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一帘幽梦 > 详细内容

一帘幽梦

作者:陈晓之  阅读:10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第一章一帘幽梦
    “我有一帘幽梦,不知与谁能共……”夏紫云躺在床上哼唱着这首一帘幽梦。她就像是那里面的女主角绿萍一般,美丽、聪明。然她比绿萍幸运也幸福的多,她有一个爱她的未婚夫,也有着一个十分幸福的家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并没有少一条腿。
    而她除此之外也和绿萍有着一个共同点,就是她们都是一个芭蕾舞演员。
    就在明天,夏紫云将会在上海最大的舞台上演出天鹅湖。而演出完之后她就会和自己的未婚夫秦天成婚。
    “姐姐很开心吧。”夏紫云的妹妹夏紫烟俏皮的说道。
    她们姐妹两人的关系一向很好,见自己的姐姐就快要做新娘,夏紫云比自己要结婚还要开心。
    看着自己妹妹那张可爱的脸,夏紫云不禁的脸红了起来:“你别取笑我了。”
    “嘻嘻,这哪里是什么取笑啊,这是好事啊。”夏紫烟眨着眼睛说道。
    夏紫云把头一瞥道:“不理你了。”
    ……
    第二天一早夏紫云就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了,今天的九点,她就会站在自己梦寐以求的舞台上,而在台下坐着的是她最爱的家人、未婚夫。
    九点很快就到了,她怀着即紧张又开心的心情来到那个舞台。随着音乐她在舞台上面翩翩起舞。
    然谁也没有想到,死亡正在一步一步的逼近她。
    随着舞蹈的高潮,夏紫云来到舞台的中央。此刻舞台上的那盏巨大的吊灯正照着她。就在她起舞与吊灯之下时,吊灯竟然“碰”的一声掉了下来!
    而那盏吊灯更是直接砸在了夏紫云的头上!
    鲜血瞬间喷涌而出,舞台下响起了一阵阵的叫喊。众人都被这恐怖血腥的场景吓了个半死,直到半响之后,她的家人和未婚夫才想起放声痛哭。
    当救护车赶到的时候,夏紫云早已死去多时。天灵盖被砸碎的人,怎么可能有命活?
    林飞看着木纳的众人,仔细的检查起了那盏吊灯。
    “这被人动过手脚,而且动手脚的人很聪明,她计算好了吊灯会掉下来的时间。”林飞看着夏紫云的家人说道。
    “你说什么?我姐姐是被人害死的!”夏紫烟激动的问道。在此之前,所有人都以为这只是一个意外,而根据林飞说的他们才知道,原来这并不是意外那么单纯。
    林飞点了点头,道:“是的。不过这个地方所有人都可以进来,所以一时之间调查起来也不是那么的容易啊。”
    “我不管,你们一定要还我姐姐一个公道。”说着说着夏紫烟便痛哭了起来,在场的人都看的出来,她十分的伤心。
    秦天面带悲痛的说道:“紫烟,你要相信警察,他们一定会还紫云一个公道的。”
    此刻的他比任何人都来的伤心,然再伤心他也要坚强的面对一切。
    看着这一家人痛苦的表情,林飞心中也感到了一阵感伤。他猜想许是有人嫉妒夏紫云的才华才会如此行事的吧。
    第二章落水
    夏泰自从大女儿死了以后心情就一直不好,更是时常的喝酒麻醉自己。这天他仍旧像是往常一般的从外面喝酒回来,而此刻他的身后正跟着一个人影。
    那人影像是有预谋似得,夏泰走得快,他也走得快,夏泰走的慢,他也走的慢。
    夏泰摇摇晃晃的,像是要摔倒一般。
    就在他路过河边的时候,那人影一闪而出,一把把夏泰推入河中!
