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鬼故事 > 水塘 > 详细内容

水塘

作者:穿过地狱的风  阅读:118 次  点赞:2 次  鄙视:3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如果你是个出身在农村或者说是农村长大的孩子,可能村子里有个水塘并不觉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甚至在那个池塘里戏水还是你童年最美好的回忆。

不过美好的东西并不一定就会带来美好的回忆。

隋风是个地地道道的农家子弟,他从小到大从没离开过他生活的这个叫马家房的村子。

村里的孩子不比城市里的孩子,他们的生活中没有大商场没有少年宫也没有游乐园和电影院。于是村子里的这个不大的水塘也就是孩子们最喜欢的所在了,当然我说这话的前提是如果是夏天的话。

蝉在树上发出它有气无力的鸣叫声好象这个夏天连它也过的很难受。隋风从床上爬起来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这样的天气用来睡觉实在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池塘里果然有很多村民在游泳隋风三俩下扒去身上的衣服迫不及待的加入其中。

这样的日子一直陪伴着隋风直到他十六岁。

如果说隋风是个无忧无虑尽情的挥洒青春的少年的话,那大他五岁的洁菲可就远非心事重重所能形容她此刻的心情了。

在着个夜深人静的夜站在池塘边上的洁菲可不是来游泳的,她的目的和游泳略微有些区别,那就是游泳的人是会从新上岸的,而寻死的人是只会跳进去而再不会上来。

一个大好的年华的姑娘为什么要寻短见呢?如果我把这个作为一个谜题让大家来猜的话,一定会有很多人说是为了一个情字。只是把一个人的生命拿来做猜谜逗乐的话实在太过残忍。所以我只能直接告诉大家就是个为了一个情字。

柳家在马家房村算是个有头有脸的大户人家,柳洁菲被其父当做附属品一样的早早的和邻村的一家势力差不多的所谓门当户对的人家定下了婚约。婚姻的不幸有各种各样的,无论的任何形式的定终生其实都会冒一定的风险就好象有的女人嫁给了浪子最后浪子回头也一样的拥有王子和公主一样的浪漫的爱情故事而有的人则千遴万选最终却以悲剧收场,当然这里我并不是说说赞成封建的包办婚姻,而只是想说明爱情是很难预料的。

洁菲显然属于后者。

王武在二人开始交往甚至是初步如婚姻的时候还是不错的,虽然说不上上相濡以沫却也是相敬如宾。洁菲甚至庆幸自己能够成为王武的妻子。

时间有时候会让事件往好的方向转变却也同样可以让它变的糟糕。

王武的堕落开始于结交一些混迹与赌场的所谓朋友。可想而知这些被他视作铁哥们的家伙教给王武的绝不会是孔孟之道。当然他们也没那本事,更不知道孔孟是何许人也。

和电视剧里的情节一样,王武沉迷于赌博输赢中的息怒哀乐,当然也和电视剧中的男主角一样输多赢少,输了就回家拿老婆出气然后要钱翻本,赢了就外边鬼混数日不归沉迷与哪个风月场所的窑姐怀抱。

任何一个女人无论她多末的贤良淑德都无法忍受这样的丈夫,同样如此,就算你有金山银山当靠山也架不住日出斗金这样的挥霍。

柳洁菲对自己的容貌相当的自信,她本以为上帝也会同样给予她一个如同她的美貌一样的完满婚姻。岂料最终的结局却是以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的身份投塘自尽。

洁菲的死没有换来王武的回头。相反他却拿自己的妻子的尸体和村子里刚刚死于车祸的刘二傻配阴婚,换点资本以强撑他已无以为继的赌博“事业”。

现在我们再说回隋风。

自从洁菲寻短见之后流言四起有的村民说半夜看见过她在池塘的水面上飘着,还有人看见刘二傻在欺负她而且听见洁菲的惨叫。

隋风的学习成绩在班上排倒数但是他的胆量却是响当当的第一。这一点颇令他父亲自豪,因此毫不担心他学业无成将来难以在社会上立足。他爹的逻辑是,就凭自己儿子的这份胆色以后也不会混的差到哪去。

