏了殉葬者的魂魄。坑内的骨桩与石壁上的抽魂鸡一定通过暗在的机关相连接,在脚接触骨桩的瞬间,抽魂鸡感受到我和韦大勇身上的活人气息后发出令人惊悚的叫声,从而使冤死的魂灵得到释放。而我和韦大勇顺其自然地成了冤魂发泄的对象。
    好高明的对付盗墓者的手段!我本能地挥刀,对准站在前面骨桩上韦大勇的双腿,‘狠狠地砍了上去。
    此时,只能用其中一个人的鲜血化解冤魂的戾气。生死关头应该当机立断,既然韦大勇没有先动手,就别怪我无情了。
    “咔嚓”,锋利的砍刀齐生生地将韦大勇的双腿砍断了,他扭头凄然地冲我一笑,一头栽倒在坑道内。也许,他这时才明白我为什么不率先踏上骨桩。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盗墓贼之间根本没什么情义可言,比的是谁更有心计。尤五想算计我,却变成了牺牲品,而韦大勇则是从头至尾都被我利用了。
    抽魂
    一切如我所愿,迎面扑来的枯手瞬间化作虚无。我顺利踏过七根骨桩,走到人形棺椁跟前。
    棺椁没有盖子,一具男尸躺在里面,五官清晰,面部肌肉看起来尚有弹性,尸体不腐一定与人形棺椁经过特殊的处理有关。
    棺内仅有几件寻常的玉器,就在我大失所望时,男尸身上忽然发出淡黄色的微光。我仔细一看,失望顿时转为惊喜:原来,男尸穿了一件薄如蝉翼的玉衣,上面串接着许多黄金做成的饰品,这件玉衣对我来说,算得上是一笔梦寐以求的财富了。
    我已经不可能将人形棺椁弄出墓外,此时,取宝走人是当然的选择。
    为防止尸变,我俯下身子,一手捏紧黑驴蹄子,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放在玉衣上,试图将玉衣从对方身上解下来。谁知,玉衣紧紧裹在男尸身上,我一只手不能解决问题,只好将黑驴蹄子放下,将另一只手腾了出来。

    终于,玉衣被我取了下来。就在我喜滋滋地捧在手中欣赏时,平躺在棺内的男尸仿佛通了电,突兀地坐起身子,猛然睁开眼睛。
    我赶紧去摸黑驴蹄子,却已经来不及了。男尸忽然张开双臂将我抱紧,开口说道: “东西是我的,谁都拿不走!”
    我惊骇到了极点,这是尤五的声音啊!怎么回事,难道男尸被尤五的魂魄附体了?
    “喔——”一声熟悉的鸡叫从外面隐隐传来。联想到水潭中一缕人形状的青烟随着鸡叫声脱离尤五身体的情景,我忽然明白了:尤五在死去的一瞬间,他的魂魄在抽魂鸡的引导下,找到人形棺椁并附于男尸身上。尤五是个极其贪婪并且不达到目的绝不轻易放弃的人,即便死了,他的魂魄也要千方百计地去寻找他想要的东西。
    想明白这一点后,我冷静下来,刚刚被魂魄附体的尸体比僵尸容易对付多了。我探手抓起旁边的黑驴蹄子,一把塞进男尸的嘴里。
    男尸的喉咙抖动了两下,表情顿时僵住,他身子向后一仰,缓缓躺下了。我伸手帮他合上眼睛,自言自语道: “东西我要带走了,你放心地安息吧!今后不会有人再来打扰你了。”
    我双手抱着玉衣,转身来到坑道边,抬脚踏上骨桩。刚走到坑道中间,忽然, “喔喔……”突如其来的鸡叫声惊得我浑身发颤,我脑子一阵眩晕后,身体再也无法动弹,僵硬地立在骨桩上。
    一缕人形状的青烟从我身体上脱离出来,渐渐远去了。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play
next
close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