    河水像是并不深,夏泰浮浮沉沉的,眼见就要爬了上来。那人影此时立马拿起身旁的一块砖头,死命的往夏泰的头上砸去。
    一下、两下,不知道砸了多少下,夏泰才沉了下去。那人影丢下砖头,坐在地上喘起了粗气,还一边喘气一边说道:“你必须要死的,你必须要死的……”
    不知道休息了多久,那人影才缓缓起身,踉跄着逃离了现场。
    林飞是在第二天接到夏泰的死讯的,他在第一时间通知了夏泰的家人。
    但夏紫烟和她母亲林梦赶到现场时,都哭成了泪人。而此刻秦天也赶了过来,一见到夏泰的尸体,他也十分的震撼。
    “这不是意外,这不是意外啊,一定是谋杀,一定是的,我父亲不会死的,不会死的!”夏紫烟痛哭流涕的说道。
    看着她那伤心的脸,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了一阵心痛。都觉得这是个可怜的女孩,不足一月,便失去了两位最亲的亲人。
    “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找到凶手的。”林飞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唯有说出这样的话来,以求可以要她宽心。
    “放心?你要我怎么放心?我姐姐死了,被人杀死的,你们没有找到凶手。现在我父亲死了,你们也没有找到凶手,我还怎么放心?”夏紫烟一边哭一边说道。此时眼泪和鼻涕模糊了她那张美丽的脸。
    “我们检查了你父亲的伤口,他是被人活活打死的,你相信我,一定会找到线索和证据的。”林飞狠狠的说道,自他出道以来,破了无数大案要案,还没有一次是像这样的,竟然迟迟一个月没有抓到凶手。
    “好,我就姑且相信你。”夏紫烟擦了擦自己的眼泪说道:“如果要是让我找到了凶手,我一定把他浑身梳洗个遍。”
    众人都没有想到一个如此娇弱的女子,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梳洗指的是一种酷刑,先用开水浇灌受刑者,再用特制的铁刷子一下一下的抓梳下受刑者的肉。)然此时却也没有一个人会去计较责备她,对于一个女孩,一个普通女孩而言,一个月之内失去两个亲人,还都是至亲,这种痛,大家都是可以理解的。
    送走了夏紫烟等人后,林飞一个人静静的呆在警局,他实在想不通为何凶手要杀害夏泰。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商人,根据调查也没有得罪过任何人。
    难道凶手杀害他是因为他知道了夏紫云的死?
    自从夏紫云和夏泰死后,夏紫烟的心情一直都不好,每天也几乎没吃什么东西。看着她那张消瘦的脸,秦天感到一阵心疼。
    毕竟她是自己爱人的妹妹。
    许是因为同病相怜,秦天竟对她产生了一种莫名的爱怜来。一天,他红着脸找到夏紫烟,看着她说道:“紫烟……我……我……你……做我女朋友好吗?”
    这突如起来的表白让夏紫烟莫名的慌了,半响后她说道:“姐姐和爸爸刚刚死,我不想说这些。”
    秦天点了点,道:“我知道。”
    “你要是真的喜欢我,或者真的喜欢姐姐的话,那就请你一定要找到那个杀人凶手。”夏紫烟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
    她哭的梨花带雨,也把秦天的心哭软了、哭化了,他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找到凶手,算是还夏紫云和夏泰一个公道。
    第三章剥皮挖眼
    林梦一个人走在漆黑的大街上,不知为何,此刻她心中突然想到自己那死去的丈夫。也是这样黑的天吧?自己那可怜的丈夫就这样惨死。