我现在要描绘的这这幅画面你会觉得似曾相识。

一个英气勃勃的少年半夜立于村里这个闹鬼的池塘的堤岸。不过隋风可不是来想不开的,他要揭穿闹鬼这件荒唐事好让村民和以往一样将这片池塘重新当作一片欢乐的海洋。

当水面渐渐泛起一个大大的旋涡的时候隋风还是害怕了,不过他还是否定了赶紧逃命的选项而是强作镇定的立在当场而一动不动。如果他爹看见这一幕的话,不知是会惊叹儿子的胆色还是叹息他的不知死活。

洁菲飘了过来。。。。。。

隋风已经肯定了她是阿飘一枚了,因为他坚信洁菲和他同村从没听说过她会水上飘这门上层轻功 。

我相信大家肯定吃过馒头不过你们有多少人吃过水泡过的馒头呢?没吃过?那你们一定见过。而此刻离隋风近在咫尺的洁菲的那张脸就如同水泡过的馒头一样苍白,似乎只要手上去轻轻一抓就会烂掉。

此时任何一个人站在隋风的角度上一定会担心自己的安全了。不过女鬼并没有伸出她的厉爪。而是幽忧的开口道:“想死吗?”隋风已经说不了话了,应该说这个时候他没吓死或着昏厥就已经相当的了不起了。他只是死命的摇头,意思就是不想喽。

“那就帮我做件事吧。”隋风看女鬼对自己有所图也就是十有八九不用死了。开始象风中的野草一样的颤抖的说:“什么事”?

。。。。。。

王武蜷缩在村口的桥洞底下他已经俩天没有吃东西了,隋风遇见他的时候他已经饿的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武哥我晚上请你吃饭吧。”“真的吗去哪吃呀?”王武刚才还无神如枯井的眼睛一下神采奕奕了。“池塘边吧怎么样?”

愣了一下之后:“为什么要去那呢?”王武怵了。“鬼不过是村里人造谣罢了,天这么热我去塘里摸几条鱼咱们就在池塘边上就地烧烤还凉快不是?”“兄弟最好在弄瓶酒。”王武的饥饿还是轻易战胜了恐惧。

几条不算大的鱼就让时间从傍晚变的擦黑了。再加上杀鱼和生火鱼吃到嘴的时候已经万家灯火了。

王武很长时间没有象样的吃过一顿饭了,酒就更是遥远的回忆。这顿饭不用隋风故意拖延也会吃很长时间因为王武无家可归更无事可做,他有的最多的就是时间。

隋风一直有意无意的盯着水面他知道随着夜的渐渐深入离今晚的真正的主角登场不远了。

果然不久之后水开始泛起了涡旋。洁菲的身躯开始缓缓的冒出水面。

王武也看见了这一幕他啊的大叫一声“老婆不是我害死你的,你千万别来找我!”接着就要跑。

人怎么跑的过鬼显然这一点隋风要比王武聪明。

洁菲挡在了王武的面前好象她原本就在那个位置似的。

“去死吧!”洁菲的厉爪抓向王武。但说时迟那时快。一个身影将她向后拽去。

“刘二傻!”隋风惊道。

男鬼将洁菲从新拽回水里,洁菲自然不从俩鬼就在水里打将起来,不过洁菲不是刘二傻的对手很快就被制服了。这时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刚才还要逃跑的王武迅速的拿起一根带火的刚才用来烤鱼的木材跳下了水要和刘二傻拼命。刘二傻显然也没有想到会有这出不得不放开洁菲来应付王武。这就让洁菲有了机会二人经过一翻激烈的打斗将刘二傻弄上了岸。

这时候隋风也顺手操起一条熊熊燃烧的木棒点燃了刘二傻,鬼最最怕的就是火刘二傻痛苦的挣扎着还不断的喊:“你是我的老婆。。。。。。”

二人一鬼站在不同的角度谁也不说话,或许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吧。

许久洁菲幽幽地叹了口气刚要离开。王武说话了:“洁菲带我走吧。让我到那个世界去还欠你的债吧。”

“你不后悔吗?”我最后悔的事就是没有珍惜你,如果你能带我走我迫不及待。”洁菲微笑的伸出手去王武一无反顾的抓住。

水面上出现了旋涡。。。。。。

隋风第一次哭了。他定定地望着平静的水面久久不愿离去。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