    想着想着她便哭了起来,一声一声的,在这黑夜中有着说不出的诡异。然更加诡异的是在她的身后,跟着一个漆黑的影子。
    那个影子此刻正浮现着一丝丝的笑意,似乎是在想怎么除掉这个女人。
    一盏路灯此时冷静的看着这一切,看着那盏路灯,林梦的心中又想到了自己那可怜的女儿。一个月,不过是一个月,她便失去了丈夫和大女儿。
    此时的她心就像是是死了一般,她看着路灯想若是警察能够早日抓到那个凶手就好了。
    她正看的出神,一股剧痛就从她背后传来。
    她回头间对上了那黑影的脸。
    “怎……”她还未说完话便被那人一刀刺入了心脏。
    之后那个人影更是残忍的剥皮挖眼,把她的脸糟蹋的面目全非!当黑影做完这一切,便带着一脸的满意离开了现场。
    是路人发现了那具可怕的尸体,当林飞赶到的时候,他感到了深深的头疼。他头疼的不止是如何破案,更是不知道该怎么通知家人前来认领尸体。
    那具尸体面部一片血肉模糊,此刻根本就看不出到底是谁。
    而就在此时,夏紫烟赶了过来。一见到尸体她便痛哭道:“妈妈,真的是你啊,妈妈。”
    “你怎么知道这是你妈妈?”林飞有着几分的疑惑,就连他都分辨不出尸体来,而夏紫烟竟然一眼就看了出来。
    “母女连心,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啊。而且我妈妈昨天就是穿着这件衣服的啊。”夏紫烟痛哭的说道。
    哭着哭着,她竟然站了起来,一把扑到林飞的身上,对着林飞的胸膛死命的锤了起来。她一边锤还一边在口中骂道:“废物,你们这些警察都是废物。竟然抓不到凶手,还让我妈妈死了,是你们,是你们这些废物害死的我妈妈,你们把我妈妈还给我。”
    林飞无力反驳,唯有让她在自己的身上发泄。此时他那英俊的脸就像是苦瓜一样的难看。
    夏紫烟不知道捶打了多久,才停了下来。停下来的她,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我没有姐姐了,没有爸爸了,没有妈妈了,我没有家了。”她竟像孩子似得痛哭了起来,那样子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流了眼泪。
    “你放心,你还有我?”秦天一把把她抱入了自己的怀中。
    一入秦天怀中,她便哭的更加伤心了。
    看着这个女孩的脸,林飞在心中发誓一定要找到凶手,还他们一个公道。
    第四章细微线索
    法医的报告很快就出来了,林梦是被人活活捅死了,死后更是被人残忍的剥皮挖眼。看着这份报告林飞不禁皱起了眉头,他不知道凶手这次为何要这么做。
    “难道是凶手的长相被林梦看到了?”林飞喃喃道。
    人的眼睛是十分神奇的,就像是相机一样,可以记录一些东西,当然也可以保留一些东西。有时候从死人的眼中是可以看到凶手的长相的。
    这就不难解释凶手为何残忍的挖掉了林梦的眼睛了。但他剥下林梦的脸皮又是为何?是不希望别人认出这具尸体吗?还是为了什么?
    这三起命案一点线索都没有。
    就在林飞感到头疼的时候,法医小陈又提供了一条细微的线索,他发现林梦的食指上面有伤。
    那细微的伤口像是被指甲抓伤的,而经过检查,是林梦自己抓伤了自己的食指。
    “这是什么意思?”林飞皱着眉头问道:“是要提醒我们什么吗?”
    “也是和夏紫烟有关,许是为了提醒我们,要我们留心夏紫烟的安全吧。”法医小陈说道。
    林飞摇了摇头,道:“你怎么这么说?”
    “食指谐音是不是很像十指,而十指连心。但除了十指连心之外,还有母子连心的说法,她应该是提醒我们,夏紫烟会有危险。”
    “那我们立马派人保护夏紫烟。”林飞说着便立马通知人手保护夏紫烟。
    而面对那些到来的警察,夏紫烟轻蔑一笑道:“我姐姐死了,爸爸死了,妈妈也死了。我死不死重要吗?”
    她那面无表情的脸此刻看起来就像是一块千年的寒冰,即使隔得再远也可以把人冻成重伤。
    然众人都知道她的难过,便无一人在意她的态度。
    “紫烟,你不要这样。”秦天看着夏紫烟难过的说道。
    夏紫烟之后便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靠在了秦天的肩膀之上。
    之后警察便一直在暗处保护着夏紫烟,直到半年之后,当事情渐渐平息了林飞才撤去那些警察,而是在她的身上装上了监视器,希望可以早日找到凶手。
    而又过了半年,却仍旧是风平浪静。
    第五章结婚与谋杀
    林飞这一年来一直在寻找着可以破案的线索,却一直无果。直到一天,他接到了夏紫烟结婚的消息。
    “她总算是恢复了,我也算稍稍放心了些。”林飞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法医小陈一边摆弄文件一边说道:“是啊,她妈妈也算可以放心了。不过我们还是要注意这个女孩啊,可不能要她出事了啊。”
    “对了,我给你出个题目,看看你够不够聪明吧。”法医小陈接着又说道。
    “你说吧,我听着。”www.guidaye.com
    “有一个人,她妈妈死了的时候婚礼上来了一个帅哥,接着没多久她就杀死了自己的姐姐,你知道为何吗?”
    林飞笑了笑,道:“还用问,那个帅哥是她姐姐男朋友呗。”
    “错了,是因为她以为只要有婚礼,就会有帅哥。不过不要灰心,这是反测试题。”说着法医小陈又笑了起来。
    而就是这样的一个问题,让林飞的脑海中猛然闪现了一丝的灵光,他终于破了那个让他苦恼了一年的命案了。、
    ……
    这天秦天晚上要加班,只有夏紫烟一个人在家。就在她睡觉睡的正香的时候,她家的客厅中传来了一阵阵的动静。
    以为是自己老公回来的她立马赶到了客厅,然在客厅的却不是她的老公秦天,而是一个没有脸皮没有眼睛的女人!
    “你……你是谁?”夏紫烟不免紧张了起来。
    那个女人步步逼近的说道:“我死的好惨,你为什么要杀我。”
    “你到底是谁。”此刻夏紫烟彻底的慌了。
    “我是你妈妈。”那女人不紧不慢的吐出了这几个字,然后又向她走了几步。
    “你已经死了,你不是人了,你走开啊。”
    “是你杀了我,我要你一起去死。”林梦幽怨的说道。
    夏紫烟一屁股坐在地上,道:“我不想的,我不想的,你要是不死,我就不能嫁给秦天。”
    就在这时房间的灯突然被林梦打开了,外面更是涌进一帮的警察。而在警察的中间,赫然站立着应该要加班的秦天。
    秦天狠狠的瞪了夏紫烟一眼,随即便走上前去打了她一个耳光。
    “我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女人。”
    挨了打后的夏紫烟哈哈大笑道:“你眼中只有姐姐,你是否知道是我先爱上的你啊。如果我不杀死我姐姐,不杀死我爸爸,不杀死我妈妈,你又是否会因为同情而爱上我呢?”
    “你真变态。”林飞看着夏紫烟的脸不禁感到一阵恶心。
    “我变态,我是变态。那也只是因为我太爱他了。不过我有件事情不明白,你是怎么知道我就是凶手的。”
    “因为你母亲临死的时候抓破了自己的食指,我们本以为她是在暗示母子连心,是暗示你有危险,后来我才在无意中得知凶手可能是你,所以我就决定找人假扮你母亲试探你,若不是你心中有鬼,你又怎会分辨不出这只是彩妆的效果呢?而且,你之所以剥下你母亲的脸是因为你害怕别人看到她那惊愕的表情吧。”
    夏紫烟绝望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道:“许是我活该吧。”
    之后她便被警察带走了,而秦天经过了这次打击一瞬间老了好几岁。至于林飞,这依旧是他遇到的最棘手的案子,因为他绝对想不到,世界上竟然会有这么可怕的人。
    “人还是怕鬼的。对吗?”法医小陈在一旁说道。
    “呵呵,人怕鬼那是因为这个世界本来是没有鬼的,只是人多了,所以也就有鬼了。”林飞缓缓的说出了这句话,然后注视着那离去的警车很久很久。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